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第三十七章 入乡随俗
    纳兰与独孤月正说着话,身后突然有人来报:“二位掌柜,叛军一百余骑朝风陵渡急驰而来。”
    “叛军岂能容人从自己眼皮底下截杀十余军士,且救走了朔方军斥候,如此大辱,他焉能不来”。纳兰知追兵必会来,不知会如此迅速。
    此时,上官云身披笠衣,头带斗笠突然来到望江楼,身后有管事、老翁,有两位化妆成贩夫的军士押着俘虏。上官云很紧急地对纳兰和独孤月道:“形势紧急,我且先带俘虏过江。”
    纳兰道:“大人,如此甚好,待叛军到来,倒走不成了。”
    “嗯,我们即刻将骑马上行十里,然渡至潼关。本官非贪生怕死,而是急需将近来情况尽快向朝廷禀报,情非得已。你们定要齐心协力,如钉一样铆在风陵渡,这是太子殿下再三叮嘱的事。”
    “卑职明白,请大人速速前行,切不能耽搁。”随后对两名军士嘱咐道:“全力护大人周全到达彼岸,不得有失!”
    “请校尉放心,誓死保护大人!”
    独孤月此时对老翁拱手道:“阿翁,有劳你了!渡过之后,你也跟着回郭家庄吧,在祠中养老,不要在这河上漂泊了。若是父亲问起,便说是我的主意。”
    老翁突然老泪纵横道:“多谢小姐,老朽知道了。送大人过河便回郭家庄。”
    尽管独孤月与老翁说了几句无厘头的话,让众人生疑,可管事催促道:“大人,赶紧走吧,待叛军到来就走不成了。”
    上官云拱手道:“保重!”说完便急忙从巷道中穿过,骑上马往上游策马而去。
    约莫半刻钟,一阵轰鸣般的马蹄声风驰而至,风陵渡街道上挥舞着兵刃的叛军在嚣张地乱窜,随意地冲入店家、房中滋扰,吓得街上的百姓抱头鼠窜、避之不及。好在他们还没有开杀戒,这时一校尉模样的人骑着马出来喊道:“请风陵渡亭长大人出来说话。”
    这时见一位躯体颇肥壮的中年男子上前答道:“各位军爷,风陵渡没有亭长,只有里正,鄙人就是风陵渡管事的里正,姓刘,名营。请问军爷此来何事?”
    纳兰正想着如此仓促之间,他们新来不熟情况就要应对这样的紧急情况,有些凶险。入若拼死一搏,太子殿下置放他们到这里的目的,将毁于一旦。且看事态发展。
    且听那校尉坐在马上听了里正回答后,说道:“刘里正,昨晚你们风陵渡可有陌生人到来?”
    “校尉,我们风陵渡可是东来北往、南行西去交通要道,这里往来人口每天不下一百来人,这个我一小小里正实在没法管得过来。”
    “可据我们的探子来报,昨晚来的这些人可是有些不同。”
    “校尉,我真只是这风陵渡的一个里正,且这渡口又没有城郭,人家想进就进,我是没有一点法子。”
    “哦!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吧?”
    “这哪能不知道,从范阳来的。”
    “知道?那为何还不将情况如实禀报!”
    “小的,实在不知,这仅仅是一个渡口,校尉,你别难为我了。”
    “哦!是我难为你了吗?”
    “小的,真不是那意思!”
    只见那校尉突然拔出横刀直抵里正的胸口道:“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没听说过大禹渡的事?”
    哪知那里正被刀抵着竟然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回道:“知道,你们在大禹渡杀了人。”
    “那你还不快些查实哪些人经过风陵渡。哪些外乡人在风陵渡?”
