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24、仗义
    掌柜和财主们也开始纷纷解囊,不过不能压了老行头和何宗耀,大部分都没有超过一千,都是三百、五百这样子。

    至于像聂老容这种财力不显的,也就是三五十块钱。

    纪墨这样的无产阶级,什么都不用出,三毛五毛的都不够闹笑话的。

    所以并没有出现“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这种事情。

    各位财主老爷、掌柜的,陆续与梁启师拱手告别,梁启师亲自给送到楼底下大门口。

    纪墨行动不方便,不愿意跟着大家挤堆走,等大家伙散完了才对邱陵道,“走了。”

    刚起身就遇到送客回来的梁启师。

    梁启师看了看纪墨那包的厚厚的脑袋,笑着问,“老疙瘩,脑袋好点没有?要不要我给你请个医师,小心没大错。”

    “谢谢梁掌柜的关心,”纪墨假装受宠若惊的样子,对着这个老家伙,他一直是提防着的,“命贱好活,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过几天就能结疤了。”

    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这胸口,痛的有点厉害。

    心肝脾胃肾,摸不着看不见,别有个什么损伤,不然他的穿越之旅就要到这里结束了。

    想想就不禁要打个冷颤,他太难了!

    梁启师摸着短的可怜的胡须道,“我可以说是看着你长大的,以前吧觉着你孤僻了点,现在看来倒是算内敛,倒是我误解了你。”

    纪墨道,“掌柜的说笑了。”

    梁启师接着道,“外面再乱就这样了,左右不需要你们这些孩子操心,把自己管好就行,别伤着磕着,你家老大纪林不在身边,也少点照应,自己注意着点。”

    “掌柜说的是。”纪墨把他的话在脑子里转了好几遍,也没明白意思,这是嫌弃自己太闹腾了?

    不对啊?

    自己一直就没干过什么冒头的事情!

    多低调啊!

    只听见梁启师接着道,“我最后一批皮货已经拉走,教室空着也是空着,你们要是愿意用继续用吧。”

    “谢掌柜的。”对纪墨来说,这算不上好事,也算不上坏事。

    他正考虑到底要不要继续当老师了,毕竟从张青山到邱陵,他都没教出好。

    还都惹出了麻烦!

    想想脑袋简直要炸。

    楼梯发出蹬蹬的响声,纪墨回头,发现是山里的老猎户朱大富,按关系来说,还是老财主朱老太爷的侄子。

    朱家老爷分家的时候,两个儿子,谁也不偏,两门子是一半一半。

    只因为朱大富的老子是个败家玩意,五毒俱全,又不会挣钱,二十几年间从财主变成了富农。

    朱大富兄弟五个,他几个哥哥先结婚先分着屋子,朱本富是老小,等他娶亲只能去山上起了茅草庵,靠打猎种地为生。

    朱老太爷这一门却是不一样,又抠又小气,越算计越有钱,几个儿子、孙子都是在安山读书,而且还买了大宅子。

    由此可以看出来,有个争气的老子有多么重要。

    朱大富是猎户,常送皮子过来,与梁启师相熟。

    身形消瘦的朱大富刚冒鸡窝似的脑袋便大大咧咧的道,“掌柜的,我这是来迟了?”

    梁启师笑着道,“不迟,不迟,这是?”

    他看了一眼挂在朱大富肩膀上的皮子。

    “认不出来?”朱大富嘿嘿笑道。

    梁启师笑着道,“紫貂皮子我要是认不出来,我还做什么生意,我是说,这皮子我眼熟,是不是还是前年你抓的那个,你嫌我出价低,当时没卖我。”

    朱大富点点头道,“正是,一直在在家里放着,等合适价,这不老陶出事了嘛,大家一起搭把手,这皮子,今天你不管什么价,全用老陶身上了。”

    梁启师惊叹道,“这紫貂你可是整整追到两年才狩到的,还是算了吧,我琢磨着大家伙凑的钱也差不多了,你就不用再往里搭了。”

    “别,你先添上我名字,”朱大富呸的一口朝着廊道的半空中啐了唾沫,等着唾沫落地,才想起来会不会砸到外面的人,又扒在栏杆上往马路外面张望了一下,四下无人,才又接着道,

    “这钱别管用不用得上,哪怕用不上了,你退回来了,他陶良义这老王八也得还我的人情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梁启师大笑道,“皮子给你做个价,名字我给你写上,只是皮子你拿走,行不行?”

    朱大富头摇的更拨浪鼓似得,“那我成啥人了?”

    梁启师无奈的摇摇头道,“那先放我这里,回头你再来拿。”

    朱本富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纪墨在旁边听得迷糊,这是真仗义还是假仗义?

    见朱大富与梁启师进屋喝茶去了,纪墨便带着邱陵走人。

    走到半道上,纪墨才想起来问道,“我让你帮我把鸭子送到河里,你送了没有?”

    邱陵挠挠头道,“忘了,这不是一直陪着你嘛。”

    纪墨没好气的道,“你说说,你没干,早说啊,我让邱栋去都比你强。”

    邱陵无所谓的道,“就你这脾气,现在就挺暴躁的。”

    “嫌我脾气暴躁?”纪墨瞪了他一眼道,“别人能受得了,为什么你受不了,你不知道好好反思一下。”

    让邱陵回家给他放鸭子,纪墨一个人往镇子最南边的张青山家过去。

    张青山还有一个寡母,纪墨怕她出什么事,便想看一看,毕竟,自己还是有点责任的。

    张家是三间木质房子,大概时间太过久远,整个有点倾斜,好像随时能够弯到地上。

    张青山的老娘从表面上并看不出来年龄,居然看不出一点沧桑和岁月奔波的痕迹。

    她背靠在椅子上,一只脚光着搭在椅面上,一只脚也光着,在椅子底下晃荡,一只手拿着黄瓜,咬的嘎嘣脆。

    纪墨发现自己是完全多想了。

    这哪里是担心儿子的安危的样子?

    纪墨问,“婶子,午饭吃了吧?”

    张青山老娘,抬着眼皮子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耷拉下去,对纪墨道,“你这小犊子是来看笑话的?”

    纪墨忙摆手道,“当然不是,我是担心你这边,青山走了,我看你这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