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扑朔迷离
    令狐昭回到客栈房间,见屋内的灯亮着,已猜到纳兰在里面候他。推开门,果然是,彼此心照不宣。
    纳兰问:“老将军去见过皇甫丹了?”
    “嗯!”令狐昭有些倦意地答到。
    “他肯定向你提出了条件,才肯放令狐娘子,若要我交出关口兵符,万万不可?”
    “没有,她只是提出让我不要再帮你和独孤驿长。”
    “如若真是如此,你完全可以答应她,明日即启程东赶,趁叛军未攻下洛阳,赶紧经信阳下襄阳。”
    “只怕答应了她,也未必放过嫣儿。”
    “亦是,如今我们已知她为叛军斥候,自然不会放过她,她岂能轻易就犯。”
    “她的功力不在我之下,你和独孤驿长要想拿她,绝非易事,何况她还有幻术这一杀手锏,有恃无恐,不仅是要你管辖的小小函谷关口那么简单。”
    “老将军,你说得我越来越不明白了。”
    “校尉,如此说来就话长了。其实我与皇甫丹的父亲是患难之交,曾在安西碎叶之战中存活下来……”
    令狐昭还未说完,纳兰就打断了他的话道:“您就是碎叶之战仅存七勇士之一?真没想到啊。在军中流传着你们的故事,我能几次死里逃生,都是在你们的英雄气概让我很受启发。”
    “校尉,那些过往已不值一提。你且听我继续说,我和皇甫兄等六兄弟后入羽林卫,成为公主近侍,后来太子与公主党争,公主一脉尽被杀绝,而我因在外办差,侥幸逃脱。公主待我不薄,我本欲拼死救她,可还来不及她便已被赐死。见无力回天,我只得回到原籍,因我是顶替富户从军,待我回来之时那一家人又流落他乡,便极少有人知我身份,我便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朝廷虽然查询多年,可也未能查到我,我就这么侥幸多活了三十多年。”
    “那皇甫丹已知你与他父亲是生死之交,历经碎叶城之战?”
    “我不知她是如何知晓。三十年前见她之时,她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丫头。如今也是过了而立之年了。一个人的记忆力能有这般好?”
    “三十年的变化,不可能是童年的记忆。一定是从其他渠道打听到您的身份!”
     “可我的身份也只有几人知道啊,真是怪事。据她说,皇甫兄死后,她们母女俩侥幸逃脱,一路乞讨西逃至凉州,族人不敢收留,便继续西逃,到高昌才被一粟特人收留,母亲委身于他,才得以活下来。她长大成人一定忍受过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和不幸,所以十分仇恨害死自己父亲的人,首当其冲便是当今皇上。而她认为我当年能逃脱苟活,是因为我委曲求全改换门庭换来的。其实我得知他父亲被斩杀,公主被囚禁之后,也找寻过她们母女,可当时自己都是东躲西藏的,哪敢光明正大的找,我亦不知她们母女会回凉州,甚至流落高昌。所以,这也是令我感到愧疚的一桩事。”
    “她在西域多年,且为粟特人养女,现在安禄山反了,安禄山又是粟特人,她为叛军谋事也在情理之中了。”
    “感觉不像与叛军一路!”
    “不与叛军一路,那与谁为伍?”
    “这个我亦不清楚了。”
    “我来函谷关任职后,经常来镇上,吃过她做的貊炙,感觉她与周围的邻居相处还是挺好,一个看起来多么和善的人。若不是那次幻术,我真没想到她隐藏得这么深,且手段如此毒辣。可她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暴露自己呢?”