    纳兰心中一紧,正思忖该如何应对时,刘里正又说道:“校尉,实话告诉你,我真不知道。”
    “看来你心气很硬啊,里正!今天我倒要看你硬,还是我的刀硬。”说完,抵住里正胸口的刀刺破了衣服,戳进了肉里,流出了鲜血。
    而里正还不慌不忙地说道:“你今天若杀了我,明天安禄山必杀你。”
    “哟,你敢乱呼我们大将军的名讳,只怕你死得更惨。我们大将军马上就要登基做皇帝了,你不知道吧!哈哈”
    “他就是做了皇帝,也得给我这份面子。”说完,旁人端上一只盘子,盘子里放着一块腰牌,和一张写有文字的书札。里正面无表情地说道:“校尉请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校尉见了轻蔑地笑道:“今天我就要看明白你怎么这么狂。”说完,拿着盘中的令牌,认真看了一遍,脸色立变,且大惊失色,后拿起纸张阅看了后,连忙翻身下马拱手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立即将人马撤出风陵渡。打搅里正大人了。”
    说完,即翻身上马对着众军士喊道:“撤!快!”其余军士感到莫名其妙,但长官发了号令,只好撤出。
    里正也好像没事人一样,见兵撤了,也没为难他们。而他对胸前流血的伤口也无丝毫在意,叫随行的那人收起令牌和书札径直往家中走去。
    这一幕看得纳兰很是惊讶,这里正竟然有这本领,一块腰牌和一纸书信,就退了这一百多骑兵兵了。
    心中暗思,难怪太子殿下在这节骨眼上,安排他和独孤月到风陵渡驻扎,有此牛人,自然不怕叛军来袭。可是这里正手里拿的是何令牌和书札呢?
    纳兰想,既然已来风陵渡开这酒肆,以后肯定要与这里正交往,不如趁此机会与他认识一番。
    纳兰走了下去,迎面遇上了正欲往回走的里正,忙上前对里正拱手道:“鄙人新来的望江楼掌柜见过里正,还望里正能来参加巳时三刻的开张庆典?”
    “熊老板(纳兰在风陵渡姓氏),鄙人早有耳闻了。庆典就不参加了,你们这些外来的人少来给风陵渡惹事就行。”说完,招呼也不打,大腹便便地往街头走去。
    独孤月在一旁听了,正欲上前与他理论几句,被纳兰一把拉住,独孤月嘟囔一句:“你拉着我干嘛?”
    纳兰对身边两个“伙计”道:“扶夫人回去休息!”
    独孤月挣脱“伙计”的搀扶,径直走入店里道:“姑奶奶还没这么老!”
    到了巳时三刻,望江楼门前早已张灯结彩,镇上的街坊邻居都来了,管事自然是忙里忙外,招呼客人,安排宴席。管事其实姓夏,在渡口经营着一家制衣铺,夏管事此时已化身为纳兰的舅父,舅父自然对外甥的来历好一番包装,说着外甥一直在河东道经商,因兵变,生意萧条,就准备去河西。望江楼原黄掌柜是故交,因要事要回长安,酒肆无人打理,请求外甥前来承接下来,外甥亦是为了帮黄掌柜才滞留此地,谁都知道这乱世,做生意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街坊邻居听了管事这么一说,附和道:“这黄掌柜也是,怎么手一撂,就将这摊子交给了你外甥。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可有些难做生意。你这外甥也是憨实,竟然也愿意接这么个摊子。”
    “我是劝他莫接,到长安去,可他不知那根弦搭错了,说想站在这风陵渡上看黄河,你说儿戏不儿戏。”
    “是够儿戏的。看你外甥夫人挺威严的。”
    “的确,啥事都看他夫人行事。惧内!哈哈,咱不说他了。咱喝酒……”
    这时,纳兰在中堂拱手端杯道:“各位乡邻街坊,熊某不才,接下这望江楼,实乃受朋友黄掌柜之托……熊某不期望它能赚多少钱,只希望能在乱世能与各位乡邻安贫乐道于此,免受灾祸。我们先饮下这一杯,今后要靠各位乡邻帮衬!”
    饮了一杯后,纳兰继续说道:今天,叛军骑兵到来,多亏了里正大人,里正大人虽然没有来参加庆典,可里正大人才是我们风陵渡的大靠山,让我们免于兵乱,在此提议,向在座各位先敬里正大人一杯。”
    “好!敬里正大人!”
    纳兰与众乡邻频频拱手举杯,几十杯下肚,已是眼饧耳热,走路有些不稳,话语也多了起来,夏管事和独孤月见到,怕他酒喝多了,不慎吐露真言,便上前劝说回房歇息,不宜再喝了。
    纳兰听了故做惊讶与独孤月嚷道:“你这娘子,我在此与乡邻街坊喝几杯酒能有什么事。退下!”
