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 第729章 告诉我,孩子父亲是谁?
    “恭喜恭喜,母子平安。”

    一个女护士的脸庞在眼前逐渐放大,没由来的一阵心悸,阿曼达猛地睁开眼。

    “呼……”

    她长出一口气,身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做梦了。”

    侧身看去,一只体态狰狞的巨龙正趴在地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阿曼达皱着眉点点头,回来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她们依然没有得到和罗杰有关的任何消息。

    经过了最开始的适应,灵魂和肉体重新融合,实力竟然有了爆发性的增长。

    但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怎么了,她经常会在修行时突然陷入熟睡,然后重复着类似的梦境。

    那些温暖的阳光,那种孩子在自己怀抱里玩耍的快乐,还有萦绕在心头的一点点温馨。

    对于达到四阶的超凡者来说,睡眠已经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他们有太多的方法可以恢复精力。

    阿曼达甚至主动抑制了自己睡觉的念头,但还是会像刚才那样,在修行感悟中不知不觉的睡着。

    “难道是某种副作用?”

    她的灵魂穿梭世界,又曾经短暂地控制一具无比强大的身体,哪怕是索妮娅帮她反复检查,再三确保没有什么大问题,但阿曼达还是有些担心。

    更重要的是……刚才的梦。

    “又梦见自己怀孕了?”

    索妮娅翻了个身,露出了自己半边个身子,这里的温度正好,现在的姿势有助于心情放松。

    “算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看来等罗杰回来之后,你们两个要抓紧一下了。”

    “没有的事。”阿曼达摇了摇头。

    “我还年轻的很,一点类似的想法都没有,所以才会显得无比奇怪。”

    “算了,这件事不重要。”

    她很快就平复心情,“还是没有罗杰的消息吗?”

    索尼娅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身体抖动了一下,恢复了人类形态。

    “他如果想要返回这个世界,顺着我们传送的通道是最方便的路径,如果自己开辟,需要考虑的变数太多。”

    “当时发生了很大的意外,他也许迷失在虚空之中,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以他的实力结合着破妄之眼,认真寻找,总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具体的时间也许会十分漫长。”

    索妮娅叹了口气,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凯尔莫罕的综合实力再次爆涨,她封锁了自身的力量,为了不带来过大的灾难,几乎没有离开过城堡笼罩的范围。

    越来越多的超凡事件出现在世人面前,论根基,这里还没办法和欧洲以及猎人工会相媲美。

    但越来越多的猎魔人加入其中,实力壮大,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强大势力。

    一开始似乎还有未知的势力蠢蠢欲动,但索妮娅离开过一段时间之后,各方势力立刻偃旗息鼓,似乎共同承认了这个城堡的特殊地位。

    阿曼达清楚,一切都是源自实力的震慑。

    “既然一切都已经稳定下来,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听了索妮娅的话,阿曼达也只能点点头。

    “你可以再等等,等罗杰回来,有他的帮助,你的把握更大一些。”

    阿曼达的实力提升虽快,但比起索妮娅还有太远太远的距离,一同前往只会拖后腿。

    “我等的已经太久了。”

    索妮娅叹了口气。

    “就这样吧,我和希尔蕾妮丝终归是要见面的。”

    “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可以见到他。”

    “他帮了我很多,我还没来得及正式感谢他呢。”

    索妮娅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阿曼达哑然失笑却也没说什么,她刚想道一声再见,可突然间脸上的表情一变,身体抖动了一下,不受控制的干呕了几声。

    “怎么回事?”

    索妮娅瞬间来到阿曼达身边,双眼冒出金光,将阿曼达全身检查了个遍。

    “奇怪,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突然间她神情一震,猛的联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阿曼达一脸疑惑。

    “怀孕的不是你,是朵拉!”

