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王在山村 >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 提供方法
 龙姬双手环胸,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自己的手臂,美目微冷的看着叶秋,呵呵笑道:“怎么,难道你希望我跟着他们一起走?”

叶秋打了个冷颤,他敢肯定要是自己说就是这么想的,那么等待自己的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擦了擦冷汗,干笑道:“没有,没有。”

龙姬微哼一声:“我在外面等你,等等交换一下调查情报。”

“好,好的。”

叶秋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目送这个小妞离开,然后才摸了摸额头,嘀咕道:“还好没有人看到,不然老子的一世英名全都毁了。”

哪想到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就传来一道咳嗽声,脸色马上就僵住了。

“咳咳,叶兄弟。”

马怀咳嗽了一声。

叶秋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马怀,心里面想着是不是要杀人灭口呢,不过这就是想想,开口说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回鸿门复命?”

马怀指了指自己的伤势,苦笑一声:“这之前我还得先去治伤。”

叶秋说道:“你的伤势不方便去医院,你要是找不到地方可以联络张洪飞,对了这是他的号码。”

说完报了一串号码给马怀。

马怀记了下来,然后拍了下脑袋,拿出龙九的手机说道:“这是龙九兄弟的手机,他忘记拿回去了。”

叶秋接了过来,也没有看就放到了口袋里面,然后问道:“我听张洪飞说过,这几天你也在调查袁成文,有没有调查到其他有用的消息?”

马怀苦笑一声:“没有,我知道的比起你们还少,不过袁成文这边的线索看来又中断了,从他这条线上没有办法查明我们鸿门的叛徒是谁,我马上就会回鸿门复命。”

叶秋心中一动,问道:“田舵主有没有醒过来?”

马怀摇头,脸色凝重道:“其实舵主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他本身就是登峰造极的高手,那么多天下来,身体的伤势都已经好了大半了,性命无忧,可是就是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医生说可能伤到了大脑神经,醒过来的希望非常渺茫。”

叶秋眉头一挑:“要是田舵主醒过来,那么可能马上就能够知道你们鸿门的叛徒是谁了。”

马怀苦笑:“这也要等田舵主醒过来才行,现在希望不大。”

叶秋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田舵主的性命无忧,甚至还有醒来的可能,那么那个叛徒必然还会选择机会出手,毕竟只有死人才是永远不会开口的。”

马怀心中一动:“叶兄,你是说?”

叶秋轻声说道:“回去找你信得过的鸿门高层,把田舵主的情况封锁起来,然后对外放出田舵主很快就能够醒来的消息。”

马怀眼前一亮,要是按照叶秋说的方法去做,那么想必那个叛徒会非常着急,第二次出手的话,那么必然能够抓住他露出来的马脚!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方法!马怀想到这,对着叶秋郑重的说道:“叶兄,多谢。”

叶秋摆了摆手:“没有什么,这也是在帮我自己。”

马怀一愣,心里面有点奇怪,不过倒也没有多问,其实他哪里知道,上面指派下来调查那个洪门叛徒的任务,已经落到了叶秋头上,就算是他不去查,最后叶秋还是要去查的。

这样子倒不如给鸿门提供几个可行办法的,让他们自己查出那个叛徒是谁,叶秋还能够轻松一点。

马怀在这里没有多留,他身上还受了重伤,不过他也没有打算去找张洪飞,鸿门在省城经营那么多年,暗地里面的据点要说没有肯定是假的,而且鸿门还有自己内部的医生,完全不用担心会留下什么信息。

等到马怀离开,这里只剩下叶秋一个人的时候。

这个家伙在院子里面磨磨蹭蹭的一直都没有出去,直到外面传来两下汽车喇叭声之后。

这个家伙才一咬牙,嘀咕道:“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谁怕谁啊!”

叶秋说完就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只见门口停了一辆奥迪,接着车窗摇了下来,露出龙姬那张充满韵味的漂亮脸蛋。

“上车。”

叶秋搓了搓手,有些忐忑的走过去上了车,等到坐好之后,转头看着龙姬的侧脸,干笑道:“若兰,我们就在这谈吧,谈完我还要回市局去呢,手上有一个案子到了关键地步。”

龙姬美目中闪过一丝冷意:“怎么,你就那么不想见我?”

叶秋身体一僵,急忙辩解道:“没有,没有的事情,好几天没见你我也挺想你的,不过明天是有要紧事情。”

龙姬哦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怎么听说今天晚上,你还在夜色酒吧大耍了一把威风?”

叶秋的表情完全僵住了,涩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龙姬冷哼一声:“你觉得呢?”

叶秋明白过来,以龙姬他们部门的手段,想要知道什么事情还不容易,更不用说当时那么多人在场了,消息很容易就流传出去。

“这个……呵呵,云朵是我同事,我也不能够不帮吧。”

叶秋干笑道。

龙姬启动汽车,开着汽车驶离这条小巷,听到叶秋的话,声音有些幽幽的说道:“这么说,一开始你们村子里面那个小支书,也是你同事吧?”

不说徐秀英,说到徐秀英。

叶秋底气就来了,义正言辞道:“若兰,看看你这说的,我跟徐支书又没有什么关系,你这话什么意思?

侮辱我可以,侮辱徐支书可不行!”

龙姬听到叶秋的话双手一晃,差点没有把车撞倒墙上去,心里面咬牙切齿的,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那么不要脸。

什么叫没有关系?

是还没有关系吧!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龙姬想到这,心里面就非常的郁闷,明明是她先遇到这犊子的,怎么到头来落到这个地步。

难道,这个家伙喜欢温柔的?

龙姬想了想,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可能,迟疑了一下,就声音轻软的说道:“不要生气,是我说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