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七章 纳兰溯往
    原来来人是纳兰,他本欲单独面见兵部员外郎上官云,进到客栈得知刺史大人正与员外郎饮酒,踌躇时,莫四已告知司马错,司马错赶紧向在座两位大人禀报,轩辕乐道忙说:“快请进来”。
    纳兰进到后园,但见桌上佳肴美馔、觥筹交错。刺史大人见了甚是热情,亲自起身迎坐,这令他很是不安,自己一名小小校尉能得刺史大人如此礼遇,便行礼入座。
    轩辕乐道说道:“函谷关自先秦起就是关中通往中原的咽喉要道,历代起兵,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虽自汉以后以潼关为重,主要为守,但若要以攻,还是以函谷为重。今镇守关口的竟是如此俊朗的少年校尉,令本官深感大唐在当今天子治下,人才济济,威震四方!”
    纳兰当即起身斟满一杯酒,举杯敬轩辕乐道:“承蒙刺史大人抬举,纳兰祖辈四代深受皇恩,守土卫国是卑职份内事。”
    “祖辈四代?这其中有什么缘由吗?”轩辕乐道问到。
    纳兰略作沉思后说到:“如刺史大人所言是有缘由,太宗皇帝三征高句丽时,我曾祖一族是靺鞨纳兰部,曾被高句丽胁迫与唐军作战,一族人多半战死,曾祖被唐军俘后,本欲被杀。恰逢玄奘法师从天竺取经归来,进谏太宗皇帝‘宜止杀安民’。如此逃脱一死,后被发配至安西于阗充军,成为那里的守军。直至我父亲有幸进入长安,得沐皇恩进入右羽林卫。至我辈四代皆从军。”
    “纳兰校尉家世真不易,从辽东到安西几千里,可谓他乡亦是故乡。”轩辕乐道捋了捋胡须唏嘘道。
    “我曾祖母和祖母都是回鹘人,我父亲回到长安后,娶我母亲乃是汉人。我四代人均未再回纳兰部,族人如何皆已不知。曾祖深知回乡无望,家人以纳兰为姓,在心里留一份念想。”
    “如今我大唐国力空前强盛,四夷归服,不论哪族哪部,都乃大唐子民。纳兰校尉,不必拘泥于民族之见,忠君爱国,将来必展宏图。”轩辕乐道说完,独孤月、司马错亦附和称道。
    纳兰立马感到自己刚才的说话有不妥,赶忙起身行礼:“卑职谨遵大人教诲。”
    此时,一向沉默不语的上官云问道:“纳兰校尉此时来此,是有要事?”
    纳兰犹如被解脱般连忙回道:“卑职有些事情要单独向大人禀报。”
    上官云道:“那我们到客栈聊吧。”
    上官云起身告辞。
    “刺史大人及各位,恕卑职先行告退。”纳兰起身作拱说完,与上官云一起走出后园来到客栈房中。
    轩辕乐道有些落寞看着二人出园,独孤月赶忙斟酒起身相敬,“今日借花献佛,敬刺史大人”,说完一饮而尽。
    “本官久闻独孤驿长,今日得见,果然巾帼风范。”
     “是啊!驿长名震崤函,巾帼不让须眉。” 司马错应声道。
    ……
    纳兰与上官云到客栈房中,对邮车被劫一案的进行密谈。按理,上官云乃兵部驾部员外郎,驾部主掌舆辇、车乘、传驿、厩牧马牛杂畜之籍;而地图、城隍、镇戎,烽候、防人道路之远近及四夷归化属于兵部职方。纳兰没有向兵部职方员外郎直接禀报,而找驾部上官云,是因他们都跟随当朝太子。纳兰的父亲乃太子贴身侍卫。
    邮车被劫,太子很是被动。之前派出刺探消息的斥候,暗示范阳节度使有谋反之意,不料天子对这些充耳不闻。皇帝不急太子急,太子便暗地里部署,将东都洛阳的机密资料秘密运回长安,以免落入敌手。哪知半路被劫,弄巧成拙。父皇在位四十余年,在他的运筹帷幄下,大唐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就和辉煌,被遵为天下之可汗,无限荣光。自己这些小动作,定会被误认为有觊觎之心。所以,他急忙派出心腹上官云来摸清情况。
