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十七章 一梦脱身
    范阳起兵撼动了朝廷,多年前张丞相的预言成真,可这已经无济于事,朝廷寄希望于各地节度使忠于朝廷,将叛军抵御在东都以东的燕赵之地,不让其攻下洛阳,造成直逼长安之势。
    开初几天,百姓还未知天下出了大事,后见到驿道上的驿马来回奔波,且都是千里加急,才从东边传来一些信息,这才知晓东边范阳节度使反了,打着“忧国之危”的旗号,领着二十万人马要来到长安。这可是自大唐建立以来,承平日久百多年独无仅有的事,仅是边疆有些战事,百姓安居乐业,几何曾想,这太平日子不太平了。
    还有消息说,安禄山率领的军队都是胡人,嗜杀如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不少刺史、县令弃城而逃。这些消息导致青龙镇亦是议论纷纷,谣言四起。加上近来独孤月失踪,说安禄山的探子早就渗透进来了,要不近几个月出了那么多事?驿长怕是小命不保了。
    而在南山山洞里的独孤月,被绳索捆得铁紧,宇文兰虽然不对她施暴,可也是一刻不离地看着她,就连上茅厕,也都贴身跟着。死性不改的哑巴还是想趁宇文兰疏忽的时候对独孤月下手,宇文兰没有让他得逞,这令独孤月对这个胡女产生了好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睛始终这么被蒙着,实在支撑不住便在麦秆上睡着了。
    然后进入梦乡,梦里却出奇的宁静,她骑着追风马漫步在渭河边,桃红柳绿,青草依依。追风马不时低头去咬一口地上的荠菜,在口里慢慢咀嚼。阳春三月,却没有踏青的人,真是错过如此良辰美景,她在心里不经意间想到。再往西望,关中大地,麦苗在地里疯长,斑鸠也成群结队在麦地里嬉戏飞跃。她走走停停,想要是遇到一个俊公子该有多好,今日她着红裙,青袄,白巾,绿鞍,腰间没有配那把常随的横刀。她想,这样的装束一定楚楚动人,不像年少时要去做游侠,就做一个安静的女子,这春光实在太好,让人沉醉忘归。
    她突然想起,咏月呢?回头看,咏月在离她百十步之后,静静地啃着草呢。真好,闭上眼睛,慢慢地将东边而来潮湿的气息,吸进肚腹,反复吐纳。这是父亲教她的一种气功,用于在急躁繁杂中调息。
    一阵风吹来,好像是从终南山那边吹来的风,不急不峻,风里夹带着朵朵丝云,像沾着仙气儿一样。父亲说,终南山里有神仙呢,老子西出函谷就进了终南山,说修炼羽化成仙了。儿时,她总是想老子为何要西出函谷?老子西出函谷去了哪里呢?
    正想着呢,风中有一位老者迎面走来,老者白发苍苍,一袭白衣,拄一鹿头拐杖,上挂有一葫芦。老者虽白发,却仙风道骨,行走不卑不亢。他朝独孤月走过来时,一直笑吟吟地,那笑容让人看了有一种无法抵御地舒适与从容。
    她下马来,在路边恭敬地候着老者,以便让他先行。老者走至身边突然问:“小娘子,欲行哪里?”
    “老先生,我乃闲着无事,出来透透风罢。”
    “呵呵,老朽可否问一下小娘子,郭家庄怎么走?”
