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56、毕业证
    越喝,聂小竹的嗓门越大。

    把酒瓶子在手里晃荡晃荡后,瓶口朝下,舌头舔了舔,笑着道,“老疙瘩,不行啊,来你家,你也没有酒给我!

    这不是你待客的态度啊!”

    纪墨往盆里加热水,洗把脸,揉揉昏沉沉的额头,迷迷糊糊地道,“你还能喝啊,要不我送你回去睡一觉,等酒醒了,咱们晚上继续喝?”

    聂小竹大着舌头道,“就这么点酒,还想灌我?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大中午的,睡什么觉,咱们继续喝!”

    “这成语还能这么用?”聂小竹又替纪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道,“真确定要喝?”

    两瓶酒,一人一瓶,一人已经喝完一斤了。

    “喝!”聂小竹不犹豫的道。

    “行,我舍命陪君子。”

    纪墨跟大部分人一样,一喝完酒,胆量+300%!

    智力-50%!

    摇摇摆摆走进卧室,把自己放在桌柜里的存酒找了出来。

    聂小竹穿上衣服后,试了几遍,都没法子把衣扣给对上,骂骂咧咧半天后,干脆不弄了,把口袋里的一个小布袋掏出来,啪嗒拍在桌子上道,“老疙瘩,这是我帮你存着找媳妇的。”

    纪墨打开包布袋子一看,居然有一个金元宝,还有一些碎银,大洋。

    把金元宝举起来,昂着头看了看,笑着道,“你这家伙不错,难怪说升官发财是一起的。”

    聂小竹突然压低声音笑道,“这是署长赏给我的,我还是留个心眼,没全给阿莲,还留下一个,特意给你的。

    阿莲都不知道。

    我答应过你,要给你抓只老虎的,还没做到,这个给你,让朱大富给你抓一只,你给他钱。”

    “那我就收着了。”

    纪墨居然有一丝微微的感动,笑着道,“我有钱了,我也不用老虎,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

    聂小竹嘿嘿笑道,“老疙瘩,你喝多了。”

    保护老虎做什么?

    真喝多了!

    “鬼才喝多了呢。”

    纪墨毫不客气的收了下来手里的钱。

    前几日一时间冲动,把所有的家底子都给了大哥大姐,口袋干干净净,正愁怎么办呢。

    差点就准备出门摆摊卖烧烤了!

    现在聂小竹这笔钱算是解他燃眉之急,没道理不要。

    很认真的点了数,金元宝大概折合四十多个大洋,加上其它七七八八的碎银、纸钞,换算下来居然有七十多块大洋。

    很让他满意,简直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老疙瘩,我就这么多了,等我有了,我再给你。”聂小竹拍着胸脯道。

    “谢谢了,够了。”纪墨把酒杯斟满,端起来道,“这杯算我敬你的。”

    看在钱的份上,放低点姿态,不磕碜,不丢人!

    这酒是越喝越美滋滋!

    两个人再次下去一瓶酒后,这顿酒才算结束。

    纪墨怕他路上有闪失,一直送到吴友德家门口才止住脚。

    敲开吴友德家的门,吴友德笑着道,“你也不错啊,居然能喝酒了。”

    纪墨道,“不行了,聂小竹这犊子能喝,我喝不过他。”

    何然正和吴亮在院子里抓着小狐狸和小黑子,努力的想把它们俩的尾巴缠在一起。

    小狐狸和小黑子嘴巴微张,哈着热气,互相嫌弃到不愿意多看对方一眼,但是仍然老实站着,任由俩熊孩子折腾。

    狐狸的皮毛滑,狗子的尾巴短,两孩子费了半天功夫也没打上结,何然听见纪墨的声音,站起身,跑到了纪墨的跟前,抱着他的腿道,“舅舅,你喝醉了。”

    纪墨摸摸她的脑袋道,“没喝醉。”

    吴友德道,“春风院里十几个大兵,乱糟糟的,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纪墨眼睛放光道,“你去春风院了?”

    吴友德左右看看,见自己婆娘不在,呵斥道,“胡说什么,我能去那种地方?我只是路过!”

    纪墨笑着道,“小竹肯定会管,他不是窝里横的人。”

    吴友德道,“随便他们,别碍着老子就行,老子巴不得他在将老鸨那里闹闹呢。”

    纪墨道,“将老鸨啊.....”

    还在他的小本本上呢!

    带着何然和小狐狸,狗子回家后,插上门,往床上一趟,这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

    天幕挂着雪帘子,天地皆是白茫茫一片。

    初五,保安队开始正式训练。

    聂小竹跟着邱陵身后看了两天热闹,经常指手画脚,把邱陵气的够呛。

    邱陵道,“你自己不是有兵嘛,练你的兵去,别在我这里碍手碍脚。”

    聂小竹不屑的道,“我的兵,都是精挑细选的,根本不需要训练,你看看你这里,全是老弱病残!”

    手指特意还指向瘸子和驼子。

    瘸子和驼子忍气不发声,毕竟听说这是从公署过来的大官,为着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不要惹的好。

    邱陵气愤的道,“你那些都是乌合之众,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不是好兵!”

    “谁说的!”聂小竹满脸不悦。

    “老疙瘩说的!”说完后,邱陵就后悔了!

    怎么就把老疙瘩给卖了呢!

    “老疙瘩....”

    聂小竹只能当自己没听见了。

    不过,隔两天后,他打听到老疙瘩去了镇公所。

    他把他从公署带过来的一个班12个人拉到镇公所,他面上不能和老疙瘩起冲突,但是还是得让老疙瘩瞧瞧,什么叫正规军!

    不能让老疙瘩小瞧了他!

    邱陵道,“这是什么意思?”

    聂小竹笑着道,“我是为你好,教你怎么训练,你这样站队列,有个什么用,打仗是真刀真枪的拼,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先看看我的行动队。”

    转过头朝着三三两两勾肩搭背,互相取笑行动队大声喊道,“站队!”

    十二个人迅速站成一排,然后齐刷刷的大叫一声“嘿”,随着一声“哈”,所有人保持着身体前倾做出拼刺刀的动作。

    气势非凡。

    聂小竹得意的道,“怎么样,不错吧?”

    “小竹啊,你别忘了,你还没有从我这拿到毕业证。”纪墨刚拿完人家的钱,肯定不会拆他的台,甚至还会给他抬轿子。

    但是,如果真的为了聂小竹好的话,他还是得说点什么。

    聂小竹笑嘻嘻的道,“现在发给我,也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