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六章 粉墨登场
    申时初刻,虢州刺史轩辕乐道带领几名捕快到了青龙镇。司马错立马忙上忙下,去貊炙店让皇甫丹烤只乳猪,又赶到羌煮店令慕容白准备好胡味煮锅,最后去酿坊找老板娘闻人妤定了两坛好酒。
    不久莫四奔来相告,兵部员外郎,掌管传驿的上官云亦带着驿卒前往柏树坡查看驿卒被袭现场,传话来晚上要下榻青龙镇。
    刺史与员外郎同时莅临青龙镇令司马错有些不知所措,他以为四百里加急的信件到了州府,州府只会派几个捕快来看看了事,没想到刺史大人亲自来了,小小青龙镇有刺史大人到来自然荜勃生辉,可没想到兵部也派人来。看来青龙镇近来发生的事情不小,惊动了兵部和地方官。他有些紧张起来,近来青龙镇所发之事,他有不察之过,尤其是哑巴与囚禁女一案,哑巴隐藏青龙镇十年,竟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到现在还不知哑巴为何身份。
    司马错已将刺史大人安排在伏牛客栈后园,晚宴就在后园亭内,皇甫丹和慕容白这俩厨子正忙着准备主菜,其他菜肴则由客栈自己打理,随从屠夫就是客栈的厨子。可这员外郎也来到青龙镇,不知如何安排,便急忙找独孤月。
    独孤月对司马错晓以利害:轩辕大人乃虢州长官,天子门生;而上官云亦是朝廷命官,兵部要员,皆为青龙镇疑案而来……转念一想道:“你向刺史大人禀报,我这就去函谷关迎接员外郎,晚餐安排在一处,亦好探讨案情。”
    “可现已是酉时初刻,上官云大人应在往青龙镇的路上了。”
    “哪也得去镇外迎接。”
    “可你双目尚没好完全?”
    “不碍事。你速准备晚宴”说完,出门牵了她的塞北矮马绝尘而去。
    司马错正踌躇着,轩辕大人一名随从过来笑意深深地问道:“亭长可曾准备好酒菜?刺史大人有些饥了。”
    司马错忙迭声回道:“不出一刻应该好了。”
    那随从没走,继续意味深长地问道:“亭长,可有歌姬助兴?”
    司马错听如此一说,急得脑门上冒出了热汗,这小小青龙镇,又不是长安,让我如何去找歌姬。可转念一想,又不好驳了刺史大人随从的面子,只好对那随从说:“卑职这就去找。”
    随后,司马错叫来万佛,将刺史大人要歌姬之事说与他,让他想办法。万佛听后也想不出办法,青龙镇人少,大都是几个熟人,不落到那境地,谁肯去作歌姬。转念一想,虽说是刺史大人的随从来说,摸不准或许是刺史大人的意思呢?
    万佛是司马错随从中最灵光的一个,他思考片刻,心生一计,对司马错说到:“现在去其他驿找歌姬来不及了,不如我们威逼利诱,临时凑两个?行不行反正有,亭长您说是不是?”
    “如何威逼利诱?”
    “从东边来的那父女俩,在客栈也住了几天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我和兄弟们将老家伙给绑了,那小娘子不得不从……”
    “这有些不地道啊。可妥?”
    “亭长放心,腌臜事情由我们兄弟去办。你权当不知。”
    “那你们尽快去办妥,切勿伤人,一通吓唬让小娘子乖乖就范即可。”
    交待完万佛,司马错赶到羌煮店和貊炙店看两道主菜是否已准备妥当。慕容白的羌煮店主营羊肉汤,他家的汤锅自从父亲交到他手,火就没熄灭过,一直这么熬着,只是每天加入新料和泉水,他的小锅羊肉,很是味美。将肥羊切成极薄的片,取一红泥小火炉,放木炭生火,上置一生铁锅放老锅的汤料,待汤翻滚时,将切得极薄的羊肉用筷子搛起放入汤中氽烫,片刻即熟,入口肥而不腻,齿颊留香。而皇甫丹的貊炙店,后院有一口土窑,下置炭火,将褪毛洗净去了内脏的乳猪,涂抹好酱汁,悬挂于窑内烤个把时辰取出,乳猪焦黄,外脆里嫩,可真是好吃。
    见羊肉汤和烤乳猪已备得差不多了,司马错随即前往玉酿坊取酒,老板娘闻人妤见亭长来了甚是殷勤,眉眼含情,说出话却只有轻轻一句:“奴家已经将大人要的酒备好了。”说完,即将两瓶用竹篓装好的两坛酒交到司马错手里,借着柜台遮眼,在柜后顺势捏住司马错的手,司马错却抽出右手,从钱袋中掏出五十文放在柜上,“近来公事繁忙,少不得要从你这里拿酒,这是酒钱。”转身出了玉酿坊。
