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兄又造孽了 > 第777章 漩涡的力量比武器还厉害
    不管任屠如何懊恼自责,任凶也没回来。

    任一在湖水里一直折腾,最后只找到一具客人的尸首,别的再无所获。

    “主人,我明明能抓到她的,当时离得那么近,我……”

    任屠就像着了魔,动不动就念叨这一句话,数度哽咽无法释怀。

    “不急,不会有事的,主仆契约还在,就证明她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她人被困在哪里,咱们一定要把人找出来。”

    娜可安安的脸很白很白,甚至头发,眼睫毛等等,无一不白,所以,在人前,他都一直黑巾蒙头,不让人瞧见其真容。

    此时听得任一的话,很是肯定的道:“凶姐姐人没事,我能感觉到,她好像有麻烦,只是回不来而已。”

    任一惊喜的抓住他的肩膀,“安安,你知道她在哪里不?”

    娜可安安隐约皱眉道:“不是太确定,就在这个船底下才对。”

    “不可能,我船附近,上上下下,我全部摸排了好几遍,根本没有。”

    “我也检查了,的确没看到狗子,安安小兄弟,你会不会感知错了吧?”

    任屠一方面带着希冀,一方面又害怕失望,心里忽上忽下,不敢轻易下定论。

    “兔哥哥,我真的感觉到了,我能通灵,但是,里面看不到她,这就很奇怪了。”

    娜可安安对此也无解。

    任一大胆的猜测道:“会不会,她掉进了什么秘境里面,或者,有什么东西屏蔽了她的气息,所以我们才找不到。”

    “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还得继续找。”

    他们要下湖,却见那船老板急匆匆而来,却是拦住了他们,“几位等等,先听老汉说几句。”

    “老板,还请快快说。”

    他们很急,哪有时间在这里磨叽。

    船老板也知道,只得道:“这里不是很太平,才刚离岸不远就死了几个人,我们必须急忙赶路,不能一直停留在这里。”

    只有早日到达那目的地,才能放心。

    三人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任一想也不想就到,“老板,你把船开走吧,我们几个要留下来寻找伙伴,就不和你们同行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唉……小哥儿勿怪,要怪就怪咱这命不好,摊上了这样的事。你们……多多保重吧。”

    说完,船老板一头扎进船舱里,准备启航。

    “安安,外面太危险,你还是回归灵世界里面待着吧。”

    “我……好吧!哥哥,你们两个小心。”

    他虽然不是很乐意,却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这个命运,只能接受,他现在就只是个普通的凡人而已。

    勉强从亡灵变为凡人,还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

    为了做人,他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别的实在是帮不上忙。

    送走安安,任一和任屠再次下水,离开了这一艘船。

    船没有一刻停留,快速的远离而去,很快就在湖面上看不到其影子。

    而两人下了水以后,背道而驰,对着四周重新进行拉网式搜索。

    从天光大亮到日落黄黄,水里的能见度变得很低,两人不得不浮出水面,进行修整。

    “主人,我这边没有什么发现,这么久了,还能找到吗?”

    任屠狠狠拍打了一下水面,脸上湿漉漉一片,也不只是湖水浸湿,还是已经哭了。

    任一仔细感受了一下主仆契约,很是肯定的道:“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刻,我们必须挺住,凶娘子正是需要我们的时候。”

    “嗯……我知道,我会挺住的,我一定能找到她,我在这里对天道许诺,只要她能平安回来,以后都不会再欺负她,和她作对,我会关心她爱护她,把她当作最亲的亲人。”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说给她听。”

    任一拿出一颗光球递给任屠,“晚上也不要停,咱们继续,我就不信了,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她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才刚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等等,咱们是找漏了一个地方?”

    任屠疑惑的皱眉,“没有吧,我都有很认真的找,绝对没有遗漏的地方。”

    “不对不对,那个地方一定没找过,那水底之下,咱们就没翻找过。”

    经过这么一提点,任屠茅塞顿开,“没错没错,一定是水底下有古怪,快快快……”

    他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了冰凉的湖水。

    任一紧随其后,也一头钻进水里,继续搜索起来。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倒也不在花费时间在无畏的事上。

    水底下的水压有些大,任屠还好点,作为一个灵宠,他的修为一直在线,只有越来越强,且是个力大无比的大力士,身子重若千钧的主,化出本体就是个衬托,在水里行走一点压力没有。

    任一就不一样,他现在也就比一个普通人强大一点,不容易被弄死而已,除此之外,他的修为就是个渣,在面对这么危机的形势下,只能依靠任屠的力量,才能下潜到水底。

    这一次,直接就是地毯式搜索,一寸一寸,在能见度不高的情形下,任屠超高的嗅觉也派不上用场,他们能靠的唯有耐心和眼力。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搬动一块大石头时,发觉了其中的一处蹊跷,那下面竟然有一个细小的旋涡,正不停的旋转着。

    在他们的眼里,那旋涡只有手臂粗而已,看起来威力不怎么大。

    然而,只有当经历过才知道,那旋涡也能杀人。

    就在任屠急吼吼的冲过去想要看过究竟的时候,他的手才刚碰到边缘,就被削走一块血肉。

    在水底,他们并不能言语交流,只能看着对方的眼神,胡乱猜测一通。

    好在他们是主仆,是这世上最亲近的关系,自然要比外人交流方便。

    任一看了看那旋涡,用手打了个手势,示意任屠退后一点,他自己则随意拿了一样武器上前测试,他的乾坤棒,在云海里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报废,此时手里的武器不过是材料世界里寻常修士的兵器,虽也是法品,却是很低级。

