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第三十五章 夜半截杀
    估摸着在河中漂了一个多时辰,两只筏子一前一后相聚三百来步皆靠上了黄河北岸,大家聚拢清点了一下人数,没少,对劫后余生感到庆幸。尤其是纳兰乘的那只筏子,若不是咏月,还不知往下漂多久,能不能靠岸都说不准。
    纳兰不敢说起咏月,怕触及独孤月伤痛。来到北岸,大家都不知到了哪里,好在有阿翁,他前后左右看了看道:“可能在大禹渡附近。”
    独孤月道:“大禹渡?那对岸就是山塘驿啊!”
    阿翁道:“是的。我们这一漂就是几十里。好在都还活着。今晚我也是喝了酒壮着胆子上了筏子,若不是喝酒,哪敢。这天寒地冻,落水就没命了。”
    可独孤月喃喃道:“咏月只能永远留在这河里了。”
    众人都沉默不声,良久,上官云上前道:“待有机会再给你寻两匹塞外好马,别伤心了。”
    ……
    纳兰道:“现在大家衣服都湿了,天气又冷,又冷又饿的,要不要先到渡口找几家客栈分开住下?”
    阿翁忙道:“不可,我听说叛军早于十几天前已驻在渡口,去了不等于羊入虎口?”
    上官云道:“那要不找一处隐蔽的地方,烧些火,将湿衣服烤烤。”
    阿翁回道:“那就往上游走走,河岸边有一些废弃的土窑,我们进洞里烧火,免得被发现。这一望平川,夜里有火,易被发现哩。”
    几名军士欲将筏子托离河面抬着走,阿翁道:“黄河边的筏子,都是谁需谁用,你们将它拖到沙滩上,不要让水冲走了就行。”
    将筏子拖上沙滩后,一行人便往上游走,没有火把,亦没有月光,凭着感觉,大家摸到了河边的驿道上,在驿道上摸胥着往前摸。
    老翁常年在黄河两岸行船,对地形比较熟,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两里后,在路边几处高坎下停了下来,看看四周,指着高坎之间一条七八尺见宽的缝隙道:“从这里进,里面有个破窑,我们暂且先去那里。”
         一行人便跟着老翁走过一条狭长的通道,约莫两百来步,里面开阔起来,在一高坎下。老翁四处看了看,朝着右边走去,扒开一丛枯草,隐约见是一个洞口,说道:“就是这里了。”
    老翁抓了一把草,钻了进去,在黑暗中摸索,是从怀中抹出火引,轻轻一吹,有了光亮,将草点燃之后照亮了窑洞,是一个烧砖的土窑,里面还有一些未搬出的砖瓦和柴草。
    老翁一边生火一边道:“我也是几年前到过这里了,那次帮忙渡一个人,黄河涨水,不慎漂到了大禹渡这里,天黑了就栖身在这小窑洞一晚。”
    纳兰回道:“挺好,今晚我们就栖身这里了。”
    唯有上官云,面有难色,堂堂一五品员外郎,落到栖身土窑的境地。独孤月找了几块砖,给他叠了一个台子,请他坐,笑着道:“大人,先委屈一晚,明日到了风陵渡,先让阿翁送你过河。”
    燃起火后的砖瓦窑,顿时温暖起来,驱散了寒气。
    上官云坐上去,抖着衣服上的水才说道:“多亏了阿翁,要不葬身于河中了。”
    “大人,客气了,老朽在这黄河上摆渡几十年了,多是为我们郭家往来南北行个方便。没想到,今晚能为各位大人们效一次力,实在荣幸。”
    上官云听了转向独孤月问道:“从风陵渡到大禹渡有你们家族几个摆渡点?”
