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锦衣血途 > 第856章 歪念头
    黄府之内,黄明轩发髻散乱,此刻正颓然坐于客厅。

    朝堂上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这原本前途远大,意气风发的首辅之孙,此刻内心也惊惧不已。

    已在朝堂上传开的那首“反诗”,是他少年时与友人拜访道观时有感而作。

    这东西写好之后他就丢在脑后,时间长了自己都忘了有这回事,他怎么也想道不到会流传出去。

    本是年少轻狂的产物,却不料如今成了悬在脖子上的一把刀。他本有大好的前途,如今也因此而烟消云散。

    此刻在黄府之外,一批国子监的学子在外痛骂,他们这是顺便来报去年仇。

    去年这些国子监学子声讨汪海,便是黄明轩带着翰林院的人,把他们狠狠骂了一顿。

    如今风水轮流转,他们若不在黄府之外骂个痛快,岂不辜负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不得不说,在造势这件事上秦党很拿手,宫里宫外都没有放过机会。

    听着外面那些不堪入耳之声,黄明轩心里就跟针扎一样。

    “张平,张平……去把张平给我叫过来!”黄明轩冲客厅外喊道。

    外面侍奉的小厮立马去找人,张平是黄府管事之一,手下管着一帮看家护院。

    没过一会儿,张平便从客厅外赶了来,进了门后勾着腰道:“小少爷,您找我!”

    “带着你的人,把外面那些人赶走!”黄明轩大怒道。

    然而,以往对他百依百顺的张平,此刻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呀!”

    黄明轩的怒吼依旧没其作用,只听张平说道:“小少爷,老爷有过交代,说这两天府里的人不得随意出门去!”

    “这是我让你去的,你赶紧去……爷爷若是怪罪我来给你担着!”黄明轩气得拍着桌子。

    可是张平已经没有动的意思,只听他道:“小少爷,您就别为难小的了!”

    “你放肆!”黄明轩站起身来,抓起茶杯就让张平砸了去。

    张平也不是啥子,只见他迅速退到了客厅之外,同时说道:“小少爷,这是老爷的严令,小的不敢抗命!”

    说完这话,张平直接逃了。

    黄明轩气得不行,暗道一定要让这狗奴才好看。

    就在他想着如何收拾张平时,此刻在黄府外面,东厂提督太监黄庭亲自带着人,赶到了黄府外面。

    “让开让开,全都让开!”东厂番子在前面开道。

    学子们猝不及防,全都被轰到了路边,黄府大门外才被清理干净。

    因为被人堵门,所以黄府此刻关着大门。

    黄庭下了轿子,扫视了一周脸色阴沉的学子们,便吩咐手下人加强戒备。

    这些读书人可不是善茬,当初西厂想把汪海带走,便被这些人横加阻拦。

    “去叫门!”

    黄庭吩咐之后,立马就有人往黄府大门赶去,扣动门环发出沉闷的声音。

    “东厂办事,赶紧开门!”上前叫门的千户喊话道。

    连续敲了五六下,黄府大门才被开了一角,里面露出了张平的脸。

    “赶紧把门打开!”叫门的千户大加训斥,直接让手下番子们开始动手。

    黄府大门被打开,遇到这样的大场面,张平和一众护院们大气都不敢出。

    “黄明轩在何处?”黄庭踏进大门内,语气冷淡问道。

    “回公公……小少爷,在客厅……”

    “你们跟着他,去把人带出来!”黄庭对一干手下吩咐道。

    东厂是来抓小少爷的?想到这里,张平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这是首辅府邸,但来的是东厂的人,他可不敢把人拦在外面。

    “诸位请……”

    客厅之内,黄明轩仍旧生着闷气,同时在心里谋划着解决之道。

    就在这时,客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让黄明轩以为是张平回来复命。

    确实是张平回来了,而且他还带了一队人来。

    当东厂的番子出现在客厅外,黄明轩顿时面如死灰,他的末日终于等到了。

    “黄明轩,你写诗污蔑皇上,实乃大逆不道,我等奉旨……带你回东厂!”

    想到家里老爷子今天去见皇帝,最终还是这个结果,黄明轩已是心如死灰。

    东厂番子们上前将他锁住,黄明轩没有半点儿反抗,任由番子们提溜着从客厅出去。

    …………

    内阁官署内,黄玉成坐在自己的值房,阴郁的神色间夹杂着惋惜。

    不管怎么说,黄明轩都是他最喜爱的孙子,倾注了他太多的心血与关爱,如今却被逼上了绝路……这对一个六十多的老人是极为残忍的。

    “首辅……首辅……说到底,只是皇家的奴仆罢了!”黄玉成心中暗道。

    头一次,黄玉成心底生出了对皇帝的恨意,基于个人情感的恨意。

    内阁官署内依然在办公,独坐的黄玉成显得孤寂,直到户部尚书张云德来到了内阁。

    “阁老……”

    “是云德啊!”

    黄玉成转过身来,随即他挥推房间内的其他人。

    “阁老,东厂的人已经去拿他了……”张云德沉声道。

    黄玉成点了点头,他之所以没有及时回家,就是等东厂的人离开,他不愿亲眼见到孙子被抓走。

    见黄玉成不说话,张云德深吸一口气后,才道:“阁老……大家伙儿,托我给您说个事儿!”

    黄玉成不由侧目,张云德这般扭扭捏捏,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

    “什么事?”

    “阁老您知道,这次危机……不只是明轩之危,也是阁老家族之危,更是……咱们这些同僚之危啊!”

    见张云德一直说废话,黄玉成面带不愉之色,这个时候他没心思兜圈子。

    “有什么话就直说!”黄玉成冷冷道。

    “阁老,若要尽快解决这次危机,最好的办法便是……让明轩向皇上,也向天下人谢罪!”

    “如何谢罪?”黄玉成语气更为森寒,他已经明了张云德的意图。

    “阁老……何必要在下说得太明白!”张云德神色平静。

    这不光是他的意思,更是全体黄党核心的意思,他只不过是来传达消息而已。

    这一点黄玉成能预料到,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都是这样想的?”

    张云德以为黄玉成被说动,便上前一步道:“阁老……这是唯一破局的法子!”

    然而此时,黄玉成直接拍桌子道:“明轩该如何处置,皇上自有圣断……这不是做臣子的该议论的!”

    事实上,黄玉成直接否决张云德,除了个人情感割舍不下孙子,同时也是为了巩固自己在派系内的地位。

    今天这些人让他牺牲自己孙子,下一次是不是就可以牺牲黄家?

    对此,黄玉成绝不能容忍,所以他才态度坚决,为的就是打消张云德这些人的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