    上官云还听纳兰说了南宫郎中,已有八九分认定这名“怀化朗将”定是天子安插在青龙镇的一枚棋子,今既要防御外番,又要安抚天子,确保太子之位安稳,属臣不能不效死力。独孤月跟踪蒙面人,虽被发现,但至少可说明邮车应该还在南山,敌探一人受伤,一人应还隐藏于青龙镇,无力将邮车转移出去。他已令邮路明松暗紧,引诱劫邮人再次上钩,伺机俘获。他将明日返回长安面见太子,追剿之事交由独孤月。
    独孤月本姓郭,据传是游侠郭解之后,家族颇兴武风,且有豪侠义气,在崤函之间颇有势力。独孤月少时爱读书、喜文章,尚武功。自小有志要做官,成人后方知女人做官无门,要么进宫当宫女,要么嫁人相夫教子。郭大小姐心志不比常人,不愿意相夫教子平淡一生,自此一门不出,二门不迈。一日清晨起来便对双亲说了两个要求:一是要改名独孤月;二是要去做游侠行走,阅览名山大川。父母亲大惊,改名尚可,可是去做游侠始终不落忍,好劝歹说,给她在潼关谋了驿长一职,虽常穿梭在驿道上,可还能常见。
    到酉时末刻,纳兰起身与上官云作别回关口。出门后在走廊突然看见令狐勇,纳兰一高兴欲脱口而出:“老……”,“将军”二字还未出口,令狐勇抢先一步:“纳兰校尉,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
    纳兰先是一愣,后笑道:“刚到这里办些事情。老先生,你们不是要去长安吗?怎么过了这些天了,还在这里?”
    令狐勇忙解释道:“女眷到镇上第二天便得了伤寒,幸亏得南宫郎中相救,已无大碍,还需休养几日,方往长安赶。”
    “原来如此。”
    正聊着,在房里的令狐嫣问:“亚父,与谁在说话。”
    “是守关纳兰校尉。”
    “那何不请进来坐一坐,喝一盏茶。”
    令狐勇本想尽快与纳兰寒暄完便各自散开,免得生事端。没想到这丫头。他内心不安,表面却从容地说道:“校尉,请里边坐,喝一盏茶再走不迟。”
    纳兰不明就理,进了客房,才见里面一位约莫三七娘子,扎着云髻、着绸布青衣、亭亭玉立、鹅蛋脸、小香腮、明眸皓齿。真是个美人儿。
    令狐嫣上了一盏热茶,轻声说道:“校尉请用茶。”脸上闪过一阵羞红。令狐勇忙说:“你先下去休息吧。”
     “请问这位娘子是?”纳兰问。
    “乃我兄长之女,老朽是护送她前往长安与丈夫完婚。小女夫婿在左羽林军中当职,今春修书一封到家,两家人商议让两人成婚,兄长便令我护送她到长安。”
    “那如此说来,老将军不在宫中当职了?”
    “不瞒校尉,老朽已离开军营多年。那夜实在无奈,使用了令牌。实为老朽罪过,请校尉见谅。”
    “老将军言过了,开关一事,都是过往之事,无需记挂。纳兰非草木,那夜看到老将军驾车远道而来,困顿不堪,即使没有令牌,关口也不会置之不理。”
    “老朽也知欺瞒利用了校尉的仁善之心,故心存不安,今夜见到校尉,老朽借此行礼答谢,以示赔罪。”说完,起身欲躬拜。哪知令狐嫣从里房出来,拉住令狐勇说道:“亚父,让孩儿向校尉行礼吧。”说完,便在纳兰面前鞠躬。
    纳兰忙还礼,忙说道:“老将军,令狐娘子,折煞我也。”
    “校尉请坐,嫣儿先退下。”令狐勇又与纳兰坐下来,他见令狐嫣进了里房之后,继续轻声说道:“老朽虽已离开军中,可位卑未敢忘忧国,一路走来,以及在青龙镇所见所闻,有些莫名忧惧。不知校尉可有察觉?”
