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五章 史上十大渣爹
    “哥哥,咱们以后真的不回家了吗?”七娘缩在李休的怀里,白皙的小脸上带着几分担心的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不回了,以后有哥哥在的地方,就是七娘的家!”李休微笑着开口道,同时努力的把七娘护在怀里,她的烧才刚退,李休担心她再受风,所以骑马走的很慢,幸好今天的天气也不错,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嗯!”七娘的小脑袋紧紧的贴在李休胸前,在她的心中,哥哥的怀抱是这个世上最安全的地方。

    七娘只是烧退了,但病还没完全好,身体也很是虚弱,之前又喝了安神的药,本来要睡了却被李靖给吵醒了,再加上骑在马上一起一伏的,很容易勾起人的睡意,所以七娘和李休说了几句话后,再次打起瞌睡来,最后终于伏在李休怀里睡着了。

    看着七娘熟睡中的小脸,李休再次放慢了马步,一来免得吵醒了她,二来也担心走的太快风太大,使得睡梦中的七娘再次着凉。

    不过也就在七娘刚刚睡着,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车声,随后只见一辆马车追上李休与他并行,接着车窗被打开,露出里面李世民那张带着微笑的脸。

    “李……”李世民本想开口说话,不过当看到李休怀中已经睡着的七娘时,立刻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做了个让李休上车的手势。

    之前在医馆时,李世民曾经帮李休照顾七娘,人情这个东西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一旦欠上就会很麻烦,再加上七娘还在生着病,坐在马车里总比骑在马上吹风强。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休略一犹豫就下了马,然后抱着七娘上了马车,只见马车里颇为宽大,里面还有一张软榻,李休也没和李世民客气,当下把七娘放在软榻上,并且小心的帮她盖好了毛毯。

    看到李休小心翼翼的模样,李世民也微微一笑,当下主动与李休下了车,然后各自上了马,这时李世民才开口道:“李校尉,刚才你的举动是不是有些太冲动了,虽然李将军冤枉了你,但你却再次反出家门,这对你的名声恐怕会造成一些影响。”

    “多谢殿下提醒,不过这也是早晚的事,我的个性太强,实在做不来李将军的乖儿子,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离开,这样对大家都好!”李休一脸淡然的道,对于反出家门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后悔,甚至现在还感觉十分的轻松,好像本来束缚他的东西一下子消失了似的。

    听到李休连“父亲”这个称号都不叫了,而是改口称李靖为李将军,这让李世民也不禁无奈的笑了笑,想了想再次开口道:“刚才马将军已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我们,我看李将军也有些悔意,如果李校尉现在回去的话,也许可以将误会解开。”

    说到这里时,李世民估计是怕李休误会自己是李靖的说客,因此顿了一下继续又道:“当然了,这次的事情也的确是李将军不对,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因就对李校尉大吼大叫,平时也太过忽略你们兄妹,在本王这个外人看来,李将军也的确不是个好父亲,不过……”

    “等一下,殿下也觉得他不是个好父亲?”李休这时面色古怪的盯着李世民问道。

    “当然,我也是个做父亲的人,平时虽然很忙,但我对儿女们还是十分关心的,在这一点上,我自问要比李将军强一些!”李世民这时自信满满的道。

    “呃~”这时李休看向李世民的目光也更加古怪,甚至脸上的肌肉一直的抽动,好像有种想笑,却又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的感觉?不过最后李休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骑在马上的他忽然大笑起来,甚至笑得直不起腰,眼泪都笑出来了,整个人趴在马背上直抽抽。

    “你……你笑什么?”李世民也被李休的大笑搞得莫名其妙,好像刚才他说的话也没什么可笑的地方,难道李休是因为反出家门的刺激,导致他得了失心疯?