    “你们之间的联系仍在。”

    索妮娅一字一句的说道。

    …………

    天空之城。

    拥有埃洛德权杖,乔拉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存在,所有的超凡者都在她脚下匍匐。

    新建成的天空之城比以往更恢宏更浩大,她坐拥整个世界,可以按照自己心中的设想引导世界的进程,开辟全新的时代。

    但即便强大如乔拉,也有无法解决的烦恼。

    孩子。

    轰隆隆。

    雷霆滚动,她的怒火可以引动岩浆,可以通过权杖带来雷霆,但即便心中愤闷,乔拉却也只能咬牙忍耐。

    “哪怕是超凡者的孕期,也没有如此古怪的。”

    压住心中的不耐,乔拉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工作上,好不容易忙完,她才从天空之城上离开,返回到自己居住的宫殿。

    在那里,一个穿着洁白长跑和她有着同样容貌的美丽女人侧身躺在床上,手掌轻轻地覆盖在小腹上。

    “够了,该死的!”

    乔拉忍不住咆哮道。

    “嘘!”

    “小点声,吓到宝宝怎么办?”朵拉一脸温柔。

    “哪里来的宝宝?这才过去多久?”

    乔拉握紧了手中的权杖。

    一开始她无比庆幸怀孕的不是自己。

    想想也有些不太可能,她和罗杰接触的时间尚短,只是机缘巧合才不得不……

    应该算得上是很普通的激情冲动,彼此间不要说没有感情基础,甚至连仇恨都是一箩筐。

    真要是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乔拉认为自己恐怕想死的心都有,她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将那个孩子生下来。

    但这种情绪也只不过持续了几天,当她得知朵拉决心生下这个孩子的时候,乔拉甚至认为半个天空都要塌了。

    “你疯了吗?”

    “你要给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生孩子?”时至今日,乔拉都能够想象起自己当日的狰狞。

    “谁说我们没见过面?”

    “不是那个罗杰吗?我附身的女孩叫阿曼达,看得出来,他很关心她。”

    “罗杰?”

    “杰洛特?”

    乔拉气得抓狂,“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你连他是谁都不清楚。”她冷笑一声,“我真的很期待,当你的孩子长大以后,有一天拉着你的手询问自己父亲的时候,你该怎么回答?!”

    “这不是我的孩子,是我们的!”

    朵拉目光灼灼,注视的却是自己的姐姐。

    “你还想让我帮你养他?”

    “想都不要想!”

    她咆哮着。

    “随便你吧,反正这个孩子我是生定了。”

    如果孩子怀在自己的肚子里,乔拉绝对会想办法将他打掉,可是看到自己妹妹的一副温柔憧憬成为母亲的样子,她所有的负面情绪便退了个干干净净。

    她亏欠朵拉太多了,在这个问题上,实在没立场强迫朵拉做些什么。

    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切。

    “你难道没有感觉到么,这个小生命在孕育的时候,你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那种血脉相连,灵魂相融的状态。”

    “你难道没有一点感觉?”

    乔拉沉默了。

    “算了,随便你吧,反正你永远也不可能见到那个男人,把孩子生下来,我们一起培养,让他来替我们掌管这个世界。”

    乔拉只能无奈地屈服。

    时间对于他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除了高悬天空之上,掌控着这个世界的运转,也许生活多出一点调剂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哼哼,孩子我可以养大,但怎么培养就是我的事情了。”

    乔拉眯了眯眼,“希望这孩子不会有见到自己父亲的那一天。”

    世界屏障在她的掌控之中,但不知为什么,乔拉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

    “呼……”

    丛林深处,一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前奔行,可无论他怎么努力,身后的压迫感却越来越强,彼此间的距离正在飞快的拉进。

    “是第三阶段,那个哈维尔身边竟然有第三阶段的超凡者!”

    在得到罗杰的指令之后,奥克斯费尽心机接近了哈维尔,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两人只是刚一照面,一股强大冲击就将他打飞。

    毫不迟疑,翻身逃离房间,奥克斯在第一时间冲向远处的树林,在审查局内部学到的保密手段一股脑的施展出来。

    可就当他以为自己逃离追踪逐渐变得安全的时候,天空中的力量却在提醒着他,这一切只是幻觉。

    对方没有杀他,只不过是想要钓一条更大的鱼。

    身体和灵魂都被压榨到极限,但身后的追击者和他的距离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这意味着局势被完全掌握在对方手中。

    就在奥克斯感到有些绝望的时候,灵魂深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喝下那瓶蓝色的药剂,引导这股力量,剩下的我来帮你。”

    “先生!”

