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圣光骑士(圣光) > 第0820章 接战
    异界,北地新历二年四月。漫长的冬季总算过去,冰霜女神欧吕尔的威能大幅消退。气温回暖,万物复苏,大地一片春意。

    周青峰在现实的93年初关注西南,到七月份,在引导和打击相结合的手段下,金三角的的贩毒势力被他砸了个七零八落,不是死就是逃。

    系统判定周青峰的工作是成功且高效的,可推广可复制,于国于民都是巨大的贡献,给与了完美级的奖励,一千万点券。

    但给了奖励又顺便将周青峰晋升到十五级,灵魂进入黄色,实力大幅跃升。可死一次的花费变成了三百二十多万点券。

    这指数增长真他娘的令人抓狂啊!

    再次返回异界,站在浓雾镇新建的堡垒城墙上向南看。春天的野外绿意盎然,这景色看似喜人,实际是成片抛荒的田野,无人耕作。

    以浓雾镇为界限,南面女妖堡的农夫在去年冬天就开始逃亡。他们进入浓雾镇,得到寒风城的救济度过难熬的冬天,并被编入里雨果领主的领民花名册。

    为应对周青峰的堡垒,女妖堡的布契家族也被逼着在南面五十公里外的石滩镇修堡垒。修的比浓雾镇的堡垒更高更大,可以囤积更多的兵力和粮食,发动更猛烈的攻击。

    冰天雪地的大冬天搞大型工程建设,这难度太大。寒风城是有炸药和狗头人。女妖堡则动员了北地各城的巫师,以及拿贱民的命来填。

    布契家族的贱民在整个冬天都在逃亡,连带北地的贱民也在逃亡。他们潮水般涌入寒风城领地寻求庇护,沿途倒下的尸体在道路上形成了前进的路标。

    周青峰站在浓雾堡垒的城头,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手孤注一掷的疯狂。不管能否击败寒风城,北地贵族都会实力大跌。因为他们完全放弃了春耕,主动发起进攻。

    浓雾堡垒南面一千米,有支大概两千兵力的贵族军队驻扎在道路上。

    “对面有五百名步战骑士,一百二十名巫师。剩下的全是贵族扈从担任的重步兵。”阿德里安站在周青峰身后,汇报对面敌人的实力。

    “布契家族确实来拼命了。他们舍弃了马车运输,集中了不少巫师的储物戒指来供给这支队伍。只为防止我们的肆意骚扰。”

    在望远镜里,敌人的巫师就地构建法阵,建造临时的巫师之塔。这能大大强化巫师的战斗力,但完全就是靠多年积累来拼消耗。

    “布契家族这是真想明白了。”周青峰放下望远镜。他能把北地的贵族逼到这份上,也是双方都没想到,也难以接受的。

    浓雾堡垒比石滩堡垒早两个月建成。寒风城的人马就以堡垒为基地不断南下,如狼群般越过山岭,穿过田野,进入女妖堡周边发动攻击。

    普通地方贵族势力有限,不可能抵挡住寒风城的定点袭击。两个月间,周青峰给布契家族制造了巨大的损失,犹如在其躯体上血淋淋的挖下一大块肉。

    笨拙的贵族体系完全无法适应快速而凶狠的打法。他们被逼的只能防守,同时加快修建石滩堡垒的进度。于是死掉更多的贱民,引发更大的逃亡。

    现在石滩堡垒修好了,布契家族急切的想要发动报复。他们无法高效灵活的组织大量几十号人的小队伍,于是来了两千人马。

    “对面的指挥官是谁?”

    “号角堡铁杉家族的法瑞尔,跟布契家族是姻亲,关系非常好。他的领地多是山岭,所以铁杉家族基本都是步战骑士。”

    “那家伙是不是喜欢戴个牛角盔,穿锁链重甲,用大斧头?”

    “什么?”