    “噢,郭家庄啊,往东十里,有一庄子,庄前有一棵六人围抱的公孙树即是。”
    “啊!还有十里啊。老朽有些走不动咯。”
    “先生莫急,我即是郭家庄的人,现有两匹马,请先生乘一匹,我送先生过去即是。”
    “哈哈!谢谢娘子美意,老朽不善骑马”
    “可是先生您不是说走不动了吗?我看您精气神还好着呢。”
    “是有些走不动了。郭家庄有一郭瞎子,四十年前借了我一两银子,至今未还。今天来找他索要了。”
    “郭瞎子啊,他于前些年不在了,怕是还不上您这一两银子了。”
    “小娘子,这如何是好?我走了五六十里路来到这里,你却告诉他已不在了。”白发老者找了一块坎坐着有些急切地样子。
    独孤月看着老人本是笑吟吟地,现在却这般为难,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她看到咏月,心里有了一个念头。想了想以后,对老者说:“老先生,您从山里来,走了这么久的路也不容易。我是郭家庄的人,郭瞎子是我族人。您看我那匹马怎么样,我买来的时候花了五两银子,要不您牵回去得了。”
    “这可如何使得?”老者摆手道。
    “使得,使得的。”
    “小娘子,老朽有个不情之请。你若送我一匹马就送你手里牵着的这匹。你身后那匹自己留着用如何?”
    “这匹可是我最喜欢的啊!”
    “我知道你喜欢这匹,可是这匹已经不是你的马了。”
    “可这明明是我的马。”
    老者还是笑吟吟地说道:“这真不是你的马了,让他跟着我走吧。”
    “老先生,您说话真怪。您既然喜欢这匹,我也忍痛割爱,那您就牵这匹吧。”说完,将缰绳递了过去。
    老者将缰绳挽在手里,又一阵风吹过来,风中还是带着丝丝云朵。老者走着走着就不见了。正当独孤月站在那里发呆时,突然惊醒了。
    她惊喜地发现遮眼的黑布没有了,可看到的还是黑,却好像已不在山洞,身上盖了厚厚的麦秆。动一动,身上没有绳索捆绑。横刀被放在一侧,再摸摸自己的衣裳,很是完整。
    不在山洞又会是在哪里?她爬起来看,感觉地怎么摇动起来。这时听到有山风呼啸,她朝边上扒拉一个口子,看到外面都是树枝树叶,借着星光看到上面还有雪,她想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树屋。
    这个奇怪的梦,到底是谁救了她?她不敢多想,只想早些回镇里。正当她找到树屋的进口探出头往下望了一眼,虽然黑,凭感觉这屋离地至少十几丈高,周围全是树,她不知自己现在身陷于何处。与其下树乱窜,不如先在这里歇宿一晚,待天明再做打算。
    回到麦秆铺就的屋里,着实温暖和舒适,她在想刚才做的梦,梦不知做了多久,自己在这里几天了。但至少可以说明,青龙镇还隐藏着一位高手,总是在她危难之时,救她。这个人又是谁呢?她将能想到的人都想了一遍,都觉得不可能?难道真是神仙不成?
    想着想着,手触碰到旁边有个东西,戳一戳,竟然像是荷叶包裹的什么东西,她连忙拿过来打开,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竟然是一只烧鸡,肚子正饥渴呢。忙扯了一条鸡腿大口吃了起来。
    吃得实在太快,噎在喉咙里下不去了。这下让她难受不已,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不下去,堵得胸口生疼。这不喝一口水,哪能下得去啊,可是这到哪里去寻水?当她手正四处扒拉的时候,好像碰到了一个皮囊,赶紧拿起,摸摸索索地找到塞子,拔掉,灌了一口水,总算咽了下去。
    躺着喘了一阵粗气,平复后,继续嚼烧鸡。虽然天寒,可这烧鸡吃得有滋有味,细嚼慢咽半个时辰,整只鸡都吃干净了,她边吃还边往外面扔骨头,等到吃到最后一块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怎么犯了这么一个致命的错误。于是,忐忑不安不起,想着好不容易被高人所救,自己这样一个随意,有可能再陷囹圄。
    不久,她听到树下有什么动物在低吼,像猫叫,但比猫的声音低沉浑厚。她开始想到是只山猫,希望它能叼走那些骨头。可是情形有些不对啊,明显有爪子在抓树,将树都撼动了。难道是老虎?叫声不像,她见过猎户抓过被打伤的老虎,那吼一声,可以传十里。如此说来有可能是豹子,豹子是能爬树的。如果爬上来,要钻进这树屋,亦不是什么难事。可她也已饱餐一顿,满血复活,手有横刀,对付一只豹子不在话下,怕是怕在豹斗过程中,发出大的响动,让宇文兰和哑巴听到信息,追到这里,那就麻烦了。
