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第三十九章 铁蒺藜案
    南宫寒将令狐嫣夜晚之言向令狐昭说了后。令狐昭亦吃惊,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存这番心思,非要找徐臣不可?
    南宫寒劝慰道:“还是从长计议,莫拿身家性命来冒险。”
    “可是呆在这里也是冒险,万一身份暴露,岂能苟活。”
    “苟活一天算一天,现在真没有什么万全之策。若是你一人,确实难不倒你,可是令狐娘子,不善骑马,又不善长途跋涉,如何迈得过虢州?即是重回长安,走剑阁南下,没有驿道,走不了马车也是不行。你们从华亭到长安可是足足走了六个多月。”
    “你是怎知道的?”
    “令狐娘子昨晚上与我说道。你们是从三月出发的,至十月才抵达长安。”
    令狐昭听了有些怒道:“连这都告诉你了。贤侄,她可还是未婚女子,你可别将她给带歪了。”
    “叔父,我视你为青山,你却不能当我为草芥啊。”
    令狐昭闻言,自知言语有些过了,便道歉道:“贤侄,我此行使命就是保全嫣儿,我个人已不足道,望体谅我之心思。”
    “理解的,我们三唱这一出也是迫不得已,局势稍有缓解,我就想办法送你们走。”
    “就怕日久易生情,何况你们不但在同一屋檐下,还在同一房里。”
    南宫寒欲再说几句,转而又有些沉默不知如何应答了。
    
    其实很少有人知,南宫寒是极其宠妻的一个人,虽身为朝廷密探,一年四处奔走,但对家人却极其温存有致。
    他夫人原为家中一婢女,姓周,父母家穷,养不起便将其卖入南宫家做补洗丫头。
    少时的南宫寒调皮捣蛋,经常欺负她,并经常给她使袢子,害得她经常被管家打骂。 
    有年夏天,南宫寒贪凉,躺在院中的井栏上乘凉,不曾想睡着了,在梦里一个翻身,掉到井里。瞬间的惊吓,让他在水中已不知所措,使劲扑腾、挣扎。越扑腾呛水越多,后来觉得自己快要挣扎不动的时候,是一个人将他拉起,脱离了水面。救他的就是那位婢女,让他免于一死。
    从那之后,他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欺负那婢女,事事护着,并经常帮她做些事情。或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婢女待他还如以往那般,做好份内事,不讨好,也不奉承。
    直到过了好几年,彼此都长成人,管家根据母亲的意愿,要将婢女嫁人,这可急坏了南宫寒,到父母面前游说,说什么也不能将他的救命恩人嫁作他人妇?
    母亲问他:“你愿意让她伺候你一辈子,那就留下做妾吧!”
    从不敢忤逆父母的南宫玄,那次却声泪俱下道:“儿愿与她结为秦晋之好,娶为正妻。”
    父母大惊,大骂不孝子孙,以南宫家的地位虽然比不上王后将相,可也是名门望族,怎能娶一个婢女为正妻?
    经过几次挣扎无果,南宫寒只得采取迂回策略,同意娶正妻,可条件是先纳妾,先将婢女纳为妾,再迎娶正妻。
    其父母听了,觉得先纳一个贴身的妾也不违背礼制。可等纳了妾,学业有成之后,南宫寒便受朝廷委派,巡游各地,正妻之事早已抛之于脑后。
    周姓婢女被纳妾后,性情醇和,未有什么非分之想,仍称他为公子,仍像过去那样照顾他,并不时进言,奴婢出生贫寒,能得公子眷顾已是三生有幸,希望公子早日迎娶正妻。
    为此,南宫寒也是笑笑,也不多做解释,内心越是觉得娘子心地醇厚,眷爱有佳,待婢女已生下一男一女后,南宫寒便与父母说自己无意再娶正妻,周氏虽为婢女,却宅心仁厚,可成为一家之主。父母听后觉得再也无法说服他,只好随他了。
    可周氏却不从,坚称自己出生卑微,无德无能成为南宫家的女主。南宫寒听后道:“你能舍身救我就是最大的功德, 你若真心待我,家中女主非你莫属,我无意于她人。”
    周氏听后泪流满面,勉强答应下来,成为南宫家的少夫人。
    ……
    
    晚间,南宫寒接到了南宫悦的飞鸽传书,南宫悦在书中寥寥几语,述自己在青龙镇处境堪忧,望他施以援手。
    他陷入了深思,南宫悦作为朝廷的一名密探,经验并不丰富,如今独自一人在青龙镇,势单力薄,没有后援,的确有些委屈。何况她还是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岂能无人眷顾?
