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短兵相接
    此时,独孤月走过来叩门道:“令狐老先生,您平时那么早,今天怎么还未起床啊?”
    纳兰将门打开,一把将她拽进了屋,一时力道没控制好,撞了个满怀,独孤月刚要发作。纳兰又捂住她的嘴,她猛的一脚跺在纳兰的脚背。纳兰痛苦不堪,轻声的与她说道:“姐姐,轻点。不要声张。”
    独孤月示意他松开后,纳兰才坐在凳子上,抱着他的脚。独孤月戏骂道:“谁让你欲行不轨。”
    “我哪有。不过是让你不要声张,拉你进来而已。”
    两人沉默了一阵。
    独孤月问道:“什么事,说吧!”
    “老将军带着令狐娘子往东走了。”
    “到底是谁劫持了令狐嫣?他是怎样救出来的?”
    “是谁劫的,我知道,但现在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了,又怕你一时冲动坏了大事。她劫持的目的,就是让他不要再帮我们。”
    “那还能有谁,慕容城呗!”
    纳兰听了没再搭话,而是继续说道:“老将军还告诉了我一秘密,说窗外青龙河边,崖下有个洞,你们丢失的邮车物资就在里面。”
    “啊!你怎么不早说,他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刚才!”
    “你不是说已经走了吗?”
    “他巧妙地留了一张纸条!”
    “那纸条呢?”
    “已被我烧了。”
    “纳兰,你……”
     “独孤驿长,我说你沉不住气,你还不信。老将军将如此重要的信息告诉我们,就是要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以待时机。”
    “可那邮车,死了我七八个兄弟,搜了几个月都没结果,没想到就在眼皮底下。”
    “事情也许远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待我找个时间去探个究竟,且不可贸然行动。”
    “我们现在势单力薄,叛军即将打过来了。潼关能不能守住还是个问题。我自来青龙镇调查邮车一案,已几个月未回了。”
    “汉朝以后,关中防御重心移到了潼关,函谷成为前哨,敌军若来,将是被践踏之地。我区区一百来人怎能抵挡叛军十五万之众。”
    “纳兰,你不是害怕了吧?”
    “是有些害怕,担心潼关失守,长安不保,又将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生灵涂炭。”
    “校尉,问个不该问的问题!可否?”
    “你说就是!”
    “你可有婚约?若没有,趁此战乱,你跟令狐嫣可成一对。”
    “驿长说笑了,令狐娘子已有婚约,此次来长安即为完婚,不知为何又回华亭了。老将军没说,我亦不好问。我呢!亦有婚约,若不是叛军之事,这会估摸着也成婚了。”说完,望着独孤月一会,猛然瞧到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女子,已有沧桑。心里在想,真是阴差阳错,怎么要娶的是她,而她还毫不知情,真是怪哉。
    “天下如此大乱,哪还有心思成婚,能在铁蹄之下保得一命,都未必有劫后余生的惊喜。大唐,百多年没有这样的战事了。”
    “打仗,那可是我们男人们的事,你在这里空感叹有何用。”
    “打仗,是普天下人受罪的事,女人能独居一隅?叛军在东边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我们只能望着兴叹。”
    两人沉默了片刻,纳兰问:“驿长,你可许了人家?”
    “诶,你这兄弟,今天怎么关心起我这个事来了。我已很久没回去了,上次听父母说,好像是给我许了一户人家,我父亲还曾救过他父亲的命,好像还是胡人,我不想嫁给胡人。”
    “驿长,你不能老是针对胡人!”
    “哦。我忘记你也是胡人了。这么英俊潇洒的胡人郎,应该配上美丽的娘子”
    “我的娘子还从未谋面。”纳兰像是对自己说一样。
    话音刚落,就听到南宫悦在院子里叫:“独孤姐姐!”
    独孤月忙开门出去,见南宫悦招手说是家中做了菰米粥,请她去品尝。她下得楼去,南宫悦挽住她的胳膊,在耳边轻声说道:“洛阳失守了。”
    独孤月身子颤抖了一下道:“那你堂兄南宫寒可还好?”