    老翁欲回答,被独孤月抢过道:“大人,卑职也不知有几个呢。只知道黄河边有我们家族的人。”
    上官云悻悻道:“都说你们郭家宗族势力遍布崤函,看来还真不假。”
    “大人真是言重了,我们郭家不过是关中渭河边的小家族,哪里来的势力遍布崤函?您不要胡乱听信那些谣言。”
    ……
    正说着,窑外驿道上似有马蹄声,众人心一紧,老翁赶紧撤了柴,让火焰小下来,又在洞口堆了些草道:“只要火光不透出去,他们看不到这里的。各位请放心”。
    纳兰觉得不妥,忙对亲兵队正说:“你与我去外边看看怎么回事。其他人一定要保证大人和驿长安危。”
    说完,二人从行囊中抽出横刀拨开草钻出窑,轻轻地走过狭道,见从下游方向有十几支火把,是骑着马,往这边来了。纳兰二人赶紧伏在驿道边的一处草丛中,等那群人走近。
    待那些人走近一百来步,十几个轻骑兵裹挟着一位百姓。这些军士似乎不急,而是漫步于驿道在搜寻着什么?听他们是范阳那边的口音。那身着百姓服装的应是他们裹挟而来的向导,有一名军士不时拿鞭子抽打他。向导只是苦苦哀求道:“军爷,我对这一带真不是很熟悉,也不知你们那俘虏跑到哪里去了?”
    “你不老实!等会将你脑袋给卸下来当夜壶。”
    “军爷,我尽力!我尽力!”
    “哼!不要耍什么花招,看到渡口那些不配合的人下场了吗?”
    “我明白,我明白!”
    “明白就好!”接着像是一位伍长喊道:“弟兄们,睁大眼睛,这小子受了伤跑不远。这回捉住不打个半死绝不放过他。”
    纳兰思忖,原来这伙叛军是在搜寻逃脱的俘虏。在函谷关时,听闻叛军凶残无度,俘虏皆杀,为何偏对一名俘虏如何看重?且这带路之人被逼四处寻找,若是寻到上官大人他们所处砖窑该如何是好?
    于是悄悄与身边的队正吩咐了几句,队正便慢慢爬起,躬身轻跑往砖窑方向去了。
    那向导说:“军爷,那边有几口久置的砖窑。要不我们先到这里看看,会不会藏在这里?”
    “哦!你在前边带路,我们过去看看。”
    纳兰此时心提到嗓子眼上,他担心队正是否已到砖窑报信,通知晚了,他们若无准备必成瓮中之鳖。
    此次,他们扮成百姓,没有带陌刀、弓弩等重武器。而对方有马,有陌刀,还有弓弩……
    在那向导的带领下,那队人马走向狭道,他数了一下,共十二匹马,除了向导,还有十一人,有三人提了陌刀,三名弓箭手,五人手握横刀。
    纳兰见人马都走入狭道之后,便起身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叛军殿后的那名弓箭手好生警醒,觉得身后有动静,回过头来大喝:“谁?”。在他回头一瞬,纳兰快速闪到一土堆后。
    叛军前面的伍长不以为然骂道:“喊什么喊,怕鬼啊!我们一路从范阳打到这里,遇敌杀敌,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老大,我不是怕,是真听到后面有声响。”
    “嗯?是嘛?你们三过去看看!”后面三人准备调转马头,过来看看究竟,纳兰紧握横刀,准备搏杀。
    哪知走在最前面的陌刀手喊道:“老大,快来!那口窑里果然有火光,那厮肯定躲在窑洞里。”
    纳兰一听,更是紧张。
    又听那伍长喊道:“进去将这厮给抓出来!”前面的五骑便冲了过去,许是见洞口太小,大喊几声:“里面的人快出来,不出来老子要杀进来,全尸都不给你留。”
    喊了几声,并未见里面有何动静。便往洞中射箭,还不见人应。几人下马钻了进去。
    纳兰觉得迟早要杀将起来,于是从土堆后轻出,靠近最后一骑,差不多几步之遥时,猛地冲上前,横刀直刺那弓弩手胸腔,那弓弩手被前面的动静吸引,还不知是为何事,刀已插入胸膛,来不及呻吟一声,便已被纳兰推下马去。
    前面几人见后面有动静大喊:“后面有斥候。”欲拽过马头来应对时,纳兰从后卫手上夺过弓弩,发了一箭,一人又中箭落于马下。此时纳兰大喊:“快杀将出来,他们只有十一人。”
    刚一喊,前后左右十几名亲兵已杀出,顿时刀光剑影。就在那一刹那,只见窑内火光一闪,轰然倒塌,进去的几名叛军被埋。
    纳兰以为上官云和独孤月也在其中,大喊道:“窑塌了,你们快救大人和驿长。”
    只见高坎上一人应道:“校尉,大人和姑奶奶无虞,你瞎喊什么,赶快将叛军斩下马。”
