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二十章 邂逅经年
    纳兰听说令狐嫣不见了,惊出了一身冷汗。忙去找后院潜伏的两名军士,二人听了亦是一头雾水,他俩各自潜藏在黑暗的角落,纳兰和令狐昭出院之后,并没见人进来。且令狐娘子也一直在房中未出来,只是灯一直亮着。
    两名军士是纳兰的亲信,纳兰没听完便急切地说道:“赶紧去看窗下”。领着两名军士来到客房窗外地面,用火把照着察看,并无脚印,草物也无被践踏的痕迹。暗自思忖:窗户离地两丈余高,就算轻功高手,也难以无声无息潜入室内吧。
    此时令狐昭走过来道:“不用看了,来人就是从窗外进入,将嫣儿劫走。”
    “这么高,轻功也太好了吧。”
    “此人身手不是一般。”
    “老将军,是我疏忽,让令狐娘子被劫,还不知去了何处?”
    “校尉不用自责,此人是冲我来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乃两军较量之际,这也是斥候之间惯用伎俩。”
    “可是让您和令狐娘子陷入到这一场争斗之间来,实不落忍。”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只是嫣儿不曾受过什么苦,这一劫数,不知她能否挺得过来。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亦无脸面去见兄长了。”
    “老将军放心,我们就是将青龙镇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令狐娘子。”
    “校尉不可,我心里有数,此事且先由我自己来应对。你们掺和了反而不好。”
    “老将军这么说,我还是有些不明白。”
    “校尉,这是旧怨,你无法明白。”
    两人都沉默了,回到后院中。此时,司马错带着李道等人匆忙赶来,在院中四处搜索。司马错对令狐昭道:“老先生且莫担心,我司马家在青龙镇几代人,就不信揪不出劫持令狐娘子的毛贼。”说完立即又对万佛吩咐道:“速去请夫人。”
    令狐昭见他如此行事忙叫住万佛,对司马错拱手道:“有劳亭长了,切莫声张!切莫声张!劫匪劫我侄儿,必有所求,且等待几日先看看。”
    纳兰亦在一旁嘱咐:“亭长且听令狐老先生的,他心中自有安排,否则闹腾起来,反而害了令狐娘子。”
    司马错经此一说,对李道等人说了句:“你们几个且先散了吧。”
    此时,独孤月从楼上“通、通、通”跑了下来,手握横刀,叫住众人道:“人刚被劫不过一个时辰,此时不找,何时再找。那次我深入南山寻马,若是你们及时赶进来,我也不会被俘。现在赶紧封锁驿道,把控各路口,挨家挨户的查。”
    接着又对令狐昭说道:“令狐老先生,令狐娘子是在青龙镇被劫,我们一定帮你找回来。”她刚从暗渠里拉上来时被吓得没了血色,这会说话却又这般怪异亢奋。
    令狐昭拱手道:“驿长,听老朽一言,切莫兴师动众,否则嫣儿危矣!”
    “令狐老先生,不会如此严重吧!这青龙镇还是我们的青龙镇,怎能让叛军几个斥候搅起浪来。”
    纳兰也知独孤月任性,一意孤行,欲上前劝阻几句时。只见令狐昭一个健步上前,拿捏住她的右手,还让她来不及挣扎之时,转至其背后,朝其左右天宗穴猛击两掌,独孤月一个踉跄欲摔倒,幸得从楼上赶下来的南宫悦一把扶住。
    纳兰有些不解地问道:“老先生,这是为何?”
    此时听到独孤月一阵呛咳,呕逆出一些水样的东西,恍然醒悟般说道:“我怎么在屋外来了?”似乎不知刚才所经历之事。
    这时,令狐昭才说道:“烦请南宫娘子,先将她送回屋,继续用艾熏其命门。”接着对纳兰说道:“驿长本为女子,在亥时极阴之际进入暗渠,受惊吓伤肾,体内阴气极盛,刚诸葛先生应是用艾灸命门,逼迫极阴外泄,极阴循经而至心包,心智被懵,故有如此反举来。”
    纳兰道:“听老先生这么一说我似有明白,当年在南诏一战,死伤上千,有几位军士手握钢刀,满身血污,看到遍地尸骸,狂笑不已,停不下来。后来亦是击打其膻中,才使其缓过神来。”
    令狐昭道:“校尉、亭长,时候都不早了,且先让弟兄们都去歇息吧。嫣儿的事情老朽去理一下头绪。需要帮助的时候,再请大家。”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待大家散去,令狐昭与纳兰回到房中。
    纳兰问:“老将军真有把握救回令狐娘子?”
