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37、刺杀
    镇上的物价随即就涨不少。

    穷人对物价很敏感,特别是刚刚到此落户的流民,他们可以容忍这个世界是假的,但是不能容忍钱变“假”。

    所有人都有点躁动。

    身为名义上的镇长,梁启师是最烦躁的,公署给压力,要求推行西北币,禁止北岭币,而下面的人,怨声载道,两头不讨好,他夹在中间为难。

    “全是一帮子白眼狼,”梁启师在镇里的镇公所里对着纪墨抱怨道,“就不念我往日一点好!”

    纪墨摊摊手道,“人心就是这样,你打他了,让他脸疼了,他会问你为什么打他。

    你给他糖吃,他却什么都不会问,甚至都不会说声谢谢。”

    梁启师道,“你小子就不能想点办法?”

    纪墨道,“北岭大军二十万南下,物质短缺,价格自然就涨,打仗打的就是钱,面对巨额的军费开支,开印钞机也最简单。”

    梁启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想不到你小子还懂这些。”

    纪墨笑着道,“这些书上都有简单的介绍,不过如果这一仗打赢了,扩大地盘,到时候南阳省也使用北岭银行的钞票,那就全部都赚回来。

    如果输了,那北岭就得赔。”

    梁启师道,“那老百姓手里的南阳省钞票就全成废纸喽。

    我现在还有一大箱子璃昂时期发的军票呢,擦屁股都嫌硬。”

    纪墨叹口气道,“我就是没钱,要是有钱,就全部换成金条囤着,到时候稳赚。”

    乱世黄金,不管放在什么时代,什么时空总不会错。

    梁启师道,“你刚才说什么?”

    纪墨道,“我说囤金条啊。”

    梁启师一拍脑袋,大叫道,“哎呀,你说我这脑子,一天到晚的,尽想些没用的。”

    不等纪墨回应,便拿起桌上的帽子匆匆忙忙的走了。

    又过几日,大东岭公署政正式在大东岭南端设立入境关卡,开始征收通行税,想从此路过,必须交买路钱。

    而且只收西北省的货币。

    从来不纳粮不交税的大东岭豪绅,特别是生意人怨声载道。

    这是剜他们的心头肉。

    包括梁启师也是一日三骂,他们每日往返各地的大车有五六辆,运送皮货、烟叶、山货,一次抽的不多,但是日积月累,抢钱啊!

    最关键的是,这有了开头,那么土地税、渔业税、盐税、矿税、营业税、屠宰税、契税,车捐、船捐、码头捐,是不是也快了?

    为了应付路上的通行税,各家的掌柜、财主都打发伙计到镇公所兑换西北纸钞。

    没有西北纸钞,他们的货出不去,进不来。

    数着手里的大洋,纪墨乐呵了不少。

    但是,没高兴几日,西北公署再次发来公函,各乡镇必须加快筹建保安队。

    这钱又是捂不热的。

    冷空气来的急,气温一日三降。

    但是依然没有消下去因为税金导致的热度。

    纪墨一大早就把何然裹的厚厚的,只露出俩眼睛。

    “舅舅,我不冷。”何然抗议,袖子这么长她的手都出不来了。

    “我觉得你应该冷,穿厚点没错。”纪墨还是坚持把围巾给她围上了。

    经过一阶段相处,他感觉小何然明显对他依赖和信赖了许多。

    他把何然送到学校后,也没在里面耽搁,转身就出来了。

    刚出校门,就碰到了在门口蹲着的邱陵。

    “出大事了!”邱陵看到纪墨腾的跳起来。

    “除死无大事。”纪墨不以为然道。

    邱陵急躁的道,“应立飞遭刺杀,这还不算大事?”

    “还真是大事啊,”纪墨拧眉问,“不对啊,你瞎紧张什么?死不死跟你有一毛钱关系?”

    邱陵道,“他要是死掉,我这保安队不就黄了?”

    他这个保安队长一直还是光杆司令!

    正准备招兵,要是应立飞此刻没了,他觉得他这个保安队长估计也是没戏。

    他还没体验到手握大全,威风八面的感觉呢!

    纪墨笑着道,“你小子,哎,当上官也不是好鸟。”

    邱陵道,“老疙瘩,你放心吧,真我当大官,我不贪,我就等着别人给我送钱。”

    纪墨没好气的道,“贪污受贿是连一起的,有什么不一样?”

    邱陵道,“我再不是人,也不能贪你的钱啊,我拿别人家的钱来进我的口袋,跟你就没关系了。”

    镇公所的那点经费梁启师看不上,也没功夫管,便天降大任于副镇长。

    副镇长兼任会计,自从西北银行钞票可以兑换大洋后,他就把那点钱看得死死的,而且还指责邱陵乱花钱。

    邱陵便解读为这是纪墨的私产。

    他肯定不能贪。

    纪墨居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啊!

    纪墨接着问,“应立飞死了吗?”

    邱陵道,“没有,昨个中午应立飞老娘八十大寿,饭还没吃了,蹦出三个家伙,咔,咔,就来几梭子,应立飞兄弟冯大刀替他挡了一枪,当场咽气。

    要不是他兄弟挡着,估计就凉了。”

    纪墨叹口气道,“可惜。”

    应立飞要是死掉,他这个副镇长估计也就不用再当,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牵扯,他可以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邱陵点点头道,“是挺可惜的,冯大刀是劳头山二当家,非常讲义气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纪墨摇头,两人又回了镇公所。

    梁启师也得到了应立飞被刺杀的消息,对纪墨说道,“快点建保安队吧,不然回头肯定朝咱们撒火气,咱们落不了好。”

    纪墨苦笑道,“这点钱可凑不齐二十个人。”

    “那就从流民里面招吧。”梁启师想想道,“一个月给一块大洋,多了没有。”

    邱陵为难道,“这给的也太少了吧。”

    梁启师瞪了邱陵一眼,没好气的道,“你知道在南边,正儿八经当兵吃饷的三个月都拿不到一块大洋吗?”

    吃空饷甚至喝兵血才是军队的常态。

    纪墨道,“流民又不是傻子,他们也不会乐意的。”

    梁启师啪嗒一拍桌子,怒道,“他们敢不听试试!不然就不用在我们溯古镇待了!”

    本乡镇人都是乡里乡亲,他丢不开那脸,无可奈何。

    但是,他还能对付不了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