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卷 第七十一节 早朝(完)4更!!!!
    但,忽然又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问道:“敢问殿下,此策可是要通行天下?”

    这却是问到了点子上了,刘德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在申屠嘉及时的站出来替刘德解围道:“高皇帝遗命,强干弱末,此策自然是只能先于关中实行,再推及郡县,再推及诸侯!”

    当年刘邦分封功臣、诸侯之后,担心有一天会被昔日的下属反叛,于是采纳刘敬之策,实行‘强干弱末’之策。

    具体办法就是把当时残存下来的齐楚赵魏韩诸国贵族与名门豪强,共十余万人,统统强行迁徙到关中,充实关中人口,达到‘无事,可以备胡,诸侯有变,亦可以率之东伐’的目的。

    而刘邦这个政策的核心思想就是汉家中央政权要在军事、民生、财力方面对其他诸侯形成碾压。

    这一点在刘邦剪除了大部分的异姓王之后,得到了实现。

    因而吕后在位,刘姓诸侯王才过的那么惨。

    只是,平定诸吕叛乱之后,地方诸侯势力开始坐大,甚至还出现了诸侯王密谋反叛的事情。

    强干弱枝之策再次成为了朝廷的国策。

    所以,刘德才没办法回答。

    回答是,那就是违反了刘邦制定的祖宗制度,不是,传出去又会有伤名声。

    好在,提前跟申屠嘉沟通了!

    刘德看了一眼那个出声的官员,不过是个八百石级别的小虾米,只是个炮灰罢了!

    那么是谁怂恿的他?

    刘德暗暗在心里将此人的样貌记了下来,表面上却依然是那副平易近人的亲切笑容。

    “既然丞相以为可行,那交有司商议吧,定下最低价格与最高价格,报与朕、丞相……”天子刘启挥挥手道,此事就算了解了。

    今天的当务之急,还是商议削藩!

    于是他打起精神来,道:“前日朕得胶西国丞相密报,胶西王刘卬私自买卖国家爵位,以诸卿之见,此事该当如何处置?”

    一听到这个事情,晁错立刻就跳出来,奏道:“陛下,臣以为非重责不足以显威,当削胶西王封国以示惩戒!”

    立刻就有数人附和。

    刘德听了,不禁摇了摇头,用一句后世的话说,晁错这是nozuonodie。

    其实呢,据刘德后来所知,这位胶西王刘卬就是草包,而且脑子缺跟筋的那种。

    本来人家一心一意的只想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做个土皇帝,也没准备造反。

    可就是被晁错硬生生的逼到了反贼的大道之上。

    “若我是晁错,我就会只把目标对准吴王刘濞,其余人皆可以放过……”刘德心里想着:“吴王濞即死,剩下的也不过是些酒囊饭袋……还不是想捏个圆形就捏个圆形,想捏个石头就捏个石头……哎……”

    要知道,在后来的叛乱中,有吴军的叛军跟没吴军的叛军战斗力那是两个档次。

    譬如说济北、济南、胶东三国大军被齐国堵在家门口动都动不了。

    而吴楚联军却一路势如破竹,到了梁国才被挡住。

    不过,这些跟刘德目前真没关系,他也不准备在这个事情说话,就眼观鼻,鼻观心,开始神游物外,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举措。

    五铢钱跟白纸是他下一步的重点工作对象。

    有了钱,就不怕找不到人做事,掌握了纸,就等于掌握了舆论,甚至控制了思想界。

    掌握了这两个,等到做了太子,就可以尝试着打造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按照传统,太子可以拥有一支五百人以下的卫队。可以让剧孟去统帅。

    枪杆子里出政权,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刘德至少要确保,他有狗急跳墙的机会!

    至于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反正刘德确信的是,在有了前世的经历后,他再也不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了!

    刘德自己胡思乱想着,朝堂上却是吵成了一团。

    晁错坚决要求给与胶西王一个严厉的教训,至少要削掉一个郡,但丞相申屠嘉却不同意,理由是胶西王素来勤勉王事,而且还是城阳景王之后于社稷有功,不可轻罚。

    城阳景王就是那个带人杀了吕产的刘章,是刘肥的儿子,后来被封为城阳王。

    有了城阳景王的名头,加上丞相申屠嘉的反对,朝议顿时就僵持了下来。

    晁错本就是犟脾气,见自己好说歹说,丞相申屠嘉依然无动于衷,不肯答应,于是就道:“丞相是汉家的丞相还是诸侯的丞相?何以如此为诸侯说话?”

    申屠嘉也是个暴脾气,听了晁错的话,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他怒道:“老臣跟随高皇帝打天下时,晁内史还不知道在哪里哪?老臣就问一句,责罚了胶西王,削其封国,胶东、淄川、济北、齐等诸国会如何反应?”

    这些诸侯可都是齐王刘肥一系!

    晁错却道:“若不惩戒胶西王,日后却又生淮南厉王之事怎么办?请教丞相!”

    两人说着,言辞就越来越激烈。

    但丞相申屠嘉终究年纪大了,而且口才跟文化水平都被晁错完爆,所以很快就支撑不住,理屈穷词,干脆就闭口不谈,作出一副我就是不答应,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而晁错,确实拿他没办法。

    丞相,丞相,礼绝百僚,群臣避道,当年孝惠之时,在丞相曹参面前,堂堂天子竟只是个泥塑的雕像。

    不客气的说,就算是如今的天子,也没办法强行命令一个顶牛的丞相,逼他去做某事,最多只能免相。

    更何况,这申屠嘉还是受有先帝遗命的托孤大臣,深的窦太后信任,不夸张地说,就算天子,恐怕也无法免其相位,真闹大了,申屠嘉请出东宫来,天子也要服软!

    看着一言不的闭着眼睛坐于丞相位上的申屠嘉,晁错不知为何,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挥着拳头,就要打上去。

    好在两边的卫士这次早有准备,立即将两人隔开。

    “成何体统!”坐于龙座上的天子挥袖呵斥道:“晁错,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

    “臣知错了!”晁错也好像冷静了下来,低头赔罪。

    刘德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从这一刻起,他已经知道,有些事情不可挽回了!

    …………………………………………………………

    第四更求票票,不要怜惜我,读者老爷们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