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念去神消夺灵影
    张衍辨认了下气机所在,遁光一闪,就又回了**舟上。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自他与重灵君离去之后,彭长老等人便一直警惕戒备,此刻见他独自归来,俱是欣喜迎来,并道:“张真人,不知那妖魔如何了?”

    张衍笑了笑,道:“重灵君已亡,诸位道友可以放心。”

    彭长老面上不由自主露出喜色,因为重灵君的缘故,他们始终如芒在背,而此妖一死,却是解决了一个本来极为棘手的外部威胁,他叫好道:“此妖一死,杨佑功等辈看来等若被折断了一臂。”

    张衍道:“不止如此,贫道若猜测不差,杨佑功等人正是依靠此妖身上鳞羽之能,方可自如往来穿渡各处界天,而此妖亡故后,鳞羽之上灵机必然散失。”

    他得来的玉册上曾有详细言述,修道人遨游虚空时,若要借用莫羽鱼之力,那么千万要保住这些妖鱼的性命,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大鲲洞府之中才特意准备了玄冥水,好使其存活下去,只单单是鳞羽,却是无有用处的。

    彭长老心下一动,看过来道:“也就是说,杨佑功等辈此刻后路已断?”

    张衍道:“不错,只那鳞羽灵机散失非是一天两天,恐还需一段时日,此外还要防备其等逃遁去天外虚空,若能谨慎一些,说不定就可把所人都是留下。”

    彭长老露出郑重之色,他低头想了一想,道:“看来先前安排要再做些调整了。”他猛一抬头,把站在远处的执事道人找来招呼张衍,随后就告歉一声,去到一旁,把凤览和关隆兆二人叫了过来,商议如何布置后续战事。

    张衍在这里并未见到何仙隐和梅若晴二人,想来此刻当也是加入了战局,只是先前在这半界中时,他尚可直接望去戊觉天中,只眼下却似是被一层迷雾遮去了,便就向那执事道人问道:“如今战局如何了?”

    执事道人道:“上真请过来一观。”他走过几步,来至一面玉璧之前,轻轻一挥袖,其上便有界内景象显现出来。

    张衍望了过去,只见那里到处都是法力气机碰撞,并有一道道宏大光亮往来挪移跃动,所过之地,皆是天崩地裂,星辰爆碎。

    他摇了摇头,至少十位以上的渡觉修士在此交手,这一战下来,恐怕此界可容修士存身的地界当也剩不下来多少了。

    执事道人这时道:“戊觉天斗战距离分出胜负尚早,上真是知道的,渡觉修士之间若起争斗,不把一方法力元气全数耗尽,那是分不出胜负的。”他再一挥手,玉璧之上光亮收敛,所有一切都是消隐下去,口中又言:“如今我等每次只能察看数十呼吸,若是观望过久,杨佑功等辈会有所察觉,就如现下那层迷雾,便是他为遮挡我辈而弄出来的。”

    张衍微微点头,他道:“我去内殿修持,若战局有变,可来唤我。”

    他猜测杨佑功等人的真正实力当不止眼前表现出来这些,定还有不少手段未曾拿出,这场斗战还有得打,再持续数载也不奇怪,自己不必在这里白白坐等,大可先回去修行。

    执事道人只当他是大战一场后需要调息理气,忙道:“上真放心,这里若遇变故,当会及时传话过来告知。”

    张衍离开大殿,转身回到了安排给他的居处之内,扔了一套阵旗出来,散布在四周,隔绝了内外,随后便一在蒲团上坐定下来,他目注前方片刻,那玄石就又浮现出来,心意一动,便有元气源源不断汇入他身躯之内。

    他能感觉到,此刻元气及法力的增长已是在渐渐放缓了,不及最早时候,下来再修行一段时日后,或许便需用上那门转运功法了。不过他心中并未忘记先前那等感应,尤其在了听重灵君之言后,更是警惕,此人纵有夸言,可当不会全然无的放矢,故他决定待此番事了,就往玉鲲瀛昭那里走上一遭,再作一番请益。

    思定之后,他排空思绪,安下心神,便就入至定观之中。

    这一定坐,就是两年时日过去。

    这期间并没有任何人来打搅他,直到有一股熟悉气机正在向着这里靠近过来,他有所感应,这才把双目睁开,一挥袖,将排布在外的阵旗撤了,言道:“道友可进来说话。”

    执事道人自外走了进来,打个稽,道:“上真,戊觉天中快要分出胜负了,彭长老命在下前来,请上真移步一议。”