    可思来想去,的确也施展不出好办法来,撤回长安是来不及了。自己现在又动不了,极有可能暴露身份,到时命不保是小事,可能要坏陛下的大计。
    而陛下并没有对诛杀高仙芝、封树清而认识到战略的错误,圣旨接连二三要求哥舒翰向东出击,将叛军打败,挽回大唐的颜面。哥舒翰则以刚上任,粮草不足,按兵不动。
    朝廷和叛军都预感到一场大战即将到来,双方都在积极准备。而各自的斥候、密探都竖着耳朵打听着各路信息。
    令狐昭与南宫寒分析道,如今陛下偏听偏信,认为叛军是乌合之众,却不知除了安西精兵,河东亦多年与契丹、室韦人作战,练得亦是人强马壮。纳兰指挥的函谷关一战,虽挫了叛军锐气,但远不足以打击他们的士气。我觉得你要将这些信息,写进邸抄,希望能打消陛下东出潼关的战略意图。只要相持一年,叛军久攻不下,加上各路节度使勤王,到时精锐前来剿逆,叛军必败。
    南宫寒结合令狐昭的分析,连发了几份邸抄,似乎并没有撼动陛下东进的意志。
    
    而在青龙镇,亭长司马错真的准备建乐坊了,而且就放在伏牛客栈。这令南宫悦十分紧张,感觉到司马错非拉她下水了。
    而远在长安的骠骑将军高力士此时亦忙乱不堪,并没有任何指示,堂兄又困于靖安,也等不到兵部传驿斥候的帮助了,思来想去,不如自己动手,先将亭长杀了,免得他为虎作伥。
    可司马错未必能轻易就犯,手下也有好几个人,没有周密的安排,不足以将他拿下。她将密探所用的那些招数都想了一遍,如暗器,下毒,制造灾祸等,都不是她一人所能完成得了。
    论武功,自己绝不是屠夫、铁匠等人的对手,暗器使用也十分蹩脚。唯有下毒,可是要下毒谈何容易。自己又鲜有往来于伏牛客栈,突然前去,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天气渐冷,她痴痴地望着窗外,看到伏牛客栈往镇街这边来的路有一条斜坡,路上结冰了,一名乡邻不慎摔了一跤,四脚朝天,不禁计上心头。因她知晓,每逢五夜晚,亭长必会去玉酿房饮酒,且喝到半夜。
    傍晚,她瞅准一位挑水的男子欲经过斜坡,她赶紧抱了一匹绸缎急匆匆地迎面过去,踩在冰面上一滑动,摔倒于地,就向下滚去,那位挑水见有个人摔倒,滚了过来,急得欲躲闪。哪知,“嘭”的一声,来了个仰面打叉,两桶水全洒在了地上。南宫悦连忙去拉摔倒于地的男子连声道歉,男子本一肚子气,见是绸缎庄漂亮的南宫老板,也就不好发作了。
    到了夜间,气温骤降,洒在地上的水早已成冰,人畜要通过,必摔不可。南宫悦将几枚锋利的铁蒺藜浸染了剧毒,并裹上泥,待夜深,均匀安在那斜坡处,等待司马错经过,不管怎么摔?怎么倒下?必然会中招,一旦剧毒入血,两三天即可毙命。
    深夜,她静静地等待着司马错经过,可一直到寅卯时刻,也未听到有人经过。她心里又莫名害怕起来,担心若第二天天明,早起之人若摔倒,中毒岂不伤人性命。就在惶恐不安中,见屋外有火光,不久火光冲天,莫非是镇上着火了?连忙翻身起来,收拾重要东西,并到后院松开鸽笼,才打开门看外面,不少街坊都出来了,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待看清楚,原来是亭长带着莫四、万佛几人从镇南拖了一车松毛,在斜坡上烧火呢,一打听才知亭长看到斜坡上这么滑,积水成冰,便想到了烧火融冰的办法,免得走夜路的人被摔伤。
    问明原因之后,街坊对亭长义举深为感念。
    而南宫悦计划算是落了空,可也好,伤不了司马错,那铁蒺藜上的毒被火一烧也就失去了毒性。
    南宫悦回屋之后安然入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穿衣而起,才知李虎手下几名军士骑马经过镇街时,一匹马踩到了铁蒺藜,立马翻滚在地,马上的军士也摔了下来,动弹不得。其他军士查看了马脚后立即向李虎禀报,李虎大怒:“竟然有人要谋害驻军?全镇戒严。”
    不久上千军士进到镇里,将青龙镇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人都被叫到镇西一空地上后,李虎威风凛凛地走到前面,对众人怒视道:“你们中间有胆敢谋害驻军,真是贼心不死。若不交待谁人所为,今天就在这冰天雪地上过夜。”
    底下的人均议论纷纷,有的人说是谁做的赶快站出去,不要连累别人;有说不知情的;……
    听着众人的议论,南宫悦为自己的冒失连累众人在内心自责不已。
    李虎见人群中没有人站出来,转身对司马错道:“司马亭长,昨夜你和莫四几人在那里焚火,可为哪般?”
