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1964章 自闭症男配
    明歌的脖子在她自己灵气的滋润下已经好的没半点印记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见吕母这么激动,她忙抱住吕母喊,“妈,妈你别哭了唉哟,要是小弟弟知道我惹您哭了肯定就不喜欢我这个姐姐啦。”

    “你这孩子,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你,你……”

    “妈,妈我真没事,他一只手受伤了,另一只手掐我脖子根本用不上力气,你们别看我在那喊的很厉害,其实我一点都没疼,我就是瞅中机会把他推桌子上的。”

    “胡说什么?”吕母一愣,随即就捂住了明歌的嘴,“是他自己不小心撞了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孩子口无遮拦,你你,你这种话能说吗你。”

    明歌举双手投降,“妈,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吕父也有些紧张,明知道屋子里没人,他还是左右看了看,然后坐到明歌身边,“明歌,爸爸看视频了,你就是推开他也属于正当防卫,你大概是太紧张了才会这么想,但是这种想法你不能再有了。”

    明歌见吕父吕母都是一副非常严肃认真的表情,她也忙收敛了自己的嬉笑之意,很是郑重的点头,“嗯,爸爸,我以后不会这样说了。”

    吕父伸手摸了摸明歌的头,“明歌,爸爸知道这件事情你受到了惊吓,心底恨那些人才会这样说,可是这种话以后不管是在谁的面前都不能说,咱们做医生的就更应该严以律己,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都要事先想清楚。爸爸现在就无比的后悔,当初要是别建议那个小男孩的治疗问题,或许就不会给咱们家带来这些事了,祸从口出就是这样的,爸爸对不起咱们家,尤其是你,明歌,爸爸对不起你。”

    “爸,爸,您看您,这和您有什么关系。”明歌忙说,“是那些人无理取闹,那个小男孩本来就希望渺茫,你这样建议他们保守治疗也是为他们着想,您是好心,您问心无愧,是那些人心怀不轨,爸爸,这世上还是明事理的人多,像这种奇葩一点都不多见,你看看现在网上都把这一家人骂惨了,说明大家还都是懂事理的。”

    “明歌你别安慰你爸了,他这次的确是多管闲事。”吕母打断明歌说,“你爸爸他就该好好的反思一下,作为医生就做医生的事,医生以外的话那就不该说。”

    “对,是我的错,小楠经常说我,是我的错。”

    “爸!”明歌有点难受,“你根本就没错,你不要拿那些人的无知来惩罚你自己。”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

    这个小区就是个别墅小区,周围全是别墅,大部分人买在这种郊区就是想着有时间了住在这边享受一下悠闲的时光,所以左邻右舍基本都是不认识的。

    怎么会有人敲门?

    明歌站起说,“我去瞧瞧,是不是小区物业的。”

    出了门,院子外站着的却是钟离。

    明歌瞟了瞟钟离身后,没半个人跟随着他,哦,这家伙是骑一辆山地车来的,“你一个人找到的这里?”

    钟离点了点头,明歌打开铁栅栏大门让钟离进门,“你以前没来过这地方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对了你爷爷奶奶呢,他们同意你一个人出门?”

    明歌话还没说完,身体突然被钟离抱住腾了空,钟离的一只手掐在她脖子上,“这样时候要戳眼睛。”

    他盯着明歌的双眼,“戳我眼睛。”

    钟离的手并没有真掐在明歌的脖子,他一手揽抱住明歌的腰令明歌不至于掉下去。

    见明歌瞪大了眼睛不说话,他便用头顶了顶明歌的头,“戳我眼睛。”

    明歌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钟离为什么一进门就这么的不正常。

    这孩子肯定是看了网上的视频,想教她一些危机时刻的反败为胜的技能。

    她看着钟离扑扇着的长睫毛,看着这孩子大概因为骑自行车而红扑扑的脸蛋,忍着想亲一口的冲动,她说,“舍不得。”

    钟离眉头皱了皱,“戳我眼睛,你才能不被掐脖子。”

    明歌,“我舍不得戳你的眼睛,不过下次若是别人这样掐我,我一定会戳他眼睛。”

    钟离顿了顿,抿着唇的他似乎并没有被明歌这话打动,他严肃着又说,“不止戳眼睛,要第一时间用膝盖使劲踹那人的腹部以下位置,你踹我试试!”

    明歌:“……”

    为了她的后半生幸福,她也不能踹钟离呀。

    吕父吕母在这个时候冲出了屋子,吕父几步走下台阶就朝钟离挥拳头,“你做什么欺负我女儿?”

    在他们看来,钟离就是在掐明歌的脖子。

    明歌忙忙解释,“不是,不是爸,钟离是在教我被人掐住脖子的时候该怎么做,爸你别误会。”

    还要揪住钟离衣领揍钟离的吕父愣了愣,放开钟离的领子扭头问明歌,“没欺负你?”

    明歌笑着摇头,“爸,小离和我一起长大,你还不清楚他的性格吗,他哪里会欺负我,只有你们女儿欺负他的份。”

    “就知道小离不会这么做,我就说先问清楚!”吕母忙上前帮钟离整理衣服并查看被吕父揍过的脸,“小离疼不,刚刚你叔打你你怎么也不躲一下,受委屈了你,对了你爷爷奶奶呢,你一个人,你一个人怎么跑这里了?”

    吕父吕母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山地车,他们自然是不奢望在钟离那里能找到答案,只惊讶的望向明歌,“小离他是自己来的?是你让他来的?你这孩子,你怎么能让小离一个人大老远的跑这里来,钟家得多担心。”

    “我自己。”钟离在一旁说,“我自己,不是明歌。”

    难得一直沉默的钟离说话,吕母一边拉着钟离进屋,一边嘱咐着吕父赶紧给钟家打个电话。

    “这孩子,都没来过这地方,这是怎么找到的啊,也不知道出门钟姨知道不,钟姨要找不到小离该有多着急啊。”

    明歌在饮水机旁给钟离倒了温开水,然后坐在钟离身边,看着钟离双手捧着杯子乖巧无比的喝水,她心底突然就甜滋滋的好想伸手揉一揉钟离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