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2、单纯
    小黑狗一天一个变化,开始以为是纯黑的,结果没两天长开以后发现是黑白相间的,两块白色的绒毛分布在两只耳朵倒是挺对称。

    “不知道啥品种,看来就是杂牌了。”纪墨没有歧视的意思,对于这个小伙伴,他唯一的偏见就是这货这么小不点居然这么能吃。

    饭碗里不管放多少,永远都没有空着的时候,“老子有一天要是养不起你就把你炖了,也算是报恩吧,老话说,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

    小黑狗好像估计听不懂话,要是听得懂的话是决计不肯围着纪墨蹭的。

    “哦,对了,”纪墨把他抱到自己的腿上,碎碎叨叨的道,“得给你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跟我一个姓?

    不行,人家到时候都以为我是你爹呢,哦,不对,我肯定不能和你一个姓,你是狗,我又不是....

    我虽然活的像狗,但是我活的很开心啊。”

    “不信啊?”纪墨把它举起来正对着自己的脸,“我笑给你看,哈哈哈.....”

    这一下倒是把正在大门口晒木耳的吴家婶子吓了一跳,笑骂道,“老疙瘩,你到底是有病还是没病啊,对着一条狗崽子说什么疯话。”

    “婶子,狗子很通人性的。”纪墨把狗子放下,踢到一边,翘起来二郎腿,端起自己早就泡好,一直没舍得喝的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浑身上下酥到了骨子里。

    来了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舍得买过一次茶叶,哪怕是何府得了工钱,他都是想着法子存了起来。

    只因为得了赖三给的一笔浮财,趁着今天下工早,他才舍得花两块钱在杂货铺买了二两茶叶,苦寒之地,不产茶,又因为南北交通不便,所以茶叶贵不说,质量也差,非常涩,但是他缺甘之如饴。

    只有一个道理,有总比没有强。

    现下家里没矿,就这条件了,先行凑合着吧。

    等自己发了财,就去南方定居,买下一座山头茶园,自己炒茶喝,那个香啊。

    又不禁的笑出了声。

    “毛病。”吴家婶子咕哝一句后,进屋忙自己家事情了。

    纪墨一边喝茶一边盯着吴家门口的木耳看,想着等何家的工结束了,他就得去林子里捡山货了,屯着过冬吃,要是多了,说不定还得换点钱花呢。

    想着如此又美滋滋的吸溜了一口茶。

    “以后你就叫发财了。”纪墨拍拍狗头,“这可是寄托着我美好寓意的,你给我机灵点,外面叫花子多,别让人给拍去了,你这小体格,一锅都不够。

    当然,这都没事,关键这就意味着我破财,懂了没有?”

    “汪汪....”发财终于给出了一点像样子的反应。

    晚上的时候,纪墨给了他一块肉,纯五花,没骨头,算是奖励。

    第二天一早起来,把狗碗放满饭,够他一天吃的后,便去上工。

    这是他今天最后一天,何家所有的地终于种完,他跟着一群雇工一样排着队领工钱,他是最后一个领的,等领完钱,人都跑光了。

    他刚走到石板桥,便遇到了端着一篮子茶花花枝迎面走过来的殷悦。

    纪墨假装没看见,低着头就走过去。

    “喂.....”殷悦倒是先开口了。

    “小姐姐,有事吗?”习惯性的,纪墨还是退后两步保持安全距离。

    殷悦噗呲笑了,“你放心,这次我不打你,你们以后都不来了吗?”

    纪墨道,“再来也许是秋收吧。”

    “你叫老疙瘩?”殷悦笑着问。

    “嗯。”纪墨其实挺腻这个称呼,他是有名字的啊!

    瞧瞧,纪老疙瘩,一股大渣子味!

    “你家就是镇上?”

    “就在...”

    “我知道。”殷悦笑着道,“前个下午我去街里买东西,看你蹲门口逗狗玩呢。”

    “哦....”

    那你还怎么这么多废话呢?

    “行了,你走吧。”殷悦道。

    “那回见。”纪墨忙不迭的跑了。

    这女人他可是受过苦头的,惹不起,先躲着吧!

    正式成为无业游民后,纪墨的小日子就舒服多了,不缺粮不少盐,偶尔还能吃顿肉打牙祭,满大街的转悠。

    当然,最大的乐趣还是关上门在煤油灯底下数钱,加上这次结的工钱,他总共有108块现钞,11块银洋,折合在一起大概就是163块钱。

    钱不算少了,但是他还是有危机感,比如那漫长而寒冷的冬季。

    而且,现在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像牲口棚、暖气管都是统统要重修。

    镇子上的学校果然如纪墨想象的那样,关门了。

    孩子们彻底成了野孩子,没事的时候就成群结队的在镇上这唯一一条可以称作马路的地方疯跑,每次都能带起一阵尘土。

    小黑狗蹲在门口,一看到他们便第一时间跑屋里,在熊孩子的手里,它可没受罪,再不长记性,那就真是傻狗了。

    孩子们也不是一直都是无所事事,他们还会在雨后一窝蜂的往林子里捡蘑菇,每当这个时候,纪墨就混迹在其中,圆鼓鼓的小黑狗就迈着小短腿跟着跑前跑后。

    唯一的威胁就是那群孩子,它唯一要做的就是躲着远远的。

    “作为一条狗,你苟起来不丢脸。”纪墨给它做了评价。

    但是孩子们很碾纪墨,小黑狗很难躲。

    因为纪墨很会讲故事,他们总会追问叶良辰大战龙傲天的结局。

    “两个人啊,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都是纪墨随口瞎编的,他哪里知道结局!

    “你骗人!”吴友德的小儿子吴亮都九岁了,他大着嗓门道,“他们都是男的,妈妈说男的不能结婚。”

    纪墨摁着他的脑门道,“就你是个小机灵鬼。”

    想不到吴家婶子会把这些东西教给儿子。

    “老疙瘩,老疙瘩....”五六个孩子七嘴八舌的追问,“结局到底怎么样了啊..”

    “让我说也行,”纪墨找了个故意拖延的借口道,“先帮我捡树枝,什么时候堆到跟我们家门顶高了,我就告诉你们。”

    得容他好好想个结局。

    他娘的,不去当作家真是可惜了。

    “好.....”

    “不准变卦...”

    “说话不算数是小狗....”

    孩子们纷纷道。

    纪墨道,“一言为定。”

    还是孩子单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