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1卷 第八章摘星
    当今世界,修行以国教玄门正宗为主,真元最主要的来源便是满天繁星——光明教讲究的就是光明二字,照亮夜穹的正是星光——破坐照入通幽,然后聚星,靠万千星辰洒落人间的能量,改造凡人的身躯神魄,这便是修行的最终目的,由此可以想见星之一字,在修行界的地位,各国各宗门都有观星台,名胜大川无数望星楼,却极少看见揽星夺星之类的名字,因为那会显得对星辰有些不敬。

    但陈长生名单上的第二家学院,赫然就叫做摘星学院。

    摘星——这家学院取了如此霸气十足的名字,国教却没有任何意见,这件事情本就很霸气。

    全天下只有这家学院敢用、够资格用这个名字。

    因为这家学院直属大周军方,无数年来培养出无数勇敢而坚毅的年轻人,走出的将领繁若群星。多年前与魔族的那场惊世大战,人类初期濒临绝境,摘星学院从院长到普通学生,纷纷奔赴战场,前仆后继,战死沙场者十有**,大战之后,偌大的学院竟然凋蔽寂寥有如坟墓,凭此,摘星学院在人类世界里获得了无人能够企及的尊重,也拥有了难以想象的气势。

    这样一间学院,别说摘星,就算想用焚星做名字,又有谁敢提出意见?

    世间所有人都很了解摘星学院这段血腥残酷而荣耀的历史,陈长生也不例外,师父把摘星学院列在名单第二位,实际上在他的心目中,摘星学院则排在位,所以没能考进天道院虽然让他有些郁闷,但他并不是太过在意。

    他相信摘星学院,肯定不会像天道院那般徇私,至少不会做的那般过分。

    就这般想着,他来到气息肃杀的摘星学院,开始准备第二场考试。

    摘星学院与天道院果然不同,院门外虽然也围着黑压压的人群,但不知道是因为院门口那些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如鹰般的目光,还是学院院门那块写满了殉国将领姓名的石碑令人太过压抑,场间一片安静,没有任何杂声。

    填写简单的报名表,领取号牌,在几名军官的带领下,六百余名待试少年走进了院门。

    与天道院的考核类似,摘星学院也准备了一场提前考试,目的也是提前淘汰掉那些未能洗髓成功的普通少年,为随后的正式招生考试减轻压力,只不过摘星学院毕竟有军方性质,方法要比天道院简单、也直接的多——这里没有什么感应石,只有一块石盘。

    那块石盘很大,很像一块磨盘——事实上,那本来就是摘星学院后厨外的石磨上临时卸下来的磨盘,重三百斤。能够举起这块磨盘,走上三十级石阶的考生,就算是通过第一关考核,有资格参加正式的招生考试。

    三百斤的重量,除非洗髓成功,筋骨锻炼如松,普通人很难举起来,更何况还要走这么长一段石阶。有很多没能洗髓成功的少年看着那块磨盘,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很多人垂头丧气地退去,就连有些已经洗髓成功,但境界不稳的少年,判断出自己今年还无法做到,连连摇头,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地放弃,当然,也有些普通少年勇敢地凭籍自身原本的力量,尝试进行了挑战,却没有一个成功的。

    未能洗髓,便举起这块磨盘,在摘星学院的招生考试里,其

    1ooo

    实并不算少见,比如现在镇守伽蓝关的白虎神将,当年初入学院时便未能洗髓,但凭着天生神力,竟是极轻松地将那块磨盘直接扔到了湖那边……

    但终究这也不是太常见的事情。

    教官有些遗憾,看了看天时,决定加快度,让考生自行申报自身水平,然后由洗髓成功的考生先行考试,再让普通的少年进行尝试。

    很遗憾,直到日过中天,依然没有一名普通少年创造奇迹。

    就在人们觉得无趣,好些围观者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位身材魁梧的少年拿着号牌走进场内,极轻松地举起那块磨盘,蹬蹬蹬蹬,连上三十级石阶,气不喘脸不红,甚至还又把那块磨盘重新扛回了原处!

    场间一片哗然。

    那少年举手向四周示意,骄骄然地再次走上石阶,向学院深处走去,有趣的是,他生的太过憨厚老实,再如何想刻意表现出骄傲得意,在围观的人们眼中,也只是可爱,没有任何嘲弄,只有一片善意的笑声。

    待那魁梧少年走后,很多人都开始猜测他的来历,直至有人忽然提到,这少年先前脚踝处隐隐可见的青色花纹,众人才愕然噤声,因为……那代表少年极有可能拥有妖族血统,甚至就有可能来自西方妖域!