    奥克斯大喜过望,取出珍藏的试剂,在奔跑中他直接张口咬碎瓶颈,不顾碎屑刺破脸颊,一股脑将其中的液体全部吞咽下去。

    灼热的液体涌入体内,奥克斯甚至感觉有一根烧红的烙铁被人从口腔直接插入腹中。

    他发出痛苦的嘶吼,可很快眼前的视线就变得模糊,平日里毫不在意的微小声音同时涌入耳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无比缓慢。

    向前踏出一步,奥克斯整个人却腾空而起,树枝刮烂了他的衣服,却只能在他皮肤表面留下微不可查的印痕。

    “这是什么力量?!”

    奥克斯大惊失色,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可以随意打穿一颗成年人般粗细的大树!

    似乎连身后的那个追击者,也可以轻易杀死。

    “冷静一些,药剂的效果有限,可以勉强让你爆发出一两次第三阶段左右的攻击,但你现在太弱了,没办法承受太多的爆发。”

    罗杰慢悠悠的说道。

    “最重要的是你的灵魂,第三阶段的超凡者,最为倚重的并不是他们的身体。”

    “继续跑吧,这一次你是猎物,但下一次就不好说了。”

    虽然疲于奔命,但此刻奥克斯心中却豪气大发,如此神奇的药剂,如此神奇的修行手段,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从树枝上飞掠而过的多伦捏了捏干枯的手指,他也察觉到奥克斯身上的变化,一瞬间的犹豫过后,他便直接出手。

    消瘦的身体瞬间追上下方奔驰的奥克斯,奥克斯身体扭动了一下,可紧接着前后左右又同时出现了三道身影。

    站位角度攻击动作都完全不同。

    “联邦的间谍什么时候这样狂妄了,真以为可以在王国内陆横行无阻?”

    多伦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儒雅,但手中的动作却快的惊人,之所以没有直接动用灵魂冲击,而是因为想尽可能的活捉眼前的敌人,拷问出更多的信息。

    四条身影四个动作,仿佛形成了一种未知的封锁。

    在他攻击的笼罩下,第二阶段以下的超凡者,甚至没办法爆发自己灵魂内的力量。

    但下一刻,让多伦无比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灵魂气息,可对方瘦弱的身躯里却涌现出可怕的力量,一对乌黑的短刀跳到手中,身影交错之间,脖颈上传来可怕的凉意。

    嗤!

    直到一秒钟过后,鲜血飞溅,多伦才捂住被剖开的脖颈。

    三秒钟过后,脖子上的伤口恢复如初,他没有继续追击,眼球中的瞳孔似乎化开一般,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漩涡,然后他伸手指向远处那道逃窜的身影。

    “审判!”

    多伦的灵魂力量轻易的破开了奥克斯的防御,一路横冲直撞,直达灵魂深处,可突然间,绚烂的剑光覆盖了他全部的感知。

    脑海中轰鸣作响,当多伦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呆愣的站在原地,周围的一小片区域被夷为平地,似乎经历了可怕的冲击。

    “发生了什么?”

    眼前早就失去了那名联邦间谍的身影,很快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面色苍白的超凡者出现在眼前。

    “先生……。”

    多伦心中猛得一沉。

    “哈维尔少爷……死了!”

    “谁杀了他?!”

    这个一直无比冷静的老人怒吼道。

    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庄园,打开门,多伦便看到四肢撑地,身体向上拱起的哈维尔。

    在哈维尔周围一片狼藉,一颗足有手臂般粗息的荆棘树从口腔插入腹部露出,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粗大的血筋,暴睁的双眼中是深深的绝望和恐惧。

    腹部破开,除了暴露的树根之外还混合着肮脏的泥土,和数不清的餐具碎片。

    哈维尔死了,以一种无比屈辱的方式。

    “是谁,是谁杀了他?!”

    多伦怒吼道。

    “是他自己。”有人小声回答了一句。

    “他杀死了阻拦的仆从,然后流着泪吃下了所有东西。”

    多伦的脸色猛的一变。

    而与此同时,在前往边境的旅程中,罗杰却早已经将全部的心思转移到其他事情上。

    看着一丝不挂的艾米丽,他无奈的抚住额头。

    “谁让你来的,把衣服穿上。”

    好吧,看到女孩脸上的表情,罗杰几乎不用猜就能够知道又是自己那个便宜姐姐暗中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