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九章 李休赢了(求三江票)
    “无忌,你说大哥他真的能把刘黑闼给抓住吗?”秦王府的书房里,李世民这时也面带忐忑的坐在那里问道。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个……”长孙无忌这时也露出为难的表情,只见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开口道,“刘黑闼兵败早就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据河北那边传来的消息,刘黑闼兵败之后十分小心,哪怕是遇到他手下占领的城池都不会轻易进入,一路马不停蹄的向突厥境内逃窜,在这种情况下,太子想要抓住他的可能性并不高!”

    听完长孙无忌的分析,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这世上的事总有个万一,而且那个李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竟然坚信大哥会抓住刘黑闼,如果真让他说中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殿下,那个李休真的那么肯定,太子一定会抓到刘黑闼?”长孙无忌这时依然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虽然之前他已经听李世民亲口讲过他和李休打赌的事。

    “千真万确,本来我也不相信的,只是看到李休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心中也不由得产生几分怀疑,所以才召你来商议,你说如果大哥真的抓到刘黑闼,我们该如何应对?”李世民这时有些焦急的道,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己的军功,虽然太子消灭一个刘黑闼看似不算什么,但却可以证明太子的军事才能不比他弱,到时他可就被动了。

    “如果是在刘黑闼兵败之前,殿下倒是有不少的机会应对,可是现在却已经有些晚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用更大的军功来证明自己,从而消除太子此次大胜带来的影响!”长孙无忌思虑片刻立刻开口道。

    “可是现在我大唐四境之敌皆平,刘黑闼已经是最后一个有威胁的敌人了,至于突厥又刚刚被咱们打败,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再来了,没有了敌人,我去哪找更大的军功啊?”李世民听到这里却不由得苦笑道,这时他也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的话,当初就应该放点水,留下几个敌人也好时不时的用来证明一下自己。

    “呵呵,殿下怎么忘了,之前李休不是送给您一个天大的立功之机吗?”长孙无忌这时却是笑呵呵的开口道,对于李休这个人,他也同样看不透,但这并妨碍他对李休的欣赏,因为他觉得李休和他一样,都是难得的聪明人,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总会有些惺惺相惜。

    “天大的立功之机?”李世民听到这里先是一愣,随即就想到当初在庆州时的事,当下也是喜出望外的道,“我明白了,无忌你说的是李休那次说的从内部分裂突厥之策,无论是突利还是薛延陀,都是一枚可以利用的好棋子!”

    不过在说到这里时,只见李世民忽然转喜为忧的道:“不过颉利也不是笨蛋,上次我虽然让他对突利产生了几分怀疑,但短时间内恐怕还无法让他们叔侄相残,至于薛延陀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想要挑战颉利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成长,估计在这几年里,恐怕他们都难堪大用啊!”

    “殿下太心急了,太子就算抓住了刘黑闼,也不可能在军功上与殿下相比,而且殿下也用不着现在就让突厥分裂,只需要将这个计策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然后交由陛下与几位重臣讨论,只要陛下心中认可这个计划,那么殿下在军中的地位就无人可以撼动,太子又能如何?”

    长孙无忌这时大声道,语气中已经带了几分训斥的意味,以李世民的智慧,这些话根本不用他提醒,只是事关己身,李世民也有些慌了手脚,这可不像是那个英明神武的秦王。

    听到长孙无忌的训斥,李世民也一下子醒悟过来,当下定了定心神,这才苦笑一声道:“让无忌你见笑了,没想到仅仅因为李休的一句话,就让我失了方寸,现在刘黑闼不是还没有被抓到吗,说不定刚才咱们的担心都是多余……”

    就在李世民刚说到这里,忽然听到书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外面有人急切的禀报道:“启禀殿下,河北传来急报,太子已擒获刘黑闼,并将他与胞弟刘十善等人一同斩,级不日就要送回长安!”

    “什么!”李世民听到外面的禀报也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

    旁边的长孙无忌这时也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先是惊愕,随后又露出几分佩服的神色,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李世民道:“看来殿下真的输了,幸好咱们提前一步商量出一个对策,殿下还是赶快行动吧!”

    与此同时,李休推着平阳公主行走在河岸边,当听到她问起昨天与李世民的赌约时,他却是一笑道:“殿下该担心的是秦王而不是在下,因为我是不会输的!”

    “李校尉这么有自信?”平阳公主这时再次侧仰着头看向李休道。

    从李休的这个角度向下看,可以看到平阳公主精致的面孔上带着几分怀疑与调皮,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使得她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子,而是更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咳~,这不是自信,我所说的只是一个事实!”李休急忙扭头干嘛了一声道。

    “咯咯~,还说不是自信,事情都还没有生,哪里来的事实?”平阳公主并没有现在李休的异样,当下出清脆的笑声道。

    “我说太子会抓住刘黑闼,这的确是事实,如果公主不信的话,也可以和我打个赌!”李休很快就恢复过来,当下扭头对平阳公主露出一个淡定的笑容道。

    “我才不和你赌,你这个人最狡猾不过,和你打赌肯定没有好结果!”平阳公主却是想也不想的拒绝道,脸上也再次露出几分调皮的表情,也许这才是她的真性情,平时的她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简直太累了。

    “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每天帮你做饭怎么样?”李休这时却再次引诱道,一个赌局赢了李世民和平阳公主姐弟二人,这也算是一桩足以让后世津津乐道的美谈了。

    “每天?”平阳公主听到这里也有些意动,想了想开口确认道,“真的是每天都做?”

    “当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给你做一辈子饭!呃~,这个……”

    李休的话刚一出口,立刻意识到这句话有些暧昧,平阳公主听到这里也是脸色一红,扭过头去不敢再看李休,两人之间陷入到一种尴尬的暧昧之中,但奇怪的是,以他们两人的智慧,竟然没有人率先打破这种尴尬的暧昧。

    与此同时,别院中的马爷也得到了河北送来的战报,当下先是震惊,随即大笑几声就出了门,准备早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李休,不过就在他走到李休家附近,却忽然愣了一下,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只见在河对岸的草地上,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推着一把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温婉娴静的女子,一阵春风抚过,两人的衣角飘扬,看起来就像是画卷中的神仙眷侣一般。这也让马爷看了许久,最后忽然缓缓叹息道:“如果不是天意弄人,他们倒真是一对璧人!”

    马爷站在河边看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迈步上前,来到河边向对面的李休两人高声笑道:“公主,河北已经传来消息,李休你小子还真的赢了,刘黑闼的级不日就将送到长安!”

    马爷的话也终于打破了李休和平阳公主之间微妙的气氛,当下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彼此,目光交错之时,两人也都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神色。河对岸的马爷看得十分清楚,当下心中也是一沉,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平阳公主毕竟不是一般的女子,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当下伸手撩了一下额边的乱,这才扭头对河对岸的马爷道:“马叔,战报上有没有说刘黑闼被抓住的详情?”

    “据战报上说,刘黑闼在一个月前逃到饶阳时,他的部下诸葛德威反叛,趁着他进城之时把他抓获,并且封锁了消息,随后又派人与太子接触,这才把刘黑闼等人交给太子,太子担心夜长梦多,因此当即将刘黑闼等人一并斩,以绝后患!”马爷再次开口道。

    同时看向李休的目光也更加好奇,虽然刘黑闼在一个月前就被抓了,但消息一直被诸葛德威封锁着,别说长安这边了,连河北那边的太子事先都不知道这件事,李休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件事才对啊?

    平阳公主也和马爷有一样的疑问,当下她再次仰头对李休微笑着问道:“李校尉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提前知道的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