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35、亲姐自远方来
    看何然还在那杵着不动,便给拉过来,坐到自己跟前,安抚道,“小宝贝,吃饭啦,舅舅给你夹肉吃。”

    纪墨往她碗里夹了块兔腿后,筷子塞进了她的小手里。

    何然看了眼舅舅,然后闷头吃自己的,一声不吭。

    纪安大概是饿了,一连扒了两碗饭,最后才拍拍肚子,刷锅洗碗,收拾厨房。

    纪墨把小狐狸招到跟前,任由何然摆弄,何然胆小,碰都不敢碰。

    “相信舅舅好不好,小狐狸不咬人的。”纪墨握着何然的胳膊,让她的小手放到狐狸光滑的皮毛身上,何然还是不敢,紧捏着拳头。

    纪墨摸摸她的脑袋后,让她坐着,自己开始找铺盖。

    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所以在盖房的时候,在六间屋子里搭了三个炕,所以,不存在住不下的情况。

    他正在铺被子,就听见了大姐的脚步声。

    大姐把他撵到一边,然后道,“我来弄吧,看不出啊,你一个人居然有本事弄六间屋。”

    她老子娘在世的时候,也就三间房,老子娘过世后,塌了两间,改做牲口棚,也就只剩下一间了。

    纪墨笑着道,“你弟弟我现在是副镇长了,盖个房子还不简单。”

    纪安停顿下来手里的活,骂道,“全是一帮子缺德鬼,拿你一个孩子出来顶缸,你也是傻啊,怎么就应了?”

    纪墨笑着道,“我说话好使吗,没人听呀。不过也没事,每个月有工资领,挺不错的,你呢,就别多管闲事了。”

    纪安这才不说话。

    等接过来纪墨送过来的茶水,她才说出这趟回来的目的。

    “我先去的海沟子她奶那里,然后才来你这的。”大姐生气的道,“老太太死心眼,你说带俩和带三个有什么区别,她就不乐意。

    呐,你说何然她不肯带,我能怎么办?

    你姐夫上次送马去南阳,结果半道让人给抢了,赔个底朝天。

    我再不去找份工,一家子全饿死拉倒。

    孩子啊,我是一个都带不了。”

    纪墨听了半晌,终究明白了姐姐这趟回来的用意,因为姐夫生意失败,孩子在城里养不住了,想送回乡下来。

    而她婆婆只肯带两个孙子,至于孙女,不愿意带。

    “姐,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啊.....”

    他在镇上的情况比较尴尬,说不准随时要跑路的,带个拖油瓶也不方便啊!

    纪安道,“爹妈没的时候,你多大,我多大?

    我那会就不是孩子了?

    你才四岁,是不是我辛辛苦苦拉扯你的?”

    纪墨无言以对,低着头,假装在品茶。

    正在犹豫间,听见何然茫然大哭,因为上厕所湿了裤子,挨了纪安的打。

    纪安打完她的屁股依然不解气,又接着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多大人了,我让你哭,干脆哭个够,老娘欠你们的,一个个的讨债鬼。”

    “别打了。”纪墨赶忙拦下,“孩子嘛,不是还不懂事嘛,你非较这个劲干什么。”

    记忆中那个温柔和善可爱的姐姐已经没了。

    纪安推开纪墨道,“你别管,这孩子不打,永远不涨记性。”

    两个人撕扯,相持不下,终究纪墨还是忍不住吼道,“行了,放我这,可以了吧!”

    “哎呀,姐姐就知道没白疼你。”

    说着就笑嘻嘻的朝着纪墨的脑门子亲了好几口。

    早上,天朦朦胧胧的,刚刚擦亮。

    她就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要回安山。

    她终究最了解自己的亲弟弟,做事冲动,后悔的也快。

    早走早安心。

    纪墨帮着把家里的干货还有一些野味都塞进了她的麻布袋里,然后又掏出来一沓西北银行的钞票问,“能使吗?”

    大姐道,“怎么不能使,就是价上吃点亏。”

    纪墨道,“这是二百块,你拿着去用吧。”

    纪安道,“你帮我看孩子,我跟你姐夫都没钱给你,你自己留着用吧。”

    纪墨道,“镇上没地使,你全拿着吧。”

    提着大布袋,亲自把姐姐送到了梁家的货栈。

    梁家基本每天都要往安山和左右的大城市送货,车架子大,可以捎带一两个人,得的钱财都落伙计口袋做花使。

    梁启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不知道。

    时间长了,慢慢就形成了规矩。

    没有马车或者驴车而又想出门的,就跟着梁家的车。

    “路上抓牢一点,别掉下来。”纪墨不厌其烦的嘱咐,把从聂老容包子铺买的包子和馒头塞上去,“路上饿了就吃一点。”

    “回去吧。”纪安道。

    纪墨又对小伙计岑久生道,“路上帮衬着点,回来请你喝酒。”

    岑久生道,“你放心吧,你姐就是我姐,那没二话的。”

    纪墨看着渐渐远处的马车,直到看不见影子,才停下挥摆的手。

    太阳缓缓从原始森林的深处上升,光芒万丈。

    又是一个好天。

    回到家,进屋第一件事就是看小丫头。

    见她还在睡,就没招呼,结果转身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被子动了一下,他掀开被子,被角湿漉漉的。

    给小丫头擦擦眼角,轻声问道,“怎么哭了,跟舅舅不好吗?”

    小丫头嘟着嘴不说话。

    纪墨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笑着道,“别哭,以后跟舅舅吃香的喝辣的,不会亏待你的,既然不睡,咱们就穿衣服起来好不好?”

    指着坐上纸包里的东西道,“舅舅把豆沙包,猪肉包,韭菜包挨个买了,还有豆浆,有羊奶,想吃啥就吃啥,想喝啥就喝啥。

    吃不惯的话,咱咬一口就扔,咱不差钱。”

    小丫头低着头,不说话,也不要纪墨给她穿衣服,自己穿自己的。

    纪墨打水,找牙刷,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言语。

    纪墨等她吃饭后,带着她去河边放鸭子,把竹竿塞到她手里,认真道,“以后放鸭子的重任就交给你啦。

    咱家的狗子比较懒,你以后要监督好它。

    小狐狸比较情况,但是贪吃,每天都对着咱们家的鸡流口水,不得不防啊。”

    何然突然抬起头,细声细语的问,“小狐狸有名字嘛。”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的第一句话,纪墨高兴地不得了。

    笑着道,“还没名字,你给起个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