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七十四章 齐王大战尉迟恭
    初,元吉生,太穆皇后恶其貌,不举,侍媪陈善意私乳之。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以上这段出自《新唐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高祖诸子》,意思就是李元吉刚出生时,他的母亲窦皇后嫌弃他长的难看,不愿意要他,甚至据说还想让人把他给扔了,不过有个叫陈善意的侍女却私下里把李元吉偷偷抱回来抚养。

    这段话实在让人难以信服,先刚出生的小孩几乎一个比一个丑,全都是红皮肤皱脸皮,看起来像个外星人似的,窦皇后在生李元吉之前已经生过四个孩子了,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另外做为一个母亲,而且还是在历史上颇有贤名的窦皇后,也不可能因为自己孩子长的丑就不要吧,这根本不符合人性。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李世民登上皇位后,为了丑化自己的兄弟,不惜把自己老娘的情商都给下调到负级了。

    最后再补充一点,那个史书上留下名字的侍女陈善意,在之后的史书又出现了一次,书上说她不知因为什么事惹怒了李元吉,结果被李元吉命令几个力士抓住她的四肢把她拉死了。

    另外史书上还记载着许多李元吉的残暴恶行,比如让家里的姬妾脱光衣服打架、****下属的妻女、打仗临阵脱逃等等,反正光从这些事情上来看,李元吉简直就是个万年难遇的人渣。不过李世民却忘了物极必反的道理,他把李元吉一黑到底,总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当李休见到的李元吉是个玉树临风的大帅哥时,就知道自己又被史书给骗了,光是这个长相就和史书对不上,其它方面更不用问,估计很多的记载都不可靠,其实不光是了元吉,估计对李建成的记载同样不可信,所以接下来他恐怕要重新认识这对兄弟了。

    李元吉换下薛万彻向李世民这边挑战,看着校场上神采飞扬的李元吉,李世民恨不得亲自下场教训一顿自己这个弟弟,不过他却有自知之明,虽然他也算极有勇力,但是在所有兄弟之中,就数李元吉最为勇猛,几年前他就已经打不过他了,现在随着李元吉年纪渐长,武力更胜往昔,所以他才不会下场找虐。

    “难得四弟有此兴致,我这个当兄长的自然也不能扫了你的兴,哪位将军愿意下场与齐王一战?”李世民当即沉声道,他对于李元吉铁了心支持大哥李建成的事十分不满,这也导致了他们兄弟平时几乎没有什么来往。

    不过李世民的话一出口,他这边的将领却出现一个短暂的冷场,李元吉之勇他们也都有所耳闻,武力低一些的不敢上场丢人,高一些的又担心万一伤到李元吉的话,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所以不少人都有些踌躇。

    “某愿往!”不过李世民身边很快就传出一个如同霹雳般的声音,随即只见与秦琼站在一起的那个黑铁似的大汉大步走向校场,李休刚才就注意到此人,他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尉迟恭。

    “这下有好戏看了,此人名叫尉迟恭,虽然归降的时间不长,但却屡立奇功,极善空手夺马槊,刚巧齐王却是个有名的马槊高手,这两人打起来可就有意思了!”马爷以为李休不知道尉迟恭,于是笑着介绍道,事实上尉迟恭投降大唐还不到三年,虽然立下不少的功劳,却还不像后来那么有名,不过却极受李世民的信任,在天策府中的地位并不比秦琼低。

    不光马爷知道尉迟恭善于空手夺马槊,周围的其它人也几乎都知道他的绝活,现在又面对善于使马槊的齐王,所以他一下场,立刻引了整个校场的轰动,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两人到底是谁强谁弱?

    “马叔,齐王虽然勇猛,但好像年轻了点,我赌尉迟将军会赢!”李休这时忽然一脸坏笑的引诱道,他早知道这场比斗的结果,历史上就有尉迟恭三夺李元吉马槊的记载,虽然明知道史书上记载的东西很多不可信,但是李休觉得以尉迟恭之勇,打败李元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咦,听你小子话中的意思,是想和我打赌啊?”马爷扭头看了一眼李休道。

    “嘿嘿,打赌就打赌,就是不知道马叔您敢不敢?”李休再次用话激马爷道。

    “行啊,你说要赌什么,别以为上次你赢了秦王就可以赢我!”马爷当下很不服气的道,只要是武将就没一个不好赌的,马爷自然也不例外。

    “我赌这局尉迟将军胜,如果我赢了,马叔您把您的那根镶玉的钓竿给我!”李休这时纤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道,他第一次见到马爷时,对方就用一根镶金的钓竿钓鱼,当时李休就十分眼馋,可惜后来马爷生气时把这根钓竿给撅折了,不过后来公主又请皇宫中的巧匠打造了一根镶玉的钓竿送给他,比原来的更加漂亮华贵,李休见过一次就惦记上了。

