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生还游戏 > 第468章 服从或是死
    兄弟啊!做人不能太失败啊,这种人品和情商简直是没谁了,我知道他喜欢陈洁,也知道会为了这件事不折手段,可好歹用一些有点技术含量的手段还好想点,这简直是在逗我笑了,我可能白白会束手就擒么,还是对这种废物?

    “ 住口,不要拿我当做做借口了,如果你足够尊重我的话可能现在我们还是毫无进度么?”

    陈洁还是直白,毕竟她虽然孤僻但是在这个看脸的年代终究是抢手的,而我也意外的在对方拒绝小徐的时候一阵暗爽了。?  ?八?一中文? W㈧W?W?.㈠8?1?Z?W.COM

    刺刺,尽管知道会浪费很多体力,但这样盗版的军用缰绳真的很搞笑啊,老子原版的都见识过也都没吃过亏,还打算和黑手一样困住我?

    啊啊!我呐喊着顺应体内的感觉开始挣脱束缚,同时外界的践踏声也如此清晰让我难以忽略。

    呼哧,那声音简直化成灰我也认得出啊,我猜不出这头野猪王是自己现路线和不对才会开窍追过来还是黑手依旧在操控了。

    所以完全就是一个碟中谍的套路?老黑是从前给黑手办事的,如今自己却打算用自己人混进去,黑吃黑的同时组织老大偏偏还是计划照旧,一面配合那野猪王行动,如果不是失误就说明他们还有绝对的底牌了,可怕的自信。

    “喂,喂你快点想办法啊,现在你和陈洁好上了我们就当做便宜你好了,赶紧帮我们也解开吧,你这么厉害肯定没问题的,一个人解决那个大块头吧,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女生啊。”

    夜晚的冷雨无端飘落,山洞外的变化几乎被我所无视,关注的焦点从没有改变过,我始终只维护值得维护的人。

    “你觉得,这种要求我真的有义务做到?而且搞清楚这一次拼的还是你们自己的求生**吧。”

    我淡淡看了她们一眼,那个王小妍已经不是不识好歹那么简单了,居然以为现在和陈洁暧昧的我就会妥协了?

    真是可笑又愚昧的理解,现在他们扭曲愚蠢的面孔在我的视线中逐渐扭曲,直到剩下那唯一值得我在意的面孔,轻轻张开嘴唇说道。

    小妍菜菜她们还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或许你应该说的更仔细一些了,这件事我并不方便解释。

    避嫌么,其实陈洁真的很聪明啊,而我刚好就喜欢和这种女人打交道,比较省心。

    “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又是土匪又是警察的,而且刚才还出那个声音让我什么都听不见,一定是故意的吧x,亏得我们还帮你和陈洁撮合了这么久,太让我寒心了唉。”

    麻烦,曾经有人说女人等于麻烦那时候我理解的还不算是深刻,现在我渐渐明白一部分女人如此,但绝不是大部分,也不该是全部。

    “你,你要做什么啊!”

    王小妍依旧大声叫喊着,仿佛从来都没有所谓的家教概念在她的脑海中,不过管他的呢。

    刷!我抬起了她的脖子,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像是撩妹的动作其实充满了力量,一瞬就让她被冲击的内脏都是一阵血液流动。

    “明确的告诉你,现在没有人在试图商量,如果你还带走一点类似想法就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只说最后一次。”

    我说着我本该说的话,做出了本该有得决断,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人可以再多说什么。

    “服从,或者死……”

    血色的暮雨如序曲滑落,我开始意识到真正意义所在,果然经历过一次那种感受我就无法忘杀戮和鲜血曾带给我的快感了。

    可怕的是明明一开始看穿我是逃犯身份的重点就是我满身的杀气,讽刺如此我却渐渐忘记了陈洁的提醒。

    她也渐渐接受了这样的我,雨水之中唯一还能感受到自由和解脱的恐怕就是我们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靠自己解开根本不可能吧,因为你是怪物肯定就觉得我们也很轻松了,你根本没搞清楚状况吧?”

    果然我算是成了男性公敌,印度男都开始飙了,大家对我的讨厌不言而喻,我倒是也懒得多解释什么,毕竟天才总是孤独的。

    “没什么,只是很简单的道理要么服从要么死,而且也只会是被你们自己害死而不是我,当然必须提醒的是这种药物本身还是有副作用存在的,如果依赖性也算的话,但不算是上瘾。”

    我靠近了那些药物说道,这种久违的感觉真是微妙啊,看的出大家也都是比较抗拒的心理,怎么说要把不知名的东西注射到自己的体内,真是比嗑药还要危险了。

    “操,这人真的有病吧,我看现在没有人愿意陪你你的,而且刚才好像就你恢复的很快肯定是和那个土匪头子一家人吧,特么的简直就是一个大坑!”

    印度男果然还是抗拒的,而外面渗透出来的雨水也愈的扩大了,我更是惊讶现外界几乎用电网完全隔绝了,额只是下雨天居然用这种黑科技,果然老黑这边的黑科技也很是牛逼啊!

    “外面完全封死了啊,这可怎么玩,就算是真人秀也不该这么较真吧……陈洁我们道歉好不好,这一次真的不应该强迫你做这种事和我们一起来,你就和那边打个招呼不闹了行不?”

    侥幸心理总是最可爱的,赋予人莫名的想象力,连我都忍不住感叹居然还要和这种人成为情敌,真的说是耻辱都抬举他了。

    “闹?”

    我微微一笑,抬头看着这依旧认定这是一场闹剧的可怜人,仿佛我接受的多么详细都是无用,哪怕是王小妍的伤势在他看来都只会是一种假象了。

    有这样一种人,如果时间现完全违反自己的期望他就会视而不见,哪怕事情已经明摆着放在眼前也不会承认,始终只希望看到自己认定的结局。

    “现在她脖子上面的血也只是闹剧么,这一切都是针对你的恶作剧,徐同学,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不是你出生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欠你一点什么,所以现在你说什么都是对的,都是牛逼,别人就该为你考虑,妥协让步。”

    我对于通情达理的人一向会给于一线生机,因为那是他们应得的。

    只是对另外一群人,我还真是没什么好说的,兄弟现在自己做的孽就一定要自己承担才像话吧,如果你还算是把自己当做男人看的话。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