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65、将熊熊一窝
    缺钱归缺钱,但是还没到让他为难死的地步!

    总比与土匪打交道强!

    成功了,别人会说他英雄不论出处,少年有为,要是失败了,把自己搭进去,那才有得埋汰,肯定会说他找死不挑坟墓!

    重活一次多不容易,这个世界又这么危险,小心总是没错的。

    朱家老太爷先是看看邱陵,目光又转向抱着胳膊倚靠在门口廊柱上的邱文和邱武哥俩。

    上前两步,向他们两个人拱手道,“我还得仰仗你俩兄弟多多帮衬,你们是能人,这我一直知道的。”

    自以为说的很真诚,很实在,对着哥俩的反应也非常期待。

    你们护崽子可以,那邱陵就别去,你们替着去可以吧?

    邱文依然背靠在廊柱上,没吱声,他性格木讷,不善言辞,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兄弟俩早就形成的惯例和默契,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是弟弟邱武做主。

    朱家老太爷也了解内里,所以实际上看着的也是邱武。

    邱武挠挠头道,“我和我大哥去没问题,邱陵就算了,还是个孩子,不让他掺和。”

    邱陵要反驳,结果看到自己老子猛然抬头瞪过来的眼神,吓得一缩脖子。

    他老子做的决定,在态度上通常不是那么彻底,他可以偶尔任性,不做妥协。

    但是,凡是他叔做的决定,他老子却是坚决执行到底,他这个儿子是没有一点抗争的余地的。

    敢争辩,面临的是亲爹和亲叔的混合双打。

    朱老太爷躬身道,“多谢二位,你们放心,绝不敢亏待二位!”

    邱武道,“姓汪的跑了,光靠我们兄弟俩能顶什么事?”

    说起话来,没有一点掩饰。

    “哎,这是老夫识人不明,他在我家三年,自认没有亏待过他,想不到......”朱老太爷又长叹一口气,“还是乡里乡亲的靠谱!”

    “爹,你不用担心,咱家不是少了汪师傅就不行的,我带护院去,一定救回三弟!”朱台恩大声道,“要让这帮土匪瞧瞧,咱们朱家不是好惹的!”

    “住口!”朱家老太爷呵斥道,“少出来丢人现眼,赶紧给我滚回屋去!”

    “是啊,台恩,进屋.....”朱家的女眷也被朱台恩的话吓傻了,赶忙拉他回屋。

    朱家已经搭进去一个三少爷,可不能再让二少爷出事情!

    朱家的人走完,客厅更加空荡了。

    朱家老太爷在大厅里来回踱步,脚步声在深夜里也比平常格外响亮。

    他一扬手道,“各位坐,请坐,来人,上茶!”

    纪墨和邱家兄弟各自坐下,连麻三都混到一个位置,大大咧咧的坐在纪墨的边上,等送茶的小丫鬟过来,屁股离椅,笑嘻嘻的接过来。

    抱着茶杯闻了闻,连道了几声“好茶”、“好茶”。

    朱老太爷的脸上的不悦只是一闪而过,正要说话,却见家里的管家匆匆从前门跑进来。

    他俯身,管家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他气的再次摔下杯子!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一群窝囊废,平日说的好听,现在有事,一个比一个跑得快!”朱家老太爷气的浑身发抖。

    纪墨也把茶杯端起来,轻抿了一口,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确实是好茶啊!

    有茶喝,有好茶喝,这就是自己的奋斗目标啊!

    朱家的管家默默的站在旁边,不再发一言。

    朱老太爷苦笑着道,“让各位看笑话了,原本二十多人的护院,这回请假回家的,还有生病的,崴脚的,一下子只剩下不到五六个人咯。

    老疙瘩,这次是真靠你了!”

    纪墨突然很好奇的问,“朱老爷,我多嘴问一句,咱们镇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怎么处理的?”

    朱老太爷叹口气道,“我家以前是有教头的,在我们家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出过纰漏,只是因为后来年纪大。

    儿子呢,在南方做官做的也出息,就回乡养老了。

    这位汪师傅是我们三年前请的,想不到遇事会这样子。

    连带着把下面的人都给教坏了,没有一个能做事的。”

    纪墨为难道,“老太爷,咱们保安队都是些什么人,你也知道,肯来做治安员,都是混口饭吃的,一到春耕,说不准一个不剩。

    指望他们去跟土匪拼命,他们一定会先和我拼命。”

    “镇长,这话就冤枉人了,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我对你一定是忠心耿耿,愿意肝脑涂地,你让我干啥就干啥,绝不推辞!”

    麻三最近虽然长一点肉,但是依然瘦弱,他不停的拍着干瘪瘪的胸脯道,“但是保庆这群人就说不定了。

    我向你举报,他经常在队里埋怨,说什么一个月一块大洋,饭还不让吃饱。

    你说这不是狼心狗肺嘛,弄得队伍里人心都散了!”

    纪墨呵斥道,“住嘴,这种话回去说,别在老太爷面前丢人现眼!”

    朱老太爷有感而发道,“是人就得吃饭,给饭吃倒是不怕,就怕养了白眼狼啊!”

    他面向贼眉鼠眼的麻三,努力克服心里不适,用自己平生最和蔼的语气问道,“你说说,这队员们都有什么要求啊。

    我尽力满足,只要给我出了这趟差,不会亏待他们。

    我老朱家在这方圆十里地,最是说话算话的。”

    麻三笑着道,“老太爷,你可不能听他们胡咧咧话,一个个都不知足,都忘了自己是流民来着。

    今天说要盖房,明天说要娶婆姨,后天又说要买牛,买牲口。

    全是王八蛋话,一句不能信!

    也就我们纪镇长有耐心和他们说,旁人谁见谁头晕,根本和他们扯不清。”

    要不是嫌弃那张脸太丑,纪墨都想抱着他脑门子亲一口!

    小子,这么会说话,就多说几句啊!

    当当当……

    位于右拐角的座钟在整点发出了报时。

    纪墨羡慕的两眼放光,小步往跟前凑了凑,笑着道,“现在凌晨三点钟了,老太爷,你要不先休息,咱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在这磨磨唧唧的,一直不说正经话,他也是渐渐地不耐烦了。

    ps:求票哈,冲啊....前五十不是梦了!!