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28、做生意的天才
    随即又一拍脑袋,这是犯的什么贱?

    自己还一摊子烂事呢,黄泥巴全在裆里夹着,闲着没事操心他们干嘛?

    先顾着自己吧,还不上老行头的钱,自己就得去卖身,瞅瞅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去林场伐木,扛木,简直比卖肾还要惨!

    吴友德问,“你这是什么毛病,闲着没事就朝自己搂一巴掌,要不我帮一把?”

    纪墨道,“我咸吃萝卜淡操心。哦,对了,有什么发财的路子跟我说一声,我这刚借了老行头的钱,着急用钱呢。”

    吴友德吧嗒吧嗒两口烟,笑着道,“着啥急啊,可以不用还的。”

    纪墨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刚到家,看到蹲坐在屋顶上逃避小黑追撵的小狐狸,纪墨彻底没脾气了。

    “嗨,给我下来,我们家就是找门神,也不找你这号的。”

    小狐狸朝着龇牙咧嘴的小黑望了望,又看了看纪墨,也没借力,就这么直蹬蹬的跳下来落在纪墨面前,还是那么一双呆萌的眼睛。

    “我养不起你,我们家就那么十几只鸡仔子,你一天吃一只是不是,十几天就没了。”纪墨准备先来软的,“你老呢,成精没成精我不清楚,但是肯定不是善茬,你啊,还是回归那自然,这呢是我家。

    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觉得挺好的。”

    小狐狸眯缝着的眼睛,猛然又睁开,掉头后径直窜进了身后的山头上。

    纪墨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终究还是感化了这只迷途小狐狸。

    太阳起来了。

    得做午饭,少一顿都对不起自己的肚子。

    烟熏火燎之下,炒了一个鱼干,一个豆角。

    正要下筷子,小黑又叫唤了起来。

    “没你的份,老子吃完再说。”纪墨以为小黑在抗议,等小黑不顾他训斥又继续叫唤之后,他才抬头,看到了叼着一只灰色兔子站在他门口的小狐狸。

    小狐狸把兔子放在地上后,退开了两步。

    “哎呀,这来都来了,这么客气干嘛。”纪墨迅速的从地上捡起来兔子,还是新鲜的,不是死的,他就放心了。

    天知道,他最近穷的多长时间没吃肉了!

    把兔子放到厨房,看了看还在门口蹲着的狐狸,不顾小黑的反对和抗议,夹了块鱼放在狐狸的跟前。

    小黑要过去抢,纪墨一脚飞过去,“要脸不要脸啊,对待客人就是这个态度的?”

    小狐狸用舌头对着地上的红烧鱼块舔了舔后,又眯上眼睛,昂着头,好像在享受的样子,接着又把鱼块翻过身来舔,最后才把整个一块吃进肚子里。

    纪墨刚扒完一碗饭,抬头又对上了那双狐狸眼。

    “做人啊,不对,是做狐狸啊,不能贪得无厌啊,”纪墨侃侃而谈道,“你知道我捞鱼有多辛苦吗,你知道我做饭有多不容易嘛,你知道我这油盐酱醋得花多少本钱吗?”

    一块鱼换一只兔子没毛病啊!

    小狐狸又跑了。

    纪墨再扒进一碗饭后,开始收拾碗筷,菜还剩下半盘,够晚上吃。

    越想越美滋滋,他真是个过日子的小能手啊。

    躺在门口的椅子上,想睡一会还没来得及闭上眼,小狐狸又来了,同样的,嘴巴里还是一只兔子。

    “你看看,你看看,这弄得我多不好意思啊。”纪墨把兔子收下,给了小狐狸一块鱼,“鱼尾巴好啊,虽然刺多,但是营养价值高,我告诉你,没舍得吃,就专门给你留着的。”

    下晚的时候,狐狸又来了了,不过这次,啥都没带回来的。

    纪墨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道,“这可不行啊。”

    然后给了狗子一块鱼,狗子吃之前,还得意的朝着狐狸叫了一声。

    狐狸彻夜没有来。

    早上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口居然放着三只兔子,其中一只居然还是活着的,只是瘸了两条腿,只能在那瘫着。

    “放心吧,中午一定不会亏待你。”纪墨笑的嘴巴都歪了。

    一连三天,狐狸都会带来三只或者五只不等的兔子,而纪墨给它的是红烧兔子肉或者红烧鱼。

    他拿着兔子去镇上唯一的一家饭店换了钱,按照肥瘦程度,大概七八块钱不等,这么短短几天,他已经赚到了六十几块钱。

    还上老行头的钱指日可待啊!

    自己简直是个做生意的奇才啊!

    他把小狐狸留在了家里,为了表示自己对它的重视,他把狗子的窝让给了小狐狸。

    不顾狗子的眼睛瞪的老圆,纪墨又上去一脚,骂道,“你说说,有什么这么优秀的榜样你都不知道学习,留你何用。”

    狗子委屈的只能蜷缩在柴房里。

    纪墨还没高兴两天,狐狸罢工,居然不给送兔子了。

    “这鱼可是我特意给你做的,怕你吃够了红烧的,特意给你做油炸的,变着花样来,”纪墨把鱼放在狐狸的面前,狐狸瞅都没瞅,斜着眼睛,好像很嫌弃似得。纪墨着急了,“那来块兔子肉,告诉你,你找遍整个镇子,也没有比我更懂做兔子肉的了。”

    面前放着一块兔子肉,一块鱼,狐狸还是不动。

    跑去林子后,两天都没回来。

    “你说说你天天怎么待客的,对人家热情一点会死啊,被你气的人家现在都跑了吧,不回来了。”纪墨带着狗子在河边放鸭子,结果越看狗子越不顺眼,“平时让我骂你就算了,还非得逼我动手打你,你说你吧.....”

    狗子跑得快,脚落空,又差点摔倒,正要大骂时,听见了噗呲一声笑声。

    “喂,你一个人跟狗子叫什么劲啊,是不是闲的啊。”

    声音真好听。

    纪墨一回头,是殷悦。

    一个人时间长了,天天对着狗子和狐狸神神叨叨,都快有精神病了。

    突然遇到一个能说话的,纪墨自然笑脸相迎,热情的道,“小姐姐,上街买东西啊,我告诉你,最近街上的大头兵比较多,你最好还是不要出来的好。”

    殷悦笑着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经说话啊,一直都是这么不着调吗?”

    纪墨笑着道,“我没有不着调啊,只是你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只是性格比较开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