    令狐昭道:“没有把握!可是像无头苍蝇到处乱碰也许更糟糕。”
    “那你觉得是何人劫走?”
    “应该是施展幻术的那一个人,嫌我碍事。”
    “那不久肯定会提出条件?”
    “但愿如此。”
    纳兰又继续说道:“我对驿长为何能逃脱始终不解。对方既然俘获了她,为何这般疏忽,让她逃脱。”
    “她能逃脱无非两个因素,一是故意让她逃脱;二是有高人相助。仅凭驿长个人,是难以逃脱的。我觉得后者可能性大。对方捉住她是要挟你让你交出兵符,你不交出兵符,怎么可能放她?”令狐昭分析道。
    “老将军言之有理,那么驿长为何向我们隐瞒有人救他。或是,对方为什么要捉拿她,来逼迫我交出兵符?就算我们属于太子一脉的人,我也不至于就为了这个交出关口的兵符吧。”
    “至于被救,或许她自己都不知是如何被救吧。但为什么要用她来要挟你,的确是难以琢磨。你跟驿长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真没有!我仅知驿长乃是关中豪侠之后,在崤函一带颇有名望。至于我们都是太子一脉,这都是上官大人介绍才结识的。”
    “噢,真是奇怪。校尉,嫣儿的事情,将大家都牵累了。总之急不得,明早再慢慢想办法吧,急也没用。你早些休息吧。”
    “好的。老将军,你也不用太着急,令狐娘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
    回到屋内,纳兰久久不能睡着。突然想起傍晚一心腹递给他一封书信,说是家中来的。当时急着围捕慕容城,塞进怀里没看。这会可以空下来了。于是将信拆开,是母亲的笔迹。父亲略通文字,却难以成书,而母亲出生汉族仕家,自幼读书习文,知书达理。打开母亲大人的书信,很是亲切,可是看书信的内容,却让他大吃一惊。原来是一封催婚信,母亲以前从未在信中提及他婚娶的娘子是出自何家?姓甚名谁?这次母亲说明:“娘子娘家姓郭,渭河边郭家庄人,年长吾儿五岁,不喜红妆沉迷于武道,为潼关总驿驿长。”
    纳兰看到这里,无异于晴天霹雳,这怎么可能?他接着看到:“为娘知道,尔十几岁从军,几次死里逃生,实属不易。家中给你定下这门亲事,娘子大你五岁,且非温柔贤惠之女子,着实委屈于你。可郭父曾救过你父亲性命,此亲早已谋定,不可更改,望儿近期回府,商榷结亲之事。”
    世界真是太小,怎会出这样的事。这不是做梦吧。就算此事为真,我即是回去,可独孤驿长被困,这亲不是也结不成。难道独孤月也不知家中为她定了亲吗?
    想到此,他很想立即找到独孤月问一问,可冷静一想若是独孤月毫不知情,那岂不尴尬。这回算是弄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俘获独孤月,用她作为交换的条件了。
    想到此,他想及时去找令狐昭商议,让老将军知道其中的关联。待走过去扣门时,屋中久无人应。这老爷子平时都很警醒的,今天难道睡着了?突然他猛然想到,肯定是独自一人去寻找令狐嫣了。令狐嫣虽然是他堂兄的女儿,但看得出也是他的命。
    纳兰估计得没错,令狐昭待大家回屋没动静之后,独自一人从后窗跃下,直接来到貊炙店的后山。皇甫丹的貊炙店,火炉就在后院,终年不息,此已是丑寅之交,炉火依然不断透出亮光来。而炉边并没有人添薪加柴,真是好生奇怪。他观望了半个时辰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正要起身回客栈时,一把锋刃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一动脖子就会被割裂血流不止的那种急迫。
    他思忖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时,后边是个女子的声音:“令狐叔父,久违了。”
    令狐昭一惊,脑中闪现多年前的一幕,缓缓说道:“你皇甫兄的女儿吧?”