    独孤月一听立马怒了起来,猛地一脚踢在纳兰的腿上,扭头就上了楼。纳兰冷不提防被踢了一脚,本就有些醉了,腿就要弯下去,夏管事见了忙扶起说道:“夫人不让你喝,就不要喝了,快随我入房中歇息去。”又扭头对对着乡邻街坊道:“抱歉!抱歉,我这外甥不胜酒力,醉了,醉了。”
    而纳兰对着独孤月的背影道:“你敢踢我,我让你好看……你……”
    夏管事忙凑到耳边道:“适可而止!”
    纳兰听了并不以为然,继续追骂着被夏管事扶进屋里。而装扮成厨子、跑堂、小二的六个亲兵,也是第一次见纳兰这般失态,也见独孤驿长这一脚踢得够狠的,这对“夫妻”怕是难相处了。
    到了里屋,夏管事嗔怪道:“今天你们俩怎么这般失态?”
    纳兰突然立起,醉态全无道:“舅舅,没事!全当演一场戏遮人耳目而已。哈哈!”
    “我也纳闷,这么点酒能醉倒校尉。校尉果真是装!”
    “舅舅,走到哪山演哪山的戏剧,这一点我还是转变得过来的。”
    “这就好!我看独孤驿长倒有些无所适从。”
    “舅舅,没事!她是有婆家的人,被发配风陵渡与我搭伙纯属没办法。我当众这么说她,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可以理解。舅舅放心,我们有分寸的,不会忘记自己干什么的。”
    “好!外甥,这我就放心了。”
    话音刚落,独孤月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姑奶奶我不舒心。”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纳兰有些开心地笑说道。
    “纳兰,我好心劝你不要喝酒,你凶什么凶,我又不是真的娘子。”
    见到独孤月气势汹汹,夏管事忙道:“外甥娘子,且息怒,息怒,不要声张。”
    “我才不是你外甥娘子,他若再这样,我给上官大人书信一封,让他‘休妻’。”
    这时沉思了一下的纳兰说道:“独孤驿长,这不是儿戏,不是在你潼关总驿的衙门,这是一河之隔的风陵渡。我们潜伏下来是太子殿下亲自安排的,我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你又何必当真呢?”
    “那我劝你莫要喝酒了,担心你酒后失言,也是为了长久潜伏啊!”
    “我当众说你几句,更显得我装扮成生意人的脾性。我们都要改变过去的特征,将自己装备成另外一个样子,才更安全,不易被发现。”
    独孤月听到此说,也就不做声了。
    夏管事,这时出来圆场道:“二位,为大计着想,都不要计较对方了。刚下来后,我觉得这假戏真做,在这风陵渡望江楼的熊掌柜,稳稳妥妥是个惧内的人了。哈哈”
    正说着,跑堂的进来禀报道:“朔方军斥候醒了,校尉,是不是过去看看。”
    纳兰厉声道:“这里只有熊掌柜,哪里来的校尉?”
    跑堂赶紧道:“是!是!熊掌柜,我记下了。”
    纳兰吩咐道:“刚才进屋时,我已醉了,还是请驿长,不,夫人前往一趟吧!”
    独孤月听到“夫人”二字又要发作,纳兰赶紧拱手低头认错,她只好随夏管事避开还在酒宴中的众人,来到夏管事家中。
    在暗格中,独孤月见到了醒来的朔方军斥候,他见到身边皆为陌生人,很是警惕,问是哪里?
    夏管事回道:“这是风陵渡。”
    斥候环顾了一下,再看了看几人道:“我不知如何到了这里,谢谢几位救命之恩”
    “勿谢,我们能救你,也能保护你,你且养好伤”
    “那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与叛军为敌的就是我们的兄弟。”
    听到如此说,他才放松下来道:“我是朔方军仆固怀恩麾下致果校尉司徒博。”
    独孤月上前道:“司徒校尉,你安心休养,等身体完全恢复,我们会派人送你归队。”
    “可我真不知你们是什么人?”
    “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们是一路人就行了。你能醒过来,真是万幸了。开始救你回来,那个样子,我都以为你活不成了。没想到几个时辰,你就醒过来了。”
    “是的,我也以为自己被叛军抓住,怕是活不成了,没想到大禹渡一位姓姜的兄弟冒死将我救了出来,藏在他家的一口废弃的灶塘里,随后我就不知怎么来了这里。”
    “是我们的人将你救出来的。你现在很安全,安心养着就好。不要有什么顾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