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四章 恩断义绝
    李靖怒气冲冲的要到对面的医馆找李休,打算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儿子,愤怒之中的他却根本没有想过,为什么李休会去医馆?

    不过就要李靖刚出李府的大门,却只见大街上一队骑兵飞奔而来,为的是个神采飞扬的年轻人,当他看到出门的李靖时,立刻勒停了马匹大笑道:“李将军这是要去哪里?”

    “末将拜见秦王殿下!”李靖看到这个年轻人,当即弯腰行礼道,这个年轻人正是之前还与他在皇宫中喝酒的李世民,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酒宴结束后他竟然出现在这里,同时他身后的裴矩与红娘子等人见到李世民,也都是纷纷上前行礼。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哈哈,不必多礼,本王听说李校尉已经回来了,所以特来探望一下,也希望李将军你们父子能够把误会解开!”李世民笑着开口道,他来这里其实与马爷的目的一样,都是帮李靖和李休父子说和,当然他的目的比马爷复杂一些,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再次拉拢李靖父子。

    听到李世民特意跑来竟然是为了帮李休说和的,李靖也不由得脸色一黑,他正要去找李休的麻烦好不好?

    如果换成另一个人,恐怕李靖早就甩脸子走人了,不过李世民毕竟不是一般人,因此只见李靖这时长吸了口气道:“有劳殿下费心了,不过李休这个逆子简直无法无天,今日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不可!”

    李靖说完继续大步向斜对面的医馆走去,留下一脸懵逼的李世民,搞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按照他接到的消息,李休已经被红拂女带回府中,有红拂女从中说和,他们父子二人应该和好了才对啊?

    李世民搞不清楚状况,不过旁边却有一个明白人,只见裴矩这时走上前小声的对李世民解释了一下,结果李世民听后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他也和红拂女一样,认为以李休的性格,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么冲动的事。

    李靖却不管那么多,事实上他本来就是个很典型的传统父母,教育子女的办法十分简单粗暴,只要这件事和自己的子女有关,不问原因先揍你一顿再说,根本不理会子女们的感受,这种父母在后世也普遍存在,更别说大唐这个时期了。

    李休这时抱着七娘动作轻缓的哄她睡觉,不过也就在这时,只见李靖怒气冲冲的闯进来,当看到他时,立刻愤怒的大吼一声道:“孽子,你干的好事!”

    李靖吼完不由分说就要上前打李休,而这时李休甚至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眼看着李靖的巴掌就要落到他脸上,幸好旁边的马爷反应快,一把抱住李靖的手臂大声道:“药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本来已经快要睡着的七娘被李靖这一声怒吼也给吓醒了,虽然她也好长时间没见到李靖这个父亲了,但是当这时看到暴怒的李靖时,却吓的直往李休怀里缩,大大的眼睛里也溢满了泪水,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看到七娘惊恐又委屈的模样,再看看离自己只有数寸的巴掌,李休也不由得怒火冲天,不过李靖毕竟是他名义上的父亲,所以他不可能真的和李靖动手,否则有理也会变成没理了,所以只见他忽然冷笑一声道:“马叔放手,不用拦他!”

    “小子你疯了,快点把事情解释清楚,免得你们父子再生误会!”马爷听到这里也是气的大叫道,同时还死死的拉住李靖,免得他真的打了李休,这时红拂女与裴矩也上前劝解,不过李靖却是谁的话也不听,一意孤行的要教训李休这个儿子。

    看到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手的李靖,甚至在别人的劝说下依然不依不饶,李休也是气极,不过他至少还没有失去理智,特别是怀中的七娘这时也害怕的全身抖,他怕吓到她,刚好这时看到李世民碍于身份并没有上前,于是大步走过去把七娘塞给他道:“麻烦秦王殿下代为照顾小妹!”

    李世民刚开始也是一愣,随后就明白了李休的心意,当下点了点头,然后抱着七娘退到门外,这让李休再也没有后顾之忧,当下转身怒吼一声:“全都给我放手!”

