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斥候 > 第四十一章 欲赴洛阳
    安少帅放心地连服了南宫寒给他开的药,越来越开心,对南宫寒亦是另眼相待,告诫属下随从,不得难为南宫先生和先生的家人。由此可见,他对南宫寒医术十分认可。
    已近年关,有日安少帅将南宫寒单独叫到楼上的阁间,这是南宫寒第一次进到安少帅的房中,与他想象的奢靡完全不一样,这个安禄山的大儿子,不仅不奢靡,房中陈列得有些太过简单,一榻一桌而已,榻上的一件袄子,已是陈旧不堪,书桌上整齐,归类严谨,在南宫寒进来之前应做了遮盖,可见此人心细如发。
    南宫寒不禁暗暗吃惊,不知此番叫他前来是为何?难道自己露了什么马脚不成?如若露了马脚也不会独自叫他一人前来,应早已将三人拿下,思忖良久,终是想不出什么头绪。
    到了屋中,安少帅请南宫寒榻上安坐,南宫寒推却道:“鄙人怎敢与少帅同坐,就在旁边恭候罢了。”
    安少帅再次道:“先生,请上座。”
    南宫寒不敢再推辞,一副勉为其难的神情道:“鄙人听从少帅的安排。”
    俩人落座之后,安少帅为南宫寒添上了一盏茶,“先生请喝茶!”
    南宫寒谦让道:“少帅先请。”
    安少帅拿过一盏茶,一饮而尽,道:“先生如此精通医理,又如此识得礼节,应不是一般的粗鄙人家出生。”
    “少帅过誉了,鄙人医道粗浅,仅会些头疼脑热的简单方剂,并不识医理。按《内经》所云,鄙人连岐黄之道的下工水平都达不到。另少帅所言礼节一事,鄙人出生贫寒,因早年在长安医官学医,颇识得一些礼节而已。”
    “南宫先生还是信不过我啊!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想请先生来是希望给我的一位长辈看病,明日即出发,赶往洛阳。”
    南宫寒一听,内心大吃一惊,想着如何推脱,可转念一想,这岂是推得了的,不从肯定会出大麻烦,从了或许还有机会。如能趁机回一趟洛阳,顺便看看那里的情况,又何尝不可。于是他又假意推脱道:“少帅,鄙人真的才疏学浅,洛阳名医济济,何必请我一个不入流的人,我真的只懂些皮毛,不会治病。”
    “南宫先生若是执意推辞,那就是看不起本帅了。”
    南宫寒见此就顺水推舟道:“少帅,鄙人愿意去洛阳,可是如若诊治有误,鄙人性命事小,误了少帅的荐举那才事大。”
    安少帅听了哈哈大笑一阵道:“南宫先生,你果然是聪明人,明哲保身啊。无非是要下一份治差治好皆与你无关的承诺嘛!这个本帅可以给你写一份文书,如何?”
    南宫寒听到此话,确实无法确定吉凶,一切或许要等到见了那位病者再做打算,如诺他们真要杀自己,那也是难以逃脱的,于是忙拱手道:“鄙人一切听从少帅的安排,听从少帅的安排和吩咐。”
    ……
    晚间,南宫寒又去找令狐昭商议,令狐昭听了后亦说这是打入叛军内部绝佳机会,只是此去若是周旋不慎,惟恐招来杀身之祸。另,到洛阳,到底是给何人看病?
    南宫寒思忖道:“是哦,给何人看病,要这么大费周折?”
    令狐昭想了想,正欲说,南宫寒直接脱口而出:“安禄山……”
    令狐昭颔首示意。南宫寒继续说道:“久闻安禄山躯体肥胖,肚皮都垂到膝盖了,肥胖之人必有疾患,何况胖成这样。”
    “那么说,你有把握治疗这病?”
    “此病痰湿相结,加上食无禁忌,女色无度……岂是一两剂汤药所能奏效的。”
    “那你此去若无效,如何脱身?”
    “我观少帅并未担心他父亲的病情,找我去怕是应景。且我已有谋划,准备用峻猛之剂,让其有些起色,好脱身,如果真无法脱身,也只好效忠朝廷。”
    “准备用暗杀的手段?”
    “岂能轻易暗杀得到?趁其不易察觉,用猛药调动他全身真气,蹦跶一些日子,精气耗完也就差不多了。”
    “办法是好,可是这也将你搭将进去,这事传到朝廷,以后还没办法说清楚,你到底是打入他们内部,还是叛敌投降?”