    “已撤至虢州。”
    “那我得将消息尽快告知纳兰,让他有所准备。”
    “还准备什么啊!叛军袭来,他那区区一百多人顶何用?”
    “那难道就只有听天由命。”
    “朝廷会有新的旨意。”
    “你堂兄南宫寒为何撤往虢州?而不是潼关?”
    “虢州乃是中原、关中通往襄阳的重镇,岂能无人?此次洛阳之战,封大帅和高大帅临时受命,在洛阳募兵,所募之兵,皆为市井子弟,不耐苦劳,贪生怕死,面对安禄山的虎狼之师,不堪一击。东京留守李大人不肯投降已被杀。安匪所到之处,州县皆弃城望风而逃。”
    “难怪,不见朝廷向洛阳派兵,原来都是临时募兵。那洛阳被攻陷,不久即到函谷关了。”
    “姐姐惧怕了吗?”
    “怕也没用,真到那时,拿着陌刀往前冲就是,大不了一死。遭遇乱世,有何可惧的。”
    至下午,潼关行营总管带着百十号骑兵来到青龙镇,拿着将令要司马错召集民夫尽快将青龙仓的粮食连夜运送至潼关,以免落入敌手。
    司马错接令后,躲到一边对李道说:“速报与夫人。”
    行营总管随后找到纳兰,叮嘱道:“调关营一半的兄弟来督办青龙仓、山塘驿、桐峪几处粮仓的粮食送往潼关,先将粮库看守起来,不得让人钻了空子。”
    纳兰领命后,立即调了关营军士将三处粮仓看守起来。司马错亦征集民夫车辆准备运粮。独孤月亦接到兵部员外郎掌管传驿上官云大人手令:“一律停止前往洛阳的邮车,机密要件皆启动暗线传送。”
    这个暗线传送,独孤月只是听说过,具体怎么操作,她作为总驿驿长还不是很清楚。大唐百年无战事,暗线传送也从未启动过。
    纳兰接到亲信来报:“皇甫丹驾着马车出现在运送粮食的民夫队伍。申时即出发。”
    纳兰听了吩咐几句后,立即来到南宫悦处,请求她为自己换容,装扮成一名一般押韵粮食的军士。
    南宫悦听后说道:“在我处易容不妥,太过显眼,你且回客栈,我等时机过来。”
    纳兰叮嘱了一句:“那你快些。申时即刻出发。”出门的时候,撕扯了南宫悦一块绸布,故做轻佻的样子走出绸缎庄。
    纳兰清楚,从令狐昭留下的字条仔细想,青龙镇不仅存在着叛军的斥候,应该还有伺机而起的某些势力在蠢蠢欲动。而皇甫丹、司马错,这些人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另外,总想问独孤月到底是如何逃脱,一直忘记问,不如这次即去问清楚。
    见独孤月在帮着司马错召集民夫,喊道:“独孤驿长,我找您有事,请前来一叙。”
    独孤月走了过来,在街边无人的地方,纳兰轻声问道:“驿长,你能说实话,怎样从慕容城手里逃脱的吗?”
    “这很重要吗?”
    “很重要,我们现在需要估计在这个镇里到底有多少势力存在。”
    独孤月盯着纳兰很久,纳兰也一直真诚的盯着她。于是,独孤月便将她被俘后,如何一个梦就脱身的离奇事情给道了出来。
    听得纳兰很是费解,但看独孤月又不像是杜撰这离奇的故事。他现在头脑中已有两个疑问:“一是令狐昭所提的那个不起眼的山洞;二就是独孤月醒来的这个树窝。”真是有些厘不清了。
    接着他向独孤月说道:“下午将易容跟随运粮的车队到达潼关。”
    “为何要易容?”
    “因为有个关键的人也在运粮的民夫中。”
    “是谁?”
    “担心你冲动,还不能告诉你。此人十分厉害,会幻术。能悄无声息将令狐嫣劫走。”
    “你说出来,我保证不冲动!”
