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令狐东遁
    至深夜,令狐昭闻窗外几声轻微的响动,便将随身携带的包裹等物一并于肩上,从窗户跃下,皇甫丹已在底下等候。皇甫丹将其带至东山一条山路口前,见其手腕抖动三下,便有三颗石子打中三棵松树树尖,从林中闪出两名蒙面之人,向皇甫丹拱手行礼。
    皇甫丹转身对令狐昭说道:“叔父,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此二人会将令狐妹妹抬至山那边的驿道上,那有马车在恭候,你二人过了虢州,南下信阳到襄阳,可避开叛军,乘船往东南至华亭。”
    “丹儿,你这安排得很周到!”
    “叔父,只要您尽心,待到功成之日,必不会亏待于你。另外,为了路上方便,我自作主张为令狐妹妹化了极丑的装束,也是为了路途方便,他们俩送你到那边驿道马车上,你就给令狐妹妹服下这颗药丸,半刻即会醒来。”
    “丹儿,我与你父亲可是生死之交,这些天你给嫣儿这些手段,如果对她有遗害,我就是到了华亭,也会回来找你算账。”
    “叔父久经沙场之人,我岂敢糊弄您,我待令狐妹妹是为真心,叔父你且放心东去吧。”
    “我对你那日施用幻术,可是心有余悸。”
    “叔父多虑,我就是对您再不敬,也不敢对您和令狐妹妹下手。”
    “好!你虽不是男儿,叔父也信你吐个唾沫是根钉,我且先看过嫣儿是否完好!”
    皇甫丹忙对两位蒙面人说道:“快将我令狐妹妹抬过来!”两人即刻过去将掩藏在草丛中的令狐嫣抬了过来。
    令狐昭见令狐嫣静静地躺在担架上,像是睡着了一般,他仔细查她的脉象,呼吸,以及衣物装束。
    皇甫丹在一旁道:“叔父,令狐妹妹若少一根汗毛,你即刻就可掉头找我算账。”
    令狐昭仔细查看后,说道:“丹儿,但愿你信守诺言。”
    “好,叔父,别忘了我们共图大业。”说完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递到令狐昭手中道:“这是您的令牌,吴越之地皆有我们的人,以后这些人都听您调遣。只要你亮出令牌,他们不敢不从。”
    “那我听谁调遣呢?”
    “到时自然有人会来与你联系。”
    “没想到,老朽一把年纪了,还能呼风唤雨一场。真是荣幸之至啊!”说完将令牌收下,转身道:“走吧!”
    几人翻过山头,在蒙面人的带领下,七转八转,不久就到了一山湾,四周古木参天,林中有一茅棚,两位蒙面人打开茅棚,令狐昭打火点燃油灯,将令狐嫣架在木凳上。
    其中一位对令狐昭拱手道:“老先生,我们就送到这里了,马车就在外面,沿着小道走五里,即可到达官道。老先生保重!”
    令狐昭也拱手回道:“有劳二位!”二人转身出门而去。令狐昭确定两人已走之后,从怀中找到皇甫丹给予的解药,仔细辨认,原来是用银箔包裹一颗丸药。
    不知皇甫丹给嫣儿施展了怎样的催眠术,嫣儿就稳稳地安睡着,借着灯光看过她的脸色,的确如皇甫丹所言,被装扮成一个丑丫头,脸上多了雀斑和难看的痣。他又拿出随身携带的银簪,放入其口中一刻,拿出仔细查看,并无中毒的痕迹。
    于是,他决定先不用解药,看自己能否催醒,于是先徐摩四神聪,按曲池,抵神阙,理督脉,后用银簪戳涌泉,令狐嫣疼得惊叫一声,睁开眼睛。
    令狐昭示意她轻声,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道:“亚父,我一觉怎么到了这里?”
    “先别问那么多,慢慢站起来,看哪里有不舒服?”
    令狐嫣站了起来,伸伸手,动了动腿和腰身,除了有些困倦,并没有什么异样,有些不解地问道:“亚父,这是在哪里?”
    “先不说这些了,赶紧准备准备,我们即刻要出发了。”
    “啊!我们已离开青龙镇了?我还没跟大家告别啊!”说完有些沮丧起来。
    “嫣儿,我知你心中放不下的是什么?纳兰校尉已有婚约,你亦有婚约了。不要再去多想。我们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回到华亭才算安全。”
    “可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就这么走了?”
    “不要再啰嗦了,得赶紧走,若是叛军攻下洛阳,接下来就是虢州,我们回华亭的路就断了。”
    令狐嫣听得似懂非懂,对自己一梦之间从伏牛客栈到了这茅棚都弄不清怎么回事,对令狐昭的形势分析就更不明就里了。可是事情紧急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再怎么不舍青龙镇,不舍纳兰校尉,到现在也无济于事,只能听从亚父的安排。
    令狐昭感觉不宜在茅棚中久留,到屋外驾好马车,让令狐嫣坐在车内,烧起一个火把,便在黑夜中沿着简易的驿道往官道上赶,此正是凌晨,夜色正浓,且是寒冬,天上又无星辰,道路崎岖,五里路程走到天亮,才走到官道。
    这正是几月前从洛阳赶往潼关,夜半用令牌使得纳兰校尉开关放行的那条官道。官道夹在两山之间,据说往北二三里即为黄河,此官道自古为兵家之要冲,争夺天下占据关中的秘钥。令狐昭想着不久后这里即将成为沙场,胸中莫名的有些激荡,若不是嫣儿,他会与唐军一道,与叛军杀个天昏地暗,不在意生死,这才是一名老军真正所希冀的。
    驿道上有一些人,多是往西走,见到令狐昭叔侄往东,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有一位好心人劝道:“安禄山要打过来了,杀人如麻啊!赶快往西走避难去吧。”
    令狐昭答道:“我是到了前边就往南去虢州,不走洛阳。”
    那人一脸悲凄地说道:“洛阳城不久将破,据说叛军已派出一只军队前往信阳、襄阳等地截击,那边也凶险啊!”
