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8、前途
    张青山不明白纪墨在那傻笑什么,一个猛子从水里窜到岸边,从岸边抓了一把青草,加上淤泥在身上一边来回搓,一边问,“老疙瘩,你说都是初中毕业,你咋比我优秀这么多呢?”

    这又是模仿纪墨在课堂上的语气。

    纪墨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潜移默化的,他居然让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泛起来了一点涟漪,溅起来一点水花。

    想想还有点小得意呢。

    刘小成凑过来,对着张青山道,“老疙瘩这不是吓傻了吧?”

    大早上的,从纪墨家门口过,他们可是亲眼看着纪墨吓得脸色惨白,在那狂吐的。

    当时,他们俩还享受了一把报复的快感呢。

    张青山上岸,挨个把两辆板车推进水里,刘小成在下面接着,用青草洗涮。

    张青山趁着功夫用手在纪墨面前晃晃道,“说个话啊?”

    “你才傻的。”纪墨没好气的道,“不跟你们瞎扯,我走了。把邱栋这小犊子看着,别让他下水。”

    “别啊,老疙瘩。”张青山道,“我回头还得去你家练珠算。”

    纪墨道,“别,现在别去,我嫌弃你晦气。”

    张青山急忙道,“不是,你这不是耽误我事嘛,梁掌柜说我有做生意的天赋,等我算盘摸熟了,就去跟他混去。”

    “他的话你也信?”纪墨一点都不喜欢货栈老板梁启师,主要就是因为这人说话不靠谱,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油滑的很。

    张青山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是你说的嘛,要勇于尝试。”

    纪墨道,“伙计这么有前途的工作,你去货栈当学徒,脑子怎么想的?”

    做学徒只包吃住,却是没有工资的。

    这种日子一熬就是好几年,谁受得了?

    “男儿志在四方,我不能一辈子窝在咱这旮旯吧?

    即使我这一辈子在镇上,在旅店里现在是伙计,将来也还是伙计。”

    张青山自己都没发觉,他用的又是纪墨在课堂上说过的话,“我不想这样,外面的世界很大,我真的想去看看,跟着梁启师不管挣钱不挣钱,起码我能多跑些地方,多认识些人,见识些世面,你说是不是?”

    刘小成惊讶的看着张青山,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窝一个炕睡觉,他从来没有听过张青山说过这些话。

    眼前的张青山,简直让他有点不认识了。

    纪墨道,“你没听人说嘛,外面在打仗,兵荒马乱的,在家里呆着多好,饿不死,冻不着,图个轻快,还非常的舒服。”

    “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张青山突然冷冷道,“人生没有点倔强,怎么证明自己头铁?”

    “喂,你脑子才坏了吧!

    你到底想什么呢,你到是说啊!”

    刘小成哗啦一声,从水里钻出来,真着急了,他天天和张青山形影不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张青山就是他的主心骨,张青山要是走了,他可怎么办?

    溯古镇双龙,走了一个,那不就成独眼龙了吗?

    张青山紧握双拳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纪墨脑袋懵了,他天天到底在课堂上跟着学生瞎说了什么?

    怎么都是大实话!

    没再搭理这俩货,狗子屁颠屁颠的在后面跟着,纪墨一个脚跟踢老远,指了指在清澈的河面上戏耍的鸭子。

    粮食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光吃白干饭,不干活?

    真当他是冤大头啊?

    狗子汪汪的叫了好几声,这次是委屈的。

    从河边背着手走回家,大老远的看到门口居然有那么黑乎乎的一长串,跟标点感叹号似得,就是那个点有点大,那么一大坨,还冒着热气......

    他立马就喊道,“这是谁家的牛!”

    在溯古镇想活的长久,一定要有一颗宽容与仁爱的心,学会包容,不然要么被气死,要么被打死。

    一个半大小子牵着一条大水牛,慢慢悠悠的从一条夹巷过来。

    纪墨眯缝着眼前,瞧仔细了后张口就嚷嚷道,“丘陵,是不是你这个王八蛋干的!”

    这是邱武的侄子邱陵,他大哥邱文独子,不过不是住在这里,而是在乡下,距离这里还有二里地。

    邱陵磨磨蹭蹭的道,“晒干了可以引火。”

    “不是,我问你,”纪墨没好气的道,“搁我门口什么意思吧!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

    邱陵不高兴了,他只比纪墨小一岁,但是人高马大,比纪墨还高出一个脑袋,自尊心一上来便脖子一昂道,“我邱陵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纪墨以手扶额,他后悔闲着没事给这帮小崽子讲这么多的小说故事了!

    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哦!

    他左右张望了一下,从柴垛上抽出一根树枝,咬牙恨声道,“小王八蛋,今天要说不让你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我就跟你姓!”

    “啊.....纪老师......”邱陵围着大水牛跑,纪墨围着大水牛追,大水牛一根哞的一声,又接着打了响鼻,把纪墨下了一个趔趄。

    看着身后的一滩,他想努力的站稳,越是心急,越是糟糕。

    最后还是一屁股坐了上去。

    “啊......”他哇的一声,引得过路的人大笑。

    邱陵更是笑道前俯后仰。

    “你小王八蛋给我等着!”纪墨不敢吸气,不然那酸爽,他怕直接憋过气去!

    更不敢朝屁股后面看,加上早上的阴影,估计晚饭也不用吃了。

    张青山在河里洗板车,看到纪墨又慌里慌张的跟个四脚蛤蟆似得,一蹦一跳的。

    “哎,老疙瘩,咋得了?”

    纪墨没有回答他,一猛子直接扎进了水里,那么一瞬间,他就瞧仔细了,哈哈大笑道,“你跟别人不一样,你这走的是牛屎运啊!”

    纪墨没功夫搭理他,搓完了脸上的水后,一股脑把短褂、裤子全丢了,刚抬脚想脱了鞋子,大叫一声,“娘希匹,我的鞋子.....”

    四周一看,孤零零的一只黑布鞋随着水流往下游去,急忙游水追过去,他浪里白条的名声不是白给的。

    “哎呀我去.....”纪墨追的过急,另一只脚上的鞋子也脱下去了,他又赶忙捡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