    张衍一个颌,自座上立起,随着执事道人来至大殿之上。

    彭长老早是等在那里,见他到来,上来问礼过后,便道:“张道友,听你所言之后,我用法器暗中探看,觉元天中界关果是灵机渐散,杨佑功等辈已是无法通过那处回得自家界天之中了,但其等好似也有所察觉了。”

    张衍不觉意外,道:“重灵君与杨佑功等人原本并非一路人,只是迫于贵方之势,才联手到一处,双方既是相互帮衬,也同样相互提防,杨佑功等人能察觉到,或许是其等在界关之上留有什么布置。”

    彭长老一想,赞同道:“这是极有可能的。杨佑功等辈虽然不曾露出败象,可分明已是有了退意,彭某本来还想等上一等,待此辈多耗些元气后再动,可这样一来,就要提早下手了。”

    张衍问道:“彭长老是如何打算的?”

    彭长老道:“如今除了道友之外,所有能够派遣出去的人手都是派出去了,但仍是不能拿下杨佑功等人,故只能请道友动手了。”

    张衍稍作思索,道:“我或可斩杀一二人,但余下之人若见战局不利,定会设法逃遁,不知彭长老可曾做好布置?”

    彭长老道:“道友放心,彭某这里有一件自青碧宫带出来的法器,为正反两件,其中一件已是投入了戊觉天中,只要再带一件过去,就可在短时之内锁禁天地。”说着话,他取出一只九环紧扣的金镯出来,递了过来,“道友请收好。”

    张衍拿了过来,略微一看,就收入袖中,道:“彭长老既已是将一切排布好了,那贫道就走上一回。”

    彭长老打个稽,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张衍点了点头,一摆袖,就出了**舟,往万空界环之中飘入进去。

    戊觉天中,双方这数年斗战下来,几乎每一人都是拼至了最后一具法身,到这一步,所有人都是变得更为小心,场中虽还你来我往,但都是以保命存身为主,而后才是找寻毙敌机会。

    可就这个时候,却有一股强盛气机往界中涌入进来。

    两边相斗之人都是不约而同望去,随着一道五色光华闪过,便见一名身着玄袍的年轻道人踏破虚空,大袖飘飘,出现天穹之上。

    敖勺等人一见,不由都是精神大振。

    而杨佑功这一边之人却是人人神情凝重,先前重灵君曾允诺过,会设法拖住张衍,然而后者还是出现在了这里,那说明重灵君不是败走,就已然是身亡了。张衍此前曾有斩杀渡觉二重修士的战绩,此刻加入进来,那对他们将是大大不利。

    张衍环顾一圈,目光很快落去巨驭处,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起袖来,对着其人一指点出。

    这一瞬间,天地仿佛凝定了一般,双方之间似不再存有距离远近,好似这些都被凭空抽离剥去了,下一刻,那一指已是不轻不重点在了巨驭眉心之上,后者目光之中,却是露出了一个遗憾之色。

    张衍没有再多看此人一眼,便就转过身来。在他背后,巨驾身躯出喀喀声响,一丝丝细微裂痕自身上蔓延开来,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崩散为无数碎光,并往一个轰然洞开的玄洞之中陷入进去。

    在场所有人都是露出惊容,尤以杨佑功这里之人为甚,他们似难相信,一位功行无比接近四劫的渡觉大修士,就这么在自己面前被轻而易举杀死了。

    惑安天主目光闪烁了一下,暗中一转法力,便就身化清光飞去,轰隆一声撞在天壁之上,却是试图破开虚空,遁去天外。

    鉴治天天主等人虽是察觉到他动作,但都没有伸手拦阻,因为此举无疑是截断其生路,一位渡觉修士若是情急拼命起来,那也是极不好对付的,一个不巧,就有可能搭上自己性命。而都到眼前这一步了,在他们看来胜局已定,却也犯不着如此做了。

    但是结果却是出人意料,惑安天主此番施为之下,只有隆隆回响声出,却并未能打破天地界关,他身形一顿,神情不由得变得难看无比。

    杨佑功方才一动未动,似早料到是这结果,他叹了一声,言道:“惑安天主,天地关被禁锁住了,只你一人是出不去的。”

    菡素看着天中张衍身影,眸中露出无比忌惮之色,同时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悔意,她咬牙道:“能困一时,也困不了长久,我等只要挡住片刻,还有机会遁走。”

    张衍自上望了下来,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伸手,滚滚玄气漫开,片刻后,一只倾天巨掌就塞满青碧,朝着杨佑功等人所在盖压下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