    令狐昭听了,亦是一阵紧张。可已到了这里,再回青龙镇,又该如何?皇甫丹那边说不过去,纳兰、独孤月那里亦难以解释。
    在车里的令狐嫣显然也听到了外边的对话,在车内说道:“亚父,形势这么危急,我们还是回青龙镇吧,哪怕再回长安,翻越秦岭走剑阁也好啊!”
    令狐昭听了也知令狐嫣心乱如麻,索性心一横道:“嫣儿放心,路上的这些流言蜚语哪听得那么多。我们两人到时弃车走小路,走不动,我背你!”
    听到这句话,令狐嫣在车内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他亦深知,若不是她的牵袢,亚父或许早已是一名沙场的将士,亦或是早已回到华亭,忙时出海打渔,闲时帮着父亲走州过县,经营着生意。
    正想着,一群疾速的马蹄声从东边奔袭而来,听到那边有人为逃命四散奔逃。令狐嫣掀开帘子一看,只见有三名军士模样的人,骑着马,拿着陌刀在砍杀西逃的百姓,已砍倒几个看起来衣着华丽的人,翻身下马,搜索包袱,金银细软。尤其是看到被砍倒的几个人已经躺在地上,汩汩冒血,估计人已经不行了。其他几个赶紧跪地求饶,将包袱中所藏的金银细软奉上。如此那几个人还不放过,举起陌刀就要砍向跪地求饶之人。令狐嫣见状,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此时令狐昭大呵一声:“住手”,话音刚落,手中的哨棍便甩了出去,“呼呼”声后,只听举刀的那人应声而倒,躺在地上捂着头“哇、哇”大叫。
    另外两个见了一愣,原来是个其貌不扬的老爷子,又看看躺地上嚎啕的同伴,索性还真提着刀过来了。
    令狐昭只说了一声:“嫣儿且在车内勿动。”而此刻的令狐嫣已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那两人一人举起陌刀,一人则直刺过来,这战法显然是军营里的士兵,令狐昭不慌不忙,待那人刺过来,他一个转身,顺势就抢到刀把,往那人的下颌猛的一肘,只听到牙齿与牙齿的磕碰声后,手一松,陌刀已到手。此时另外一人举起陌刀就砍,令狐昭顺势将捉拿到的人往背上一垫,举起陌刀之人来不及收手,一刀砍在同伴胸上,立时毙命。见此情形,那人大惊,心知自己打不过,索性放下陌刀,朝令狐昭磕起头来,口中念念有词:“求您饶了我这条狗命。”
    令狐昭道:“你们是什么人?”
    “爷爷,我们是洛阳城的守兵,眼看守不住了,就跑出来,想抢些财务好回家去。”
    “抢东西,怎么还杀起人来了?”
    “爷爷,他们不乖乖交出银子,还跑,兄弟几个就开了杀戒。爷爷,求您饶了我们吧,洛阳城已杀得血流成河了。不在乎多杀这几个,等到叛军杀过来,他们不还得死。”
    这番说辞,彻底激怒了令狐昭,他脸涨得如同猪肝,气得发抖。那人见他如此愤怒,忙道:“爷爷,我这里抢得些银两,全都给您了,你就饶了我俩这条狗命吧。算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爷爷,求您饶了我们吧。”
    只听令狐昭说了一声:“下辈子想想怎么做人吧。”
    ……
    令狐嫣听到两声惨叫后,在地上险些被追杀的几人忙叩谢令狐昭,令狐昭道:“你们赶紧收拾行囊,埋葬被截杀的亲人,快快西逃。”。
    几人关心地问道:“老先生,你这是还要往东去吗?”
    “是的,我必须往东再往南,到虢州。”
    “老先生,劝您跟我们一起西行吧。洛阳城已乱,叛军不久亦会到达虢州,封死南北要道。”
    “我赶往虢州是有要事,必须得去,你们赶紧收拾好,继续往西,过了函谷就好了。”
    “谢过老先生救命之恩!!!”几人在地上叩了响头。
    ……
    令狐昭不敢懈怠,收起哨棍,坐上马车,朝马屁股上猛抽两下,马在驿道上跑了起来。
    话说,纳兰回到青龙镇伏牛客栈,想找令狐昭商量个办法,让皇甫丹交出令狐嫣来。叩了半晌门,不见有人应,打开房门,见行李等物皆不在。心里暗沉一下,自言自语地说道:“老将军还是屈服了。”
    纳兰心里明白,这个一言九鼎的老军,护送令狐嫣到长安,是他的使命,如论如何令狐嫣的安危才是他首要考虑的。他不辞而别,肯定有着难以言说的苦衷。
    纳兰转念一想,他不可能毫无声息的离开,应该会留下些什么?他在房中来回转了几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后看到油灯被移动过的痕迹,可是拿起油灯,却也没有什么,灯座底下亦没有。在他看灯座的时候,油灯里的油倒了一些出来,才发现灯芯有些粗大,于是将灯芯拿出,拭去油渍,原来是用油纸包裹的一封密信。
    他不由敬佩这位老军,心细如发,如果这封信不被发现,也会在后来的客官点灯时烧掉。他细致的将信卷打开,里面有几行用细树枝蘸墨所写:“嫣得救,吾将背负叛逆之名,丹非叛军,乃复仇势力。另,窗外河崖有洞,邮车物资。保重。”
    纳兰看完吃惊不小,这小小的纸条内隐藏了多个信息。他立即点燃纸条,将其烧为灰烬,定了定神,还是不知该如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