    “依我看,这里面还是有玄机。上次我听你说,轩辕大人是在傍晚被叫走去见左仆射大人。按理潼关酉时即闭关,他是第二天才到潼关,那么那一晚他去了哪里呢?我觉得那次你们身中幻术,是他们想隐藏某些信息,不希望轩辕乐道被你们赶上,你们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所以用了幻术,而幻术中你和一位军士逃脱,可具体是什么事我们不得而知。如此,函谷关兵符事小,他们与轩辕乐道之间的事才是大阴谋。用嫣儿换兵符,不过是掩饰罢了。”
    “如此说来,你帮与不帮我们,她都会用令狐娘子作为筹码,等待叛军攻下潼关,直指长安。这事都是我们连累了你和令狐娘子。”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不用说,嫣儿在其手中,我也不敢妄动,且其身后到底有何势力,也不得而知。急也没用,且观望再作打算。”
    ……
    令狐昭待纳兰走后,难以入睡,思前想后,这一趟旅程实在有负兄长和嫂夫人之托,如今嫣儿被困,自己竟然束手无策。他反复思量皇甫丹会将嫣儿藏在哪里?她那么警觉,身手那样敏捷,难道真没有一丝破绽?
    索性,他起床从窗户跃下,翻过围墙,天已微明,围墙外边是一段石崖,崖下便是青龙河,此处河床仅两丈余宽,水流平稳,水应该很深,可一跃又跃不过河岸。
    此时见崖上有一棵一人可抱的大树,树干歪斜到河中间。深冬了,树叶皆已凋零,令狐昭仔细看树干,总觉得树干上有些异样,走近仔细看,原来树干上系有一绳索,绳索隐藏得很巧妙。那只绳索应该是助人过河的。他解下隐附在树干上的绳索,绳索极长,可至河面。令狐昭挽起绳索,绷直拉紧,两腿一蹬,便荡过了河,他到了河对岸,往回看,看到崖下有一个半露半淹在水中的洞口,像只蛤蟆嘴半泅在水里。洞口似乎有刮痕。
    于是他又绷直绳子,跃到崖上,攀着绳子慢慢下到洞口边。仔细查看,洞口边的石头有刮痕,显然有人从这里出入,他冒着冰凉刺骨的河水,轻轻地落到水中,踩到洞口下沿的石阶上,水没至腰身,要进洞口得猫着腰,洞内一片漆黑,加上冰冷的河水,他犹豫是不是要继续走进去。
    可想到受困的嫣儿,值得探一探,他心一横,猫着腰往里走。若不是他经久沙场,一般的人在洞口望一眼都会感到惊悚。没有灯火,全靠摸索,动静不敢太大,看似窄小的洞口越往里走越宽绰,水越来越浅,直至脱离水面。约莫走了百十来步,里面似有了灯光,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不巧,脚下袢到了一个陶罐一样的物件,发出了声响,他心里暗忖不好,侧身隐起来,不料里面好像无人,待了片刻,没有动静之后,他几步并做一步来到灯光处,朝四周一扫,无人看守,里面一盏油灯,油槽可装一斤油,倒上油,可燃十天半月。再仔细看,还摆放着一些箱子,上面刻有“传驿”等字样。
    他立刻明白,上官云、独孤月他们苦寻的邮车失物全部在这里。有些箱子被打开看过,他过去查阅了一下,皆是东都洛阳的人口、田亩、账册等物。再仔细看这个洞窟,并不凌乱,还有一些前朝的旧物,还发现了画像,恐是担心画像受潮,置了一个木炭台子,垫有多层草纸,画中为一位皇帝像,开始不知为何皇帝,看落款方知:大隋炀帝杨广圣像”。
    令狐昭看后感到惊讶,大唐建国已百余年,竟然还有人思慕前朝隋炀帝,难怪小小青龙镇风起云涌。他不敢久留,将所看物件恢复原样,摸索着走到洞口,天已大亮,沿着绳索攀爬上来,将绳索佯装至原样,翻越围墙,见后窗太高,下来容易,上去难,又不禁想起皇甫丹的轻功果然过人。他想从后院门进,又担心人见到他下身湿透,恐难解释,便找来一根棍子,借棍作为支撑,跃至窗台。翻入,赶紧找了件衣裳换上。
    吃过早饭,司马错便将万俟梅请了过来,来了便劈头盖脸将司马错一顿骂:“司马错,你这当的什么亭长,住在自家客栈里的客人被人劫走,脸面何存。”
    司马错并不气,只是陪着小心道:“夫人,这不请您来了吗?”
