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八章 峡谷暗伏
    听那蒙面人说话,纳兰在沟渠里不敢动弹。他们若是点起火把,自己近在咫尺,以对方毒辣手段,几乎没有胜算。
    纳兰听到那头的蒙面人也跑了过来,三人聚在一处,只听为首的人凶狠地说:“刚马就在这里调头的 ,人应该就在附近。点起火把搜,今天必须拿下纳兰炀和。”
    纳兰听到,血直往头上涌,想着与其这样窝囊被杀,还不如出去拼死一搏。可转念一想,这样枉死实有不甘,自己二八年龄就入伍随军在边关与吐蕃军作战,廿十出头便凭战功被委任为函谷关守将,今若中伏击而死,岂不笑话。
    正想着时,他听到有人拿出火折子,许是深夜寒露降下,湿了火绒,火绒并没有吹燃。一位女匪道:“再拿火石!”这声音很熟,却不是伏牛客栈的二娘,纳兰一时想不起是谁。
    来不及多想,先保住性命再说,趁他们火把未燃,他运足气,猛然起身,纵身一跃,钻进驿道边的树丛。身后立马一阵骚动:“他在这边,快放箭!”身后利器划破空气的尖利声不绝于耳,自己右肩胛处一阵痛麻,心中一惊:“不好,定是中了箭。”便顺势钻入荆棘从中,伏匪又放了几排甩手箭,见没了动静,听匪首说要“放火烧山”。
    纳兰中箭之后,在荆棘丛中趴着,右边肩胛已经麻木,右手使不上劲。他也明白这峡谷树木参天,树下积了一层厚厚的枯叶,一点就燃。正暗自思付该如何办时,发现自己左手捏着的爆竹还没有丢,何不趁对方放火,丢入火中引爆报信。至于关营和青龙镇能否听到,只能听天由命了。开始伏匪甩的几个火弹如他们听到,或许此时也往这边赶了。
    三名匪徒还在不停地敲打火石,借着火花,纳兰看清自己离他们不过十几步。这实在太危险,如若他们三人放弃放火,上来搜山或再使用其他暗器,自己也难逃这一劫。正好,此时起风了,是一阵大风,风吹得树林沙沙作响,他赶紧借着风声又往上挪动了七八步。可肩胛处钻心般的疼,只得就势卧倒,不敢再动。如果自己将爆竹引燃扔出去,无异于告诉对方自己的位置。
    就在纳兰不该如何是好时,驿道上有了马蹄声,且是多匹马跑过来。那匪首在底下说了一声“赶紧撤”,便往关口方向跑去。驿道上过来十余骑,打着火把,为首的正是员外郎上官云,还有独孤月,司马错带着好几个随从。看到倒地的老马,上官云喃喃自语道:“不好,校尉恐已被害。”
    纳兰听到上官云的声音,喜出望外,无力呼喊,只得从怀中掏出火折子掀了盖帽一吹,火绒立马燃了,他立即点燃爆竹扔到空中,“砰”的一声,火花散开。上官云忙喊:“爆竹,快,在这边”。
    正当大家往这边来时,空中又响起了尖利的响声,纳兰只听“咚、咚”两声,两把利器钉在了身旁的树干上,余声丝丝。纳兰拼尽力气喊:“还有埋伏!!!”。
    上官云等人赶紧下马,闪到一边,司马错令莫四,万佛,往林子里放火箭。俩人抽出火箭,用火把点燃,“嗖、嗖”两声,一支箭射在伏匪躲藏的那棵树的枝干上,将山谷里照出点亮光来。一个黑影跳下树的同时,甩了几排袖箭过来,莫四躲避不及,大腿中了一箭。司马错见状大喊:“给我往死里射。!”屠夫、铁匠、李道等赶紧搭弓,十几支弓齐射过去。
    林间顿时没了动静,见状,独孤月抽了横刀就要过去,被上官云一把拉住。突然间,从林子里又掷出两坨东西到他们跟前,上官云大喊:“遮住眼,快散开!”话音刚落,众人跟前爆出两道强光,“砰、砰”两声过后,有人大叫“眼睛看不到了”。原来是万佛,司马错训斥道:“喊什么,先退到一边去。”独孤月心急火燎地喊道:“他不可能随身带这么多暗器,我们冲上前去,将其擒住。”
    这时听到从函谷关方向冲过来一队人马,经喊话,知是函谷关的军士听到爆竹声,率了一小队人赶了过来。上官云立即令军士向林中射箭。过了良久,不见动静,才到对面山上寻到纳兰,人已昏迷。其他人则打着火把朝伏匪方向搜山,一无所获。
    大家将纳兰和莫四、万佛抬回青龙镇时已是亥时初刻,南宫寒与诸葛先生早已候在客栈。
    南宫寒看了纳兰的伤,箭头已插入肩胛,正汩汩流血,面色苍白,气息微弱。站在一旁的诸葛先生说:“得尽快将箭头拔出。久了铁毒攻心。”
    南宫寒试着拨动箭头——箭头已钉进肩胛骨卡住。需要力道恰到好处,先将箭头从骨头上拔下,然后将箭头通过贯通的伤口移出来,如猛然拔出,会再伤经脉,若箭杆折断,就更麻烦。自己虽懂医术,却没有恰到好处的力道。
    这时独孤月上前准备动手时,突然后面传来一声“让我来。”原来是令狐勇。只见令狐勇上前,看了看伤口,站定右手紧握箭杆,猛的一提,只听“嘣”的一声,箭头已从骨头上扯出,只见伤口冒了一股淤血。他又将箭试探着从贯通伤口中慢慢退出来,拿在手里,定睛一看,是三孔箭头。令狐勇说:“箭里可能有毒!”