    “这些我都思量过了,我已写了简短的邸报向朝廷做了禀报。另外,我写一份详情书,等我走后,你想办法进入暗格,放于暗格中,用蜡封好,勿令鼠蚁啃噬。如果我此去无回,你想办法成交到南宫悦手中,或上官大人手里,陈情清楚,那我妻儿老小可得朝廷赡养。”
    “不要说这些,你一定可以回来的,我父女二人还要依靠于你。”
    南宫寒不经意地笑了笑说:“能活肯定不会找死。我答应你,尽力。你们若有机会,也可趁机逃走算了。”
    “如果没有得到你的确切消息,我们不会轻举妄动,想必他们也会将我们押为人质。”
    “有道理,那只有见机行事了。”
    ……
    晚间,令狐嫣又凑了过来道:“南宫兄,你的医术还真不赖,几剂药下来,月事已下。”
    “那就好,将剩余几剂全熬了吃,差不多就调理得差不多了。”
    “嗯,好!可我听大帅一随从说,大帅请你到洛阳给人看病?怪我,若不是我你也不会露你的医术,也就没这回事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别担心了。你就安心在靖安休养吧。不出一年,这大战就有结果了。到时说不定又可以看到你的夫君了。”
    “可是你这一去,亚父跟我就无依靠了。”
    “也许去几天我就会回来的。”
    “但愿如此了,我与你同屋檐下这么些天,开始很是怕你,怕你轻薄于我,可是这么些天过去,你不但没有轻薄于我,还是真正的君子,令人敬重。”
    令狐嫣的声音有些大,南宫寒赶紧掩住她的嘴,哼唧了几声,继续轻声道:“令狐娘子言重了,国难当头,谁还有心思想这些,能苟活一命已俨然不易。”
    “那我希望南宫兄能苟活归来!”
    “一定的,我答应你,你且回榻上歇息吧,明早还要早起。”
    ……
    第二天晨起,南宫寒准备好远行的衣物,令狐嫣将其打成一个包袱,放于桌上。少帅的随从待令狐嫣进了厨房,对南宫寒道:“南宫先生,满腹学识,一表人才,怎会娶这样的丑娘子?”
    “妻丑人贤啊,何必要娶那种花枝招展的呢?”
    “南宫先生果然是高人,鄙人只是随便说说,请先生不要介意。”
    “怎么会,妻本来就丑,难道要说成漂亮不成?”
    “那也是,不过依鄙人来看,先生娘子模样倒是很周正,就是脸上麻子多了些。最近一些时日,感觉先生娘子麻子少了些,莫非是先生的药起了作用?”
    “可能有些用吧,战事一起,我们惊吓不已,拙荆年纪尚轻,没见过这些阵势,吓得不得了。我们原来本欲逃往关中一带的,无奈老岳父说放不下经营这许久的客栈,于是在后山躲避了好些时日,先前镇上不少人都躲于山上,后来就慢慢走散了,有的可能去了关中,有些或许是被财狼虎豹祸害也未可知?所幸,逃回得遇少帅,善待我一家人,在下感激不尽。”
    “那是,我们少帅可是好人。”
    “是好人,大好人。”
    “我跟你说,南宫先生,你可别说出去,少帅可是安大帅最看中的儿子。跟着我们安少帅不会差。”
    “我就一烧火做饭开客栈的,哪里有机会跟随安少帅?”
    “南宫先生这是与我装糊涂不是,少帅都要请你去给安大帅诊治了,你还说不知?”
    “这个,军爷我可不敢乱说,少帅的确是说今天带我去洛阳,但是去给谁看病,我真不清楚。鄙人胆小,不敢过问太多,望军爷谅解。”
    “南宫先生果然谨小慎微,以后若成为了少帅的红人,切莫忘了在下。”
    南宫寒心里其实倒吸一口气,八九成真是去给安禄山诊治,可不敢问太多,又想先摸到一些安禄山的病情,于是决定将这一随从绕进去,让他自己说出来,“军爷,在下真不知少帅带我去长安何事?安大帅这么大人物,也轮不到我给他诊治啊。”
    “南宫先生有所不知,大帅自起兵以来,身上接连二三长毒疮,屡请大夫诊治,皆无起色,大帅亦是喜怒无常,已连杀了几位洛阳名医,洛阳医家要么上吊自杀,要么想办法逃出城,出走他地。”说完,随从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意道:“接下来,就看南宫先生的了?”
