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 开枪!
 叶秋看着那个忍者,笑道:“看来阴阳师和忍者联手也不过如此。”

田中秀幸张嘴又吐出了一大口血,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自认为自己的身手非常不错,巅峰上忍,就差一步就能够突破成为影忍,可是换成是他自己,要是被困在佐藤高志的幻术当中,也绝对是有死无生的。

可是……田中秀幸看着叶秋,瞳孔猛地紧缩了成了针芒,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身手居然那么恐怖,在幻象当中,相当于九名巅峰上忍的攻击,居然迟迟拿不下对方。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了,之前叶秋跟自己交手的时候,显然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只不过是跟自己玩玩而已。

这让田中秀幸心中怒火中烧,可是又感觉到恐惧,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身手,而是被对方在幻象当中那份可怕的冷静、变态的洞察力所震撼。

特别是当叶秋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幻象”之后,却还能够冷静的发现“马怀”的破绽,从而意识到自己还在幻象当中。

田中秀幸在心里面,试问一下自己能不能做到。

答案是做不到!那个时候他恐怕已经松了口气了,精神也正是最为松懈的时刻,根本意想不到自己的同伴会对自己出手!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田中秀幸心里面满是震撼。

其实如果他知道叶秋以前有什么样的经历,那么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要知道在战场上,如果你不每时每刻保持高度的警惕性,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死了。

叶秋也没有去管这个忍者,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眉头挑了一下,的确受了不少的伤,接着心中一动,真气就开始温养那些伤口了。

然后他朝着周围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我的同伴呢?”

田中秀幸现在已经清楚了叶秋的可怕之处,而且自己的手下也都死光了,甚至两名阴阳师也已经派不上任何的用处了,但脸上居然还是没有担心之色,只是冷笑一声,说道:“想知道的话就跟我出来吧。”

叶秋目光一闪,跟着他走了出去,然后眉毛一扬,说道:“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会被抓住。”

只见之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袁成文,现在又出现了,而且还拿着枪顶着马怀的脑袋,而在他的脚下,还躺着已经被绑起来的龙九!马怀苦笑道:“刚才我眼前什么都看不到,等到我能够看到的时候,就已经被绑了起来,龙九兄弟也在。”

叶秋又朝着龙九看过去,脸色都绿了,骂道:“靠!这个白痴居然还真被抓起来了,真是丢我的脸!”

说完叹了口气,喃喃道:“不过再怎么说也是我兄弟,你们想要怎么样?”

袁成文微微一笑,得意道:“我真是替他有你这么一个兄弟感觉到幸运,我的要求也很简单,你束手就擒。”

“又是这一套。”

叶秋吐了口气:“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田中秀幸冷笑一声,阴测测道:“你觉得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还是说,现在就让我杀了这两个人?”

叶秋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那你动手吧。”

田中秀幸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叶秋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两个废物,居然那么容易就被抓住了,你们帮我解决掉了,我还能够省心一点。”

田中秀幸听到这话就有些傻眼了,而袁成文也有些傻眼,眼神变幻的看着叶秋,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仅仅是他们,马怀也傻眼了,然后急忙喊道:“叶兄弟!老大!我还能够抢救一下吧!”

叶秋满不在乎道:“不要叫我老大,其实我跟你也不熟,就见过两次面而已,套什么近乎?”

马怀听到这脑袋就嗡了一下,要知道他对于叶秋是很有信心的,上次在那种情况下,都从两大护法的手里面都救下了蔡雅和董慧,那么救他怎么说更加简单吧。

可是没有想到叶秋居然那么绝情!马怀脸上顿时露出悲愤的表情。

田中秀幸和袁成文注意着马怀的表情,然后心里面就突了一下,看起来这个叶秋说的不是假话,要不然的话马怀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秋突然抬起手,喊道:“开枪!”

田中秀幸和袁成文听到叶秋的话,心里面立刻叫了一声不好,现在他们已经在了院子当中,自然又重新暴露在了那些狙击手的视线当中,可是本来他们觉得叶秋投鼠忌器,为了马怀和龙九的安危,不会让那些狙击手动手的。

可是没有想到,他还是下令开枪了!两个心中顿时冒出了一股寒气,然后身体同时动了。

袁成文把马怀抓到了自己身体,身体一缩躲在了他的身后,而田中秀幸身体一闪,朝着龙九扑了过去,准备把他抓起来当自己的肉垫。

但就在这个时候,田中秀幸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警兆,紧接着瞳孔一缩,只见原本躺在地上的龙九,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又挣脱开了身上的绳索,起身一拳朝着他的胸口扣了过来。

“嘭!”

田中秀幸根本就意料不到,龙九会突然动了,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他的胸口,瞬间就让他闷哼了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飞去,还在半空当中就开始狂喷鲜血。

而这个时候,袁成文听到枪声没有响起,也意识到了不妙,紧接着眼中冒出凶光,刚想要扣下扳机了结马怀的时候。

“嘭!”

龙九踹在了他的手臂上。

“咔擦!”

骨裂的声音响起,袁成文一声惨叫,整条右臂呈现一个诡异的扭曲,手不由得一松,枪掉在了地上。

马怀看到两个人都解决了,吐了口气:“妈的,吓死我了,还好还好,看来我的演技没有露馅,这两个人的注意力刚才都在我身上。”

叶秋过来松开了马怀的绳子,奇怪的说道:“你怎么知道刚才在演戏?”

马怀听到这话嘴角抽了一下:“能够那么傻……以身涉险,毫不掩饰的就直接踩到这个陷阱里面来的人,要是会对自己的兄弟见死不救,那么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