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63、心头刺
    朱老太爷朝着客厅又张望一圈,还是没有一个吭声的,眼睛又瞄上了早已不声不响跑到老行头身后站着的纪墨。

    纪墨低头抠手指甲,装作没看见。

    朱大富突然从门外探出来脑袋道,“大爷,要不我去双塔镇的公署报案去!

    小竹在那呢!

    那是自己人,他仗义的很,肯定能帮衬着一点!

    拉个几百号人回来,一下子就给剿了!”

    说到兴奋处,唾沫横飞,大概距离过远,也没看到他大爷朱老太爷的脸色。

    在场的人,不少人都笑了。

    小竹果然是很仗义啊!

    还帮你大爷照顾姨太太呢!

    不过都是尽力忍住笑,像纪墨,笑的腰都快挺不直了,也没出一点笑声。

    以前他跟朱大富接触少,直觉上这是个憨憨,但是没有想到会憨到这个地步!

    朱家老太爷家大业大,这两年也一直是顺风顺水,唯一的不快便是四姨太这件事上,被北岭的军官给霸占,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后来北岭兵被西北军几炮轰走了。

    如果四姨太静悄悄的死,他肯定全身爽利,大概还会给收尸,放个鞭炮,给自己留个仁义无双的名声!

    皆大欢喜啊!

    关键是聂小竹,他从来没有关注过的一个小屁崽子突然横空冒出来!

    发达了不说,还带着他的女人,满镇子的晃悠,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那不是打他的脸,是拿戳子戳心窝子啊!

    他都八十多了啊,心脏本来就不好,临老还遭遇这样的伤害,受这样的苦,他是绝然没有想到的。

    去找聂小竹麻烦?

    那是带着全家一起奔黄泉路,他还没傻到那个地步!

    聂小竹走半个月后,他才铆足劲出门。

    当然,也不是随便出门,管家、护院全带着,然后把聂老容的肉铺子给砸了!

    子不教父之过!

    要不是因为聂老容的剔骨刀已经拿在手上,揍一顿聂老容都有可能。

    溯古镇的人都知道,聂小竹一直朱老太爷心里的那根刺,拔不下来。

    谁敢轻易碰,朱老太爷一定给厉害瞧瞧。

    所以,镇上的人一般不碰。

    但是,偏偏出了朱大富这么一个例外,谁能不笑?

    如果实在忍不住,像何家老太爷何耀宗当场就笑出声了。

    见众人都望向了自己,赶忙咳嗽了一声,朗声道,“别说小竹能不能管,你这会去,跑一趟得两天时间,到时候.....”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大家也明白,无非就是朱台山等不了,有可能已经被土匪点了天灯。

    朱大富道,“那倒是,小竹那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咱啊,还是得想别的招。”

    每听一声“小竹”,朱家老太爷身子就要颤一下,嘴角抽了抽后道,“你给我住口!

    你真是个蠢....蠢材啊!”

    朱大富赶忙拱手道,“大爷,你别生气,小竹不行,咱就找别人。

    我这是病急乱投医。

    也是怕三哥出事,还有嫂子,俩孩子。

    那帮土匪最是没人性的啊,奸杀掳掠,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

    大爷,咱一定要想辙啊!

    咱们老朱家本来子嗣就单薄,要是俩侄子没了,你说这以后......”

    还要继续说,突然一个茶盏子朝着自己过来,作为一个出色的猎人,眼疾手快是基本功,还没等茶盏落地,伸手就给接住了。

    茶盏里的水在半空中就已经撒干带尽,接到手里,他也没感觉到烫,还贴心的把茶盏上的水渍在衣袖上擦擦。

    “你.....你.....”朱老太爷气的说不出话来,一腔怒气无处发泄!

    “大爷,你消消气,”朱大富见朱老太爷动气了,终于有点慌张,把茶盏交给进出的丫鬟后,指着纪墨道,“老疙瘩脑子好使,他一定有办法的!”

    本来已经笑岔气的纪墨,听见这话后,立马就笑不出来话了。

    纪墨看着朱大富,真想打死他啊!

    你自己没脑子,别牵连我啊?

    再说,咱俩也不熟啊!

    朱老太爷冷哼一声。

    何耀宗看向纪墨,突然道,“老疙瘩,你是副镇长,管着保安队,你就不想点辙?”

    “何老爷,你高看我了......”

    纪墨有苦难言,梁启师是镇长,但是这些人不敢找他的茬,毕竟有钱有势,镇里一号人物。

    邱陵是保安队长,但是小孩子,混不吝,说话没轻没重,是个胡搅蛮缠的倔驴子,这帮人嫌弃和他说话丢了身份。

    还不能逼急了,人家上面还有爹呢,邱文不是好惹的,邱武也不是善茬。

    邱家是个大家族,虽然在溯古镇普遍混的都不怎么样,全是穷糟糟破落户,但是架不住人多,嗓门大。

    特别是以屠户邱三水为代表的邱姓人家,很多是不讲道理的。

    在溯古镇,拳头硬,也是可以尽情做个耿直boy的.....

    那么只能找夹在中间的纪墨了。

    说白了,就是柿子捡软的捏。

    何耀宗道,“少年人,不用谦虚,当初让你当副镇长,就是我们没看错你,保安队被你搞的有声有色的,前些日子看着他们跑步,挺整齐利索。”

    纪墨笑笑,没接话,反正在心里把他家几个姨太太全给问候了一遍。

    梁启师笑着道,“钱呢,不是问题,两万块而已。

    就怕拿了钱不算话,这种事可是发生了不少啊。”

    老行头道,“西北省这两年全力剿匪,方静江亲自带兵,见一处捣一处,现在很多土匪要么被招安,要么被撵到咱们大东岭来了。

    咱们现在就是不知道这是本地的,还是西北省过来的。

    送过来的信署名叫什么草上飞,咱们大东岭叫这个名号的,没一百,也有五十了。”

    做土匪的普遍没什么文化,起名字都很容易重名。

    所以,这屋里的人光知道名号,都对不上人。

    纪墨终究忍不住问道,“本地的又怎么样,外地的又怎么样?”

    老行头道,“本地的简单,咱们大东岭人少,像应立飞这种的,大东岭就他一个。

    能拉起十几个人队伍的绺子,就算是大绺子了。

    普遍是农忙时在乡里种地,闲时候才出来作案,三五个人凑一起或者走单帮,连杆枪都没有,拿着大棒子,拦截过路行人,闯小门小户。

    如果是这些人,到处托托关系,带个话,也能找到正主。

    怕就怕在是外地的,从北岭、西北过来的,就没小绺子,三五十人一伙,这是起码的。

    而且,朱家三少爷回来的时候出于安全考虑,可是带了十几个伙计,七八个镖师呢,再算上丫鬟、老妈子,统共二十多人。”

    敢拦路的,那肯定不是一般绺子啊!

    “怕就怕在不念情面啊。”

    朱老太爷叹口气道。

    纪墨算明白了,这不是心疼钱,这是怕土匪不念情面,给完钱后还翻脸,人财两失。

    “绿林不也该讲点道义吗?”

    大家讲的,跟纪墨影视剧中的见到的绿林形象完全两样,他还是持怀疑态度。

    梁启师哈哈笑了。

    何宗耀没好气的道,“有道义的人,谁去做土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