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6、卖樵江湖
    除非选择逆来顺受,否则他无法获得内心的平静。

    他不敢再接着睡下去,生怕活活的给冻死,再也醒不来,好不容易获得一个健全的体格,谁知道下次还会不会穿越?

    不能冒险,就是再困,也不能闭眼睛。

    不远处不时的传来狗吠声,也许是狼嚎,在记忆中,不时的有野物跑进来找食物,想到这里他又站起身子来,想重新确认一下门到底插紧没有。

    被狼或者熊瞎子给叼走了,那多冤啊!

    手还没挨着门,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砰砰声,可吓得够呛,一个趔趄,差点磕到灶台上。

    正张皇失措间,听见有人低声喊道,“老疙瘩,开门。”

    “三哥?”听着耳熟,但是纪墨也不敢百分百保证这是赖三的声音。

    “是我,愣着干嘛呢,快点开门。”赖三不耐烦的催促道。

    门栓很紧,纪墨并没有完全熟悉,在里面晃动了好几下,才打开门。

    赖三等门一开,直接撞了进来,伴随着的是呜咽的寒风。

    纪墨关好门后,听见咣当一声,他那破旧的桌子多了一个包袱。

    他好奇的看着赖三。

    赖三不多话,先提着包袱得意的晃了晃,里面传来哗啦啦的貌似金属撞击的声音。

    在纪墨的注视下,他终于打开了包袱口袋,居然是一袋子的大洋,在昏暗的煤油灯底下依然发光发亮。

    他特意拿出来一块,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嘴巴吹了一下,发出悠长清脆并伴有余音的嗡鸣。

    “好不好听?”他问纪墨。

    “这是干嘛?”纪墨不解的问。

    “这是考古队给的定金,这两天我帮着他们准备东西,后天就带着他们去龙荡河,这么一袋子,我又不能随手放身上带着,先放你这里。”赖三道,“长则两个月,短则一个月我差不多就回来了,给哥收好了,到时候不仅赏你两个花,还天天带你小子下馆子。

    再去安山市开荤,让你尝尝婆姨的滋味,保证有了这一次还想着下一次。”

    “不是,你放我这干嘛啊?”纪墨纳闷了,记忆中,他跟赖三没这么熟啊?

    顶多也就是赖三看在他亲哥纪林的脸面,对他有点照应。

    现在拿五百大洋给他让他照看,等于是托付身家啊!

    “我没地放,不放你这里放哪里?”赖三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藏起来啊,老林子地方大着呢,找个树洞,或者干脆挖个坑,也比放我这里强啊。”纪墨肯定不愿意担着这个险。

    他这破屋子,根本没有安全性可言,要是丢了最后算谁的?

    他赔不起!

    “那我可不放心,放你这里安全。”赖三道。

    “你就不怕我卷钱跑了?”纪墨问。

    “别人会,”赖三瞥了他一眼,“至于你?”

    “我怎么样?我看着就这么让人放心?”纪墨好奇的问,寻思原主的人品似乎不怎么样啊?

    “你没这个胆子。”赖三不屑的道。

    “饥寒起盗心.....”纪墨不服气的道。

    “那你试试?“赖三在屋里左看右看,最后望向了房梁,从包袱里细数两块大洋出来,塞进纪墨手里后,踩着炕沿,把包袱塞进了房梁上。

    跳下来后,又侧着看,横着看,确定粗大的冷杉横梁完全遮挡住包袱的时候,才满意的点点头。

    “我这以后啥都不干,就天天给你盯着这钱了?”看在两块大洋的份上,纪墨实在没有勇气说出反对的话来了。

    “随便你。”赖三悄悄的拉开门栓,左右听了一会动静,才迈开脚步,隐入了黑暗之中。

    重新插上门,纪墨把直接坐在灶洞的洞口,不再舍得放劈柴,寄希望于能挨到天亮,他可以拿着斧头进林子砍材。

    脑海中模糊一片,他似乎总会观察今天见到的一切,街道,白昼,夜晚,一望无际的森林,与曾经的世界相比,缺了什么,多了什么。

    想了半天,他没想明白,不再想了,再次告诫自己,活着就已经够好了。

    把两块银洋搓在手里把玩,对着吹了一口气,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这是技术活。

    脱掉已经几乎坏掉的鞋子,惨白的脚趾挤在一起,脚很痛,他确认这是得了拇囊炎,没有别的办法,搭在灶洞口取暖。

    他想泡个脚都没有条件,暗恨白天不该在赖三那里瞎转悠,应该砍柴打水的。

    晨光,越是刻意等待,时间越是漫长。

    穿越者的第一夜,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

    劈柴,麦秆,全部烧没了,灶洞的火早就熄灭了,蜷在床上的他,浑身在打冷颤。

    “困死老子了。”他这一夜只打哈欠,可是无论如何都是强撑着不闭眼睛。

    一点微微的亮光从窗户透进来以后,他便下地,用报纸把脚趾包上,然后穿上了湿漉漉的棉鞋。

    拉开门,厚厚的积雪,再次漫进了屋子。

    外面的天已经擦亮,冷风像飞镖一样刺进了他的脸,疼的他欢呼雀跃。

    知觉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

    提着斧子在路上大吼大叫。

    “老疙瘩这是得了什么疯病?”

    一大早,住在纪墨对面的牛家婶子牵着牛出来,被纪墨的叫声吓了一跳。

    “下雪了,婶子。”纪墨朝他喊道。

    “哪天不下雪?”她更笃定纪墨的脑子有毛病了。

    纪墨大笑一声,继续朝着林子的方向过去。

    大东岭树木挺拔、铺满了每一块起伏的山峦,他一步步往林子里走,都没有找到合适下手的对象,每一颗树都是那么的粗壮,开始挥了两斧子,结果只留下几个嘴巴形状的缺口,每个缺口似乎都在咧嘴嘲笑他。

    他这小胳膊小腿,砍一天都不一定能砍得下来。

    即使砍下来,也劈不开。

    他倒是想只能对着林子里的灌木下手,这个不费力气,但是肯定不耐烧,无法让他撑过漫长的黑夜。

    搓搓几近冻僵已经无法拿斧子的双手,呼出一口热气,放弃了继续深入林子的想法,早起的狼啊,豹啊,都在到处觅早餐呢。

    小命要紧。

    他原路退回,准备在林子的边缘继续找能下手的。

    ps:每天三更哈,求票,新书期间争取每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