    “以后会告诉你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看,现在就冲动了吧。你留在青龙镇,切不可暴露我跟随运粮队伍去了潼关,否则你一人难以掌控局面。”
    ……
    申时,纳兰易容后,只有几名亲信知晓,对外则说是行营总管的亲兵,亲自押运,混在押运的队伍中。青龙仓的粮食约有一千余石,而一次只能运走五百石。“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战来临之际,唯有粮草是最紧要的事。
    纳兰走在运送粮草队伍的后面,他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皇甫丹,马车和马都是那日在雪地里见到的那辆,她的车上也装了十来斗粮食,可看不出她有什么异常来。转念一想,她的过人之处往往是趁其不备。另外,慕容城会不会也在蠢蠢欲动,劫持邮车那次他们的手段亦是毒辣和凶狠,此次押送,到潼关已到午夜时分,更担心的是慕容城与皇甫丹是不是已经联手,若是里外联合,混战起来,将伤及无辜民夫。
    一路观察,并未见皇甫丹有何异常举动。经过桐峪驿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军士们都点起了火把。纳兰曾暗中吩咐过几名亲信,火把不可熄灭,担心皇甫丹再次使用至阴散。如若出现幻术,立即将其马车点火焚毁。
    再前行二十里,离潼关不过十余里时,迎面跑过来一队举着火把的人马,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军士们纷纷抽出兵刃,民夫们见状,丢下车马要跑。待人马走近,主事的军士上前搭话,经确认,原来是潼关守军来接应,大家才从紧张的气氛中缓过来。前来的队伍一校尉说,粮食交由他们,无需大家劳苦送进潼关。纳兰想着,这都快到潼关了,怎不让大家进关休息。转念一想,不对,事先总管大人没有说让人来接应。他赶紧给一位亲信使了一个眼色,亲信心领神会后,立即上前道:“校尉,都快到潼关了,让我们随行进关歇息,喝口水,吃点饭。大家都这么累了,就这么折返,怕民夫们不干啊。”
    那校尉本骑在马上, 听了后就直接下马,十分礼貌的致歉道:“各位同僚,也不要为难我了。为了防止奸细混入,粮食就到这交割了。如有得罪,也请见谅,我们也是按上面的指示办事。”
    那校尉谦卑温和,说得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人家也解释得十分清楚。潼关原来的守军不过八千人,若说一个军士不认识还说得过去,可要说是校尉,纳兰多少还有几分熟悉的。
    这时,主事的军士对那名校尉说道:“烦请校尉出示潼关行营总管的文书,我们只认文书,不认人。有了文书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对方校尉一听说文书,对着身后的人喊道:“出示行营总管文书。”说完,见后面有些人影在晃动。
    纳兰大喊一声:“那边埋伏有弓箭手,快冲上去,将他们杀退!快点火箭给潼关发信号!”
    二十几名军士听到是自己主官的声音,均拔出兵刃冲向那队人马,对方见已露馅,纷纷应战。后面的弓箭手见人都混战在一起,不敢对准厮杀的队伍放箭,便将箭矢射到队伍后边。几名民夫躲避不及,应声倒地,哀嚎不已。
    混战不久,一支火箭射向空中,潼关方向顿时鸣起号角,隐约可听到喊杀声朝这边冲了过来。
    纳兰一直在暗中观察着皇甫丹,没想到他一声喊,显然辨别出了是他的声音,再加上人已混战在一起,她只和民夫一起扔下车辆,往后四散逃跑。
    对方也不过十几人,听到潼关方向有人马杀过来,顿时乱了阵脚,被斩杀了几员后,往两边的山上撤退。纳兰决心捉拿那名假校尉,他瞅准时机,从马挎里拿出弓,一箭发射过去,那人应声而倒,在草丛中挣扎。他大喊一声:“抓活的”。几名军士跑过去一看,大声喊道:“校尉,射中了大腿,箭抹了毒药吗?人已气绝身亡了。”
    纳兰赶忙过去一看,果然已毙命,撬开嘴巴,显然是口中含了毒药,遇到受伤,便自行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