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二十一节 招揽人才
    刘德当然清楚长安有多复杂。

    在两千多年后的时代,刘德曾看过一本书中说: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师。

    而汉代这个情况更严重一些。

    因为长安是目前已知世界最繁华最文明最整洁同时生活条件最好的城市。

    所以,一大堆本应该按照法令去封地就国的公侯贵族,逮着机会就逗留在长安,怎么也不肯走了。

    太宗孝文皇帝在位之时,甚至亲自命令当时的丞相陈平以身作则,带领彻侯勋臣各回封地,可惜收效甚微,响应者了了。

    到现在为止,久居长安的彻侯贵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再加上关中地区本来的豪强大族,以及皇室外戚家族。

    这些,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更麻烦的是,关中自古就有游侠之风。

    所谓儒以文犯法,侠以武犯禁。

    汉代的游侠,可不是后世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倒是有点像香港的古惑仔电影里的古惑仔,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甚至有些胆大的还做过刺杀朝廷官员的事情。

    可偏偏这些游侠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杀了人,有的是人帮着掩护、庇护甚至是帮忙说情。

    某些影响力特别大的,甚至有着一呼百应的能耐。

    譬如刘德的前世,吴楚叛乱,条候周亚夫率军进攻,到河南时,游侠剧孟带人投军,竟惹得周亚夫激动不已,若破吴楚一路大军,后来就有人说,条候得剧孟,若得一敌国。

    这些种种情况加在一起,使得长安成了汉代大臣的一个试金石。

    能管理好长安的,那将来也能做宰相,辅佐天子,治理天下。

    只是,至今为止,无人能将长安的彻侯勋臣、豪强大族、游侠盗匪一一驯服。

    即使是晁错,也不过是勉力支撑,粉饰太平,再要有所动作,那就会被无数人反扑了。

    在刘德记忆里,长安城局面的改变要到五年后郅都从济南回到长安,就任中尉,以严刑酷法开路,才开始好转。

    只是郅都的下场却是极为凄惨。

    被窦太后赐死!

    就连便宜老爹都救不了他!

    所以,很明显,郅都的路子是行不通的。

    而且身为皇子,特别是有着一颗想当太子心的皇子,用严刑酷法,那无疑是自绝后路!

    辞别便宜老爹,出了清凉殿,刘德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猪跑吗?”刘德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清凉殿宫门,在前世,他当了十几年的河间王,除却在长安辅佐刘荣的两年以及最后几年的窝囊,他至少还掌握过一国权柄七年之久,因此,也积累了不少施政经验。兼之,在两千多年后的那个时代,虽然只是个屁民,但刘德也在新闻里看过太多高层的政治言论与政治理念,因此怎么处理长安的彻侯外戚游侠这三害,他已经有所成算了。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只要清楚这个,长安的问题,就不再复杂了。

    回到自己的宫殿中,王道早已在门口等着他,一见到刘德,王道就迎上来复命道:“殿下,您交代的事情,奴婢已经办妥了,这是少府拨付的庄园钥匙与工匠令符!”说着他就将刘德给他的印信以及另外两件东西上交。

    刘德接过来,看了看,又将自己的印信塞到他手里道:“王道,你再去帮我办一件事情!”

    “你持我的印信,去趟雒阳,以我名义,征辟雒阳人剧孟来长安,见了剧孟,你便告诉他,我欲举荐他为大臣!”便宜老爹让他去内史,管理长安,可他手里却没有一个能镇得住场面的人才,这怎么行?

    因此,刘德就将主意打到了后来跟随周亚夫忠心耿耿的剧孟身上。

    剧孟此人不仅仅在游侠群体中有着崇高的声望,能镇的住关中的那些桀骜不驯的游侠与豪强。

    更可贵的是,此人确实是个人才。

    八面玲珑,交游广阔,手腕也颇为不俗,更加难得的是,剧孟是个忠臣,前世之时,当周亚夫下狱后,剧孟一直不离不弃,这一点尤为可贵。

    重生之后,刘德一直在想着用什么办法将剧孟网罗到自己的名下。

    可惜,他只是皇子,不是太子,也不是诸侯,没有资格开府建牙,征召人才,也是直到便宜老爹松口让他去内史府,这才终于能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将剧孟收到门下。

    王道拿了印信,有些犹豫,问道:“殿下,私蓄人才,这可是犯忌讳的事情!”

    “不会!”刘德笑道:“如今的我,征召一两人才,没有人敢议论!”

    便宜老爹即叫他去管理长安,怎么可能不给他松点口子,让他收些幕僚与食客?

    否则刘德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hoLd住!

    当然,这种事情,偷偷做就好了,也没必要弄的满城皆知,因此,刘德又特意嘱咐道:“你拿着我的印信,去淑房殿找到皇后的大长秋李公,请他为你出具出关传文与路引及公文就可,不要惊动其他人!”

    作为封建社会,此时自然是有路引来限制人口的自由流动。

    除此之外,想要出入关中,还要有‘传’这种通行令符,否则,函谷关的守兵是不会放人随意进出的。

    路引与传,这双重保险的存在,使得汉代的关中与关东隔绝开来,保证了关中的安全。

    “诺!”王道点点头,就欲前往长乐宫。

    “等等……”刘德又叫住他,嘱咐道:“你开完路引与传文之后,再回来一次,从我这拿百金去,作为给剧孟的聘钱!”

    刘德这是担心剧孟拒绝应征。

    在汉室,拒绝天子征辟的人都大有人在,何况他不过是个皇子而已。

    带上一百金,就会显得有诚意了。

    否则,以剧孟的游侠脾气,万一拒绝了,那他脸上也无光。

    想了想,刘德又嘱咐道:“若是到了雒阳,见了剧孟,万一剧孟不应征,你就与他说:‘君任侠列国,显于诸侯而已,怎及位列九卿,光宗耀祖’你就告诉他,若他愿为我驱策,我许他将来一个彻侯之位,是混迹于草莽,最终黄土一杯,还是封候拜将,光宗耀祖,余荫惠及子孙?”

    有了这话,刘德就不怕剧孟能逃出他的手心了。

    在这个时代,没人能拒绝一个能光宗耀祖,荫及子孙的提议。

    当此之世,家族,是社会与国家的核心与基础。

    就算再怎么跋扈,随意之人,在家族的前途与荣誉面前,也会慎重。

    ………………………………………………

    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特别累,特别疲惫,状态也不好,所以就这一更了。

    嗯,但是照例明天三更补偿~~~~~~

    ps,收藏296了,大家给力!

    12点前能到3oo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