    纳兰这时才放下心来,全力解决最后这四名叛军,叛军那伍长好生勇猛,横冲直撞,欲冲出包围到驿道上逃跑。
    纳兰大喊:“弟兄们,不能让此贼逃跑,一旦逃脱,他们引来大队人马,我们都将被诛杀。”
    亲兵听到长官如此一说,将四人死死困住,可无奈没有长武器,不敢近身,那四人也奈于黑暗被困,加上窑内五人被压,生死不明,两人已被从后面袭击而死,战术已乱。纳兰所带亲兵虽无长武器,可他们捡起砖石、瓦砾,一顿猛砸,四人亦被砸得头昏眼花的,一时摸不到来时的路。
    纳兰看准时机,连放两箭,又有两人落马,那伍长见此有些狗急跳墙,看准了纳兰守的那道口薄弱,勒起缰绳朝马使劲一脚朝纳兰这边冲来,纳兰心一惊,如若让他逃走,那此行计划将全部泡汤。
    于是心一横,待他冲过来时,他亦猛的斜步冲上坎壁,那伍长见前面有人侧登崖壁杀来,拿刀来格。纳兰紧握横刀借着登步之力劈了过去,势不可挡,伍长刀立断,来不及呻吟一声,已是身首两端。而那匹马受惊,跑上驿道,已然追不上了。
    剩下的那名叛军军士见此,赶紧下马跪下求饶道:“各位兄弟,我是被他们强迫征来的,你们别杀我,别杀我……”。此时亲兵已将其与向导捉在一起,欲杀以绝后患。
    纳兰忙喊道:“向导是被逼,不要难为他,先将那俘虏带过来。其他人赶紧收拾东西,填埋尸首。”那向导听了如捣蒜般地磕头道:“谢谢大人明鉴!”
    纳兰问俘虏:“你们在追一个什么人?”
    那叛军俘虏如倒豆子般地说道:“大人,我们追的是一位朔方军斥候,他窥探到了我军……哦,我们叛匪的一些军事部署被抓,大将军说要亲自审问,没想到看押期间,竟然让他跑了。”
    “是在大禹渡被抓的吗?大禹渡还有你们多少人?”
    “是在大禹渡被抓的!他是来我们大禹渡刺探军情。我们大禹渡有……”
    “快说!到底有多少人?”
    那叛军嗫嚅道:“现驻有一千人!不过后续军队差不多有一万多人。”
    此时上官云和独孤月也下来听到,心中都大吃一惊。
    “那风陵渡有多少人?”纳兰问道。
    “风陵渡,我们还只派了一些尖兵在那里活动。我听说,等待进攻潼关之时,才准备占领风陵渡,以便策应。”
    “你一个小兵,怎会知道如此机密之事?”纳兰厉声问道。
    “大人饶命,饶了我你们会有大用处的。”
    “有何用处?”
    “大人,小子其实是录事,今天不过是同乡相邀,出来玩一玩,透一下气,没想到遇到各位大人。”
    上官云道:“那你现在失踪了,他们不会四处寻你?我们不杀你,就是祸患。”
    “大人,切不可,留我性命,我必报答。我能给你们提供更多的信息与情报。”
    “将你所知的悉数告诉我们。”
    “大人,你要答应不杀我,否则我死也不说了。”
    纳兰指着上官云道:“他是我们的头,他说到做到,快说!”
    “我不能全说!说完你们就要杀我了。”
    此时队正过来提起他的脖子道:“你还在这里讨价还价,我现在就杀了你。”
    “别!别!我说,我说,其实你们崤函部署的一万募兵,已经叛变……”
    他一下子又吐了十几条信息,上官云需要将这些信息撰写成文,赶快传递给朝廷。
    于是走到一边与纳兰、独孤月商量道:“这俘虏很重要,杀不得,若能带到潼关,十分重要。”
    纳兰担心道:“若他半路使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办?再说他一个录事失踪,叛军必然会严查,我们怎么带得他过河?”
    “想尽一切办法,带他去潼关。还要想方设法找到朔方军的那位斥候。”
    此时队正走过来道:“那向导说他知道朔方军的斥候藏在哪里?”
    “带他过来问话。”
    队正带着向导过来后,向导道:“各位大人,那位斥候是我藏了起来的,可藏的位置在大禹渡附近。你们是不是派几个人将其接过来?”
    “你所说可是真?”
    “小的绝不敢说谎,叛军杀我族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就算我们信你,可也没办法将他救出啊。这一队人马被我们截杀,他们肯定会调派更多的人来搜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