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26、狐狸
    宽敞的前三间后三间,依山傍水,虽然造型土气了一点,但是依然改不了这是江景房的事实!

    纪墨看着偎依在他脚边的肥硕的小黑,心情立马又不好了。

    这货这俩月疯长,体型跟藏獒似得,纪墨都怕他得三高,而且越来越能吃,一天吃的量比纪墨两天还多。

    要不是看着它忠心可靠的份上,纪墨都有心给它炖了,做个下酒菜。

    小黑扯着呼噜,口水甚至都粘到了纪墨的鞋子上,突然耳朵一抖,快速的起身,往屋后的山头上窜了过去。

    这是抓猎物了。

    不过纪墨没抱指望,别人家的狗抓的都是兔子,野鸡,野猪,他家的傻狗居然抓老鼠!

    果然没出他的意料,不一会儿,小黑嘴里衔着一个老鼠来纪墨这里邀功,嘴里的小老鼠叽叽直叫。

    “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啊!”纪墨腾的起身,一脚踹了过去,“正事干不了,烂事干一堆!”

    小黑没娴熟的避过了这一脚,衔着老鼠跑到了河边,一紧张,把老鼠从嘴里掉了下去。

    狗嘴逃生,老鼠慌不择路,一下子窜到了河里,在河里举着前爪,扑腾了两下,跑到了对岸,淹没在了一人多高的草丛中。

    太阳渐渐地升起来,纪墨踩着自己开凿的一级一级台阶下河提水,他又在旁边开了一个菜园子,里面种了花生、玉米、西红柿、黄瓜、辣椒、茄子,反正面积大,能种的都种了,闲着没事就给浇水。

    看着自己的成果,站在热腾腾的太阳底下,成就感油然而生。

    闷热,他干脆光了膀子,脱了裤子,一跃而起,扎进了河里。

    他家偏僻,这一片高坎地,就他一户,连个过路的都没有,他想怎么样都可以,没人说他一句闲话。

    接着又是噗通一声,小黑也跳进了水里,一会就窜到了河的对岸。

    等它从河对岸扑腾回来的时候,纪墨惊喜的发现,它的嘴里居然多了一条大鲶鱼。

    纪墨赶忙上岸,从小黑嘴里把鱼给接了过来,差点喜极而泣,他家这条蠢狗成才了。

    鱼洗干净后,在鱼肚子塞了两片姜,鱼身了抹了盐、辣椒粉,插入铁条,直接在河边掏了个土坑,支两块砖,做烤鱼!

    烤熟后,味道不错,一人一狗,吃了个干净。

    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拿着个铁锹,木桶,带着小黑到附近的小渠、洼坑、沼地里捞鱼。

    找个差不多的水渠,用铁锹在上游拦一个坝子,直接断流,然后在下游的水坑里浑水摸鱼。

    让他想不到的是,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鱼,而且个顶个的大,小河居然也有半斤重的鱼!

    到中午的时候,水漫过水坝,他也就没再护着,任由水坝崩溃。

    满满一木桶的鱼提回家后,留了两条中午吃,剩下的全部晒成了鱼干,他得为漫长的冬季做准备了。

    之后他又喊邱陵、刘小成还有三个学生,把方圆几里地的水泡子全部给祸害了。

    屋顶上,柴垛上,晒得全是鱼。

    即使是天天吃,也够吃一个冬天了。

    果然人多力量大!

    他干脆趁着孩子们休息日,招呼过来十几个,帮着砍柴,捡树枝,屋前屋后,堆的高高的柴垛,既能用来护墙,又能在冬季用,一举两得。

    月朗星稀,蛙声一片。

    屋里闷热,他没急着进去睡觉,而是坐在门口的棚子底下,借着昏暗的油灯,拿出他全部身家摆在桌子上。

    他还剩下三块钱。

    至于屋里的粮食也不足二十斤了。

    别说供学校支应,就连自己吃喝都快成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盖这个房子,把从家长那里收来的粮食和钱开销了,寅吃卯粮,他应该很滋润的。

    本来今天到学校,有心对乌赞和丰盛说,这个月的粮食可不可以缓一缓?

    但是,看到那两张已经枯瘦如柴,毫无血色的老脸,他实在不忍心说。

    自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这两个人不一样。

    丰盛有一个老伴,一个闺女,还在河边的窝棚里住着。

    乌赞是带着一家人逃难的,但是半路上,老伴生病先没,后来接着儿子与人发生冲突毙命,眼看着孙子就要饿死了。

    媳妇自己卖了自己,拿着钱让他和孙子活了命,好不容易才来到了此地。

    人家是靠这几十斤粮食救命的,就这还得紧巴着吃。

    所以,纪墨说不来这种话。

    而且,最近他跟着这两个老夫子,终于把历史摸了个大概。

    这里是地球,没错。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都挺正常。

    只是历史不知道在哪里出现了劈叉,明中期凭空冒出来一个武帝,披荆斩棘,开疆辟土,解除海禁,然后进入了大海航时代,发现了美洲、澳洲。

    建立了一个历史上疆域版图最大的王朝。

    只是大帝过世以后,大帝的子女争、手下将领纷纷跳出来争权夺利。

    东方王朝分崩离析,陷入了军阀割据混战的时代,不死不休。

    这些他都不在乎。

    他就好奇,为什么瞎改地名?

    什么臭毛病啊!

    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空间感。

    一阵凉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哈欠,抿了一口茶。

    没钱,睡觉都提不起精神。

    他突然生出一个野望,要是自己能开银行,印钞票多好!

    不过,接着又叹了口气,完全就是痴心妄想。

    还是老老实实地想着怎么挣钱最好。

    睡到半夜,小黑突然毫无征兆的叫了起来。

    这只臭狐狸!

    他住老宅的时候就不让他消停,他搬了新家,还来祸害他,故意的吧?

    虽然没让他损失一只鸡仔,也让他很不开心!

    纪墨一下子从炕上弹起来,拿起柴刀打开门,就往后墙的牲口棚去。

    鸡窝里的鸡喔喔直叫,旁边的鸭棚里也是嘎嘎声不断。

    小黑也是不停的叫唤。

    纪墨一手拿刀,一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牲口棚的木板,悬在半空的是用布兜做的陷阱,兀自晃动。

    “奶奶个熊,这次终于抓住你了吧。看你还要往哪里跑,真是折腾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