    “好小子,原来你一直惦记着我的钓竿,那可是公主送给我的,你小子还真敢要!”马爷听到这里也立刻明白了李休的野心,当下不由得笑骂道。

    “怎么,马叔您舍不得?”李休再次激将道。

    “你不用激我,不就是根钓竿吗,我和你赌,不过你要是输了,就得给我做一个月的饭。”马叔十分豪爽的道,到了他这种身份,其实已经不在乎输赢了,玩的就是一个心跳。

    就在李休和马爷打赌之时,尉迟恭也已经骑上战马来到校场之上。刚才他在人群里,李休看得不是很真切,这时离得近了,这才现尉迟恭果然和传说中一样,长得又黑又壮,放在后世都能打nBa了,跨下骑着一匹乌锥马,一人一马立在场上,看起来像座铁塔一般,哪怕面对千军万马的洪流,似乎也不能让他退让半步!

    巧合的是,李元吉却是一身白袍骑着白马,整个人也是面白如玉,他与从头黑到脚的尉迟恭站在一起,立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来是尉迟将军,早就听闻将军勇猛过人,特别喜欢在战场上夺人马槊,不知你能否夺走本王手中之槊?”李元吉看了一眼尉迟恭,当下火药味十足的开口道。

    “某是个粗人,不会说话,齐王请动手吧!”尉迟恭倒是个实在人,也知道自己的缺点,所以也不接李元吉的话,直接就让他动手,意思是别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动手就行了。

    李元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当下大笑一声摘下自己的马槊,拍马就向尉迟恭冲来。尉迟恭也不敢大意,同样摘下自己的马槊,只是他的马槊通体用精钢打制,比一般的马槊更长更重,一般人根本用不了。

    当下只见尉迟恭也是怒吼一声,拍马迎着李元吉冲去,两人刚一照面,各自的马槊就如同猛龙般刺出,不过两人都是武艺精湛之辈,第一回合仅仅只是试探,所以双方的兵器撞击了几下,出金铁交击之声,随即两人就再次分开,各自对彼此的实力也都有了几分了解。

    试探过后,李元吉与尉迟恭几乎同时回身再次杀了过来,这次两人再也没有留情,在校场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李休虽然不懂这种冷兵器的比试,但也看得一身冷汗,在他眼中,尉迟恭的每一槊都是势大力沉,似乎可以开山裂石,而李元吉却是武艺精湛,马槊往往会在不可思议之处刺出,从而化解尉迟恭的进攻。

    校尉周围的将士也都看得眉飞色舞,无论是太子的东宫六率,还是秦王的天策府众将,全都兴奋的不能自抑,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整个场面都沸腾起来,甚至李建成和李世民最后也坐不住了,当下走到战鼓边开始为自己一方击鼓助威,这也使得尉迟恭和李元吉愈战愈勇,兵器撞击时甚至都冒出火星了。

    旁边的李休看到李元吉竟然能和尉迟恭打这么久而不落败,当下也是震惊万分,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李元吉,这家伙如果不是皇子,而且又死得太早的话,估计也是初唐时数得上的勇将,而且他如果没记错的话,现在李元吉才刚二十岁,体力还没有达到一个男人的巅峰,相比之下三十多岁的尉迟恭却占了一定的便宜。

    不过也就在这时,却见旁边的马爷忽然摇了摇头道:“小子,你要赢了,齐王的确是太年轻了,实战经验也有些不足,如果是战场上的生死之战,恐怕尉迟恭已经杀了他三次了,而且尉迟恭的绝招还没有用出来!”

    听到马爷的话,李休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这就是内行和外行的区别,他只看到李元吉两人杀的难解难分,却没有看出尉迟恭竟然没有出全力,不过李元吉能在尉迟恭面前支撑这么久,也算是十分难得了。

    就在马爷的话音刚落,只见校尉上的形势突变,尉迟恭在冲锋之时,忽然把手中的马槊放回得胜勾上,然后空手向李元吉冲来,结果这让整个校场之上也立刻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尉迟恭的空手夺槊。

    对面的李元吉看到尉迟恭空手向自己冲来,当下也是一咬牙,刚才他知道尉迟恭手下留情,不过这也更激起他的好胜心,所以他这时也是暗自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尉迟恭空手夺走自己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