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三章 身患伤寒
    令狐嫣病了。
    前晚在伏牛客栈住下,令狐勇一夜无梦,第二天大清早不敢耽搁,早早起床,收拾好行礼,备好马车,却久不见阿嫣起身,便去敲门,未见回应。急坏了令狐勇,一掌过去,门栓立断,门打开了,进到屋内,但见阿嫣躺在床上,覆盖被褥,脸绯红,却在打寒颤,外边这么大声响没惊醒她,依然昏睡不醒。令狐勇继续喊了几声,她好似半梦半醒,手伸出来在帐中抓挠,在说梦话:“亚父!侬们回去吧……我们不要去长安了。”令狐勇探了一下额头,滚水一般烫,心中自语道:“不好,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
    听到声响的司马错以为发生什么事,立即上楼来查看,见门栓被打烂,立马发作:“咋能将门打烂嘛,有甚事可以慢慢来嘛。这门栓可是秦岭青冈木做的,结实得很,值三十文呢。”
    令狐勇见嫣儿病得如此急重,正心烦意乱,“亭长,待会我赔一两银即是。现在我女儿生病了,可知附近悬壶医家。”
    “生病了也不要急嘛。你看我这门栓……”
    令狐勇急忙掏出一串钱,欲猛拍于桌案,举到半空中又放了,放在桌子上,“实在是给亭长大人惹麻烦了,这些权当赔偿门栓了。”
    司马错拿过之后,说“不好意思,本亭长又贪财了。”旋即又说道,“青龙镇有一位老郎中,就是街尾惠仁堂的诸葛先生。另外,前几日,从长安还来了一位郎中到本亭报备,说是要去亳州学膏方,这些天无人结伴东行,因与街上绸缎店店主南宫悦是堂兄妹,故暂住在绸缎店。依本亭之见,诸葛先生是老郎中,居青龙镇悬壶多年,去请他应比较妥当。”
    令狐勇来不及谢,便夺门而出。此时,二娘端了一盆热水上楼来,看见被掌力击断的门栓,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
    二娘其实是范阳安节度使派出的斥候,复姓宇文名兰。昨夜令狐勇虽然已经看出了些端倪,但他拿不准这个胡女到底是什么人。
    范阳安节度使与朝中李丞相已是水火不容,另外,西北节度使与东北节度使为了在大唐天子面前争宠有嫌隙,历来不和。十年前,从岭南来的张丞相刚正不阿,颇懂得识人术,曾劝告天子,范阳安节度使有反骨,欲早除之。可天子对自己一手缔造的繁荣大唐自信不已,认为一个小小的范阳节度使——那个胖子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可那个胖子真的要反了,大雨欲来风满楼。作为函谷关与潼关之间的青龙镇马上要风起云涌了。
    令狐勇找到惠仁堂,见诸葛老先生正在坐诊给人看病把脉。诸葛先生见有人来,不急不慢地说:“请坐,稍等。”令狐勇见诸葛先生一点不急,想这不知要等到何时去了,嫣儿尚在昏睡之中,便走过去,拉起老先生就走,边走边说:“先生,快去救我女儿。”
    诸葛先生本已老态,从未见这阵势,且还是被另一老者劫着走,一边欲挣脱,一边又不得不被扯着来到伏牛客栈,到了客栈令狐勇停下来,诸葛老先生忙着喘粗气,欲反过神来再与令狐勇理论。不料令狐勇抱拳先道歉刚才的鲁莽之举,说“女儿病重,昏睡在床,请先生急救。”诸葛先生行医多年,在本地也是大医,活人无数,听到如此说,便放下成见随令狐勇上楼。
    他给令狐嫣诊脉,见高热神昏谵语,脉却沉微弱。怪诞,行医多年,他也有些拿捏不准了,这种大热,病人脉象还这般微弱?思索再三,当先退热为主,急忙开了一副白虎汤,着二娘去惠仁堂抓来煎煮,又从随身携带的药袋中取出一颗三棱针,将十宣扎破,挤出一滴滴暗红色的血。
    令狐勇看在眼里,心中很不是滋味,人未到长安,嫣儿却如此病重,不知何日才能好起来。都怪自己想赶紧到长安,晓行露宿,没有安顿好。虽然她要强,调皮,可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家,一路走来上千里,哪经得起这番折腾。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如何跟大哥交待。
    不久,二娘将白虎汤熬好,递了上来,令狐勇接过茶盘,在交接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二娘的内力深厚,盘中汤药经过上楼走动,药面竟然纹丝不动,如静水一般。这让令狐勇心中诧异,按理这般高手都是藏真露拙,怎会在我面前显出这一手,莫非她知我底细?噢,想起来了,是早上那门栓,唉!情急之下怎犯如此错误呢?可这个胡女为何要示威于我,我与她并无过节啊?莫非嫣儿的病与她有关?
