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五年修行三年重修 > 第11章 我,灵感.......
    竖日。

    这一天,重貅吃完饭后,快速提取完食物转化的元气后,便拖着全身刺痛的身体走出了透明父子住的这个小院子......

    然而,重貅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重涌早就先离开了院子,朝着重海所掌管的重家仓库去了

    ......

    重家仓库。

    当重涌走进仓库的物资领取处时,他刚好遇上了正好到仓库巡查的重海。

    重海先打起了招呼:“老三,有事?”

    重涌:“我,要养元露。”

    重海疑惑道:“你这个月的月供不是前几天刚就给你了吗?离下一次领月供还早着呢。”

    重涌当年归来时,他的修为是养神八级,然后在每年家族考核中也一直是等级,所以他每个月也可以领一份正常养神境分量的月供。

    然而,重海话音刚落,他突然感觉一股罡风迎面而来。

    只见重涌身上突然爆发出来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其中还伴随着元神威压!

    气势可以不管,但从这元神威压中,重海隐隐感觉到......

    “他的修为不在我之下!”重海瞬间惊呆了。

    重涌没有那么多情绪,他继续保持着那个木讷的表情,用木讷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灵感,养元露。”

    重涌觉得自己应该不是那种喜欢仗势欺人,持强临弱的人,我那么刻苦修炼从头到尾也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为了让儿子得到资源,重涌决定暴露自己灵感境的实力。

    根据规矩,族人在领了当月的月供后,如果在当月突破到下一个境界的话,那名族人就能到仓库额外领取以为属于该境界的月供。

    重海忍不住问道:“你不是无法突破了吗?”

    重涌:“反正就是,突破了。”

    重涌不愿多说,重海也不打算多问,毕竟“医学史奇迹”和“误诊”这种事情在哪个世界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再说了,他这个弟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超级天才了。

    现在谁还不是个灵感境呢?

    只是让重海纠结的是因为近期族里并没有人报备说要突破到灵感境,而重涌这样突然冒出来说自己突破灵感境了,导致他们仓库里根本没有准备多一份灵感境的月供给他。

    要知道,每一份灵感境的资源的价格对他们重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这些资源他们一般都是预定的,尽可能不积压这样昂贵的物资,好有多余的钱去经营生意,赚更多钱资金来供养家族。

    然而还没等重海告诉仓库没有准备他那份灵感境资源的事实时,重海突然反应过来重涌之前说的话。

    “等等!他刚才说要的好像是养元露?!而不是灵感境急需的灵光丹!”重海感觉自己找到了华点。

    “养元露是吧?有有有!”重海笑了,他赶紧应道,然后匆匆从仓库中拎出一包裹的养元露,深怕重涌反应过来,便又往包裹里多塞了几瓶,然后把包裹直接塞重涌手里。

    “你哥我还要忙很多事情,就不招待你了。”说着就拉着重涌的手把他带出了仓库后,就挥手说拜拜。

    重涌看着怀里这一包裹东西,估算了一下,感觉有儿子这两天消耗掉的养元露的四五倍这样子。

    重涌心想:“这些养元露加起来居然比灵光丹还贵一些,老二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看起来还挺高兴的样子。

    这个分量应该够貅儿祸害几天了,几天后能成什么样,貅儿自己应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另一边,重海看着重涌离去的身影,他心想:“还好这老三平常不打听消息,连灵感境的修炼资源是哪些都不知道!

    虽说下个月该给月供时我必须给你一份灵光丹才不会被人抓把柄。

    但既然是你自己要的养元露,那即使三爷挑起这事我也占着理!

    一份灵光丹加急可是要多二成服务费的。

    如此一来,一份灵感丹算是省下了,虽说刚才那些养元露总体价格在市面上要比灵光丹贵上一些,但我们重家在星火城的养元露市场上有一定经销股份。

    总得来说,算是小赚一笔。”

    嗯,皆大欢喜,谁也不亏。

    但事实上,如果重海知道重涌从头到尾都不需要灵光丹的话,搞不好会选择压一下养元露的量。

    这样一来......重海可能会挨揍。

    ......

    另一边,重貅在重涌离开不久后,也走出父子俩住的院子。

    这是他丧失修为以来第一次走出这个院子。

    重貅不知道一会该如何面对见到的第一个族人。

    开心的笑?

    感觉像个傻子。

    愁眉苦脸?

    感觉像个懦夫。

    似笑非笑?

    神经病啊!

    重貅一边想着,一边拖动着沉重的脚步,慢慢朝家族的大门方向走去。

    这时,一个看起来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出现在重貅面前。

    那是重貅六叔的孩子,名为重画。

    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妹妹。

    小女孩不懂大人的那些勾心斗角、机关利益,她看到重貅后,十分自然地朝重貅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这一刻,重貅一下子忘掉了了之前想种种的应对方法,他习惯性地像以前那样扯动嘴角,对她回一个和蔼的笑容。

    结果笑容又牵动了脸部的神经,使其产生了针扎般的刺痛感。

    但是,重貅的偶像包袱让他坚持着将笑容进行下去。

    小女孩却“哇”的一声转身跑掉了......

    重貅伤心了。

    “果然,连这么小的孩子都那么现实吗?以前我对她笑的时候,她会甜甜地叫我貅哥哥,现在却......”

    重貅根本不知道他刚才在刺痛下强行做出的小脸是多么扭曲.......虾银!

    “即使是如此,我也要勇敢向前!”

    重貅自我鼓励着,然后忍不住唱了起来:“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啦啦啦啦啦~~~”

    快二十年没听过的歌,重貅也不记不全歌词,不会的一律“啦”过去了事。

    重貅嘴上“向前跑”,脚下慢吞吞。

    这一路上,重貅看着眼前的路,没有再在意他人的反应。

    不知不觉中,重貅发现这一路走来,他的身体也逐渐适应,这使得重貅感到的痛楚快速消减。

    这些疼痛本身就只是一种神经过敏罢了,刺激多了也就自然。

    疼痛减弱后,重貅每一步迈出的步伐也就越来越大胆了。

    不久后,他终于看到了重家的大门。

    然而就在这时,重貅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推了自己的PP一把。

    重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