    众人皆惊,南宫寒此时也不知所措,是因他对箭毒了解不深。诸葛先生则捋了捋胡须说:“大家莫惊,虽是三孔箭头,我看纳兰校尉还没有中毒的迹象。军队打仗前,有将箭头插到污泥、粪水中玷污的惯例,射中人后,人即使当时没被射死,后也会因伤口溃烂不愈痛不欲生,活活折磨死。”说完便吩咐小徒回惠仁堂煎一服消毒饮,先服下。
    南宫寒问:“是不是赶紧抹上金疮药?”
    诸葛先生摆摆手道:“不宜。先找一干净的银壶,装泉水烧开放少许青盐,水放凉,再徐徐清洗伤口,洗上七天,将里面的污血秽汁清洗干净再上金疮药。”
    司马错赶紧让李道到家中取银壶。诸葛先生还叮嘱道:“银壶上切不可沾有油污。”
    此时,箭头拔出后,这时,纳兰醒了过来,说道:“速查镇上现在未归之人。”
    轩辕乐道本已喝醉,在房中听到外边喧哗,出来一看,酒醒大半,连说:“大意!大意!纳兰如何了?”。
    司马错急得大喊:“莫四,莫四。”才想起莫四也中了箭伤,万佛眼睛伤了,此时南宫寒与诸葛先生正分别医治。转而又喊:“李道,你快领几个兄弟去挨家挨户的查。铁匠、屠夫你们各自带几个兄弟把住几个路口。查到情况速速来报。”
    独孤月说:“我随他们一同去。”便和李道一起挨家挨户的查,拍门将人叫起。听说驿道上纳兰校尉被劫杀,镇上猜测四起,多未入睡。全镇一百零七口,皆在。独孤月、李道这一干人回到客栈,垂头丧气。
    纳兰服了解毒饮,用盐水洗涤了伤口后已昏昏入睡。
    轩辕乐道召集上官云、独孤月、司马错,在房中议事。轩辕乐道说自己不该贪杯,耽搁了纳兰校尉的归程。
    上官云则直面问题,“此事应蓄谋已久,只等纳兰校尉走这一回夜路。劫杀纳兰,就是要让守关军士群龙无首,制造些惊恐气氛。我们人马赶到,还有一名伏匪负隅顽抗,实乃为拖住我们,好让另外两人逃脱回镇。”
    “你怎知还有两人?”轩辕乐道问。
    “刚才纳兰在清洗伤口时,我又问了纳兰一些细节。可以肯定另外两名就在青龙镇。下官建议将那几个独身一人来青龙镇谋生的人先盯住,直至找到真凶。”
    轩辕乐道问司马错可了解这些人?
    司马错一一道来:“绸缎铺南宫悦,惠仁堂诸葛禹,棺材铺慕容城,羌煮店慕容白,貊炙店皇甫丹,玉酿房闻人妤,本店的宇文兰,也就是二娘……共二十余人;还有路过本镇的南宫寒,令狐勇父女。”
    “可知这些人的底细?”轩辕乐道问。
    “诸葛禹老先生来镇上悬壶三十多年,深得大众信赖。再说他来这里行医济世,为本镇好事,之前在哪里干什么?我们也没必要对他刨根问底的。”
    上官云说道:“有必要对镇上这些人逐一查证。”
    轩辕乐道反驳道:“没必要这般兴师动众,这可是大唐的天下,国泰民安,能有什么事?”
    “刺史大人,难道你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什么风声?我上月才见朝廷的《邸抄》说大胜南诏。”
    “刺史大人,我说的是范阳的胡人。”上官云明确道。
    “上官大人,范阳安节度使乃朝廷重臣,话可不能乱说啊。”
    “刺史大人,卑职所说不可信,最近发生在青龙镇的事件您总该有所了解吧?”