    司马错提着酒就来到伏牛客栈后园,见轩辕大人正在园中桂花树下,他放好酒,过去请安,“大人,这是卑职从山南引种的丹桂。引了五棵,其它几棵都不耐严寒被冻死了,独得此一棵,却也活了好几年了。只是每到立冬,需用麦秆将主干、枝丫包起来。遇到大寒,还得用麦秆烧一些烟徐徐熏之以保暖。”
    “司马亭长费心啦,如今能在山北种活丹桂实在是难。本官是江南人,到天子脚边至今已有廿十载了,见过不少花,却独独惦记江南的桂花,喜欢桂花的馥郁之香气。今得愿,感谢亭长啊。”
    “刺史大人能来青龙镇,又下榻寒舍,实乃青龙镇和卑职之幸。何来感谢之辞,卑职不敢受。”接着他又说道,“刺史大人,刚卑职获得信息,兵部员外郎上官云,因邮车被劫,驿卒被杀一案,也将下榻青龙镇。卑职是来请示大人,是将刺史大人与上官大人安排一块,还是将上官大人安排在别处。还请刺史大人定夺。”
    轩辕乐道听到,脸上闪过一阵阴郁,捋了捋胡须,似有些不情愿地说道:“这个上官云,本人倒是熟悉,也不妨,就请亭长安排在一起用餐,饭间正好与他探讨一下青龙镇的这两起案子。”
    正说着,突闻客栈前边传来打斗声,还有人惨叫声迭,司马错忙向轩辕乐道说道:“请大人在此停留,卑职立即前往查看。”   
    来到前边,只见铁匠和李道倒在地上,一个手捂着肚子,一个掰着腿,皆呲牙咧嘴,哀嚎不迭。再看,见令狐勇站在楼上,脸色铁青。万佛、莫四拿着绳索在走廊的两头缩头缩脑,不敢近身。这时,在客栈厨房掌勺的屠夫提了把斩骨刀冲出来,欲上楼找令狐勇拼杀,司马错欲上前拦住,哪知屠夫身胖却灵敏,一个箭步跃上楼喊到:“老匹夫!敢在青龙镇撒野!”。提刀便砍,只见令狐勇头一偏,身一斜,躲过斩骨刀,一式猛虎掏心,朝屠夫胸腹猛的一击,屠夫“哎哟”一声,刀落,人也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动弹不得。
    这气势令司马错后悔不迭,不该听从万佛的馊主意。他立马上前说道:“老先生,我这几位兄弟不知深浅,请您停手,且饶了他们。”
    “什么不知深浅,尔等欺人太甚!我此行送小女前往长安与贤婿完婚,贤婿乃天子身边的羽林卫,昭武校尉。你们让小女为歌姬,是何意?”
    听如此说,万佛和莫四才明白过来,这个茬子惹大了,忙跪向令狐勇求饶。南宫寒听到客栈方向动静大,跑过来看到令狐勇一个猛虎掏心将屠夫击倒的场景,再看地上那两个,不禁想,以一敌五,真是老当益壮,神勇不减啊。
    此时,轩辕乐道也到了,不明就里,便喊话令狐勇:“老先生为何动如此大肝火,将几位壮士都打倒在地?”
    令狐勇见此人着官服和官靴,已知是刺史了。因之前万佛来与他说是要为刺史大人寻个歌姬,喝酒助兴。令狐勇听说要拿嫣儿去做歌姬,一路的隐忍、低调,到这次终于没忍住,爆发了。令狐勇当着众多人的面如实将情况道来,于是四下里议论开来。这让司马错有些无地自容。
    轩辕乐道也很不自在,不知该如何回话,找歌姬并非随从突发奇想,而是他本来就喜欢纵情声色,随从知道他的喜好,所以每到一处,自然会作好安排。
    为了避免这尴尬的局面继续僵持下去,他朝司马错训斥道:“朝廷三令五申,官员不允狎妓,宴请不允歌姬助兴。尔等这是陷我于不忠不义,触犯朝廷法令。”
    司马错借机说道:“大人说得极是,这几个小子一时糊涂,干了这样的蠢事。”又转向对万佛、莫四等人说道:“还不向老先生道歉,退下去,在这丢人现眼的。一帮混账东西!!!”万佛和莫四连向令狐勇磕头三次,扶起三个被打倒的兄弟,走了。
    司马错这才又向令狐勇拱手道:“这几个家伙,是我疏于管教,还望老先生谅解。”
    令狐勇听后面无表情,转身拂袖而去。这让轩辕乐道和司马错十分尴尬。待俩人回到后园,轩辕问:“这老先生功夫不浅。非等闲之辈。”
    司马错应道:“大人说得是,这父女来的这几日卑职只当是个过客,没想到还有这般功夫。”
    “亭长,刚才本官不得已才当着大众的面训斥你几句,不要往心里去。我想问问亭长为何要为本官物色歌姬呢?。”
    “不瞒刺史大人,青龙镇乃小镇,镇里没有酒肆,自然也无从事这门营生的人。卑职也想着给大人找一两个歌姬陪大人喝酒助兴,可本镇没有……若不是您随行的那位大人特意交待,卑职也就不得不出此下策了。实属卑职办事不利。。”
    “胡闹!!!这几个家伙跟随本官多年,就想拉本官下水,触犯了朝廷法令,就有把柄在他们手上了,”
    司马错连忙劝慰道:“大人清正廉明,在百姓心里那可是一块明镜。是卑职想多了,实在有辱大人声威。卑职该死!”
