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54、大森林
    确定不是因为你有个漂亮的媳妇?

    纪墨在肚子里悱恻,当然不能说出来,太伤人自尊了!

    好歹也是他名义上的学生!

    他把茶杯放下,邱陵一看,立马给他续上水。

    邱陵接着道,“小竹真是运气好。”

    “运气?也得看谁运!”纪墨淡淡的道,“像你这种一运气,脑子里的水就出来了。”

    “老疙瘩,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人有才,说话又好听。”聂小竹嘿嘿笑道,“你都不知道,我在双塔镇的时候可想你了。”

    纪墨问,“老容那边怎么说,没骂你?”

    聂小竹生气的道,“就是对阿莲的态度不怎么好,不过我才懒得管他呢,我们现在住在老陶家,要不这样,我搬到你这里来?”

    纪墨眼睛一瞪,手一摆道,“一边玩去,有钱就住旅店,我这地方小,怕委屈了你家那位太太。”

    聂小竹道,“老疙瘩,你别当我傻子,我能感觉到,你也不喜欢她。”

    纪墨笑着道,“如果你感觉一个人喜欢你,十有八九是错觉,如果你感觉一个人讨厌你,十有八九是真的。”

    聂小竹跺脚道,“老疙瘩,你们不了解她,她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坏,就是嘴巴不好。”

    纪墨笑着道,“跟你过日子,又不是跟着我,不用向我解释。”

    他才没那么空,管这么多闲事。

    聂小竹从口袋里拿出来两块大洋,丢给邱陵道,“去买点酒,买点菜,我们喝一点。”

    邱陵有心拒绝,啥时候也轮不到聂小竹使唤他啊!

    但是,看着聂小竹那板着的脸,最终还是没拒绝,拿着钱出门了。

    屋子里只剩下聂小竹和纪墨两个人。

    聂小竹点起来一根烟,倒是让纪墨诧异了一下,聂小竹以前是烟酒不沾的,环境真的很容易改变一个人。

    “我记得你说的,吸旱烟有害健康,我抽的是卷烟,”聂小竹把烟嘴给纪墨看,“这个有过滤嘴的,他们说有这个东西后,很多有毒的东西就可以过滤了。”

    纪墨笑着道,“你高兴就好。”

    又不是他家孩子,跟他不相干,他更不操心。

    聂小竹提起来水壶,先给纪墨续上,再给自己倒满后道,“老疙瘩,从小到大,你是对我最好的。

    别人都看不起我,只有你正眼瞧我,还经常和我说许多道理。

    我心里都清楚着呢,记着你的好。”

    纪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清清嗓子道,“老容呢,只是凶了一点,对你还是不错的。”

    “对我不错?”聂小竹咬牙道,“老疙瘩,他拿我当驴子使唤呢,从小跟他做工,除了供我吃喝,就没给个我一毛工钱,没让我上过一天学。

    也就你做了老师,我跟你识字,会背诗,会了算盘、口算,反正学会了很多的东西。”

    特别是在双塔镇闯荡的那些日子,他更感受到了知识的重要性。

    因为会口算,算的比饭馆子的掌柜的算盘还快还准,掌柜的多看他一眼。

    然后掌柜让他试算盘,他原本就是班里算盘最好的人,算盘到他手里后,自然让掌柜的目瞪口呆。

    到饭店不到一个月,饭店掌柜慧眼识珠,除了让他做跑堂、打荷、勤杂外,还兼职会计!

    真是充实到让人想死的日子啊!

    进了公署后,他十分怀疑,如果他不识字,应立飞很可能就只会给他点钱算是救命之恩,哪里会有今日的风光。

    纪墨笑着道,“所以,不要松懈,学到老活到老,总不会错的。”

    “老疙瘩,你知道的,我只在乎你。”聂小竹大口灌口茶后又接着道,“你我有今生没来世。”

    “我再给你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纪墨没好气的道,“你在乎的是四....阿莲。”

    “都一样,”聂小竹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道,“你和她在我心里的地位都是一样的,老疙瘩,你看我现在这么风光,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纪墨道,“多认识点女孩子,特别是有趣的女孩子。”

    别跟没见识过女人似得,捡到篮子就是菜!

    他和四姨太没过节,也不歧视她给人家做过姨娘,被北岭军蹂躏过。

    毕竟这年头,大多数时候,女人都身不由己,自己的命运自己不能做主,是可怜人。

    但是,今天四姨太一进门就瞄上了小狐狸,实在让纪墨喜欢不起来!

    聂小竹道,“我这辈子就阿莲了,我一直最喜欢她。”

    “傻孩子,那是因为你没见识过广阔的森林!”

    纪墨自然能看出来聂小竹与四姨太之间的问题,明显是聂小竹在主动,他没感受到四姨太有把心思放在聂小竹身上,更多在敷衍。

    一个男人一旦主动,那就是在消耗自己的情绪和精力。

    消耗的多了之后,说不准哪天就累了。

    累了之后,变心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现在没有变心,只能说明小孩子精力过剩,体力好。

    “咱们的大东岭,什么样的老林子我没进过?”聂小竹不服气的道。

    “鸡同鸭讲,对牛弹琴。”纪墨不再多言语。

    邱陵回来的很快,两瓶酒、熟肉、花生米全部摆在桌子上。

    “你们喝吧,这是剩下的钱。”

    “自己留着花吧。”聂小竹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把酒启开,从桌面上拿下来酒杯,直接用酒清杯子后,给纪墨倒满,“邱陵,你也坐下,一起喝。”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邱陵把剩下的铜板和纸币放到桌上道,“我回家了,下午还有事。”

    原本他瞧不起的,可以经常打骂的那个人,现在居然施舍钱给他?

    这个地位反转的太快,他接受不了。

    还是走人的好。

    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他越是不自在。

    “把何然送到吴亮家,帮我看会。”纪墨一喝酒,估计没时间管孩子。

    “好。”邱陵点点头,走到院子里,跟何然小声说了两句后,何然的兴奋溢于脸上,张开双臂,让邱陵抱在了怀里。

    聂小竹这会才有功夫注意到何然,笑着问,“谁家的?”

    纪墨道,“我姐家的。”

    端起酒杯,吧唧一口,酒不错,邱陵那小子也真舍得花钱。

    ps:求票哈,晚点还有一更.....连个炒书评的机会都没有....感觉自己是个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