    “哼!”指着李道几人:“不是我说你们,客栈请个小二,是个斥候;驿长被困南山,你们几个将驿长救出了没;昨夜你们捉拿慕容城也不叫我,要是我来了,他还能跑得掉?就你们这点能耐,还拿斥候,别被斥候给拿了。司马错,你还任亭长,我看你这亭长辞了得了。”
    “夫人,我是不想要这亭长之职啊,可是上边……”
    “哼!少跟我上边下边的。我看你开了这客栈,鬼迷心窍了,好久都不回我屋里头了。”
    司马错依然小心陪着不是。
    令狐昭看在眼里,走过去劝道:“亭长夫人严重了,我们落脚贵地已是打搅,嫣儿被劫走一事,怎能怪亭长,都怪我疏忽了。”
    万俟梅说道:“你看,令狐老先生多会说话啊。本来就是青龙镇的事,人是客栈丢的,人家老先生一句怪罪的话都没有。”
    司马错忙答道:“是的,是的,令狐老先生的确宽宏大量。”
    令狐昭听了心里还是不舒服。
    这时独孤月从楼上下来了,与纳兰商议要去棺材铺搞清楚那条暗渠,人跑了,窝得给他端了。
    纳兰想起昨夜读到书信中婚约之事,心中难免有些尴尬,便道:“驿长这次就不要下去了,且由我带两名军士下去探个究竟。”
    “校尉,你以为昨晚那一次就将我吓到了不成?我独孤月岂是被吓大的。”
    “哦,既然驿长这般神勇,还是由你下好了。”
    独孤月没想到纳兰还跟她来这一手,他以前不是挖坑的人啊。昨天她一入暗渠就觉得全身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挤压,特别难受,再加上看一眼暗渠来水方向,水汩汩而出,像是要淹没自己,而自己被困住难以动弹,很是害怕,惊骇之中落到水中,惊悸不已。
    早上起来不过是来过过嘴瘾,要她再下,打死也不干。本想着纳兰会谦让,按他以前为人着想的性格,绝不会让她下,没想到一下就给带进坑里了。
    纳兰也是看透了她对下渠一事是天生恐惧,与生俱来,借机锉锉她的骄横气。
    可这让独孤月下不来台。
    知道详情的令狐昭站了出来道:“还是老朽去吧。”
    纳兰、独孤月、司马错皆感诧异,因为帮助自己连累令狐嫣被劫走,至今下落不明,这老军到底唱的哪一出?
    众人又来到棺材铺,白天天井里亮堂了不少,借着照进天井的阳光,可见井底之水流动。纳兰前晚命人连夜到山塘驿做了三只两尺见宽,五尺来长的舢板。
    所托军士快马到那里半夜敲开木匠的门,一听说做这个,木匠好生奇怪,军士问其为何?木匠回答,几年前有人也找他做这样的舢板,北方少有行船,一般人不会做这个。渡黄河皆用羊皮筏子。木匠看了尺寸又说,几年前找他做的,宽一尺五,长三尺。于是军士擅自做主,按原来的尺寸做了两只,按木匠提供的尺寸做了一只。
    当将大尺寸的舢板欲放进井底时,因夹角太窄无法放进去,只得放那只小的,结果放了进去。暗渠内水流端急,舢板一放入便往下冲,幸好用绳袢住。原来是准备三只舢板,令狐昭和纳兰,再有一名军士,三人同行,可现在只有一只舢板,谁去才好?
    纳兰道:“于情于理都由我下去,不能让令狐老先生再冒险。”
    令狐昭道:“校尉,不要争了,多年前我就进过井渠,识得水性。”说完,让军士捆上绳子,提了一把横刀就从井壁支撑而下。纳兰和独孤月看到其身手,无不佩服,这个年纪,还身轻如燕,在湿滑的井壁如履平地。待落到舢板上,大喊一声:“扔下一只火把!”纳兰将手中火把一松,落下瞬间他一把接住,接着道:“各位且到青龙河边等候,不久,我就将在河上。”
    说完,全身蜷缩在舢板上,横刀“唰”的一声砍断了连接船的绳索,船瞬间消失在井口。纳兰对那位去造船的军士骂道:“你不知三艘都按木匠的尺寸做啊。让一个年过六十的老人为我们趟道,于心何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