    “亭长言重了。这青龙镇虽小,可乃函谷关的后援重地。现在虽是太平世界,可一旦打起仗来,就非同小可了。本官看得出亭长卧龙之相,终有一天会一跃而出啊。”
    “卑职承蒙刺史大人赞誉,不胜惶恐,不胜惶恐。”司马错话锋一转道:“大人远道而来,卑职实在无以招待。一无歌姬,二无美酒。卑职知道本镇酒坊娘子弹得一手好曲,不如叫来给大人助兴?”
    “这似有不妥吧。亭长”
    “小镇都承蒙大人恩荫,有何不妥。卑职这就差人去叫。”
    ……
    司马错为刺史大人和员外郎准备的酒宴很是丰盛,主菜自然是氽烫羊肉、烤乳猪,其他还有酸醡肉、炖山鸡、卤牛肉、毕罗……以及冬葵菰米粥。看到菰米粥,轩辕乐道难以掩抑住内心的思乡之情,想起江南水泽。
    饭菜上桌,闻人妤已携一古琴来到后园,月挂半空,桂子飘香,金秋好时节。对月饮酒听琴,真是一桩美事,轩辕乐道对司马错的精心安排很是受用。
    美酒亦备好,只等员外郎上官云和驿长独孤月,可等了三刻,还是不来。闻人妤已奏完两曲。司马错等得心焦,示意莫四前去打探,不一刻,听到一阵疾行的马蹄在客栈门前停留片刻,又挥鞭而去。接着见莫四前来回禀,说员外郎大人领着驿站一干人去了破庙,还要带被救出的女子问话,就不前来吃宴了,他请刺史大人先吃,不用等他们了。
    轩辕乐道听了,脸上显示出有几分不自在,喃喃自语道:“还是朝中的官员勤于政事,本官倒有些随波逐流了。呵呵。”司马错赶紧接过话道:“大人勤政爱民,本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是这驿道上出的案子,理应由他驿道的官员查。既然上官大人要先忙事务,我们且先喝着,吃着。”
    几个随从也附和着一通说,刺史大人终于端起了杯子,喝下一口道:“真是好酒。来!来!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真是好句,真是好句”众人附和道。
    “这是太白诗人写的《将进酒》,前些时日,同僚传至本官有幸拜读,写得真是好。”
    “那有请大人诵上一遍,岂不应景。”众人又附和道。
    “那劳烦娘子弹一曲《十面埋伏》。”
    随着闻人妤琴声,轩辕乐道捋捋胡须,深吸一口气,“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诵着,轩辕乐道便端起酒杯面向司马错,一饮而尽,司马错忙起身,同饮一杯。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待轩辕乐道诵完,司马错忙迭声道:“好一个‘同销万古愁’,今日卑职能陪大人消除这人世间烦恼,真是痛快。快将酒满上,我要敬大人三碗!”二娘赶紧上前倒酒。
    轩辕乐道正在浓情之处,亦大呼:“美酒!美人!美曲!今实乃良宵也。”
    正说完,突闻一阵马蹄声疾徐而近,院中进来了几人,来人正是上官云、独孤月和几个随从。上官云进来便道:“好一个美酒、美人、美曲啊。刺史大人,卑职兵部员外郎上官云,拜见刺史大人。”
    “上官大人言重了,鄙人与大人同朝为官,大人在天子跟前,鄙人远离帝宇。今见大人不辞劳苦,一心为公,鄙人在勤政上面与大人差池甚远,实在无法比拟。”
    “刺史大人乃朝廷任命的州府重臣,位高权重,岂是卑职所能企及。卑职不过尽职责办事而已,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大人多多指点。”
    “闲话少叙,先将公务暂且搁置,咱们今晚先饮酒如何?”
    “卑职本欲先单独向刺史大人禀报所查到的情况,看这情形,不忍打搅大人浓兴,恭敬不如从命,卑职先敬大人一杯。”上官云说完一饮而尽。
    轩辕乐道听到此话很是不悦,可又不便发作,司马错赶忙打圆场:“快给大人筛酒。去羌煮、貊炙店,再上一锅羊肉,再来一头乳猪。”
    上官云忙阻止道:“亭长,莫让再多花费,本官陪刺史大人喝几杯酒,吃些饭食即可。不用劳烦大荤大肉了。”
    独孤月忙道:“员外郎大人不食荤腥。”
    “莫非大人礼佛?”司马错小心问道。
    “不管佛啊,道啊什么的。本官自小见不得杀生。”
    “原来如此。快去给大人准备菰米羹。放素油。”莫四忙跑向厨房。
    正欲端杯再饮时,驿道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