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掌家小萌媳 > 第472章 奇妙
    看谢依楠这个动作,宋乐山突然觉得特别可爱,偷偷的便在挽着的谢依楠的手背上亲了一亲:“我不是说这个。”

    “那你说什么?”谢依楠抽回了自己的手,免得被宋玉兰这个不曾出阁的姑娘瞧见这样的动作害羞。

    “喏。”宋乐山朝着宋玉兰的方向努了努嘴。

    “玉兰?”谢依楠有些诧异的看了宋玉兰一眼。

    那边,宋玉兰正兴高采烈的蹦另外一个更大一些的水坑,希望能够一下子蹦过去。

    只可惜她铆足了劲儿,猛地蹦了过去之后,因为水坑太大的缘故,并没有完全蹦过去,后脚跟还是沾上了水而且因为重重落下来的缘故,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也因为此的缘故,连带着那衣裳上头都溅了一大片的泥水污渍。

    可宋玉兰并没有因此而恼怒,反而是咯咯的笑了起来,随后再去寻找新的水坑去玩闹了。

    “是有点不太对劲。”谢依楠认真的看了一阵之后,也是满脸的诧异:“这身衣裳可是今年玉兰新做的,平今天是第一天穿,今天穿的时候,她还在那念叨,说是这身衣裳可得好好的穿,可不能轻易给弄脏了。”

    “我记得,今天上午的时候,你在那泡茶的时候,险些把茶水撒在了她身上,还被她咋咋呼呼的说了你一通,还威胁你说倘若弄脏了,得赔她身新的。”

    “是啊。”宋乐山点了点头:“可这身她爱惜的不得了的衣裳,今儿个下这么大的雨,直接穿着冒雨行走不说,连方才跳水坑弄脏了一些都毫不在意,这实在是非同寻常。”

    “非同寻常不非同寻常的我到是不知道,只是我能瞧得出来,她现在心情很好,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谢依楠沉思道。

    “那这个事情,想来就要劳驾夫人出马了。”宋乐山摸了摸鼻子。

    他这个妹妹早已被谢依楠给拐带走了,凡事不会和他这个二哥说的,只会和这个二嫂说,想来他去问必定要吃闭门羹,而谢依楠若是去问的话,必定是能问出来个什么来的。

    “人贵有自知之明。”谢依楠抿嘴笑了又笑。

    往前走的步子,不知不觉之间,是加快了许多。

    而宋乐山在一旁紧紧的搀扶着,寸步不敢离。

    很快到了家里头,点了烛火,开始收拾。

    毕竟踩了带泥水的地,无论再如何的注意,这鞋子和衣衫的下摆都染上了不少的脏污,都得先换了下来,放到一旁去,等着明天白天的时候,好好清洗清洗。

    宋玉兰做这些的时候,是哼着小曲来做的,那翘起的嘴角上,挂的满满都是笑容。

    而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头,也尽数是下午之时,方志年那脸上挂着笑容的面庞,还有后天之时,方志年要来送伞时的约定。

    这一来二去的,是能多见上几面的,而且后天再见到他时,便能多说上几句的话,问问他家住在哪里,家中都还有什么人,是否婚配……

    到时候,是不是可以再寻个什么由头,借他些什么东西,或者问他借些什么东西来?

    这借人东西就得惦记着这桩事,还得惦记着这份恩情,且还必须得来换,如此一来,这见面的机会多了不说,能说的话也能多上不少。

    总之,借东西,真的是个极好的由头。

    宋玉兰这般想着,暗自夸自己实在是聪明,一边又在仔细想着,究竟是该借什么东西为好。

    毕竟是要选哪种不太突兀,能够顺理成章,不引人注意的东西,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想不出来什么东西好……

    “究竟是遇到什么事了,能让你高兴成这样?”谢依楠在背后突然问道。

    宋玉兰原本就在那苦思冥想的,冷不丁的被谢依楠这一问给吓了一跳,手中正捧着的茶杯险些摔在了地上。

    在稳了稳神之后,又看清是谢依楠,宋玉兰这噗通噗通跳的小心脏才稍稍安定些许,但还是拍着胸口,一脸幽怨:“二嫂,你差点吓死我了。”

    “都说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你这都不是不怕鬼敲门了,连人敲门都怕。”谢依楠歪了歪头道:“你且说说看吧,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成这个样子?”

    谢依楠一说这亏心事,宋玉兰登时便想起这方志年的事,这脸顿时红了一红,眼神也是闪烁不定,又怕谢依楠看出来什么,急忙低了头:“哪有的事……”

    “还说没有?”

    谢依楠撇撇嘴,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你看你现在,连看也不敢看我一眼,这手都快把衣裳都绞烂了,这满满心虚的模样,竟是还说没有……”

    “快点说说,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能让你高兴成这样?”

    “二嫂,我……”宋玉兰欲言又止,手中的衣裳更是揉得皱巴巴的,可这到嘴边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有些说不出口。

    “跟你二嫂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谢依楠笑了起来:“来让我猜一猜,能让你这么高兴的,想必是一直心心念念的事,突然有了眉目?”

    一听这话,宋玉兰腾的抬起了脑袋:“二嫂,你能掐会算啊,这都能猜得到?”

    “你是你二嫂。”谢依楠没好气道:“你那点心思,还想瞒得住我不成?”

    “我原本也不想瞒二嫂的。”宋玉兰越发不好意思起来:“只是这事发突然,我也是被吓了一跳,而且,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就慢慢的从头说起,我慢慢听着就是。”谢依楠笑了笑,拍了拍旁边的凳子:“你快来说说,这其中的细节,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玉兰与谢依楠的关系原本便十分亲昵,方才一直不开口也是一直觉得不好意思,这会子捅破了窗户纸,宋玉兰便也就不藏着掖着,将下午碰巧在家门口遇到方志年的事,一五一十的尽数都给谢依楠说了一说。

    包括后天方志年还要再来还伞的事情。

    谢依楠听完了这些,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