    “叔父果然机敏过人,一点就明白过来。”
    “从到这个镇里,就感觉有那么一点皇甫兄的气息。几十年了,难忘啊。”
    “叔父,恕小侄无礼,我们还是移步到屋里坐下来聊聊吧。”说完,皇甫丹收起利刃,一跃,便到后院的火炉边。
    令狐昭轻声一句:“好轻功,不亚于你父亲。”说完,也跃至后院。
    “叔父还是好身手,勇猛亦不减当年。进屋坐下谈吧!”说完二人进入到里间,皇甫丹倒上茶水,入座。
    令狐昭喝了一口茶道:“叔父老朽了。记忆中的你不过是一个四五岁的黄毛小丫头,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了吧!”
    “叔父还记得当年那个黄毛小丫头,令我好生感动。”
    令狐昭看了看皇甫丹的脸道:“你这话中有话。”
    “不瞒叔父,嫣儿在我手里。不过叔父放心,只要叔父答应不插手关口之事,嫣儿无忧。”
    “难道你与叛军一道?你可知我与你父亲当年在西域保的就是这大唐江山。”
    “叔父,我可明确告诉你,我与叛军不是一伙,我为的是报仇。是的,没错,当年你和父亲一起为大唐征战沙场,九死一生。可是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我父亲还不是惨死在大唐天子的手里。”
    “当年的内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事情都过去多年了,已经没有必要去追溯了。”
           “没有必要去追溯?令狐叔父,您是活了下来,你委曲求全活了下来。可是我父亲呢?他不过是公主的一名侍卫,有何过错?”
         “委曲求全,此话怎讲?的确,当年因为公主命我去太白山天池取水,躲过一劫,可我怎么是委曲求全?”
    “您不是委曲求全?天子怎能让您活到现在?”
    “我何尝不是隐姓埋名,三十年了送嫣儿才回到长安。”
    “叔父,不管你是如何隐姓埋名,可您还活着。而我父亲呢,您有想过他吗?您知道后来我和母亲是怎样的生活吗?父亲殁后,一路乞讨回到凉州,凉州亲戚不敢接纳,说是叛逆亲属,见者杀之,以绝后患。为逃命,又往西走到高昌,幸得一粟特商人收留,我母亲委身于他,得以存活下来。”
    听到这里,令狐昭不禁潸然泪下!想起三十多年前与皇甫衷、司徒易等七兄弟从浴血奋战碎叶城中存活下来,大小征战不下百回,可最终因内斗仅他和司徒易得以苟活。他何尝不痛苦,为公主报仇蛰伏长安三年,可大势已去,无力挽回。
    “叔父,我不怪你当初寻机活了下来。可是如今,杀我父亲的天子,倒行逆施,有人要反他,您却为何要阻拦?”
    令狐昭拭去眼泪,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怎能忘了当年与你父亲同生共死的那些峥嵘时光,可是,丹儿,你的仇和受的苦,都可以理解,可是与叛军沆瀣一气,屠我族人,抢我城池,置我大唐于水火,是我万不敢苟同的。”
    “叔父,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些大道理,可我不管,我要的就是他的国破血染山河,以解我心头之恨。如果叔父执意要帮纳兰和独孤月,那嫣儿可就难说了。”
    “你有什么招尽量冲我来,伤害嫣儿算什么?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不懂仇恨,也不谙世事。”
    “叔父说得好啊!难道当年几岁的我一路跟着母亲乞讨,就要忘记仇恨,谙得世事了?”
    “你,怎么这么狠毒,全不像你的父亲。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你记得他是英雄,可我只知道他是我父亲。叔父,既然谈不拢,我也就不留你,请便吧。”说完,站起来做出送客的姿态。
    令狐昭无奈,只好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