    纳兰听后先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位老军还有如此洞察之力,拱手点头向令狐勇示意敬佩。
    令狐勇继续说道:“校尉身负守卫关之职,老朽虽巧言让校尉开关,但望校尉今后勿被伪善所欺,而让宵小得逞。”
     “纳兰明白老将军用心。纳兰悉遵将军教诲。”
    令狐勇没有理会纳兰谦辞,而继续说道:“待嫣儿病愈之后,即将启程前往长安。在此镇停留了这些天,没有可信之人,我将校尉当知己。”转头环视一下,继续压低声音道:“斥候已经进入关中。”
    “请老将军明示。”
    令狐勇继续压低声音,“请校尉一定要关注客栈中的二娘。老朽年轻时曾随武威道王孝杰将军西征龟兹,知道胡人的一些把戏。”
    纳兰惊道:“在亭长身边?”
    “校尉莫惊,此事南宫郎中与独孤驿长应看出一些端倪。另,老朽已离朝多年,不知当今朝中派系,但可肯定南宫寒是朝廷派出的人。”
    “老将军真是明察秋毫,莫非救下驿长的,也是老将军。”
    “不是。那夜我听到了动静,也知驿长行动,我担心嫣儿的安危,没有贸然跟去。不过驿长被救一事,可知青龙镇还隐藏着一位心思缜密、武功高强的人。这对青龙镇来说不是坏事。只是不知这位高人什么来头?属于哪派?老朽仅知这些,函谷关和青龙镇的安危,要靠校尉了。”
    纳兰动容地说道:“不知将军过去,但知将军忠勇。与将军相识乃人生之幸。纳兰先告辞,守关重任在身,不敢久留。”
    令狐勇亦起身,深情一躬。
    起身时,门外有一丝响动,两人皆闻听,纳兰欲起身抽刀。令狐勇拦住他。然后扯着嗓子喊:“纳兰校尉,恕不远送。”
    纳兰也回道:“老先生,那我走了”。说完开门,环视一圈,并无人。心里暗想,此人轻功了得。他骑马上路时,听到后园传来轩辕乐道与独孤月、司马错喝酒行令的喧哗,以及闻人妤的琴声。
    他骑马走在路上,心生感慨,令狐勇这位老军像自己父亲,忠勇而有洞察力。
    他边走边想,约莫走了两里,夜越来越黑,黑浓得有些散不开,驿道两旁的树木参天,不时有被露水打湿的蛛网落下而挂在脸上,峡谷里没有一丝声响,静得出奇。
    他勒紧缰绳,这匹跟随自己近五年的老马似乎也感觉到异常气息,开始滞足不前,他赶紧翻身下马着地,从怀中掏出报信爆竹。
    此地乃函谷关与青龙镇都难以闻声的一个山谷,即使点燃爆竹,两地未必能听到声响赶来救援。如果对方是高手,置人于死地,赶来也只是收尸。
    他触探不到对方,也不知对手此时潜伏在峡谷哪边。如用飞爪和弩箭突然袭来,自己或许难逃厄运。天太黑了,对方应该也只能借助声响感觉他的行踪,无法准确定位,才没有动手。
    纳兰在浓夜的掩护下,不敢乱动,一旦乱动让对方知晓他的位置,或许立马致命。也庆幸自己在这条驿道上走过多次,熟悉得不需带灯火。此生死攸关时刻,容不得多想,只有让这匹老马救自己一命了。
    思定之后,他快速将马拽着调了往青龙镇方向,在马屁股上猛击一掌,放开缰绳,马长嘶一声,“啼哒哒、 啼哒哒 ”向前跑去,而他就地一滚,滚到驿道边的水坑里。
    埋伏的人果然上当,对面那棵树枝丛里有人吹了一声口哨,马跑了不过百十步,有利器划破空气发出尖利的声响,或许是甩手箭,连续甩了三排,即听到马中箭痛苦的大声嘶叫起来,可还是不停往青龙镇方向跑。埋伏于对面树中那个人急了,一阵铁链声响后,从树上下来站在驿道上用胡语喊道:“甩火弹,快甩火弹。”
    纳兰暗思,这人果然用飞爪,庆幸自己没有强闯。不及多想,只闻马跑方向,闪过两道火光。借着火光,他隐约看到了站在驿道上的人蒙面,手提飞爪,身形有些熟悉,却又说不清。火弹亮光那一刻,纳兰生怕自己被发现,不敢丝毫动弹,那人离他不过一丈远。火弹闪过之后,又陷入黑暗,马中了毒箭,经火弹一轰,再跑几步,应声倒地,挣扎嘶鸣。只听那边人用胡语说道:“人不在马上。”
    黑暗中,纳兰感觉蒙面人后再过来一人,厉声说道:“跑不远,就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