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当代天师 > 31章 事平
    年仅十四岁却自幼在乡下长大,家教环境不同于绝大多数乡村家庭的苏莹莹,能够理解母亲所讲述的那些话,所以她愈同情陈自默,为其担忧。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校长都无法解决的问题,陈自默又能如何?

    看看旁边神情恍惚,明显没有专注于听讲的陈自默,苏莹莹秀眉微颦,忍不住写了张纸条轻轻推到了陈自默的面前:“学习为重,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在同学们印象中清高傲慢,不合群的她,不像是其他班里的同学那般,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得知那些刚生又在校园里具有轰动性的事件.譬如现在,所有同学都已经知道了预备钟敲响之前,校门外生的变故,唯独苏莹莹不知道。也因此,她认为陈自默之所以迟到,是担心来得早了,会被田志良、冯江、刘宾一伙人堵截殴打,只能趁着预备钟敲响之后,坏学生们都进了教室,这才在有老师监督的情况下进入教室。而陈自默现在不专注听讲,必然是担心下课或者放学后,该怎么办。

    此时的陈自默,正自未雨绸缪地盘算着,“蛊心术”失效后,刘一旦找来,该如何应对?眼角余光瞥见苏莹莹递来一张纸条,他急忙露出歉意的笑容,接过纸条看了看,旋即毫不犹豫地拿笔在纸条背面写道:“我记得很清楚,这次真的是事突然。不过事情已经解决,请相信我,一定能做到。”

    纸条递过去,苏莹莹看后,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事情已经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

    凭你陈自默,能解决此事?

    不可能!

    但苏莹莹没有问,她觉得陈自默是要面子,所以不想伤他,只得简单回了两个字:“加油。”

    陈自默将纸条攥在手里,举目看向了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心里,将之前对“蛊心术”失效,刘可能回来找麻烦的顾虑抛到了九霄云外,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以后会生什么……

    到时候再说!

    轻而易举解决了陈自默在校受欺负的问题后,刘就匆匆忙忙赶到村西的公路旁,乘公交车去往县城。他平时在县一中住校,昨天家里有事,所以回来一趟。本想今天周五了,如果再赶回学校,下午又得回来,就想着今天不去上学了,可早饭后,父亲就催促着他回校上课,这才出来的晚了些,恰好遇到陈自默。

    坐在公交车上,刘被“蛊心术”干扰的头脑,渐渐清醒了许多,也不禁心生疑惑,以前明明很讨厌陈自默的,可今天,为什么就要出面帮他呢?

    仔细回想今早和陈自默相遇之后的情景,模模糊糊记得不太清楚,但陈自默说过的那些话,倒是记得。

    “他妈的,这事儿邪乎!”刘越琢磨越不对劲,再想起前些时日听闻过的秤钩集闹鬼事件,也谣传和陈自默有关,而陈自默,这些年和神棍胡四相依为命,肯定学会了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原本刘对这些迷信的东西,完全不信,可今天生的事太过邪门儿,而且爷爷在世时,也曾说过胡四是有真本事的人,难不成……陈自默那小混蛋,给老子下了咒?

    一念至此,脾气暴躁的刘差点儿没忍住就想下车返回,去找陈自默的麻烦,打不打另说,起码也得问个清楚。

    可思来想去,他还是没回去。

    向来不信鬼神的刘,觉得为此就去质问陈自默,是件丢份的事儿,万一那小神棍给传出去,那自己的面子可就丢大了。而且,受“蛊心术”的影响,以及陈自默未雨绸缪施术过程中刻意在刘意识深处刻下的印记,让刘对陈自默的印象,已经从根本上产生了矛盾——虽然,他很厌恶陈自默这个小神棍,但确实如陈自默所说,两人很早就相识了,长辈们也是故交,而且,陈自默老实巴交从来没做过坏事,学习成绩又那么好……学习成绩好,当然就是好学生、好人了。于是在刘的潜意识中,就觉得自己和陈自默之间本就谈不上有什么矛盾和仇恨,今天之所以出手帮助陈自默,一来因为陈自默确实是无辜受欺辱,无奈之下找他帮忙;二来,既然是老相识,长辈又是故交,那没得说,必须帮啊!自己一直都是好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侠客脾性嘛。

    更何况,从陈自默言谈表情上来分析,分明一直都在自作多情地把他刘当兄弟看。

    向来仗义的刘,寻思着就冲这一点,也该出手相助!

    不过以后嘛……

    有了自己这次站出来给陈自默撑腰,以后在滏渠乡中学,应该没人再敢欺负他了。想及此处,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忿的刘,彻底把今天的事情放下,懒得再去想了。

    施术经验少,修为又低,术法实力薄弱的陈自默,未曾想到自己此次施展“蛊心术”的作用力实在太弱,而且刘意志力强,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将持久性相对较弱的“蛊心术”给排斥干净。陈自默更不会想到,刘在察觉到了此事的异常后,反而自我找到了几个理由解释过去,压根儿就不打算来找他的麻烦。

    于是接下来,一直到期末考试的这段时间里,陈自默用功学习和修行之余,时而就会忐忑不安地想到,刘随时都有可能来找自己的麻烦,也认认真真地想出了几种应对方案。可没有一个方案,是完全可行的。

    还好,刘一直没来找过他。

    而在滏渠乡中学,也再没有坏学生找茬欺负陈自默。他的校园生活,恢复了以往在学校时那般有些孤独的平静,只是他能感觉到,或者,是自我多情的认为,苏莹莹一直都在关注、监督着他,有没有践行承诺。

    也因此,陈自默愈勤奋学习,至于术法的修行,也只是晚上静修打坐,因为这和睡觉几乎没什么差别。

    而对《通玄经上卷》的研读,暂时搁置,偶尔拿出来,也不过是诵读一番已经完全记住了的那些文字段落和图画,再读一遍后面那些并不知其意,却能顺畅诵读的文字段落,走马观花地浏览那些图画、符箓、术阵……

    天生聪慧,记忆力和学习能力强的他,很快就把落下的课程补回来,期末考试时,拿到了全班第五,全年级第七的名次。

    老师们由此颇感欣慰,放下心来。

    那天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名下来时,陈自默给苏莹莹写了张纸条:“很抱歉,我没能做到,会继续努力的。下次考试成绩,一定过你。”

    看过这张纸条,苏莹莹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心性成熟的她,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知道陈自默这不是内疚表示歉意,是在得意地向她表示,这段时间真的遵守成怒努力学习了……所以,苏莹莹懒得理会他。

    不过,在放学时,苏莹莹还是给陈自默回复了两个字:“加油!”

    陈自默略显失望,本以为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以及此次期末考试的成绩,应该会得到苏莹莹的肯定和夸奖,也许,可以因此多交流几句的。

    未曾想,苏莹莹只给回复了两个字。

    其实自从答应苏莹莹好好学习,一定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之后,这段时间以来,一向腼腆不好意思与女生交流的陈自默,总是会忍不住壮着胆子厚着脸皮,借着同桌的便利,近水楼台地向苏莹莹询问一些问题,或借阅笔记等等。只不过,这种交流在陈自默心中,比不得写纸条。

    因为写纸条,有一种令人着迷和心动的神秘、暧昧感。

    十四五岁情窦初开的初中生们,也许并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解释这种感觉,但,自然而然地会喜欢,会上瘾般,渴望着在纸条上进行类似于“两人世界”般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