    越想越急,感觉手足无措,但又不能显现出来。他将汤药调凉,欲灌进嫣儿嘴里,嫣儿还是神昏詹语,开始说梦话要回去,这会又说:“亚父,侬们赶紧去长安,去见徐臣……”。令狐勇不知所措,药没法灌。诸葛先生说:“扶着坐起,捏住下巴,赶紧灌进去。”于是扶阿嫣坐起,将汤药灌了进去,拍拍她的背后,再将她躺下放平。
    诸葛先生欲回惠仁堂,不料阿嫣咳嗽几声,突然惊厥抽搐起来。诸葛先生见状,不顾身迈,几步迈到床边,捏住阿嫣的脚腕,又从医包里摸出一根毫针,对准涌泉穴扎去。
    阿嫣停止了抽搐,可吓坏了令狐勇,不停喊“阿嫣!阿嫣!阿嫣!……”可任其怎么喊阿嫣就是不醒。
    诸葛先生冷冷地说到:“老朽的医术有限,小娘子的病,如服了药热退了,就算好了。如果还不退,抽搐发作,老朽也没办法,另请高明吧。我且回堂去了。”
    “先生,您不能走啊。”
    诸葛先生拱手作揖,出门而去。
    “阿嫣,阿嫣,你可要醒过来……”
    “这可如何是好啊。”
    待诸葛先生走了个把时辰,阿嫣还是昏睡谵语,高热依然不见退。令狐勇冷静下来,不能再这般等下去,得去请另外那位先生来再看看,于是来到绸缎店。  
    绸缎店离伏牛客栈不远,走近见一红衣女子正在柜台边,圆脸,身材丰腴,手托香腮,若有所思。见令狐勇前来,便起身,笑起来颊部现两酒窝,甚是可爱。
    “老先生,您是要买布吗?我这里有绸布、夏布,不少品种的。”
    令狐勇直接问:“请问你家是否有位郎中。”
    “噢,老先生是来请郎中啊,那是小女子的堂兄,此刻正在后院呢。”说完,马上朝后院喊:“南宫郎中,有人请。”
    “南宫?”
    “是啊!兄长南宫寒,在下南宫悦。难道老先生认识兄长?”南宫悦甜甜地笑问道。
    “哦,不!不!不认识。”
    不久,便见一青衣男子从后院出来,手持折扇,衣袂飘飘,好生潇洒,却着一双官靴。此靴只有少数人知晓,黑面,内衬白绸,有一处不起眼的松紧带。令狐勇再看模样,大惊,难道是……可转念一想,那位故人年长自己几岁,不可能三十年模样不变化。
    青衣男子向令狐勇行礼,“老先生,在下南宫寒,请问有何事?”
    “南宫先生,我女儿病卧客栈,神昏谵语的,还请先生前往救治。”
    “治病救人乃南宫本分,请老先生带路。”
    俩人急急前往,途中南宫寒突然问:“听口音,老先生好像来自吴越之地”。
    令狐勇立即紧张起来,“噢。是的,我父女来自吴地华亭,要去长安探亲。”
    “华亭。可是大江入海处的那个华亭。”
    “是的,是的。先生请快些,我女儿现在不知怎样了。”
    南宫寒暂且不语,跟随令狐勇来到令狐嫣的客房。南宫寒切过脉,仔细观看了阿嫣的脸色,并让令狐勇掀开脚边的被子,探了探双脚的温度,冰凉。他松了口气说到:“老先生,令千金乃是风寒侵体,裹在肌理,与正气相博,所以体热不退,肢端冰冷,神昏谵语,看似热症,实乃寒症。给你开一剂四逆汤,即可解。”
    “有劳南宫先生。只是看到小女如此模样,老朽实在心焦,不妨等药来了喝下去,先生看看效果如何?” 