    武器被他投放到旋涡里,于无声间,那旋涡很轻易就把那很长很锋利的武器润化成一坨废铁。

    任一不信邪的又丢了很多东西进去,无一幸免,都被其消融。

    两人不确定任凶是不是在里面,这旋涡这样凶残的样子,假如她真的碰上的话,绝对活不成。

    正不知如何决策时,那旋涡终于有了一丝动静,它的范围在逐渐扩大,由手臂粗慢慢地变成大腿粗,继而有人那么粗,这还不算完,还在不断扩大的样子。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任一主仆只是觉得几个眨眼的功夫而已,那旋涡就已经近在眼前,为了不受伤,两人被逼得向后退。

    一直退了很久,久到退的速度快赶不上旋涡扩展的速度,两人就要被那旋涡切到时,总算堪堪停了下来。

    两人不由得松了口气,从来没有见到这般古怪的情景,温柔的水流,没有外力加成作用下,也能如利器杀人。

    然后他们还是松气太早了,那旋涡竟然像是有主意识般,瞬间冲着二人正中而来。

    为了不连累任屠,任一不得不松开任屠,让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命。

    他的速度最终还是慢了些,很快就被撵上,一个天旋地转间,他已经人在旋涡里面,被其卷入进去。

    任屠目訾欲裂,疯狂的奔过去,想要抢回任一,只是那旋涡对他可不客气,只是一个照面,水底就被晕染得腥红一片。

    他顾不上受伤的手,还想强迫自己靠近,却突然间见到任一已经完好无缺的出现在自己跟前。

    此时的他,并没有什么大碍,想来是有千世镜强有力保护,这才能免疫伤害。

    他很是着急的去看任屠的手,上面血糊糊的一片,斥责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把心疼压在眼底。

    任屠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真的没有事,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

    任一看了看那旋涡,刚才进去只是一刹那而已,却是让他看到了一丝玄机。

    他扯上任屠,让千世镜把两人裹好,一头扎进了那旋涡里面。

    不愧是防御至宝,拥有这样的东西护身,那旋涡再利害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任屠进来后,也惊喜的发现,这里面大有乾坤,那旋涡的根源处,竟然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也就是这旋涡扩大了,这才暴露出来。

    否则的话,两人就是找一辈子,也休息发觉玄机。

    任屠抓住任一,两人相互扶持着,冲着那洞口一头钻了进去。

    直觉告诉他们,他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在穿过那洞口的时候,一种凝窒的感觉扑面而来,好似在穿过一种胶状物,还不是薄薄的一层,这胶状物很厚很厚,以任屠的大力,居然需要很费劲才能挤进去。

    当任屠打前峰,快要精疲力尽时,那凝窒的感觉突然一轻,两人瞬间从高空之中急速掉落下去。

    风在耳边呼啦啦的吹,嘴唇被吹得合不拢,两人的手原本是紧紧拉住彼此的,此时也因为各自身体的重量不同,而被迫分开。

    任屠此时已经不由自主的从人型变幻为巨大兽型。

    他的吨位最大,身体降落最快,转眼间就已经离着任一很大一段距离。

    任一的身子很轻,但是这下降的速度很显然不是他能扛得住的,虽然身体有千世镜保护没有受伤,那衣衫却已经被飓风扯烂成碎片。

    “咚……”

    任屠率先着地,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任一后落地,比较幸运的砸在任屠的肚子上,却是有了个毛绒绒的垫背。

    略微头晕的晃了晃脑袋,却看看身下的任屠,大免子已经被摔蒙了,好在神智清明,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

    “主人,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在这里也不能飞,连化形也不行。”

    好歹他也是个超凡脱俗的兔子,在那至尊圣人境不能飞也就算了,对于自己的人型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没有想到只是来这里一遭,就被打回原形,心里郁闷得不得。

    任一宽慰道:“咳咳……还歹还是只大兔子,没把你打回幼崽。”

    若真是那样,任屠不得哭死,一切修为化为泡影,从头再来过。

    “主人,我们快去找狗子吧,她应该就在不远处。我闻到她的味道了。”

    任屠的鼻子可是比狗子还要灵敏的,只是动了一下,就已经嗅出了个大概。

    “不负一番辛苦,快,咱们先离开这个深坑再说。”

    任一听到这个好消息,一改愁容,催促起任屠来。

    只见任屠一只爪子抓住他,两只后腿一蹲,瞬间发力,一下子就跳出了这十丈深坑。

    这个陌生的世界尽收眼底,那是满眼的金黄,不是黄沙遍地,而是这里的植物,哪怕是石头都带着一种秋天的色彩。

    行走在荒原上,那草干涸得一踩就碎,石子也是,仿佛几千年没有遇到水,只是被轻轻碰一下,就散落成沙。

    “主人,这里的空气好干啊,好像一点水分也没有,我现在特别想喝水。”

    虽然他在掉落进来前,已经在那湖水里喝了个肚儿圆,只是才刚在这里待了这么一会儿,就渴得不行。

    任一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只觉得烧心不已,是那种由内而外的干,这里的太阳温度并不高,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吸取他们身体里的水分,会这般的夸张。

    不敢大意,他赶忙弄了两个水袋,一边赶路,一边狂喝着。

    这只是杯水车薪,有种越喝越渴的样子,却也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他们只是才进来这么一会儿就大呼受不了,想想任凶进来已经有一天的时间,她可不会随身携带这么多水,还不知道干成什么样子,两人越发着急的想要找到她。

    好在,任屠的鼻子指引还是很有用的,两人找了一顿饭的功夫,终于在一颗枯树下,见着奄奄一息的任凶。

    此时的她一动不动,嘴唇干得流出了血,已经变黑变干,凝固在伤口上。

    其实的肌肤上,虽然皮粗肉厚的,还是挡不住有裂开的地方,正有鲜血从里面跑出来,又快速的凝固,速度之快,一度让人觉得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