    “没……没事,殿下别误会,我笑和你无关,只是想到……想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李休一边捂着肚子狂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解释道。

    李世民竟然还有脸说别人不是个好父亲,甚至自信比李靖要强,可是看看后世他的那些儿子们,争皇位的争皇位,造反的造反,甚至李世民还亲手宰了一个,十几个儿子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女儿也同样不省心,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悲剧,李世民这个失败的父亲几乎要负上一大半的责任。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李世民是个伟大的皇帝,如果把历史上的皇帝按照功绩排个位,李世民绝对可以进入前三。但好皇帝并不意味着是好父亲,这就像李靖虽然号称大唐军神,但他依然不是个好父亲,甚至李休认为,如果再排一个历史上十大渣爹的话,李世民也绝对可以入榜,做他的儿子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另外李世民不但是个渣爹,而且还给后面的李家子孙做了个坏榜样,从玄武门事变夺位,之后大唐的皇位传承就没有顺利过,每个皇帝几乎都是踩着别人的尸骨上位,而且这些尸骨中很多都是他们的至亲之人。

    想到上面这些,李休不由得笑得更大声了,无论李世民多么的英明神武,恐怕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个坏父亲,甚至还洋洋得意的自认为比李靖要强,估计也只有等到他晚年回想往事时,才会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狂笑的李休差点从马背上掉下去,最后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不过每当与李世民对视时,他都有种想要暴笑的冲动。李世民也不傻,虽然李休说和他没关系,但他总感觉李休好像是因自己而笑,可是他又想不到自己哪里好笑了?结果这让他也有些恼火。

    “殿下恕罪,在下刚才失……失态了!”李休看到李世民脸色不对,当下急忙道歉,不过说到最后时,差点又没忍住笑出声来。

    李世民不是个好父亲,但气度却非常人可比,因此只见他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考虑了片刻后转移话题道:“李校尉,你这么年轻,又身负奇才,日后可有什么打算吗?”

    李世民的话中有话,甚至再次露出几分招揽的意味,不过李休却故意当做没听懂似的回答道:“殿下太高看在下了,我哪有什么奇才,只不过是个胸无大志的庸人罢了,离开李府后,我打算带着小妹一起生活,教她读书写字,日后再给她找个可靠的夫君,暂时就有这么多打算了,其它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以李世民的精明,自然看出李休是故意错开自己的话,这让他也不禁为之气结,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无奈的道:“李校尉,本王以诚心待之,为何你却不以诚心待我?”

    李世民这时也厌倦了绕圈子,几乎是直接挑明了询问李休的态度,这让李休也是避无可避,只能正面回答李世民的问题。

    李休也没想到李世民这么直接,只见他骑在马上沉默了片刻,最后终于叹了口气道:“殿下,秦王府中人才济济,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秦琼、尉迟恭更是勇冠三军,另外还有长孙无忌文武双全,可以帮您掌控大局,如此多的人才,难道殿下还嫌不够吗?”

    面对李世民的数次招揽,其实李休很想当面问一句:秦王殿下您到底看中了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当然不够,我大唐国基未稳,各处都需要人材,李校尉身负治世之才,为何不愿意出仕为官,助本王一臂之力呢?”李世民这时目光炯炯的盯着李休道,前面的话倒也没什么,可是最后那句话却毫无保留的暴露了李世民的野心,而且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明显已经是在逼着李休表明态度。

    李休这时也是左右为难,从本心上来讲,他根本不想介入李世民兄弟之间的争斗,但如果现在不答应他的话,肯定会因此而得罪对方,哪怕现在李世民拿他没办法,但等他以后夺得皇位,肯定没有李休好果子吃。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后就只见两匹马飞奔而来,前面一人正是马爷,这让李休激动的差点哭了,马爷来的真是太及时了。不过让李休意外的是,马爷背后之人竟然是裴矩,别看他年老,但骑在马上却十分的轻松,显然比李休的骑术强多了。

    马爷刚一靠近,还没有开口就向李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后面的裴矩有事找他,这让李休先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裴矩本来是去李府商量他女儿和自己的婚事的,可是现在自己反出家门,这桩婚事可就不好办了,估计裴矩是来找自己讨个说法的,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