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44、绵羊与狮子
    孩子们已经跑的没影,保安队员们还在那傻站着。

    “跟上啊!”纪墨是真的被整的没脾气了。

    整个一堆榆木疙瘩啊!

    听见纪墨的话,大家才赶忙跟上,有跑的快的,有跑的慢的,还有吊在队尾走路的,队形早就乱的一塌糊涂。

    纪墨对分别列于左右的瘸子和驼子道,“跟上他们,在后面磨蹭的,敢不敢上脚踹?”

    瘸子认真的道,“镇长,我不敢,踹死人的话,梁镇长不得把我浸猪笼。”

    驼子道,“镇长,你放心吧,我没他那么笨,我会轻点踹的。”

    纪墨欣慰的点点头,幸亏俩人中还有一个聪明人,不然他真的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

    不过接着又听见驼子道,“镇长,里面有几个人我和瘸子打不过。”

    纪墨没搭理俩人,大踏步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出大门,远远地看见孩子们已经穿过溯古河的桥,往老林子的方向前进,而保安队的队伍还没过桥,在一尺多深的雪地里,一步一步艰难的挪着。

    河里还掉进两个人,雪堆埋着不露头,半晌才被上面的人给拉上来。

    本地人和流民,长相没什么区别,有些来的时间稍晚早一点的,无论是穿着、打扮、口音,甚至行事方式都与本地人相差无几。

    有时候很难分辨。

    但是,在冬季这样漫天大雪中,只从后背看,却能准确的分清对方是哪里人。

    南边来的流民,在雪地里走路,是走一步一个脚印,行进艰难。

    而本地人,从小习惯在雪地里走路,无师自通,渐渐养成了一套自己的走路方式,外八字,短步幅,曳步走,跟企鹅差不多。

    “你们臊不臊!”邱陵回过头朝着保安队的人喊道,“连孩子都不如!”

    保安队的人确实有点不好意思,如果没有孩子做对比,也许他们可以混下去呢。

    存心赌一口气,快步跟上已经隐没在林子里的孩子们,越着急,脚步越不稳,往雪里陷得越深。

    光头佬臧二,踩在被冰雪覆盖的灌木丛中,摔了个四脚朝天。

    “真是够笨的。”纪墨也是无语,这跟着孩子的脚印走,不就行了吗?

    非自己抄近路,不是作死是什么?

    已经彻底不见了孩子们的身影,保安队终于泄气了,有一个人带头瘫着不动,后面的人也有样学样。

    纪墨走上去笑着道,“各位,你们这样不行啊,梁镇长对你们的表现很失望,非常的不满意,他的意思是让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他还说,二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

    臧二道,“镇长,咱们还没满一个月!”

    一块大洋还没拿到手呢!

    纪墨道,“你们也明白,我只是副镇长,说话算的是梁镇长,他的话我必须得听,我已经在努力替你们争取时间。

    结果呢,你们连孩子都不如,我哪里还有脸替你们说话哟。”

    他早就下定决心了,凡是得罪人的事情,一定要把梁启师一起拉着。

    一个扶着大松树的男人道,“哼,孩子们身体轻巧,跑起来自然顺畅,咱们呢,身子重自然要差一截。”

    纪墨眯缝着眼睛看向他,对这人也有印象,属于瘸子和驼子打不过的人之一。

    “齐备,你不行就不行,还身子重?

    十月怀胎啊!

    服个软就这么难吗?”

    瘸子挨过齐备的拳头,一直念念不忘,此刻见对方落下风,自然要在口头上讨个便宜。

    齐备捏着冻得红肿的拳头,发狠道,“你欠揍是吧?”

    瘸子歪着脑袋道,“来就来!”

    真打起来,他也不怕!

    纪墨突然冷哼道,“怎么,你们是拿我当空气?”

    两个人这才闷声不言语。

    纪墨接着道,“梁镇长的意思我也跟你们说了,你们自己考虑下,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走人。

    这阶段搭那么多粮食,我们自认倒霉。”

    众人互相忘了一眼,没有一个吱声的。

    这个时候,以邱陵和李歇为首的队伍已经折返回头,齐备瞧一眼,默默的跟在后面,其它人见状,也纷纷跟上。

    再次跑回镇公所的院子,保安队的人跟着学生们一样排列的整整齐齐,虽然有差距,但是态度比刚才端正许多。

    纪墨望着一群小绵羊带领下的狮子群,哭笑不得。

    邱陵大声道,“看着前排怎么做的,后排跟着学。”

    然后冲着李歇点点头。

    “稍息!”

    这么多人听自己的指挥,让李歇很有成就感,精神饱满,每一嗓子都格外的响亮。

    孩子们整齐划一,保安队的人手忙脚乱,经常出错左右脚,摆臂的时候,用力过猛,经常砸到前面人的背上。

    要是往常,这就打起来。

    不分个高低,肯定不会有人罢手的。

    但是今天一反常态,都没有计较,毕竟有些人的脚还踹到了第二排的孩子腿上呢,人家孩子只是笑嘻嘻拍拍屁股,一句话没有!

    自己还不能不如个孩子吧!

    中午的时候,是驼子和瘸子做饭。

    饭好后,孩子们留在这里跟着一起吃,但是碗不够,自然是孩子们先吃。

    “这帮小崽子怎么这么能吃啊。”齐备的眼睛都红了。

    “都他娘的是属狼的啊。”旁边的臧二望着越来越少的大锅米饭,只能干着急。

    按照孩子们这么个吃法,哪里还有他们保安队的份!

    臧二对着驼子瞪眼道,“怎么就煮这么点饭!”

    驼子没好气的道,“锅就这么大,老子能怎么办?

    还不是你们自己不争气,要孩子教你们。”

    二十来个孩子,把满满一锅饭,吃的差不多见底,一锅野猪肉,也所剩无几。

    所以,轮到保安队员的时候,不能再像往日那样吃法了,挨个碗摆上,齐备拿着大木勺,一个个平分。

    吃完后,连肚子的一溜拐角都没填满。

    齐备咬牙对旁边左右的人道,“下午都给老子认真学,这比学招式还难吗?”

    无论如何,明天不能再让这帮小崽子来了。

    臧二也点头附和道,“谁不认真,就是存心不让老子吃饱饭!”

    他们这些人来保安队就是吃饭的,饿肚子算怎么回事?

    ps:求票哈....幼苗多呵护,多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