    周青峰把望远镜丢给阿德里安,手指前方道:“敌人从营地出来了,这位法瑞尔阁下真心急,营地刚建好是想跟我们开战。”

    阿德里安接过望远镜朝前看,敌人正从营地内蜂拥而出,以战斗队形缓缓向前开进。他稍稍调距看的更清楚点,‘啊哦’一声道:

    “雨果阁下,好像不止号角堡铁杉家族来了。我看到了至少三面家族旗帜。

    断桥城的荷顿家族,激流城的肯特家族也来了。见鬼,我的手下一定是疏漏了,敌人的势力比预估的更强。”

    在望远镜的对面,一头巨大的地蜥从贵族军营缓缓爬出。它披着厚厚的黑色岩甲,巨口獠牙中滴落带着恶臭的腐蚀性粘液。

    这怪物是个瞎子,靠声音回响来分辨周围状况。所以它总是不停的发出嘶吼,摄人心魄。

    铁杉家族的法瑞尔骑在地蜥背上,身后是一名高举家族战旗的侍从。再后头是另外两面家族旗帜,引领上千人的战队走出营地。

    法瑞尔穿了全身铠甲,封闭的牛角盔包裹了整张脸,就像个造型奇异的铁罐头。他在地蜥背上抬起戴铁手套的胳膊,重重朝前挥动。

    营地临时构建的巫师之塔只有两层,但足以让随军巫师协同施法。他们在吟唱中给与群体力量强化和加速,让携带重武器的骑士和士兵战力倍增。

    法瑞尔的队伍必须前进几百米才能接近浓雾堡垒的外围战线。他们眼前出现预想布置的战线。不是简单的几道沟,而是横七竖八构建的工事,前后有三百多米纵深。

    是堡垒建成后,由狗头人工程队花了两个月才完成。

    进攻队伍不得不停下。

    “该死的懦夫,愚蠢的布置。他们甚至不愿接受我的挑战。”

    法瑞尔骑在地蜥上低声咒骂。在他眼里这些工事就是可笑的把戏,手下的步战骑士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将其扫平。

    法瑞尔身后,荷顿家族的巨盾战旗跟上来。新任城主哈丁.荷顿望着对面的堡垒,谨慎的提议道:“我们是不是该找人填平那些沟?”

    “当然要填。”法瑞尔一声喝令,调来十几名巫师,“我又不是没脑子的山野蛮子,才不会傻不愣登的朝陷阱里跳。这种招数对我无效。”

    上百名刀盾兵出列,举着一人高的大盾牌向前推进。二三十名穿重甲的步战骑士在左右压阵。十几名巫师从法瑞尔身边走过,抵达阵线前开始施法——泥沼术。

    ‘之’字形的沟壑和矮墙由堆土和木料构建,正常情况是非常坚固的。但‘泥沼术’会让土壤松软渗水,随之垮塌化作一滩鼓泡发臭的烂泥塘。

    不管是待在沟壑内还是矮墙后,原有的战场遮蔽会立马消失。

    泥沼术还算便宜,但随手丢十几个也要上千金币。这就是战争的巨大消耗。可现在北地贵族已经不在乎了,不打赢这场仗,他们的一切都将化作乌有。

    泥沼轻松毁掉了一段外围工事,法瑞尔的部下用武器敲击盾牌甲胄,发出欢呼的叫喊声。接下来只要再用冰冻术硬化地面,他们就可以逐步推进到敌人的堡垒下。

    预想中只要再来几个‘化石为泥’加一连串的火球术,敌人的防御不战自溃。

    周青峰站在堡垒的围墙上,面无表情的望着敌人拆自家防御。他只抬手看看表,低语道:“七百多米的距离,这帮家伙走了一个钟头。我等的都饿了。”

    阿德里安的心情就没那么淡定,手扶堡垒的城墙垛口,心脏在扑腾扑腾的跳。当他低头朝城下看,外围工事的沟壑中,一批狗头人骑着机械蜘蛛从工事的暗道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