    南宫寒脑中掠过一丝寒光,看来此行真有可能九死一生,可是现在若谋划逃走,已然不可能了,这可真将自己给押上了。令狐昭多次与他商量想办法逃走,他都觉得自己潜伏下来能收集更多叛军的动向,可让朝廷参考。可朝廷俨然没有重视他的邸报,导致错杀了高仙芝、封树清两位将军,自毁长城。
    他想到此,故意放声大哭起来,令狐嫣和令狐昭闻声而来,自然知是何事,故做不明就里的问为何放声大哭?南宫寒啜泣道:“刚听这位军爷说……”,话还没说出口,那随从便跑过来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令狐嫣和令狐昭便扑在一起哭泣。
    此时,收拾完好的安少帅从楼上下来,见到三人抱在一团哭泣道:“南宫先生为何哭泣?”
    南宫寒见安少帅下来忙上前跪着叩首道:“少帅,我有妻有老岳父,此行实在难以胜任,还请少帅另选他人吧!”
    安少帅看了看躲在一旁的随从,心中已猜了八九分,呵斥道:“是不是你说了什么,吓着南宫先生了?”
    那随从连忙跪地道:“少帅饶命,小子嘴贱!”说完就用手使劲扇自己的嘴巴,扇了十几下,扇得两腮红肿。
    安少帅才道:“好了,少在这里演戏了。你以为你是父帅派你来的,我就不敢将你怎么样,是吧?还不退下去!”那随从灰溜溜地跑开了。
    这时他才扶起南宫寒,令狐昭亦起身,唯独令狐嫣跪着对着安少帅猛叩几个响头,请求:“少帅,求你放过我相公吧。他的医术真是蹩脚,若是去了治不了病,岂不误了您的大事,你们又能饶了他?”
    南宫寒见令狐嫣今日如此胆大,直言陈述,不由暗暗吃惊,亦跟着求道:“大帅,我娘子所言不虚,我的医技浅薄,实在担当不起如此重任。”
    令狐昭也说道:“我这贤婿,人实诚,不知深浅,这医道之事本就不精,真担不起这责啊。”
    安少帅一阵大笑道:“一定是那小子,跟南宫先生说了什么,扰得先生如此惊惧不堪。令狐娘子也起来吧!你们与我相处这么久,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
    令狐嫣回道:“少帅是好人,我信,可是到了洛阳……”
    “既然令狐娘子和老岳父这么不相信本帅,那不如与南宫先生一同前往吧!”
    此时,三人彻底懵了,开始搭进去一个人,现在三个人一起搭进去了。南宫寒忙跪于地上,头如捣蒜般求道:“少帅,我一人前往即可,拙荆见不得生人,受不得惊吓,万不可带她……”
    在旁的令狐昭见状,知道安少帅决心已下,如若再不肯从,怕是要露马脚。连忙跪下道:“贤婿,嫣儿休得再无礼了,少帅这是体恤我等,带我们进洛阳见见世面,有何不好?老头儿先在这里谢过少帅。我们这就去收拾收拾。”说完朝二人使了一个不宜察觉的眼色。
    安少帅笑了笑道:“难得老岳父识理,那本帅就再等一个时辰,你们尽快收拾好东西,于午时准时出发。”
    走到厨房,令狐昭轻声道:“我这就去毁了你的那封详情书。”
    南宫寒忙补充道:“放飞那只鸽子,脚环上放一截白纸。”
    令狐昭回到柴房,栓好门,将令狐昭那封详情书放进嘴里咽了下去。另外,将藏了多日的鸽子捉了出来,取出那小竹筒,塞了一截白纸,准备捆于鸽子脚上。突然门外,少帅的一随从过来敲门,他心中一紧,忙回道:“军爷,我在换衣服,即可就好。”
    门外随从道:“老先生,少帅让我来帮你收拾。”
    “哦,不用了,我马上就好!”令狐昭知道此人定守于门外,鸽子肯定难以放出。于是心下一横,猛地扯断鸽子的脖子,鸽子还来不及挣扎便已断气,他赶忙将竹筒捏碎,纸片吞入口中,将鸽子扔于墙壁的角落。
    然后喜笑颜开地打开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