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十四节 表演
    刘德掰着手指头偷偷在心里算了一下。

    他的兄长刘荣今年已经十七岁了,陈阿娇比刘荣小了足足九岁之多!

    这倒没什么,反正汉室喜欢玩萝莉养成的贵族也不在少数。

    关键是——今年刘彘才一岁多一点!

    刘彘是在便宜老爹登基当日出生的!!!

    虽然说女大三抱金砖,但是足足大了七岁,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所以,前世金屋藏娇的故事传扬出去后,整个长安都瞠目结黄,对于刘彘的印象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小小年纪,心机就如此厉害,长大了,那还了得?

    想着这些事情,刘德基本已经猜到了他的这位馆陶长公主姑姑所为何来了。

    无非就是看他有些前途,想要结个善缘,为日后谋划。

    至于联姻什么的……

    刘德估摸着,以这位长公主姑姑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格,肯定是要等他刘德确定了要被册封为太子后才会提出。

    刘嫖想结个善缘。

    刘德却更想攀上刘嫖这厚实的大腿。

    刘德微微笑着道:“长公主姑姑,怎得没见到姑父大人与二位表弟?”

    刘嫖随意的笑了笑道:“刘德吾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位姑父大人的德行,我这不是怕他来了这未央宫出丑吗?所以就没让他来了!”

    刘嫖这话说的确实霸气。

    刘德不禁为他的那位姑父大人叹了一口气。

    这老刘家的媳妇,可不是那么好娶的。

    特别是自己的这个姑姑还是窦太后唯一的宝贝女儿!

    不过也难怪刘嫖嫌弃自家的丈夫。

    刘嫖的丈夫,乃是堂邑候陈午,堂邑候,这是一个自高皇帝以来就存在的彻候世家。

    但是,陈午的祖辈却不是跟随高皇帝打天下的功臣。

    恰恰相反,第一代堂邑候陈婴本是西楚霸王项羽的柱国大将,项羽死后才投降的刘邦。

    最后还能混个彻候的封号,实在是陈婴运气好,撞上了刘邦想要收买人心的时候。

    只是,作为降将,封国自然大不到哪里去。

    堂邑候食邑才不过六百户,是彻侯阶层中的最底层。

    而作为长公主,刘嫖的汤沐之地馆陶,即使只算食邑户数,也将堂邑甩出十几条街。

    故而,刘嫖没有按照传统,在嫁人之后改称堂邑公主,依然沿袭馆陶的名号,更从来没给她的那个丈夫什么好脸色。

    这要换了一般的男人,哪里能忍受的了,早就闹翻了。

    可偏生陈午却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所以陈午的头上变得绿油油的也是可以想见的了!

    将脑子那些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驱逐干净,刘德呵呵一笑问道:“不知长公主姑姑叫住小子有什么事情?”

    前世的时候,刘德跟他的这个长公主姑姑以及其家族根本没多少接触,即使偶尔见面,也是被冷眼相待。

    算起来,今次的见面还是两辈子加起来最亲密的一次。

    因此,刘德也明智的没有再问关于他的姑父的事情——反正他也只是想找个话题跟刘嫖接上头。

    刘德正色的拍着胸脯表决心道:“但凡长公主姑姑有什么吩咐,小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前世刘德在这个时代活了十几年,虽然没跟刘嫖有多少交际,但是,作为某一时期的敌人,刘德早把这个女人的性格和习性摸清楚了。

    这位大汉的长公主殿下就是个贪婪且愚蠢的女人。

    说她贪,是因为她背靠窦太后,有着窦太后的宠爱,就算她什么事情都不做,她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可她却还是没有节操的干出了给自己弟弟拉皮条,索罗美女的事情。

    说她蠢,是因为这个女人从来不会考虑后果。

    就像前世,梁王刘武觊觎储君大位,她在后面跟着鼓噪,完全没考虑过她的皇帝弟弟的想法;跟粟姬提出联姻,这倒还算正常,但是被拒绝后恼羞成怒,被王娡哄骗,那就说明她真的是没脑子了,也不看看刘彘几岁,陈阿娇几岁,强行拉郎配。

    前世刘德没能看到刘嫖最后的结局。

    但他已能猜到刘嫖最后的下场——随着窦太后一死,没了利用价值的刘嫖母女能不被自杀就已经不错了!

    而对付这种贪婪愚蠢的女人,实在不需要太高明的手段,只要说些漂亮话,讨其欢心,再以重金贿赂,就十成十的能保证让她站到自己这边了。

    果然听了刘德的话,再看着刘德一脸正色的表情,刘嫖心花怒放,脸上那本来是装出来的的亲热,一下子也变得真实了起来。

    “姑姑没什么事情啦,就是好久没见我家皇侄,怪想念的!”刘嫖满面春风的道。

    “呵呵……”刘德微微一笑,心说:信你才有鬼了!刘德自然明白,若无今天晚上的事情,打死他的这个姑姑,估计她也想不起来,她还有刘德这么一个侄子。

    不过能被刘嫖看重,并且被刘嫖视作一个可投资可拉拢的对象。

    这本身就是巨大的进步!

    “现在月色正好,不如皇侄陪姑姑散散步?”刘嫖忽然出邀请。

    “长公主姑姑有请,小子自然愿意!”刘德笑着拉住怯生生的打量着他的陈阿娇的小手,道:“阿娇表妹,你还记得三年前在甘泉宫,表兄背过你的事情吗?”

    一边说,刘德就一边蹲下身子,**着道:“来,趴到表兄背上来!”

    陈阿娇有些害羞的稍稍抬头看了看她母亲,在得到后者的同意后,欢快的趴到刘德背上,用柔檽檽的腔调小声的道:“表兄,你背的动阿娇吗?”

    “嘿嘿!”刘德双双环住陈阿娇的腰部,哈哈笑道:“阿娇表妹,你也太小看你表兄了!”

    刘德背着陈阿娇,跟上刘嫖的脚步,从宣室殿的台阶上一步一步走下去,一边走,一边聊着些家常话,刘德自然是尽力恭维,哄得刘嫖常常大笑不止。

    陈阿娇刚开始还兴致勃勃,精神奕奕的在背上跟刘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可知过半刻钟左右,她竟然趴在刘德背上呼呼睡着了。

    而刘德在现陈阿娇睡着之后,特意让自己的脚步放慢,步伐变轻,尽量的表现得温柔无比。

    很快,姑侄一行人就走完了宣室殿前的台阶,来到了刘嫖的车马前。

    刘德小心翼翼的将陈阿娇从自己背上放下来,轻轻的将那正在熟睡的小女孩交到一个侍女手上,还叮嘱道:“小心点,别吵醒了阿娇!”更温柔的为陈阿娇抚平有些凌乱的刘海。

    这一切都落在了刘嫖的眼中,让刘嫖心中大为感动。

    等到刘德告辞之后,刘嫖转身问她身边的一位女子:“阿姑您看,此子何如!”

    那女子答道:“回长公主,奴婢这一路看来,皇子刘德心细如,温柔体贴,而且一表人才,确是难得的好男儿,只是,他非皇长子,将来恐怕……”

    话说到这里,那女子明智的闭上了嘴。

    刘嫖却是洒脱的笑了起来,道:“且再看看吧……”

    心里却是在想,不是长子,怎么了?

    本宫有的是手段!

    …………………………………………

    抱歉,今天编辑找我签约,弄合同去了,所以晚了些。

    嗯,明天三更补偿,至于今天,我看看等会还能写出一章不,要是能写出来就,写不出来就抱歉了。

    但不管怎样,明天三更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