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1卷 第四十六章 茅秋雨
    天道院教谕出手,场间除了徐世绩和教枢处主教大人,谁都不可能拦住。徐世绩身为圣后娘娘倚重的大将,自然不会阻止天道院教谕,而最有理由出手的教枢处主教大人,却仿佛睡着了一般。

    庄换羽虽然是青云榜第十,但距离师长辈的强者还有极大的差距,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切,眼看着那位师妹便要香消玉陨,他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却什么都做不了。

    落落看着那记凌空而来的指意,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她的细眉微微挑起,神情却宁静如常,因为她知道,只要不是那天夜里在国教学院的极端局面,没有任何人能在京都里杀死自己。

    她有这样的确信,别的人不可能有,场间一片惊呼。

    忽然间,有个人站到了她的身前。

    那个背影并不高大,但比她高大,所以把她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落落看着这个背影,自然想起那天夜里似乎也是相同的情况。

    她再次想起父亲说的那句话,天塌下来,也会有高个子替你顶着。

    她觉得很温暖,忽然觉得那个天道院教谕也不怎么可恶了。

    当落落拳头落在天海牙儿胸口的那瞬间,陈长生便离开了国教学院的座席,他知道落落来历神秘,但他无法确信落落的族人能不能及时出现,自己做为落落的老师,必须在这种时候站在她的面前。

    他来的很及时。

    天道院教谕的杀意隔空袭来的时候,他终于来得及挡在了落落的身前。

    他右手横握着短剑,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短剑能不能挡住天道院教谕的杀意,他没有考虑过挡不住该怎么办,因为那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好吧,他终究还是考虑了的。

    他的左手在身后握着落落的手。

    大手握着小手,掌心里有颗钮扣。

    天道院教谕手指的前端溢出的杀意,凝作一道直线,凌厉而至。

    陈长生以为下一刻自己便会从台上消失,不料,自己仍然站在原地。

    他回头看了落落一眼,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还不动千里钮,我们真的会死的。

    ……

    ……

    陈长生当然没有死,落落也没有死,她没有用千里钮,便是因为她很确认,在京都尤其是天道院里,没有人能杀死自己,因为这里有人知道她的来历,而那人是天道院最强大的人。

    一阵清风拂来,那道凝作直线、看似坚不可摧的杀意,就像是农家灶台冒出的炊烟一般,被轻而易举地拂散。

    这阵清风来自两只袖子。

    一位满头白的老人,出现在台上,衣袖在夜风里微微轻颤。

    全场肃穆,安静异常,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就连徐世绩和教枢处主教都不例外。

    庄换羽等天道院学生,更是长揖及地,说不出的恭敬,又很是震惊。

    “拜见院长!”

    “老师!”

    是的,这位老人便是天道院院长,两袖清风茅秋雨。

    紧接着,天道院庄副院长,也随之出现。

    庄换羽看着庄副院长,神情微变。

    场间一片哗然。

    没有人想到,天道院最强大的两位院长居然会同时出现,尤其院长茅秋雨是大6上都有数的强者,地位极其崇高,按道理来说,青藤宴第一夜,无论如何也惊动不了这种大人物。

    天道院教谕神情微变,走到茅秋雨身前,恭谨行礼,然后讲了讲先前的情况,意图抢先把基调定下来。

    他很清楚,茅秋雨既然出手护住那个国教学院的小姑娘,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再也无法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但他不想这把火反而烧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准备灭火。

    暴起伤人?冷血无情?恃强凌弱?

    听着天道院教谕的报告,场间众人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

    这说的究竟是天海牙儿,还是那个国教学院的小姑娘?

