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38、驼子
    纪墨道,“强扭的瓜不甜,万一.......”

    “没有万一,”梁启师脸上的阴郁渐渐散去后,打断他的话头,笑着道,“你们啊,还是年轻,不知道能吃饱饭意味着什么。

    别说老子还发大洋一块,光是管三顿饭这一条,他们就得抢破头。”

    纪墨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自从口袋稍微鼓一点以后居然飘了,忘记了自己饿的恓惶的时候。

    当天邱陵挨个把征收治安员的消息通知到各个流民村、流民点。

    令邱陵想不到的是,各个流民村和流民点居然是欢呼雀跃。

    第三日早上,镇公所的院子里就陆续来人,各个松松垮垮的,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挤满了院子。

    开始的时候,邱陵还在那点人,最后越来越多,就干脆不点了。

    梁启师把纪墨喊进办公室,点着烟锅后,吐着烟圈道,“我最近事情比较多,人全部交给你了。

    本来我想着虚应一下,结果听说年后公署会派专员过来检查,看来是不能马虎了。”

    纪墨道,“邱陵能应付。”

    冬日将近,他得准备物资好猫冬,哪里有功夫管这些闲事。

    既然邱陵喜欢,就让邱陵去管好了。

    梁启师道,“那小犊子就是个糊涂蛋子,还是得靠你。”

    这话纪墨很受用。

    结果随即又听梁启师道,“虽然你也不靠谱,但是也比他强。”

    纪墨一听这话,随即心不甘情不愿的道,“又真不能指望他们打仗,随便他们弄吧。”

    “放屁。”梁启师道,“万一将来西北和北岭发生冲突,西北军说不定就让他冲上前去,顶不上用,也得冲。

    长官们的心思啊,很容易懂的,人多力量大,有总比没有好。”

    纪墨道,“难啊。”

    梁启师道,“我看你在学校对付那帮小子的手段挺好的,就这么办。”

    说完也不再搭理纪墨,转身就走了。

    北风凛冽。

    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没到的人纪墨不再管,直接让邱陵关大门,从先到的人里挑。

    然后纪墨抱着茶杯,靠在墙角。

    他想不到,原本以为很难的事情,居然变得这么简单!

    他低估了吃饱饭对人的诱惑。

    看着各个缩脖子缩脑袋,驼背勾腰,手笼在袄子袖里,他对这些人真没指望。

    纪墨把杯子放在窗台上,走到其中的一个年轻人的跟前,“兄弟,腰抬起来看看?”

    人群突然传出轰笑声。

    “你看不起人!”年轻人脑袋昂起来与背几近成九十度,脸色通红。

    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汉笑着道,“好让镇长老爷知道,他是个驼子,死那一天,还得用大锤砸,才能进棺材躺直溜了。”

    “去你奶奶个球!”年轻人对着光头就骂。

    光头眉毛一挑,嚷道,“驼子,你是找揍是吧?”

    邱陵看纪墨面色凝重,就赶忙站出来,上前推了一把光头,骂道,“你才找揍是吧,谁惯你的毛病,镇长没让你说话,你瞎插什么嘴?”

    光头急忙弓腰道,“对不住,镇长老爷、队长,我这不是故意的,你也看到了,是这驼子先骂人的。”

    邱陵继续道,“别玩虚的,是不是不服气?”

    接着又退后一步,大声道,“我告诉你们,不服气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我不欺侮人,就用一只手,输了的话,我这队长就让给你们当。”

    见大家低头不语,他才得意起来,又看向驼子,没好气的道,“回去吧,咱们这里再缺人,也用不上你。”

    驼子二十来岁,脸面清秀,唯一不足的大概就是这佝偻病,“是不是管三顿饭?”

    邱陵道,“没错,但是你不合适,你知道吧。”

    年轻人道,“那我不回去,我也要当治安员。”

    邱陵举起拳头道,“你不走,我得揍你。”

    他是要做队长的人了,手里有个驼子,那太影响形象了。

    “你打吧,反正你打不过我。我就是不走。”驼子抱着胳膊,蹲在地上坚持道,“我背有问题,腿没问题,手也没问题,脑子也不傻。”

    邱陵气骂道,“小爷能打不过你?”

    纪墨拜拜手道,“行吧。”

    反正都是混饭吃的,谁都不容易,没必要太苛责。

    但是,这里至少有七八十人,不可能都留下的,养不起。

    对着邱陵努努嘴,邱陵把院子里的大石锁单手举起来,然后噗通一声甩在地上道,“咱们治安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凡是能举起这个大石锁的,都可以留下,举不起来的,自己开门走人。”

    光头二话不说,第一个应声而出,开始用单手试了试,石锁离地不过二寸,最后双手托起,一咬牙,一蹬腿,直接举在了顶上。

    再次噗通一声砸在地上,得意的朝着众人拱拱手。

    接着,驼子越众而出。

    迎来的确是大笑声。

    “驼子,别把背给砸平了.....”

    “驼子,赶紧走吧.....”

    “驼子,别再丢人了.....”

    驼子充耳不闻,走到石锁跟前,一翻手,握住锁柄,足跟不动,足尖左磨,手一提,往半空一抛,石锁翻飞。

    脑袋突然左转,石锁正从半空中落下。

    “驼子,快让开.....”

    正当大家以为要被砸的脑浆迸裂之时,石锁居然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丝毫无损。

    所有人都看的呆了。

    这他娘的可是近一百五十斤的石锁!

    就是一百斤的豆腐砸下来也要人命啊!

    驼子歪着脖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邱陵。

    邱陵咬牙道,“过了,过了,赶紧滚蛋,不要碍事,下面谁,接着来!”

    他沮丧的发现,他可能真的打不过驼子。

    打不过一个残疾人,让他的心情十分的失落。

    “这他娘的到底还是不是人....”

    从始至终,纪墨都是伸着脖子看的。

    一番测试下来,居然有三十二人通过了,刷掉谁都不合适。

    最后全部都留了下来。

    纪墨清了清嗓子道,“做了治安员,以后吃住得全部在镇公所,一个星期回一趟家,家里有急事得,必须回去的,得请假。

    不请假就擅自走人的,不但这个月薪水就没了,还罚三天不准进大灶吃饭。”

    手段落后,但是效果好就行。

    这些人大多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

    和他们谈规矩和感情无用,只有钱、粮食、婆姨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这是纪墨这么长时间总结出来的血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