    数百年来,人族妖族因为曾经共同抵抗魔族的缘故,关系虽然谈不上融洽,但也算得上相安无事,有些能够化形的妖族贵族,甚至就在人类世界里生活着,大周京都里肯定也有——只不过毕竟人妖殊途,人类世界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对此事都不怎么提起,只要那些妖族不乱来就好。

    那名被怀疑是妖族的魁梧少年,成功举起磨盘,仿佛推开了一扇门,紧接着,竟又有两名来自大老岭的猎户少年,也仅凭着自身的本原力量,就举起磨盘走上了石阶,虽然显得很是辛苦,还是赢来了阵阵\u55

    2dd4

    9d彩。

    在石阶上方拿着笔黑做统计的军官微微点头,看来很是满意今年的成绩。

    时间流转,终于轮到了陈长生。围观的人群看着这名面有稚意的少年,善意地助了几声威,便不再如何关注,因为这少年明显年纪还小,没有育完全,别说像那名妖族少年一样魁梧,就连那两名猎户少年的精壮也远远不如,怎么看也不可能举起那般重的磨盘。

    在天道院,陈长生靠的是对院规律条的熟识直接跳过了洗髓挑选的那一关,此时在摘星学院,他或者还能想到别的方法,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学院肃杀却又热血激昂的气氛影响,又或者只是想试一下,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走到磨盘前缓缓蹲下,双手稳稳地把住磨盘两侧,平缓而深长地进行了五次呼吸吐纳,将全身气力尽数灌注到腰腹与双臂之间,低哼一声,骤然力!

    斜斜石阶前忽然变得一片安静,那些正在闲聊着什么的人们愕然忘了接话,张大嘴望向场间。

    磨盘缓缓地上升,最终被陈长生举到了胸前,不多不少,刚刚过考核标准一寸!

    他的脸有些红,但神情还算平静,眼神里看不到任何慌乱和紧张的情绪。

    轰!场间响起热烈地喝彩声,人们不停地替少年助威,用有节奏的喝声,想要帮他抬动脚步。

    陈长生向前走了一步,只是一步,他的膝盖便有些颤抖。

    把磨盘举起来是一回事,举着如此沉重的磨盘走上石阶,那又是另一回事。

    他的气息变得有些乱,脸变得越来越红。

    他没有出任何声音,从微微鼓起的脸颊处能够看到,他在用力地咬着牙。

    他一步一步向石阶上走去。

    ……

    ……

    陈长生确实没有洗髓成功,他的筋骨肌肉强度,按道理只有普通少年的强度,甚至,因为他自幼患病的缘故,他理应比普通少年更加虚弱才是,但正是因为有病,还是很难治的病,所以西宁镇外那间破庙里的三个人、包括他自己最在意的便是他的身体。

    刚刚懂事,他就开始被迫背诵破庙里的三千道藏,同时那位有些神神道道的道士师父挖来无数草药熬成药汤让他泡浴,余人师兄则是拿着棘条和木棍不停助他打熬身体,十余年来,他最熟悉人的是庙里的三个人,他最熟悉的味道,便是书籍的味道、药的味道以及棍棒的味道。

    漫长时间的治疗与打熬,他的病没有治好,他没有办法变成妖族少年那样天赋神力,但本应无比虚弱的他,现在在身体方面已经不弱于普通人,甚至还要更好一些,虽然这只是表面的健康与强大,但也让他很高兴。

    一个自幼患病,十岁后便被笼罩在黑暗阴影里的少年,会比别的人更在意身体方面的事情,会无比在意那些细节,所以,今天在摘星学院,他沉默地走到磨盘前,只想凭自己的力量来通过这场考核。

    他想举起那块沉重的磨盘,向自己证明一些事情,同时向师父和师兄表达谢意。

    ……

    ……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陈长生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脸色越来越难看,束的极紧的黑早已被汗水打湿,但他的眼神还是那样的平静肯定。

    石阶两旁的助威声、喝彩声已经停止,所有人看着那名低着头,艰难前行的少年颤颤巍巍行走在石阶上,很是担心,又很是佩服,好几次那少年眼看着便要倒下,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居然支撑着他坚持住了!

    教官在石阶上看着陈长生,眼中流露出欣赏的神情。

    ……

    ……

    七步,八步,九步。

    陈长生的脚步越来越慢。

    教官眼里的赞赏情绪越来越浓。他很意外于这名少年表现出来的水平——身为军人,他在意的是陈长生表现出来的毅力与勇气——他已经决定,就算陈长生没能把磨盘举到石阶上,也会让他通过这场初试。至于这会不会影响到学院和大周军方的声誉……

    教官看着紧张的人们,心情略安,暗想应该不会,看来绝大多数人都像自己一样认为。

    认真而努力的孩子,值得特别的嘉赏。

    ……

    ……

    想着这些事情,教官有些走神,没有一直看着石阶上,直至某一刻,他醒过神来,忽然注意到人们脸上的神情忽然生了变化。

    他转头望去,只见身边多了一个人。

    那是个浑身湿透,疲惫至极的少年。

    教官心想自己不用为难了,微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长生走到了石阶上方。

    那方沉重的磨盘在他的脚下。

    他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