    茅秋雨忽然笑了起来。

    教枢处主教大人也笑了起来。

    天道院教谕忽然觉得心情有些微凉。

    教枢处主教笑着起身,向楼外走去,有气无力地说道:“老曹啊,要点脸吧。”

    天道院教谕姓曹,他呆立当场,觉得对方这句有气无力的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

    庄副院长面无表情地示意今夜青藤宴到此为止。

    人群渐散,离开的时候,都忍不住回头望向石台上。

    茅秋雨看着落落,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陈长生带着落落向他行礼,然后走下台去,回到角落里的位置,收拾先前落下的东西。

    落落老老实实跟在他的身后,显得格外乖巧。

    她想着先前在台上,自己表现的是不是太野蛮,太霸道了些?先生不会不喜欢那样的自己吧?

    她扯了扯他的衣袖,仰着小脸,嘿嘿傻笑了两声。

    陈长生看着小姑娘可爱的虎牙,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

    ……

    宴去人空,楼内静寂无声,茅秋雨和曹教谕在台上相对而立,进行了一番谈话。

    “为了打压国教学院,让宗祀所的那个小怪物来青藤宴疯,你这件事情做的太疯狂了。”

    “不错,我就看不得国教学院,很多人和我一样,有错吗?”

    “仇恨?不,那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大家都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什么?”

    “教宗大人让你来天道院做教谕,一做便是十几年,谁都会生厌,可以理解。”

    “院长大人,我对您向来很尊敬。”

    “你是天道院教谕,只要再向上一步便是教枢处主教,谁能不动心?”

    茅秋雨看着他平静说道:“但你做错了几件事情,先你不应该把国教学院拖进来,其次你不该利用你不够资格利用的人,最后你应该弄清楚自己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天道院教谕的脸色极其难看,因为院长说中了他的心思。

    他的位置是教宗大人安排的,教谕便是离宫用来控制这些强大学院的人选,但他做了这么多年,确实有些厌了,他想成为教枢处的主教。只需要再往上走一步,便能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天空,谁能抵抗这种****?

    但他自然不能承认,坚持说道:“国教里有人想借国教学院试探,我要替教宗大人和圣后娘娘解忧,何错之有?”

    茅秋雨面无表情说道:“教宗大人和圣后娘娘知道这件事情吗?”

    天道院教谕沉默片刻,说道:“天海牙儿变成了废人,国教学院……难道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如果国教学院出事,梅里砂自然要承担责任,怎么看也不算坏事。”

    “没有人是愚蠢的,就连天海牙儿自己都清楚,你是在利用他。”

    茅秋雨说道:“可惜,你是愚蠢的。”

    天道院教谕极不甘心地问道:“那名国教学院女学生究竟是谁?”

    茅秋雨转身向楼外走去,说道:“那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主教大人执掌教枢处已经数十年时间,比教宗大人持杖的时间还要早,这样的人你以为是用阴谋诡计就能对付的吗?”

    天道院教谕看着老人的背影,脸色铁青地说道:“我只知道圣后娘娘的侄孙被废了……这件事情总要有人给个交待,就算教宗大人不怪罪,娘娘的怒火总需要有人来承担?”

    茅秋雨没有转身,说道:“你难道还不清楚应该谁来承担今夜的责任?”

    天道院教谕如遭雷击,知道今夜大概便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夜了。

    ……

    ……

    落落不想被人围观,于是和陈长生商量之后,趁着夜色遁进林中,她熟门熟路地带着他找到一条小道,推开两扇沉重的门,绕过一幢小楼,从天道院一个不为人知的后门走进了巷中。

    陈长生听她说过以前曾经来天道院上过课,好奇问道:“一直走后门?”

    落落说道:“不走后门,哪里能来天道院上课。”

    陈长生有些猜想,问道:“当时给你上课的……就是天道院的院长茅秋雨?”

    落落嗯了声。

    陈长生感慨说道:“这还真是走后门。”

    落落说道:“茅院长讲课的水平,可比先生要差多了。”

    自己居然被落落拿来与传说中的天道院院长比较,这事儿太荒唐了。

    “可不敢这样胡说,让人听见,会被耻笑的。”

    陈长生正色说道,心情却是极好。

    但当他看到巷口那辆马车后,好心情顿时消失一空。

    那辆马车旁挂着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徐”字。

    正是东御神将府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