    “好的,老先生,不才也没什么事,便在这里候着。”
    只见南宫寒写好方剂,由二娘前去惠仁堂买药。诸葛先生看了方子,问清是给谁服用的药时,悻悻地说:“难道青龙镇还有比我高明的先生?”
    等药当空,南宫寒向令狐勇说到:“老先生与令千金一定走了不少路?”
    “是啊,我们父女自从华亭走来,已经六个多月了。这风餐露宿的,苦了阿嫣。我这老骨头倒不碍事。”
    “老先生听我说,刚不才切过令千金的脉,脉沉微弱,正气已虚,所以遭受寒湿侵体,才出现如此假热真寒之症。令千金今日风寒可解,可正气已虚,需要调养些时日。如不才诊断没错,令千金已多月不行月事了。如此久了恐今后无子。”
    “啊!先生,老朽实在不懂女眷之事。还请先生一定保全孩儿。”说着令狐勇就要跪在南宫寒面前。被南宫寒一把扶起。
    “老先生这是干什么?您老不要急,令千金三七年龄,肾气正旺,只需十几剂药物调养,即可周全。”
    “那万万有劳先生啊。”
    此时,二娘端上来汤药,南宫寒在接过茶盘,他也发现了二娘所端汤药竟然纹丝不动。南宫寒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亦被令狐勇看在眼里,他也不明白这名背景或许极其复杂的胡女为什么要屡屡显示自己的本事。在试探什么?
    南宫寒对二娘吩咐道,还请去熬一碗热白粥来,待会需要。二娘只欠欠身,便下去了。
    令狐嫣服过药之后,不出半个时辰,额头冒了微汗,汗如胶状,脚蹬开被褥,不似刚才冰凉了。令狐勇轻轻擦着额头脸上的汗,不一会阿嫣醒了过来,说道:“亚父,孩儿好似做了好长的梦,好似我们已经游完长安,回到华亭了。”
    令狐勇又惊又喜,担心嫣儿话说多了,便忙指着南宫寒:“多亏了南宫先生,先生真乃华佗扁鹊在世。若不是他,真不知该如何办?”
    令狐嫣听说,忙要起身致谢。南宫寒忙劝道:“小娘子体仍虚弱,不可起身,若寒邪未排尽,毛孔仍张,风寒再侵,那就不好治了。等会待二娘端上热粥喝下以充脾胃,出尽大汗,方可沐浴更衣。”
    说完遂向令狐勇告辞,令狐勇便陪同南宫寒走到客栈门口,并掏出几钱碎银,欲放到南宫寒手里。南宫寒见状忙拒绝道:“不才只是雕虫小技,不足以用如此厚礼。老先生还是收起来。收起来。”
    “那如此怠慢先生,令我如何过意得去。”
    “老先生言重了,不才所学本是青囊悬壶之术,治病救人乃本分,无需挂齿。”
    正当令狐勇不知如何是好时,南宫寒又问到:“老先生贵姓?”
    令狐勇抱拳道:“老朽复姓令狐,单名一个勇字。”
    “既然老先生自华亭来,复姓令狐,不才先父有一故交,亦姓令狐,单名昭,也是华亭人。不知老先生可知否?”
    此语一下击中了令狐勇的心坎,他已认定南宫寒乃南宫玄之子,模样,穿着都像,就连治病的手法都如出一辙,真是天下太小,故人何处不相逢啊。他强忍住内心的激勇,努力镇定下来,强装不经意地想了想,“南宫先生,老朽虽出生、生长、常在华亭,可所见的人也不算多。真还没听说过令狐昭这个人。是不是这位先生久离华亭,一直在长安的缘故。老朽这样猜来着。”
    “噢,那老先生定是不认识了。不才先告辞,明天再来。”
    “有劳南宫先生。”
    令狐勇忐忑不安地回到阿嫣客房,发现阿嫣喝了热粥后,出了一身透汗,头发都湿了,而人精神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