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43、孩子做榜样
    每一片雪花都是横着越过屋顶和院墙飞过来,落进院子里,而原本应该落尽院子的雪,随风飘出院子,落到了更远处。

    “老疙瘩......”邱陵揭开厚厚的帘子,走了进来,大声道,“这些小南蛮子都不抗冻啊,只下个雪而已,哭爹喊娘的。”

    “只而已?”纪墨被他逗笑了,这鬼天气,吐口唾沫都能在半空中结冰,他手笼在袖子里,绝对不会像往常一样手贱,乱摸乱碰,怕脱皮,“你知道这样的气温是多少度吗?”

    原本在北面淘金的人,还有大部西北兵早已耐不住严寒,开始逐渐返程,这是溯古镇一年来最安静、祥和的时候。

    邱陵道,“这还没到冷的时候呢。”

    纪墨道,“他们学会了吗?”

    邱陵道,“会什么会,站都站不稳,浑身乱哆嗦,手都不敢露到外面。这不得问你怎么办嘛。”

    “吃的太饱,撑着了吧?”纪墨没好气的道,“我就好奇了,之前我在学校,不是教过你们出操嘛,你就忘得这么快了,你还巴巴的来问我?”

    邱陵红着脸道,“跑步?”

    在学校里出操,他都是被迫的,根本没上心,毕竟他自认为是溯古镇出了他二叔以外的第二强者!

    平常出操只是随大流,别人怎么做,他就跟着怎么做。

    让他单独一个人做,一准懵。

    而且他又看过北岭兵的操演,相对来说,他更倾向于选择强者的方法。

    纪墨在学校教的东西,他自然而然会忽略过去。

    要不是今天纪墨过来,他都没想过要把在学校学过的出操方式用在保安队的训练上。

    纪墨摆手道,“今天就这样吧,学校不是放假了嘛,等会招呼一声,明天大班的孩子全部到这里集合,让他们带头出操。”

    他在学校教孩子们的时候倒是没发觉有多难,随便做个立正、齐步走,稍息,摆臂的动作,学生们都能很快领会,没用一天,大家都能一起做个像模像样了。

    结果想不到大人们反而不如孩子!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得臊臊他们......”邱陵激动的语无伦次,“让他们看看,他们连帮孩子都不如。”

    纪墨接着道,“作为保安队长,你得坚定意识,首先相信我的出操方式是有用的。

    只有你坚定了,带头做,别人才会跟着做。”

    他不得不再次点一下。

    邱陵拍着胸脯道,“你放心吧,我重新开始学,我要是学不会,没脸带他们,这个保安队长就不做了。”

    纪墨摆摆手道,“行吧,那就这么定了。”

    等邱陵出去后,接着就听见了外面的一阵欢呼声。

    纪墨提起来地上装着野猪肉的麻袋,居然有点沉。

    “镇长,要不我给你送回去?”驼子热情的道。

    “不用了,你们歇着吧。”

    这些人还没有用实际行动向他证明完全可信,纪墨就不可能让他们踏进自己家的门槛。

    纪墨把袄袖子拉长了包着手,然后握着麻袋口子,径直在雪地里拖着。

    一路走,一路搓手,这会他其实有点后悔把家住的这么偏了。

    要是大路上,走的人多,雪地早就让人踏平了,不必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雪,挪步很费劲。

    门是插着的,他拍了好长时间,邱栋才来开门。

    “干嘛呢,这么长时间不开门。”纪墨气的拍了下邱栋的脑门子。

    邱栋扶了扶帽子,指着院子,大声道,“我们在堆雪人。”

    纪墨把麻袋放在门后,又转身关上门,看到院子里堆着好几堆不成型的所谓雪人,只要肚子和脑袋,脑袋上没眼睛鼻子,简直是三不像。

    他一摸何然的衣后领居然出汗了,催促道,“都回屋,不然等会感冒。”

    邱陵和吴亮要回家,一片白茫茫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纪墨不放心,反锁上门,亲自把俩孩子送到路口,大老远就冲着吴友德家喊。

    等吴家婶子探出脑袋后,他才转身回家。

    晚上炖野猪肉,何然主动在灶下给他添火,他在上面忙活,倒是轻松了不少。

    野猪肉肉粗,他特意切的薄,然后加上蘑菇、粉条,乱炖,弥漫着烟雾的厨房全是香味。

    唯一的遗憾是何然不怎么能吃辣,不然他多加辣椒,才更香呢。

    小狐狸和狗子也是掐着饭点回来,躺在何然旁边守着。

    “你啊,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纪墨这话自然是和狐狸说的,“这都有二十多天了,不说兔子,整个野鸡什么的,咱们也不错啊。

    结果呢,你每天挂零,不成样子啊。

    但凡你有点骨气,你都不能回来见我!”

    狐狸摇尾巴的频率又加快了,也不知道是听懂还是没听懂。

    肉炖烂后,纪墨也铲出锅放到盆里,舅甥俩直接扒着灶台吃,一狗一狐狸在旁边围着。

    “白菜吃不吃,给你加进去?”

    灶洞里的柴没烧透,大锅还在咕噜咕噜冒泡,纪墨直接当做火锅,不时的往里面加白菜、菠菜这些东西。

    何然摇头,嘴里塞的都是菜,没工夫回应舅舅的问话。

    睡到后半夜,北风刮的急,门板刮咣当响,纪墨不放心,披上袄子,又往何然的房间去瞧了瞧。

    然后去厨房,把水炉子的水重新烧滚。

    第二天一早,刚做好早饭,吴亮和邱栋就到了。

    纪墨问,“你俩吃了没有?”

    吴亮道,“吃了。”

    邱栋又接着点点头。

    纪墨道,“再帮我看几天门,等我忙好了,就请你们吃好吃的。”

    吃好饭,把三孩子重新叮嘱一遍,往镇公所去。

    镇公所的门口聚着二十多个半大孩子,叽叽喳喳,挥拳蹬腿,保安队的人在屋里窝着,缩着脖子朝他们看,想不出这帮孩子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精神头。

    邱陵朝着纪墨望了望,见他点头,便大声道,“列队了!”

    孩子们迅速的组成了两列,保安队的人稀稀拉拉,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暖烘烘的屋子,分成三排,排在孩子们的身后。

    邱陵脖子一昂,正要喊话,突然忘词了,低声问面前的李歇。

    李歇低声道,“立正。”

    邱陵道,“你来吧,我先跟你学几天。”

    说着把队列里的李歇拉出来,自己替了上去。

    李歇又看向纪墨,见纪墨同意了,便摘了自己的黑色狗皮帽子窝在手里,深吸一口气,用声嘶力竭的语气喊,“立正!”

    声音上冲,铿锵有力。

    孩子们齐刷刷的两脚跟靠拢并齐,双腿笔直,抬头挺胸。

    “稍息。”李歇继续喊。

    孩子们继续按照要求,整齐的把左脚顺脚尖方向伸出。

    而保安队的人从始至终还是一片迷茫。

    李歇把向右看,踏步走,向左转,向右转喊完后,宣布向后转,孩子们成两纵队,与原地不动的保安队面对面。

    “跑步走!”

    随着李歇的最后一声令下,孩子们推开挡路的保安队员,冲出了大门。

    ps:求票哈!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