    司马错忙战战兢兢地上前道:“卑职是见那处结冰严重,怕夜中人行通过摔倒,且结冰又厚,故用此法融冰。”
    “看来亭长真是关心镇上百姓安危啊!”李虎斜眼看过去喃喃地说道。
    “卑职也是职责所在。”
    “既然如此,那请亭长随我进到各家各户搜寻一番,找出这铁蒺藜的出处如何?”李虎手中举着那颗铁蒺藜狠狠地说道。
    不曾想,唯唯诺诺的司马错这次竟然斗着胆子回道:“大将军,青龙镇自隋——文帝期间建镇以来,不知被多少兵马踏过,镇街上有几颗铁蒺藜,再正常不过,何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李虎歪着头看着司马错,眼中露出邪笑道:“亭长大人,今天是怎么了?喝了豹子血,还是吞了老虎心了。竟然敢在本将面前瞎咧咧。来人啊,将其拿下,捆起来。”
    只见几个虎狼军士下来架着司马错,司马错抖抖索索地就被五花大绑给绑了起来。司马错亦求饶道:“将军,小人知错,小人知错……”
    那校尉姚师莞,上去就朝司马错左右开弓,几鞭子下来,打得司马错皮开肉绽,哀嚎不已。
    此时底下的莫四、万佛、铁匠、屠夫等人准备上前,李虎指着几人道:“你们休要上前,上前我让他立马毙命,信不信?”
    莫四等人忙上前跪在地上拱手道:“将军,亭长真是一片好心,昨夜不忍人摔伤,用火融冰,今日谏言亦是情理之中。恳请将军高抬贵手,放过亭长……”
    底下一众街邻在寒冷中纷纷跪下含泪求情。南宫悦为自己主导的这场祸事很是自责,泪流满面。
    而李虎显然不为所动,继续道:“你们这些厮,司马错是包庇,懂吗?这铁蒺藜乃朝廷羽林卫所用,本将军认得。如若此人不站出来,本将定将青龙镇翻个底朝天。”
    南宫悦一听,差些瘫倒于地,她忘了李虎乃皇室宗亲,长期在军中任职,对羽林卫所用兵刃、暗器知晓。这真是悔不该,自己不如主动站出去,任剐任杀,方不连累青龙镇众街邻。
    当她正要强鼓起勇气站起时,见慕容城、宇文兰、哑巴几人走了过来。
    慕容城走近李虎朝李虎耳边耳晤了几句后,便走开了。
    南宫悦正在思忖自己的行踪被他们发现了?却不曾想,李虎便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都起来吧!司马亭长所言不差,青龙镇两百多年里历经多少兵乱,怎能没有几颗铁蒺藜。没司马大惊小怪的。各位都起来吧。”
    司马错在一旁残喘道:“多谢将军开恩!饶了小人。”
    李虎转身对姚师莞说道:“还不快给亭长松绑?老子话都还没说完,你动什么鞭子。”说完,朝姚师莞猛的抽了几鞭,抽得姚师莞抱头鼠窜,哀嚎不已。
    莫四等人赶紧上前将司马错扶着去了伏牛客栈,随后万俟梅和诸葛先生分别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