    正想着,林子里有些响动,过了不久,传来一声豹子的惨叫,接着有七八个火把陆续来到了树下,独孤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一动也不敢动。树下有人说:“大人,豹子射死了。”说话的好像是哑巴。
    “抬回去,剥了皮做件豹皮大衣,送给将军。”
    话音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
     “大人,我们都在山里找了两天两夜了,难道独孤月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独孤月听到两天两夜,原来自己被藏在这树屋两天两夜了。
    “她肯定还是在山里。若不在山里,回到青龙镇,那我们就没有好果子吃了。她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如论如何要再次将她捉住。都是你们俩这个蠢蛋,连个人都看不好。”
    “大人,这事怪我们,那天不知为何,我们像被施了幻术一般,睡得不醒人事。”说话应是宇文兰。
    “都是你,我说要将那母夜叉给办了,你偏不让,这下好了。煮熟的鸭子飞了。”
    “你,那你怎么不看住。现在办了她,我不再拦你。”
    ……
    “好啦,别吵了。都快去找,到雪地上看脚印。”
    ……
    “这狗豹子,嘴里还衔着块鸡骨头。又到哪里吃鸡来着。”哑巴好像扛着被射死的豹子,悻悻地骂道。
    过了很久,独孤月确定树下没有什么声响之后,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第二天被画眉鸟叫声吵醒,天已大亮,雪后太阳照得树上的雪开始溶解下落。这时她才仔细地打量这个树屋,这是一棵两人才抱得过来的大松树,枝繁叶茂,树屋离地约有七八丈。建屋的人巧妙地用藤条在树枝间穿起来,覆以松针掩饰,上有树皮覆盖,防雨。另四周都有藤条包裹,只留一人出入的孔,里面堆些麦秆,舒适暖和。加上四周都是松树,即使有人从下面走过,也很难有人发现这一棵松树上与其他松树不同。
    独孤月透过缝隙,将树屋四处打量了个遍,再拨开树枝朝西、南方向看去,全是莽莽丛林、高山峻岭。而再往东一看,不远处的那个山谷里,有着寥寥炊烟,似有市景之气,想那应该是青龙镇了。这几个月来,她为了调查邮车下落,青龙镇东西两边的山道都有走过,却没有今天这般站在高处,能将那些山岭都看清楚。
    “近在咫尺,立即下树,穿过丛林,赶回镇里。召集人马,将慕容城等一干人全部捉拿,这回可不能让他给跑了。”独孤月这么想着,决定立即下树。可当钻出树屋,站在树枝上,没有绳索和阶梯,几丈高,就算轻功再好,跃到地上也保不准不受伤。这可又犯了难。心里嘀咕:“那人是怎样将我从洞中背至这里,上到这树屋的?”
    于是又回到树屋内,四处翻找,看有无绳索之类的东西。在麦秆丛中,找到一锦囊,似装有什么东西,忙翻出来细看,原来留有字条,上书写:“欲下树,从屋左大枝干渡至另一棵,至七棵,始下。下至地面,往北,沿每棵有刀痕的松树,可至,可安。”
    “这人想得可真周到啊。”于是伸展了一下筋骨,搓了根草绳将横刀捆在背上,根据字条所说,从树屋那棵树的枝干渡到另外一棵树,另一棵树的枝干再连接另一棵枝干,至第七棵树时,离地只有一丈余,且树干上有枝杈,轻而易举便落到了地上。到地上,她抬头看了一下树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什么动静来。真是巧妙。
    她不敢久留,猫着腰,急速沿着有刀痕的树寻路而走,走的不是山中小路,可是亦没有荆棘杂草阻隔。约莫半个时辰,已到青龙镇后面,眼前是一后院,用丈高的木篱笆隔了起来,院子里养有鸽子,见有生人来,“咕噜!咕噜,直叫唤。”小院后门吱呀一下打开了,一位穿红绸的女子出来了。定睛一看,原来是南宫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