    “依我之见,应是地方管制不严,出了几个盗匪而已,不足为虑。”
    这话让上官云、司马错、独孤月三面相觑。这时上官云又道:“刺史大人,此地还有一位朝廷官员,要不我们请他出来?”
    “这里哪里还有朝廷官员?朝廷任命的官员就我和大人。”轩辕乐道说道。
    上官云对独孤月说:“你去请南宫先生来。”
    独孤月大吃一惊,“南宫寒?那个郎中!”
    “去请他来吧。”上官云再说道。
    独孤月下楼去,见南宫寒正在给万佛治眼,她捏着嗓子说到:“南宫先生,刺史大人有请。”
    南宫寒回道:“在下小郎中一个,哪敢劳烦刺史大人。驿长别拿在下开心,我正在给人治眼呢。”
    万佛眼睛睁不开,却不忘打趣:“驿长,你别拿郎中开心了,我这眼睛得快点治好,青龙镇可离不开我呢。”
    独孤月于是正色道:“南宫郎中,刺史大人有请。你去还是不去。不去,本驿拿了你去。”
    南宫寒心里知了几分,忙应道:“这就去,一会,给他敷好药。”
    待他跟随独孤月到了房里,见到轩辕乐道、上官云、司马错都在,谦卑地问道:“不知各位大人召在下来可有什么要诊治的?”
    上官云说道:“羽林卫怀化朗将南宫大人,我们就没必要绕圈子吧。”
    南宫寒笑笑,便拱手道:“南宫寒拜见刺史大人、员外郎大人。”
    这令独孤月和司马错很是惊讶,这么一个郎中,竟然是朝廷派出的命官、密探。
    轩辕乐道问:“南宫大人可曾关注过近来青龙镇发生的事情?”
    “卑职一遇风吹草动都会想个为什么?”
    “那你对青龙镇近来的事怎么看?”轩辕乐道追问道。
    “对方磨刀霍霍。”
    “啊!那上边的意思是?”轩辕乐道用手朝上指了指。
    “卑职只负责将所知情况悉数呈报。至于上边如何考虑,卑职真不知?”
    上官云问:“那邮车一事,大人也如数上报了?”
    “那是自然,本人所知晓的信息都一一上报。”
    独孤月听了有些气急败坏道:“那邮车我迟早会追回来的。你干嘛急着报?”
    南宫寒听了并不生气,而是笑道:“那依驿长,该让‘下官’如何办?”
    上官云训斥道:“南宫大人办差,还轮不到驿长指手画脚。”独孤月赌气不做声了。上官云接着说道:“驿长心中也是堵了一口气不顺,冒犯南宫大人,请大人见谅。”
    南宫寒继续笑着回道:“不介意,不介意,驿长巾帼豪气,女中豪杰,我自当膜拜。”
    独孤月气道:“你……”。
    轩辕乐道见气氛有些紧张,赶紧圆场,“各位,闲话少叙,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处理眼下事。”
    上官云也跟着说道:“刺史大人说得是,我们要处理好当前的事,不要让朝廷为这点小事分心。上次邮车被劫活着驿卒的伤都怎么样了?”
    南宫寒答道:“伤的那几个可能都残了。”
    “死的几个兄弟,都已厚葬。”独孤月也回道。
    “伤残的,死亡的,抚恤的银两我回兵部会尽快拨下来,到时麻烦驿长分发给各位兄弟亲属手里。”
    “属下不会让弟兄们血白流。请大人放心。”
    “那名救出的女子如何安排?司马亭长。”上官云问司马错。
    “我明日即着人前往她家中报信,前来将人领回去。这几天就暂住我家中。由我夫人照看,不会有什么闪失。”
    “嗯,那就好!”
    在一旁沉默的轩辕乐道突然问:“今晚之事是谁告知纳兰校尉有可能被伏击?”
    上官云道:“是客栈的客人令狐老先生。纳兰从我房中出去之后,我听到他在走廊里碰到了一个熟人,寒暄了几句后,就被请到老先生那里坐了片刻才走。他走后两刻钟,老先生就来敲我的门,说纳兰可能被伏击。我来不及多问,就去找驿长和亭长。那时宴会已散,见大人和随从都有些醉了,就没有向大人禀报,半信半疑地带了人过去。在路上听到“火弹”声,才知令狐老先生所说是真。”
    “那令狐老先生,没随你们一起去?”
    “没有。他说要照顾女儿。”
    “哦?”轩辕乐道略作沉思道时。突然,门外屠夫扯着嗓子大喊:“亭长,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