    李休的这声怒吼也是吓了所有人一跳,裴矩先本能的松开了拉着李靖的手,马爷看到两眼通红的李休,犹豫了一下也终于放手,唯独只剩下红拂女这时依然苦苦的拉着李靖,同时抬头对李休斥道:“休儿你做什么,还不快给你爹道歉!”

    “呵呵,道歉有什么用?他不是要打我吗,母亲你放手吧,今天就让他最后一次把我这个儿子当成出气筒,最好是把我直接打死,就当是把我这条命还给他了,如果打不死的话,日后我与他恩断义绝,再无任何关系!”李休冷笑一声,随后一脸决绝的道,上次是李靖说不认他这个儿子,现在他还回去,不再认李靖这个父亲,他也没有这么无情无义的父亲!

    “孽畜!今天我就打死你!”李靖听到李休这些话更加的恼火,挣开红拂女照着李休就是一巴掌。

    不过这次依然没能打到李休,因为红拂女再次上前抱住了李靖的手臂,随后一脸哀求的对他道:“老爷,难道你真的要让休儿恨上你这个父亲吗?”

    “红拂,你也听到了,这个孽畜已经不认我这个父亲了,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打死他,就当我没生过这个儿子!”李靖看到妻子表情心中一软,但随即又愤怒无比的吼道。

    李靖之所以如此生气,其实已经与李休大闹李府的事无关,最主要的是李休刚才的表现,已经是在挑衅他这个父亲的威严,毕竟在他的观念里,他才是一家之主,是这个家中至高无上的王,特别是他的儿女们,连性命都是他给的,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儿女们都要乖乖的听从他的安排,否则就是违逆与不孝,更别说像李休这样口口声声的要与他恩断义绝了。

    李靖的观念并没有错,至少在大唐这个父权社会中,他的观念其实也代表着绝大多数的父亲,可惜李休却不是原来那个对他又敬又怕的儿子,根本无法、也不能接受李靖这种霸道的父权,所以两人的冲突其实从李休刚穿越时,就已经注定的,谁也无法阻止。

    “哈哈哈~,父亲?”李休这时却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随后猛然一收,脸色悲愤的大声道,“真是可笑,你竟然还有脸自称父亲?当我们兄妹被别人欺负,躲在被窝里抱头痛哭时,你在哪里?当我们被那个邢夫人冤枉,关进那个阴冷的佛堂又冷又饿时,你在哪里?当我在城外饥寒交迫,几乎死在那里时,你又在哪里?”

    一连三个质问,让李休把心中的悲愤完全喷涌出来,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如果说之前他还把原来的李休当做是另一个人,那么现在他就已经完全的代入李休的身份之中,从此之后,他与李休这个身份再也不分彼此!

    面对李休的质问,对面本来愤怒无比的李靖忽然安静下来,脸上也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他也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儿女如此质问,关键是这些问题他却一个也回答不出。

    李靖被问的哑口无言,旁边的红拂女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数次张口却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场面也变得十分安静。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听门外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道:“哥哥,你不要怪父亲,他……他只是太忙了!”

    说话之人自然是正在病中的七娘,只见这时她竟然自己下了地,手扶门框像是一朵安静的小花似的站在外面,圆圆的小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怯懦的神色,一双大眼睛看向李靖的目光中却带着几分依恋,毕竟在年幼的女儿心中,父亲永远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看到七娘弱不经风的样子,李休急忙快步走过去把她抱起来,李世民就站在七娘身后,这时对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表明是七娘自己非要自己站着,根本不让他抱。

    “休儿,七娘……七娘她说的对,你父亲不是不关心你们,只是他平时太忙了,实在抽不出时间关心你们!”这时红拂女也开口劝解道,只是她的话连她自己都感觉有些干巴巴的。

    “母亲,多谢你以前对我们兄妹的照顾!”李休这时却是冷静的可怕,只见他对红拂女说完后,这才转向李靖又道,“无论你为大唐立下再大的功绩,哪怕日后封侯拜相、位极人臣,但你依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李休说完再也不看李靖一眼,抱着七娘转身离开了医馆,马爷的马就在外面,当下他飞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李休离开的背景,李靖脸上也露出一种复杂之极的神色,红拂女则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她知道李休这一走,恐怕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