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鼻祖 > 124 残局!
    网络上。???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

    9o多万人都快疯了。

    这他娘的哪里是长得像啊。

    简直就是如假包换的齐星本人啊啊啊!!

    然而,还没等众人从齐星空降冬游会这个事实中缓过劲儿来,就见镜头里,某白痴单手托腮,满脸痴汉状的看着对面的齐星。

    那神色,那眼神,那姿势……

    妥妥他娘的是个猥琐系的大叔啊!!

    特别是嘴边那抹贱笑,你丫是在觊觎谁呢你啊!!

    女观众心碎了一地。

    男观众对着屏幕咬牙切齿。

    那些把齐星奉为女神的观众更是恨不得冲进去踹飞晨阳。

    粉转路、路转黑、黑转情敌、情敌转愤青、愤青再转路人粉……

    这一刻,不知有多少人不断地在粉、路、黑、愤青之间跳着,但对于晨阳粉来说,这一幕不亚于五雷轰顶天地毁灭。

    粉丝们彻底崩溃了。

    “阳神挺住!”

    “这能挺住吗?”

    “现在我终于相信阳神今天不适宜出门。”

    “你大爷的,晨阳你丫到底怎么想的,选国手齐星。”

    “刚才我还在想,是不是看错了,现在看来,没错了,是本人。”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怀疑为毛齐星这么牛逼的人物也会来这种聚会吗?”

    怀疑的不止网友。

    还有很多现场粉丝。

    如果现在坐在晨阳面前的不是齐星,那会是谁和齐星长得这么像?

    但如果是,齐星这样连续拿下国际象棋大赛冠军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府日报冬游会这样的小场合,难道真是大手笔?

    巧合?

    故意安排?

    纵然现在镜头里的齐星已经被很多人认出来了。

    但考虑到对方国手的身份,还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这是本人。

    然而,这份不敢相信还没维持三秒,就见视频里,遥漫漫笑盈盈的拿着话筒开始采访齐星了。

    “这位选手,请问怎么称呼?”

    “齐星。”

    没有抬头,齐星正在棋盘上布局。

    遥漫漫很明显的一愣,尴尬的笑了几声,“那请问是哪两个……”

    她也不敢相信。

    齐星是谁呀。

    那可是象棋世界锦标赛女子个人组的冠军。

    这么牛逼的人物会出现在这里?

    最关键是,这台流程上根本没写啊!!

    然而,还没等遥漫漫喉咙里的含着的那个“字”说出口,齐星忽然以一种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遥漫漫。

    两秒钟后,齐星才缓缓开口,“整齐的齐,星星的星,你应该想到的是这两个字吧,”说着,她轻轻点了点头,歪着头,嘴角高扬,“那是我。”

    安静了!

    整个棋星斋都安静了!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有的人傻了,有的人呆了,有的人震惊的瞪大眼,还有的人在听到齐星的回答后狠狠的甩了旁边人一个耳光。

    而作为外景主持,遥漫漫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僵硬了,僵硬着,她手腕一翻,用来主持的话筒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出刺耳的轰鸣声。

    瞬间,现场炸开了!

    “这……这真是本人啊!”

    “不是吧,这真是齐星?”

    “我还以为是长得像呢,原来是真人啊。”

    也有粉丝开始喊了。

    “齐星我爱你!”

    “齐星你真是好样的!”

    “齐星你永远是我的女神!”

    现场失控了!

    ……

    网络上。

    网友们也彻底失控了。

    “不敢相信啊!”

    “有什么不敢相信,这不是一眼认出来了吗!”

    “府日报已经这么酷炫狂拽吊炸天了吗?齐星都能请来?牛逼啊!”

    ……

    府报社。

    在齐星承认的那刻。

    上至领导下至保安,整个报社都乱了套。

    “齐星怎么来了?”

    “不知道啊,交上去的策划没有写这条。”

    “焦迎秋呢?焦迎秋去哪儿了?给我打电话!”

    “焦总监去现场跟了,手机关机了,电话打不通。”

    “快快快,给我打,看谁手机不关的,不用了,赶紧派人去现场,告诉焦迎秋,务必要保证齐星的安全。”

    “明白!”

    “还有,联系公园方面,让他们派人去棋星斋,现场人多,不要生意外,即便是终止比赛也要确保齐星的安全!”

    “他娘的!有谁能告诉我齐星为什么会来!”

    一边紧锣密鼓的布置任务,一边,社长董林都快觉得要崩溃了。

    台本上没有、策划上没有,方案上也没有,但偏偏现场齐星竟然空降了!

    这是在考验他的承受能力吗啊!

    即便他默认了齐星的出场费但尼玛现场安全也不达标啊。

    这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就是浑身三头六臂也不够背锅的啊!

    最关键的是,这姑娘脾气不太好,在业界已经上了娱乐节目组的黑名单了!

    可以说凡是有她在的地方就别想把节目做的顺顺利利的,那眼睛都长在脑门儿上,根本看不起他们这些从事娱乐传媒行业的。

    就算这些他都可以不计较。

    她对面坐的是谁?

    晨阳啊!

    这俩炮筒子碰一块儿还能有好?

    ……

    现场。

    晨阳没有说话。

    这厮从刚才开始就保持着猥琐的姿态:单手托腮,目光旖旎,嘴角挂着是是而非的痴汉笑。

    见晨阳这样,刚才感慨着惊讶着的人们都为自己的大惊小怪而感到羞愧,羞愧的同时,他们都不仅对晨阳竖起了大拇指。

    定力啊!

    风范啊!

    大家啊!

    晨阳老师您真的做到了啊!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晨阳早已在心里早已对眼前的事实怒摔一百遍了,眼下这根本是不是什么淡定,而是被雷劈后的懵逼。

    我累个擦。

    怎么个意思?

    不是说好高仿吗!

    他娘的突然来个专业的什么意思啊啊啊啊!!!

    关公门前耍大刀,鲁班门前抡大斧,这怎叫个作死了得啊啊啊!

    ……

    15号桌。

    齐星冷笑着落下最后一个红棋,简单的举了下手示意评委后,也单手托腮,十分傲慢的对着目光呆滞的道,“嘿,我说……你懂象棋么?”

    晨阳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齐星的话,“废话,哥们儿不懂象棋能坐在这儿?能在2o多个人中选中你当对手?知道这叫什么?这叫眼力劲儿!”

    “切。”

    “你还别不信,不然你说说,这2o多个人里面我怎么就选中你这个隐藏Boss了?这就是我今儿没买彩票,如果买了保准中奖!”

    齐星翻了个白眼,转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嘲讽道,“嘿!我不是隐藏Boss,我是出来溜达被人拉来充数的。”

    一边说着话,一边,晨阳打量齐星摆的这个局,越看越眼熟,越看越眼熟,刚要想这在哪儿见过的时候,齐星冷冰冰的开口道,“觉得眼熟不?”

    晨阳抬头,只见眼前的齐星满脸的不屑,一字一顿道,“我告诉你,这叫齐、星、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